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节 为民做主(3)
    在人群之中,几乎就是挪着,挪到了章台街。

    到了章台街,情况就变得好多了。

    如今,士大夫贵族和有钱人,是不屑于来这里的。

    住在这里的,也基本都是长安中下层,特别是底层的百姓。

    简单的来说,就是贫民窟。

    但在百年之前,却非如此。

    百年前,这里是秦始皇的章台宫所在。

    完璧归赵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荆轲刺秦王,秦王绕柱走的不朽传奇也发生在这里。

    自秦惠文王以后,秦国的政治和决策中心就是此地。

    可惜,现在,一切物是人非。

    项羽一把大火,埋葬了秦帝国的所有辉煌宫阙与一切永恒不朽的功业。

    章台宫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符号,一个被埋葬在地底的瓦砾。

    此地,也渐渐成为了贫民窟。

    变成了脏乱差的代名词。

    过去数十年,这里是游侠和地痞的乐园,是杀人犯和强盗的老巢。

    无数百姓深受迫害,敢怒不敢言。

    直到今天,长安城改造过后,此地才渐渐焕发出生机。

    由于刘彻讨厌一切与贫民窟有关的制度和机制,所以,廷尉衙门及其官署、家属,都被他从北阙搬迁至此,更特地将柳市这个超大的生活集市也安排在此地。

    这使得此地,也有了达官贵人出没,甚至能看到许多列侯、士大夫以及外戚的踪影。

    不过……

    作为过去的贫民窟,这里生活的百姓,一直就是这个城市的中下层,其中以下层居多。

    此时,长安城的下层百姓,那些极困人民的生活是个什么样子?

    刘彻略知一二。

    绣衣卫和御史们也都报告过一些。

    但直到亲眼所见,他才明白,自己的努力还远远不够,这个国家的人民还非常穷困。

    透过马车的车帘,刘彻看着沿街玩耍的小孩子。

    这些孩子,全都穿着打满了补丁的衣服,扎着一个个总角辫,鼻涕和污秽满脸都是。

    这些孩子都是些五六岁、七八岁的小孩子。

    若放在两千年后,每一个都是家长手里的宝贝、心肝。极尽一切宠爱与保护。

    但在这里,他们像杂草一样生活着。

    几乎所有孩子,都有着一定程度的营养不良。

    甚至,有人骨瘦如柴。

    但这并不可怕,事实上来说,他们的情况比起以前要好多了。

    以前,他们别说营养不良,恐怕连营养不良的机会也没有!

    在元德之前,关中十二岁以下孩童的夭折率高达五成!

    每两个孩子就会有一个根本活不到十二岁!

    而如今,随着生活水平和经济情况以及医疗卫生情况的转好,这个夭折率已经减少了百分之八十。

    但刘彻还是很不满意。

    这里是什么地方?长安城!

    大汉神京,帝国首都,天下中心。

    但百姓,尤其是孩童依然有着饿殍,有着大量的人民生活在极度贫困线之下,他们家徒四壁,家无余财。

    而就在这些百姓之侧,戚里和尚冠里,北阙以及未央宫,却是日日笙歌,歌舞升平。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就是现实!

    若这个现实不可改变,刘彻心里面或许会好过一些。

    但事实是——并非如此。

    自元德以来,刘彻考虑到统治要稳固,就必须扩大中产阶级的盘子。

    是以矢志于增加人民收入和国家收入。

    为此,他颁布了各种政策,给与了各种利好。

    譬如粮食保护价,譬如对工程不再征发徭役,而是改用征收贱更钱的办法。

    更不惜丢掉节操,拿着改造长安九市为幌子,从商人那里敲来了改造费用。

    但可惜……

    百姓,特别是底层百姓的负担,其实并没有减轻多少。

    就拿这次改造长安来说吧。

    本来,刘彻宣布和制定的政策是——所有长安居民,皆可以搬迁到新居,且仅需要支付一万钱每户的新居费用。

    假如没钱,可以选择以工代贷。既向内史衙门申请,从少府贷款,而贷款利息为十一,百姓可以选择参与长安改造以及其他国家工程来偿还。

    但问题是,上面的政策,到了下面,总是会走样。

    这次也不例外。

    内史衙门自从田叔卸任后,长期群龙无首,后来刘彻找了齐国人牛儒来担任内史。

    但牛儒是外来者,也没有什么名望,更缺乏威望。

    下面的人,压根就不服他。

    牛内史在长安城被戏称为‘坐堂内史’‘诺诺明府’。

    意思就是这位内史,除了坐在衙门里就只剩下对上面和下面诺诺以待的能力。

    于是,内史衙门,特别是长安城的基层官吏,立刻迎来了春天。

    天子说新居一万钱?好!这个事情,我们自然不可能改变也改变不了。

    但是,你这泥腿子,有了新房子住,是不是应该孝敬、孝敬?感谢感谢?

    不多,给了千八百钱就好了!

    你若不给?

    给你房子,你可敢住?

    甚至有人干脆就拖着,压根不安排百姓入住。

    这架势很明显,就是要割肉,就是要分一杯羹。

    至于老百姓们被迫露宿街头,却是与他们没有半分关系。

    这样玩的,还是有良心的。

    只是稍微鱼肉一下而已,老百姓咬咬牙也能撑过去。

    但问题是,**的口子一旦打开,就很难关上了。

    短短半年时间,在长安改造之中衍生出来的各种龌龊之事,数都数不清楚!

    且,明显有了利益集团在操作和掌握。

    根据绣衣卫报告,在这里面甚至有着两千石、列侯家族的参与。

    至于那些大商贾、豪强更是出没期间。

    他们这么玩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逼迫百姓去借贷。

    不需要解释,正常人都应该能够理解,一旦你开始借贷私人高额贷款,那你这个家就要陷入破产的地步,甚至很可能家破人亡。

    而在这西元前,结果会更糟糕。

    那些商贾、官吏、贵族,不把人民全部变成包身工是不会罢休的!

    没有错!

    他们的目的,就是逼迫人民与他们签订一份苛刻的限制人身自由的卖身契约。

    这比过去在民间在农村发生的土地兼并更糟糕,更恶劣。

    乡下的土财主,志只在于土地,只在于让人民变成佃户。

    但这些家伙,却是要将人民和他们的后代,变成自己的奴隶!

    只不过,刘彻严格控制以汉人为奴,任何想要将户籍上的百姓,变成他的奴仆的行为,在现在都可能付出惨重代价!

    所以,这些渣渣从安东学了一招回来。

    万恶的包身工制度,提前了两千年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