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节 狂风暴雨(2)
    这些衙役闻言,却是不疑有他,连忙献媚般的答道:“公子,那阳家妇就住在甲字二十四号宅……”

    刘彻听了点点头,努努嘴,立刻就有着侍卫将几个五铢金币塞给了他,算作是赏赐。

    对方一拿到手,立刻就喜不自胜的乐了起来。

    如今,金五铢在长安市面上也不算罕见了。

    这种由天子所铸的金币,甚至在长安九市的贸易之中非常流行。

    由于这种金币含金量高,且美观、轻便、易于携带,所以市价也很高。

    当前,一枚金五铢最起码也可以换一百三十个五铢钱!

    这几个就是几百钱了,相当于他们几个人一个月的薪俸和津贴。

    “这贵公子就是豪爽啊!”这几个人捧着金币,喜滋滋的离开,脸上更是充满了喜悦之色。

    当下就打算,今天晚上去柳巷之中潇洒一番!

    柳巷的几个新开张的**窟,如今据说有了异域之妇,价格相对低廉,正好开开夷荤!

    刘彻却是看着这些人的背影,冷笑了两声。

    自从田叔渐渐不再处理内史的具体事宜后,这个衙门就已经在渐渐腐朽、堕落,且被各方势力渗透和瓦解。

    尤其是这长安城和京畿附近的官僚系统。

    这也很正常。

    长安很大,诱、惑太多。

    当官的又不是圣人,面对糖衣炮弹,抵抗力基本就是个负数。

    在金钱、女人面前,几个男人能够把持得住?

    刘彻也从来没有幻想过什么海晏河清,下面的官僚廉政勤奋有作为。

    很多事情,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下面的人别过线,他也就懒得去管。

    但官僚从来都是记吃不记打的主。

    尽管,被他一揍再揍,但这些渣渣就像金鱼一样,只有七秒钟的记忆。

    没办法,这就是官僚!

    古往今来,无数事实都证明了,就算你拿着刀子,一遍又一遍的清洗,但也最多只能暂时性的让他们老实那么一两年。

    时间一久,他们就会固态萌发,甚至变本加厉。

    无数人明君贤王,甚至强主霸王,用过无数个办法。

    朱元璋发明过依靠人民的力量来反腐的政策,扒皮实草,株连九族,不可谓不严厉。

    像崇祯皇帝这样的傻白甜也幻想过君明臣贤,众正盈朝。

    甚至,后世的西方国家,处心积虑的制定无数法律,种种制度,企图将官僚系统的惰性和贪婪抹杀在萌芽里,将权力关进所谓制度的笼子里。

    但所有的一切政策、法律、制度,最终都是失败!

    刘彻自然也没有什么太好的主意。

    但有一件事情,他是清楚并且明白的。

    官僚这个东西啊,就是小受。

    必须狠狠的揍它!

    不揍它,它便不知道规矩,不知道轻重!

    当然了,与所有小受一样,揍完了得给颗甜枣,再说些好话。

    这样它才会乖!

    这个办法,虽然只能治标,根本不能治本,但到底也是一个办法!

    就像宣帝所说:汉家自有制度,以霸王道杂之。

    这一句话,就浓缩了皇帝治政的全部精华和中心思想。

    ……………………………………

    在知道了阳唯的家后,刘彻很快就找到了。

    这很简单。

    因为目前汉室在长安执行了类似后世的门牌制度。

    一个闾里以二十五户为一个单位,分作甲乙丙丁戊,就类似于后世的小区门栋。

    甲字就是一栋,二十四号宅就是二十四室。

    这样做可以极大的方便国家控制和掌握城市居民。

    独独就是目前因为长安城刚刚改造好,还没有来得及推行居委会一类的制度。

    不过刘彻已经有这样的计划了。

    在闾里之中,推行闾里的自治制度。

    并且如市集之中的擅权、墨苑的墨家一般,由闾里人民投票来决定西汉式居委会的负责人,并由这样的人代表全闾里与官府打交道、协商。

    这样,就可以保证人民的权力,也能防止出现门阀世家。

    就像那些擅权,一旦失去了官府或者市集商人的支持,立刻就要鞠躬下台。

    走到甲字二十四宅,刘彻敲开大门,几个可爱的小孩子从门槛里探出脑袋,看着刘彻一行,一个看上去大约五六岁的男孩子小声的说道:“诸位贵客要找谁?母亲不在家,祖母大人在卧床休息……”

    刘彻呵呵一笑,蹲下身子,对着那个似模似样,装着大人模样的孩童笑道:“我是尔父的兄长,刚刚从燕蓟归来,听闻了你们的情况,所以来看看……”

    信阳君的一个侄孙,确实去过燕蓟战场打酱油。

    不过,他从未上过前线,只是远远躲在安全的蓟城,摇旗呐喊。

    等到大局已定,这货就带着百十个家臣、混混上前线去抢功劳了。

    然后就被薄世逮到了,狠狠的抽了一顿军棍,打的他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最后被送回长安。

    这货现在都在闭门思过呢!

    但不过是借个马甲,倒用不着太认真了。

    听到刘彻的说辞,再看了看刘彻的随从和穿着,那小孩子犹豫了一会,然后慢慢打开门,说道:“叔父大人,快快进来,若被那些恶人发现了,恐怕会来找您的麻烦……”

    刘彻听了哈哈大笑,道:“小郎君不用害怕,就郎君这一声叔父大人,叔父大人保证,以后谁都不敢再来欺侮你了!”

    皇帝的干侄子,哪怕只是名义上的,这长安城里谁敢欺侮?

    刘氏没有别的特长,就是爱护短,爱记仇,睚眦必报而已。

    刘彻说着带着司马相如走了进去,而他的随从侍卫,则立刻站到了门口两侧,就像一座座雕像一般。

    走进这个小小宅院,刘彻打量了一下,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这一次改造长安的工程,在民居方面,刘彻从赫鲁晓夫哪里偷师来一个制度。

    几乎所有民居,全部都是模块化生产,标准化制造的产物。

    毕竟,对于大多数百姓来说,有的房子住就不错了,并不会去挑三拣四,也不会追求什么个性啊艺术啊。

    是以,整个长安的大部分民居,如今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所有的墙砖,都是少府在长安城外烧制的,所有的梁木,全部是从秦岭山上砍伐的树木。

    就连石灰、瓦片,都基本上是一个大工坊所出的。

    这样一来,成本大大节约,而且建设速度大大加快。

    一个新闾里,从拆除到重建,半个月搞定。

    而这种新民居,因为结构简单、坚固、实用,广受长安平民的喜欢,被人称为‘刘氏宅’。

    这种‘刘氏宅’,基本都是一样的。

    三室一厅,在居室后面带个简单的厕所,每一个房间的大小都是差不多的,刚刚好可以摆下一张炕和一个用于收藏衣物的柜子。

    院子也很小,连种菜都不得,最多只能种点花花草草。

    其成本也很低,假如不算土地的价值的话,这样一个宅子,撑死了也就七千多钱的成本(规模化建造带来的成本降低格外多)。

    换句话说,其实,这一次改造长安闾里,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刘彻是赚了的。

    只不过,不像长安九市那样,吃的满嘴流油,且这些投资在事实上需要十年才能慢慢回收。

    不过,这是公共基础投资,别说有的赚,就是亏本也要做。

    “叔父大人……”一不留神的功夫,那几个小孩子就吃力的提着一个篮子,走到刘彻面前,说道:“请吃桃……这是邻居家的王伯送来的……”

    刘彻一看,那小小的篮子里,躺着一些小小的桃干片,看模样应该是毛桃晾干后的果干。

    这种毛桃在上林苑里多的是,每年秋天,上林苑附近的人,总会去摘一些拿回家给孩子们吃,吃不完的就切片晒干,作为零嘴。

    刘彻拿起一小块,尝了一口,感觉还不错,微微的酸涩之中带着丝丝甜味。

    “小郎君,你祖母卧病在床?”刘彻笑着蹲下身子,问着那个男孩子:“请带叔父去看望一下老人家……”

    “诺!”小男孩盈盈一拜。

    于是,他就一手牵一个,带着两个妹妹,将刘彻领进了卧室之中。

    这让刘彻不禁感叹,这些小孩子果然单纯、天真,若自己有歹意,他们恐怕……

    而如今,长安的小孩子的失踪率是很高的。

    然而,很少有人管这个事情。

    甚至,从未有人来管过这个事情。

    道理很简单,丢孩子的不过是泥腿子而已,戚里和尚冠里以及北阙的老爷们的孩子可从未出现过问题。

    没有切肤之痛,想要官老爷们来管这些事情。

    呵呵……

    进了房中,刘彻稍微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个家庭还真是穷!

    整个客厅里,没有任何像样的家具,只有几个陶瓷的碗和几双筷子放在一个台子上。

    那张台子也旧的很,连漆都掉光了。

    倒是墙壁上挂着一把长剑,一柄硬弓。

    看上去保养的不错,卖相也还可以。

    这也是如今关中百姓的习惯了。

    家里可以什么都没有,但必须有武器。

    武器是一个家庭的根本,是抵御外来者的盾牌,是维护家庭最后尊严的保证,更是家族唯一可以迁跃阶层的依凭。

    只是,哪怕是现在,一个底层出生的男子,想要凭手中三尺剑,为家人挣一个未来。

    难!

    难如登天!

    现在,已经不是元德四年了,一个穷小子,也可以依靠在战场上的表现,得到赏识和提拔,完成其他人几代都无法达到的成就。

    现在,随着军队职业化和专业化、精锐化。

    中高级军官,统统都要有着高度专业知识和技能。

    而这些专业知识和技能,不是一般人所能学到的。

    且,如今,匈奴这个大敌,也已经不再能威胁到汉室,想要与匈奴人打,汉军需要跨越数千里的地域。

    这又是一个筛子,一个天花板。

    自古穷文富武,培养一个读书人所需要的资源远远少于一个合格的武官。

    或许未来,年轻的底层人民,想要突破自身的限制,就只能靠着奇迹了。

    而这是刘彻所不希望看到的。

    阶层不能固化,上下的流通渠道必须得到保持和通畅。

    所以,他已经下令给武苑,要求武苑增强对基层军官,特别是野战军的伍长和什长的培养,要求武苑学生之中,必须有着一定比例的下层军官。

    另外,他还下诏给汉室所有野战军团,要求所有野战军,必须每年‘朝贡’一批精明能干的伍长、什长,作为代表,来到长安,宿卫宫廷。

    但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

    武苑强制要求固定一个来自下层军官的配额,最终可能变成贵族和外戚的盛宴,成为他们把持和控制的资源。

    同样的道理,那些宿卫宫廷的卫士名额,最终也可能变成军队高层的关系户和亲戚的禁脔。

    所以,刘彻已经打算效仿考举,每年举行一次武举。

    所有人都可以报名参加,凭本事说话,靠实力来争取未来。

    只是,军事不像文学。

    前有赵括,后有马谡。

    且军事也很难像考举那样,能分出高下和优劣。

    旁的不说,键盘参谋官们,闭着眼睛都能推演出许多场大战。

    但你敢把这种人放到指挥官的位置上吗?

    再一个,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考举第一名,可以实至名归,纵然其他人不服,大约也无可奈何。

    但这武事……

    第一名必定要接受方方面面的刁难和指责。

    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闹出大新闻。

    最重要的是——考举出来的官僚,可以立刻安置、分配。

    武举出来的军官,皇帝打算往何处分配?

    军队会要这些没有证明过自己的人?

    士兵们会服气?

    这些都是问题!

    在没有捋清楚前,刘彻不会贸然去做。

    但有一个事情,却还是可以做的。

    这就是,再开几所专业化的细分性质的军事院校,来专门培养对应的专业军官。

    步兵指挥学校啊,骑兵指挥学校啊乃至于海军院校,全都可以开嘛。

    也不愁没有老师,马上,汉室就会迎来一波高级将官的致仕潮。

    那些太宗时期就活跃的高级军官、边塞将校,都将到点(大夫七十而致事)。

    这些老将和老官员,当然不愿意就这么退出舞台,看着年轻人耀武扬威。

    刘彻自然也知道,想要他们乖乖退下来,放下手里的权力,将舞台还给年轻人,就得给他们些甜头。

    所以,这些院校其实是迟早要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