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节 堕落的游侠群体
    在章台街东部是如今长安九市之一的柳市所在。

    在过去,柳市在长安城的一个犄角疙瘩之中,以柳条编织业闻名。

    但,在八年前,柳市发生了重大变革。

    印刷业和造纸业崛起,到现在,长安城之中七成以上的私营雕版印刷行和造纸作坊都集中在柳市。

    除此之外,柳市还有着大量的日用品店铺和各种搪瓷、瓷器店铺。

    尤其是现在,柳市的规模扩大了两倍。

    这个集市之中,大大小小的店铺超过了一千家。

    如此兴盛的局面,自然也就成为了游侠们的聚集地。

    进而成为了长安地下世界争斗的焦点之一。

    各个派系的游侠,为了此地,争斗不休,甚至时常发生械斗。

    只有足够强的游侠,才有资格在此立足。

    徐威就是在这直市之中,有一块地盘,作为立足点的游侠巨头。

    但地盘占下来,不仅仅需要保护,更需要与地盘内的商贾合作,并且得到他们的信任。

    这可比保护地盘更考验一个游侠的魄力和手段。

    要知道,游侠也需要吃饭,也需要钱。

    没有钱,别说小弟了,就是游侠头子自己也会混不下去。

    于是,在实际上来说,如今的长安城的游侠,早就已经不是从前的意气风发、率性而为且讲究江湖道义的游侠群体了。

    他们早就已经蜕变成金钱的奴隶了。

    金主们叫他们干什么,就得去干什么。

    不然,金主一断供应,下面的小弟和马子,马上就会跳槽去一个能吃饱肚子,大鱼大肉的大哥手下。

    剩下的光杆司令还能坚持几天?

    徐威此刻就皱着眉头,在自己的屋内走来走去,有些难以决断。

    原因很简单,他背后的一个大金主来了指示,要求他务必迅速带人去章台街的东三里,去找一个贵公子的麻烦。

    虽然说,从前,类似这样的事情,他没有少干。

    上面的公子哥们,什么样的人都有。

    有纨绔的无赖,也有残忍的狂徒,更有着喜欢无事生非的渣渣。

    为了讨好这些人,像他这样的游侠,就要随时做好冲锋陷阵的准备。

    像是去年,两个列侯的子侄为了抢一个花街新来的小娘子的头汤,相互召集家臣、家丁和各路游侠,在花街大打出手。

    结果引来了执金吾干预,参与者全部都投进了大牢。

    特别是被抓的游侠头目们,在里面被打的不成人形,甚至有人还被打残废了。

    然后事后,这些被打的游侠,都得到了好处。

    徐威的大哥,如今掌握着直市游侠势力的大佬任唯就是由此而起的。

    对于上面的人来说,他们并不在乎下面的游侠怎么样?

    他们只在乎,你听不听话。

    听话的有糖吃,不听话的滚蛋!

    然而,徐威却感觉,这个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一个贵族公子,吃饱了撑着跑去东三里的贫民区游玩?

    更好笑的是——另外一个公子哥,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要教训对方一顿?

    这说明了什么?

    那个在东三里的公子哥,绝对不简单!

    且来头估计大的吓死人!

    只是……

    徐威没有胆子拒绝。

    他很清楚,若自己现在拒绝了,那么,明天早上,自己就会被赶出这直市。

    再也没有好处可拿,再也没有手下可以使唤,也不会有人愿意用他。

    “X你个先人板板!”徐威骂骂咧咧的痛骂了几句,为自己如今的地位和处境,感到悲哀,更为今日游侠群体的堕落感到可笑。

    曾几何时,关中游侠们虽然也是贵族、官僚和豪强豢养的守护犬。

    但那个时候,游侠们还是有着尊严,且有着选择的权力的。

    并且,只要爬的足够高,名望足够大,就可以反过来,将贵族、官僚以及豪强当成自己的玩物。

    高帝时有朱家,显赫天下,出入宫闱,连高皇帝都知道,长安城有个朱家很厉害。

    吕后时,袁氏称雄。

    袁氏最后甚至得以洗白上岸,诸子都曾担任过两千石。

    袁氏幼子袁盎甚至曾经是天下最有名的大臣之一。

    太宗与先帝时期,季布季心兄弟横行关中。

    季布一诺千金,最后官至两千石中郎将!

    可现在呢?

    整个长安,哪里还有什么拿得出手,让人赞叹和服气的游侠巨头?

    当然,徐威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自元德以来,关中尤其是长安游侠之中的佼佼者,基本都被招安了。

    这些过去呼风唤雨的游侠巨头们,如今早已经洗白上岸,成为了天子鹰犬,社稷爪牙。

    而剩下的少数精英,则被安东的淘金潮给吸引走了,如今都在安东忙着淘金呢!

    这些人,时不时的会派人回长安招揽手下。

    于是,长安游侠群体之中,但凡有点本事的,不是早早洗白,进了绣衣卫,当起了天子的耳目,然后爬山了绣衣卫的高层,就是去了安东在金砂河之中挥汗如雨。

    留下的都是些歪瓜裂枣,既缺乏足够的行动力,也缺乏足够的魄力。

    就拿他徐威来说吧,当年季心在关中时,他是什么?一个街头流浪的地痞罢了。

    根本不受重视,除了一条烂命,别无所有!

    结果,如今却堂而皇之的成为了长安略有薄名的一个游侠头目。

    他大佬任唯当年甚至不过是季心手下一个马仔的马仔。

    人家努努嘴,就得屁颠屁颠的跑去请安。

    真正的时无英雄,徒使庶子称雄!

    既然游侠之中没有英雄,剩下的就只有人渣、混账和小人了。

    这些年来,正是靠着丢掉良心和底线,他才能混到现在的地位。

    “要不……”徐威想了想,终究还是不敢违抗金主的指示:“我带人去做做样子?”

    他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别人手里的棋子,生死荣辱,其实压根不是自己所能掌握的。

    他若乖乖听话还好。

    倘若胆敢拒绝主子的指示,那么,恐怕连见到明天早上的太阳都有些困难。

    这长安城之中,每天被人闷死,然后绑块石头沉入渭河之中的游侠不知道有多少。

    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如今,他只能期望,自己要对付的人能稍微多些容忍和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