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节 掀桌子(3)
    刘彻的话,清清楚楚的落在所有人耳中,如同晴天霹雳一般。

    ‘朕’?

    自秦始皇之后,敢这样自称的人,就只有天子!

    这个称谓,已经成为了皇帝的禁脔。

    此时,无论是成闻还是徐威,都是满脸震怖,两股战战。

    “陛下!”这时,人群之中,十几个便衣打扮的侍卫,走出来,跪下来,拜道:“臣等待命于此!”

    一支精锐的巡逻部队,也自巷子两侧杀入,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手持着长戟,肃立在巷子两侧。

    一个身着校尉甲胄的军官,翻身下马,跪到宅院门口,叩首拜道:“臣北军屯门校尉杨封奉诏,待命于此,恭听陛下圣谕!”

    远方,已经有着雷霆传来,马蹄声震动了街道内外。

    显然,这是奉命游离于此的军队在赶来。

    此刻,再无人会质疑刘彻的身份。

    整个巷子内外,所有百姓都恭身下拜,口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许多人更是泪流满面,涕泣不已。

    这个时候,徐威与成闻,战战兢兢,他的狗腿子和手下,更是两股战战。

    他们终于想起了那个可怕的传说,那些蚩尤戏之中的桥段,以及那些被小说家和八卦众们诉说的案例。

    这关中,这长安,到处都曾留下过刘氏天子鱼龙白服的足迹。

    他时而化身为窦氏子弟,出入闾里,进入街坊。

    时而化身为薄氏子侄,进入县乡,与农夫交谈,与幼童玩耍,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但他所过之处,必定血雨腥风,掀起滔天巨浪。

    八年前,幸河东,河东郡守周阳由及郡尉申屠皆坐谋反、大不敬,族。

    河东官场千石以上官吏,十不存一。

    河东郡二十县,有十八个县的县令、县尉,全部有罪,罢。

    死者以百计,牵连数十个家族。

    这是世人第一次窥见这位天子的狠辣。

    而他彼时,甚至还未被立。

    然后,就是七年前,即位之前,微行丰县,查丰县之弊案,手刃县令,族蔷夫三族,坊间传说,正是因为这一次的变故,当今天子痛恨所有不举者。

    颁布严令:凡官吏及其官吏三服之中有不举者皆罢。

    这个严令,挽救了无数生命,特别是大量女婴的生命。

    即位后,坊间传闻,这位天子去过的地方就更多了。

    有人言之凿凿,声称自己曾经在岐山原,亲眼看到这位天子蹲在田间,与老农交谈,问其耕种收入和家中生活细节。

    也有人赌咒发誓,曾在鸿固原的原野上,见到这位天子,垂钓渭河边,与贩夫走卒说话,言语之中,如家人般温暖。

    而在这长安城之中,每年都会有至少数百人声称,自己曾‘有幸目睹天颜’甚至‘得天子之慰勉’。

    过去,这些真真假假的消息和段子,并没有引起官僚和贵族们太多注意。

    毕竟,一个两个说自己见过天子微服。

    但每年都有数百起甚至上千起类似事件,这就纯粹是瞎玩了。

    且,在许多故事里,大汉天子上午还在鸿固原,下午就出现在数百里外的岐山原。

    就算是志怪小说,恐怕也不敢这么编。

    但现在,事实已经摆在了面前。

    这个天子,还真的会微服出巡!

    这太可怕了!

    成闻已经无比恐惧。

    他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毋庸置疑,他已经犯下了包括‘大不敬’‘诽谤君父’‘妄议国策’等无数条大罪。

    除了死,他别无抉择。

    甚至可能,死对于他来说,都算是最人道的结局了。

    家族将因他而牵连,且极有可能被族诛!

    天威不可侵犯!犯则必死!

    而周遭百姓,却都是欣喜若狂。

    对下层人民来说,自然是希望有个靠山,有个依靠,能为自己做主的。

    特别是中国社会,长期的明君贤臣思想氛围,使得从古至今,老百姓都在期盼和盼望着所谓的‘圣天子’与‘青天大老爷’出现为他们主持公道。

    这一情绪,在后世,演变成了一部部电视剧。

    《包青天》和《麻子微服私访记》更是将类似情绪煽动到巅峰。

    此刻,亲眼目睹了天子的出现以及天子的态度。

    百姓当然是欢呼雀跃,无数人都感觉,在这一刻,自己头顶的阴霾散开了,光和热,重新照入了他们的生活。

    但刘彻却很清楚,自己其实不过是在愚民而已。

    在事实上来说,只有皇帝自己才清楚皇帝到底是个什么生物?

    自私自利,刚愎自用、好大喜功、贪得无厌……

    这些成语,都是给皇帝量身定做的。

    在本质上来说,所有的皇帝和统治者,从来没有跟下层百姓站在一起过。

    哪怕刘彻也是如此。

    刘彻自己心里明白,他之所以要表现出自己与人民,与天下人是利益共同体,不过是因为害怕人民的反抗和起义,害怕被他们杀进未央宫,揪着自己,送上断头台而已。

    而正因为如此,长安官僚和贵族、商贾们的所作所为,才让他如此愤怒。

    这些渣渣,居然想害死他!!!!

    简直就是罪无可赦!

    “父老们……乡亲们……”刘彻走出门槛,望着街道闾里之中,如今已经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向他俯首叩拜的人群,朗声道:“你们受苦了……朕来晚了……”

    说着,眼泪就从眼角流下来。

    无数百姓亲眼目睹,顿时就感动的不得了!

    朴素善良的人民,只听说过在故事和传说之中,古代的圣王,三王五帝,会在百姓面前流泪和悔过。

    但亲眼看到这样的情况,却还是第一次!

    当下,无数人都哭着道:“小民能见天颜,已是万幸!何德何能,竟令陛下垂泪?万死不敢!”

    更有长者在心中道:“老朽听闻,古者圣王治世,心系天下万民,心忧千家万户,陛下仁德牟天,纵尧舜在世,恐也不能及……”

    转瞬之间,至少在这东三里内的百姓,就已经被刘彻彻底收服。

    忠诚度瞬间MAX,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后代,未来即使受到再大的冤屈和磨难,大约也不会对刘氏刀兵相向。

    刘彻却是望着全场,沉痛的道:“朕任人不明,选官不当,用政失道,累及父老……此朕之错也!”

    说着,他就脱下自己的帽子,对着百姓谢罪。

    虽然这样做,在他看来,确实是做作加狗血。

    但百姓们不这么看,无数人只觉得胸膛之中,热血沸腾,脑子里一片空白。

    自有汉以来,从未有天子对百姓道歉,更不提脱帽谢罪了。

    “陛下,我等当不起啊……”许多人哭着喊道。

    在他们的意识之中,自己是何等卑微的草芥,哪里当得起天子的谢罪和致歉?

    但他们从未去想过,自己的力量,会是多么的强大。

    以至于,连皇帝半夜都会做噩梦,梦到起义军杀进未央宫,流血漂橹,而皇帝本人却只能瑟瑟发抖的蜷缩起来哭泣和抽噎。

    当然了,刘彻也不仅仅是害怕。

    更多的,是他需要争取民心,争取百姓的认同。

    从而为将来的某些极端行为和激进政策做铺垫。

    不然的话,未来,一旦工业化开启,为了获得工人,汉室极有可能发生羊吃人的事情。

    到那个时候,皇帝要是形象不好。

    搞不好,他连路易十五的下场都不可得!

    以此,他不得不未雨绸缪,抢先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

    而一个好形象,需要一个好的对比物。

    是以,刘彻在抢占道德制高点的同时,在实际上悄然间,就已经把整个长安的官僚系统送上了审判台。

    因他们的缘故,而累及天子自责己身。

    他们的罪过,已然罄竹难书!

    而其他所有官僚和贵族,也不能看戏。

    每一个人都必须表明立场,坚定决心,不如,他们就可能会被认为是‘贪官污吏’的同党。

    “朕闻书云: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朕受先帝遗命,以眇眇之身,凌于天下万国君长之上,朕既不敏,常畏过行,以羞先帝遗德,令宗庙蒙羞!”

    当着百姓的面,刘彻大彪演技,就差没有拍着胸膛,要抬棺前行了。

    “今观长安之闾里,睹民生之艰难,朕愧对父老,愧对先帝重托!朕对天地立誓,必给父老一个交代!”说完这句话后,刘彻就已经是杀气腾腾了。

    “传朕的诏命:令虎贲卫都尉、驸马都尉剧孟,即刻率虎贲卫,封锁长安大街小巷!”

    “命令:执金吾郅都,立刻封存全部内史各衙档案!”

    “命令:廷尉赵禹、少府卿桃候刘舍、尚书令汲黯杂治此案!由丞相亲自挂帅,所有相关事宜,皆报朕前!”

    一个个冷酷的命令下达,宣告着长安,即将迎来一场大清洗。

    所有人都知道,此番的清洗烈度,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残酷的一次。

    今日之后,长安的官宦世家和官僚集团,很可能遭受重创!

    但,刘彻压根就不担忧官僚们。

    因为,在他眼里,官僚的纸老虎面目,早已经暴露无遗。

    这些年来的经历也告诉他,官僚这个东西啊,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顽固最强大,但也最弱小的力量。

    说它顽固和强大,是因为官僚本身,就是国家暴力机器的执行者,他们要是联合起来,皇帝也可以干趴。

    但是……

    官僚是分派系的,他们内部各种矛盾和利益纠葛,彼此牵制和抵消。

    就如现在,汉室官僚系统,分为了考举士子派和老官僚士大夫派。

    这两者之间,虽然谈不上势同水火,但却也不可能亲密无间。

    这就使得他们成为了当今世界最弱小的力量。

    别看当官的平时人五人六,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但在皇权面前,他们统统都是软脚蟹,都是应声虫!

    且,今日的汉室政权的控制权,压根就不在官僚集团手里。

    上到三公九卿,下至亭长里正,武官和武将所占的比例非常大。

    只要刘彻能团结其他人,区区官僚?不过是一群待宰羔羊罢了!

    就拿这一次来说吧。

    固然,刘彻挥起屠刀,很多人会兔死狐悲!

    但问题是,兔死狐悲以后呢?

    这些人死了,留下来的位置和空出来的肥缺,会有多少人疯狂?

    对于自私自利的官僚们来说,假如有好处,那道友就算全死光了,又有何不妥?

    是以,刘彻底气十足。

    他确信,这一次,完全可以将这桌子掀掉,再开一局游戏!

    …………………………………………

    刘彻的决定和话,很快就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被紧急召唤来此的大臣们耳中。

    内史牛儒闻言,脚下一踉跄,几乎没有站稳。

    很显然,他是直接责任人!

    虽然牛儒敢拍胸膛保证,自己绝对没有参与其中。

    作为九卿,他的地位已经够高了,犯不着去掺和这些事情,不仅仅掉逼格,还有风险。

    但他却也没有阻止。

    更没有上报。

    仅是这样,他的罪过就已经很大了。

    “唉……”牛儒脱下冠帽,解下那颗系在腰间的官印,取下那象征着身份的绶带,然后坐到内史衙门内宅的一个案几前,挥笔写下遗书:“臣受命于陛下,不能佐天子,反致百姓困顿,黎庶危难!身为受命之臣,坐视危局至此,臣安敢求生,唯以死谢罪,以赎其罪!”

    然后,这位九卿,这位内史,就在这个房间之中吞金自杀。

    他成为了元德以来,第一个自杀谢罪的当朝九卿。

    同时也成为了这场风暴的第一个牺牲品。

    但这只是开始,旋即,几乎大半个长安,都知道了这个事情。

    因为,军队开始入城了。

    一支支全副武装的军队,踏着整齐的步伐,杀气腾腾的从武库、从宫廷、从长安城外进入城内的各个地方。

    长安各闾里和各街坊的基层官衙,全部被军方接管。

    剧孟立刻下令,封存所有档案和记录。

    但是,官僚们的反应,却是奇快无比。

    很多地方的官衙的档案室,都发生了火灾,大量卷宗,在大火之中被付之一炬。

    官僚在这一刹那,为了求生,爆发出了他们前所未有的行动力。

    许多游侠头目,都被发现,死在了自己家中。

    但可惜,这些人还是低估了如今的大汉帝国的行政能力和统治效率,以及刘彻这个皇帝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