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节 掀桌子(4)
    在下定决心要掀桌子的皇帝面前,尤其是早有准备的皇帝面前。

    长安官僚们的行动,其实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因为,绣衣卫早就已经行动了起来了!

    他们引导着军队,进入一个个闾里,将一个个关键证人和证据控制。

    一箱箱的卷宗,被从一个个豪宅之中搜了出来。

    一个个往日高高在上的富商、官吏和贵族,被押解着走出了家门。

    甚至就连戚里和尚冠里之中的大人物,也不能幸免。

    故京辅都尉,广平侯薛鸥,成为了第一个被抓捕起来的列侯。

    随后,梁邹候武最在家中饮毒酒自杀。

    张候毛舜闻讯,也自缢而亡。

    一个个过去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大人物,纷纷落马,狼狈不堪。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风暴已经形成,在没有耗尽能量之前,不会止休。

    诸子百家的各个巨头,都是胆战心惊的目睹着这场汉室立国以来,长安最大的风暴。

    “陛下怎么会如此?”有人悄声议论着。

    此番风暴,注定会席卷整个长安的官僚系统。

    只是目前听到的各种传闻,就已经足够吓死人了!

    不止一个,自汉室建国以来,就活跃在长安的官宦世家轰然倒塌,也不止一个过去以人品和道德著称的士大夫名门,跌落云尘。

    这让各个派系的巨头,都是不可思议。

    虽然在过去,长安官场上就有人打趣说:如今官不聊生,日子没法过啦!

    但在此刻,这场雷霆风暴,却席卷了整个长安的上上下下。

    某些消息灵通之人,甚至已经知道了,内史衙门,现在已经被军方管控。

    某个内史的重要系统,上上下下,连带临时工,居然全部都被捕了!

    不止内史,少府、执金吾以及宗正和中郎将等衙门,有上千名官吏被传唤,两三百人被捕!

    换句话说,当今天子亲自挥起屠刀,一刀就将协助他治理长安的整个官僚系统打翻在地,还踩上了一万脚!

    说好的垂拱而治圣天子呢?

    讲好的与公卿士大夫共治天下呢?

    真是不要脸!

    但话又说回来,皇帝不要脸,这是皇帝的天赋啊。

    老刘家的皇帝,什么要过脸了?

    当年,项羽抓住刘太公,高帝刘邦都敢说‘烹了请分我一碗’这种话。

    所以,巨头们纷纷闭门谢客,根本不敢掺和外面的纷纷扰扰。

    无论是自己的门徒、门生被捕了,还是自己的弟子、金主、靠山被抓了。

    人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句话也不敢说。

    生怕自己也被牵连,也被波及。

    …………………………………………

    这时,刘彻已经回到了未央宫。

    丞相周亚夫与御史大夫晁错,也随他一同入宫。

    恰在此时,内史牛儒自杀的消息传来。

    刘彻闻讯,眉毛一挑,道:“牛爱卿这是为人顶罪啊……”

    在这个事情上面,牛儒其实牵扯不深,最多就是有几个门客和家奴打着他的幌子做了些事情,然后他自己收了些孝敬。

    按照律法,别说治罪了,罚俸都要打一个问号。

    但是……在中国,法律从来无法适用于政治。

    此事,已经闹大了,作为直接责任人的内史,就算牛儒天天告诉别人——自己是清白的。

    哪怕刘彻帮他作证——他确实是清白的。

    但也难以堵住悠悠众口。

    所以,他唯一的出路,只有自杀。

    自杀,才能保全名誉,避免被世人议论和指责。

    自杀,才能避免被人审问和审判。

    自杀,才能保护家人和先祖。

    这是将相不辱制度的潜规则——将相不辱的前提是当事人识趣。

    不识趣的渣渣,还想有优待?呵呵!

    但在刘彻看来,牛儒这纯粹是在甩锅!

    他这一死,自己固然得了清净,但却把难题丢给了他这个皇帝。

    在已死一个九卿的情况下,皇帝是不是应该稍稍息怒了?

    而刘彻很清楚,这次机会是他千载难逢的可以一次解决长安数十年来痼疾和顽症的机会。

    毕竟,汉室立国数十年,期间经历了种种风波和动荡,长安官僚系统盘根错节,相互依存。

    要解决这些痼疾和顽症,在如今的时代和技术条件下,只靠整肃和加强监督,是不可能有任何效果的。

    过去七年的故事就能证明一切——这些年来,长安城上上下下,刘彻安插了数以百计的考举士子去掺沙子,寄希望官僚系统能够改良,能够焕发生机。

    但可惜,事实证明,这不过是他这个皇帝的一厢情愿。

    掺沙子掺进去的考举士子,最终不是同流合污,就是被系统的力量按得不能动弹。

    这次长安改造之事,更是证明,整个的官僚系统都已经彻底腐朽、堕落,且无药可救了。

    再放任下去,他们只会更糟!

    只能一刀割掉这块已经烂掉的腐肉,将桌子掀掉,再造一个新的官僚系统。

    这样,才能让长安城的事情变好。

    所以,牛儒之死,在刘彻心里连半分涟漪也不曾掀起。

    倒是周亚夫,有些忧心忡忡。

    “陛下……”周亚夫劝道:“今牛内史谢罪,而诸卿免冠,您还是暂息雷霆之怒吧……”

    作为丞相,周亚夫当然是很担忧的。

    长安的官僚是个什么样子?周亚夫自然很清楚。

    自汉兴以来,长安城上下就是贿赂成风,中饱私囊的风气日盛一日。

    当然,这个锅,刘氏历代天子至少要背一大半。

    在事实上来说,长安官僚系统之所以变成这个模样,大半是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

    未央宫、长乐宫之中,就已经是贿赂成风,皇室内部的外戚、公主自己都在拼命的挖墙脚。

    太宗时期,太宗皇帝的心腹,将军张武就带头受贿。

    大宦官邓通,代表皇帝,擭取着铸钱之利。

    一代代长公主,都有着插手朝政,干预国家人事的光辉记录。

    而皇帝自己却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在这样的情况下,指望下面的人清廉守法,廉洁奉公?搞笑吧!

    所以,这偌大长安城之中,上到三公九卿,下到衙役临时工,无人不贪,无人不拿。

    自萧何迄今历代丞相之中,唯有申屠嘉真正做到了不贪不拿。

    其他人,哪怕是坊间好评如潮,备受人们尊崇和怀念的北平文侯张苍,不也干过贪污受贿,私相授受的事情?

    现在,皇帝觉得这样不行,必须整治。

    于是举起屠刀,要砍一个朗朗乾坤出来。

    哪怕是周亚夫也觉得,这未免有些太过于霸道和不讲理了!

    更重要的是——周亚夫确实担心,激起众怒!

    “息怒?”刘彻冷笑一声。

    他现在是不可能息怒的。

    这样的机会不好找,这样的决心也不好下!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可以借题发挥,他无论如何是不会罢手的。

    当然,刘彻也知道,饭得一口口吃,事情要一步一步做。

    从宏观和历史角度来说,只要有国家和统治阶级存在,官僚与贪污就不会消亡。

    反正,刘彻从未见过和听说过,有任何政体和制度,消灭了官僚和贪污。

    哪怕是号称最廉洁的瑞士,恐怕也不见得干净到哪里去!

    所以,对于官僚们,他的要求真的很低。

    能做事,会做事,有积极性,不去搞事,就很合格了!

    像少府卿刘舍,大农直不疑。

    这两个人,全天下人都知道,这两者一个是大贪官,一个则是出了名的诺诺大农。

    刘舍这个家伙,悄悄的挪用和偷取少府的技术以及工匠给自己的工坊和封国做事情,也不是什么新闻了。

    而直不疑在大农衙门,更是完全就是个摆设和雕塑。

    大农衙门的具体政策和事务,都是由以商容为首的三丞六令讨论和制定并实施的。

    曾经有个笑话。

    当年,开凿龙首渠时,有人问直不疑:明府可知如今龙首渠凿到那里了?

    结果直不疑一脸懵逼状,还是身旁一个小官附耳告知,才让他免去了尴尬。

    但刘彻就从来不会对这两个人有任何不满。

    刘舍贪是贪,但他会做事啊!

    他业务能力虽然不强,但手腕强啊!

    当少府这七年,他忙里忙外,忙上忙下,甚至有时候还得去帮楼船衙门的港口和造船厂操心。

    但每一件事情,他都干好了。

    少府这些年来,能够按时甚至是提前完成许多工程和任务指标,刘舍功不可没。

    这就够了!

    还有直不疑,他确实是个傀儡,甚至从未在大农任上提出过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制度。

    但问题是,他放的开。

    而且善于提拔和保护手下。

    当初,严熊开凿龙首渠,就是他在后面帮着遮风挡雨,阻挡了那些企图伸向龙首渠工程的各种黑手。

    所以,尽管刘舍的贪,天下皆知,但刘彻信任他。

    尽管世人皆知,其实直不疑压根就没有管理和处置偌大的大农衙门的能力,但刘彻就一直让他坐在大农的位子上。

    毕竟,刘彻心里很明白。

    汉室是封建制度下的帝国。

    无论是官僚还是贵族,千里当官,为的不是名就是利。

    能把事情办好,能让政策落实下去,就是好官。

    贪点拿点,甚至没有能力,都可以原谅。

    你像少府和大农以及太仆衙门,这些年推行假农耕具和假畜政策,基本上就没跟老百姓伸过手。

    他们伸手的对象,都是商贾和贵族。

    得到的好处,大半都是从这商人、地主、贵族身上拿到的。

    他们能拿到,这是本事!

    但这内史和长安的官僚,如今干的是什么事情?

    勾结商贾与贵族,鱼肉百姓。

    更重要的是吃相及其难看,手段及其低劣。

    刘彻要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们这么玩。

    要不了几年,他的大好形象与帝国的大好事业,就要被他们毁掉了!

    自古,民心难聚而易散。

    隋文帝留下的基业,杨广只花十来年就败的干干净净。

    开元盛世的伟业,李隆基只用数年,就将之葬送得点滴不剩。

    中国历代王朝,花了两千年建立起来的优势和地位,满清只用了一百年就全部丧尽,以至于有史以来第一次,中国沦落为世界倒数,甚至被千年小受霓虹骑到脑袋上。

    所以,刘彻看着周亚夫,决然的道:“丞相不用再为此等残民之贼说话了!”

    “朕早就说过,且多次晓瑜天下:朕以三王五帝之伟业为目标,矢志于上参尧舜,下配三王!此辈不知朕内志也就罢了!反以残民之政,坏朕大事,使士民离心,百姓怨怼,不除之,朕愧对祖宗,愧对天地,愧对社稷,愧对先王!”

    看到天子的决绝态度,周亚夫动了动嘴唇,却发现很难再说什么了。

    自元德以来,天下最大的变化,不是对外击败了匈奴,取得了多少胜利。

    而是在内部的思想文化以及舆论界之中。

    如今,诸子百家,无论儒法黄老墨,还是杂家和离经叛道的荀子学派。

    人人都是高举着‘以民为本’‘生民为本’的旗号。

    不管别人信不信,至少在思想界和舆论界,文人士大夫们嘴上,都是在天天念叨着‘人民’纷纷表示要‘爱民’,呼吁国家和统治者‘广施仁政’。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如今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让周亚夫感觉很尴尬。

    一方面,周亚夫深深觉得士大夫体统和贵族的尊严,应该要保护。

    但另外一方面内心告诉他——这些渣渣死有余辜!

    所以他很矛盾。

    但晁错却是一点都没有矛盾的样子,相反,这位御史大夫简直就快要跳起来了!

    晁错几乎是摩拳擦掌一般的对刘彻拜道:“陛下,臣以为丞相所言非也!韩非子曰:法之道,前苦而利长。今,内史诸官,为非作歹,害民久矣,陛下除之,虽有一时之苦,但必获利绵长!”

    刘彻听着也是点点头,他很清楚,这一刀砍下去,是真的在割肉。

    你想整个长安的官僚们,这一次起码要杀掉、罢黩和流放大半,整个官僚系统瞬间瘫痪,想要恢复正常,至少需要半年,要恢复到完全状态,起码需要数年。

    但,割掉这块肉后,长安必定会健康许多,人民也会感激良久。

    至少可以给汉室政权续命二十年。

    不过……

    刘彻看了一眼晁错,这个御史大夫心里面在打什么小九九,他自然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