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节 军队的愤怒
    对晁错来说,在这个问题上,压根不需要经过大脑思考,仅凭屁股就可以做出结论:杀、杀、杀!

    原因很简单。

    他是法家,法家的意识决定了他,基本不可能对内史那些官僚有什么好感。

    甚至……

    包括晁错在内的整个法家,说不定,现在都在拍手称快呢!

    内史衙门,在过去,一直被黄老派及其盟友,关中豪强、贵族把持。

    作为后起之秀,法家一直难以渗透和掌握——哪怕当年晁错担任内史的时候,也只能做些掺沙子的工作。

    但长安和关中的官僚的控制者,一直就是黄老派及其盟友。

    如今,发生这样大的动荡。

    黄老派对长安的控制和掌握,必定崩溃!

    对法家来说,这简直是喜大普奔的事情。

    同样,儒家也是这样看的。

    纵然这一次,儒家和法家,也会有些人被波及。

    但相比之下,黄老派的损失会更大,更惨重。

    至少,在这长安城之中,属于黄老派的力量,估计会十不存一!

    这就是最大的利好!

    从此儒法在这长安城,在这天下神京,将取得与黄老派相同的地位!

    仅仅是因为这个缘故,就已经足以让晁错和整个法家,卖肝卖肾的支持刘彻,清洗长安官场了。

    同样的道理,儒家各派系,大约也是相同的心情。

    特别是出身关东的那些大学阀,恐怕现在已经都在弹冠相庆了。

    他们等了六十年,才等到一个可以反攻倒算的机会。

    然后呢……

    晁错现在是御史大夫,且不是列侯,甚至连关内侯也不是。

    他在去年,才因为辅佐有功,而被封为‘建平君’,爵位不过左庶长而已。

    这就意味着,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在明年之前,在周亚夫致仕之前,他必须想尽办法,让自己成为列侯。

    无论用任何办法!

    他都必须成为列侯!

    如此,他才有机会问鼎丞相!

    而想封侯,除了军功之外,唯一的途径,就是杀人!

    而且必须杀很多人,让天下人都知道——他晁错,确实是一个铁面无私,且爱民如子的大臣。

    这样,他才有机会,赶在周亚夫致仕前得到列侯爵位。

    只有列侯,才有资格拜相!

    是以,无论是于公于私,晁错都必定会支持刘彻。

    同样的道理,法家和儒家的大部分官僚,也都会支持刘彻。

    只要他们还有一点点的进取心和政治野心,这个选择是不会变的。

    即使,他们再怎么不喜欢刘彻如此冷酷的清洗官僚,但屁股和意志却会怂恿他们,让他们身不由己的跟着刘彻的指挥棒走。

    道理很简单。

    不干掉长安城里的这些官僚,他们怎么有机会主政长安,从而通过长安,影响天下?

    至于在这个过程里受到伤害和损失的黄老派以及旧官僚旧贵族?

    新贵们才懒得去管他们的死活呢!

    至少在现在是这样!

    刘彻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

    他对晁错道:“卿所言甚是!此事的相关审理和证据搜寻,就交托爱卿!必不可令一人蒙冤,更不可令一人逃脱制裁!”

    “朕曾经三番五次,晓瑜天下:朕以天下王,做百姓民父母!百姓不可欺!但偏偏有人,定要挑衅,这就怪不得朕,也怪不得国法无情了!”

    这其实就是在告诉周亚夫和晁错——这个事情,朕这个皇帝,完全是有理有利有节的。

    朕已经三番五次告诉下面的人了——别作死。

    但他们偏偏要作死。

    朕也很为难啊!

    更借此堵住了某些人想借口‘初犯’或者‘无知’来逃脱制裁的通道。

    皇帝已经多次教育和明示了政策,你们这些当官的,还不知道悔改和醒悟,闹到如今的地步,怪谁?

    肯定怪你们自己啊!

    真以为皇帝是在跟你们开玩笑?

    “诺!”周亚夫无奈的俯首应命。

    而晁错却是兴高采烈。

    对晁错来说,这次的事情,可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政治诉求以及学派的利益,更是他清算过往恩怨的大好机会!

    想当年,他千辛万苦,怼掉了袁盎,撸掉了袁盎的官职。

    但就是长安城里的那些官僚贵族、豪强士大夫,千方百计的保护和吹捧袁盎,才让袁盎得以重来,甚至差点被袁盎给翻盘了!

    这些年来,他每每想起这些事情,内心都是愤恨的。

    所以,这些年来,但凡有长安贵族或者士大夫豪强犯事落到他手上。

    他是不会给半点面子和情面的。

    …………………………

    但,汉室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如此简单。

    刘彻刚刚说服周亚夫和晁错,安排好了朝堂的决策。

    但随即长乐宫大长秋李氏就奉太皇太后窦氏之命,过来请他去东宫赴宴。

    说是家宴,但实则,刘彻很清楚,窦太后这是要来说情了!

    这很正常,过去数十年之中,未央宫和长乐宫,一直就在演双簧。

    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每每皇帝刚刚责罚了一个大臣/列侯,但旋即,长乐宫就会跳出来,安抚和安慰这个大臣/列侯。

    就像当年,绛候周勃下狱,已故的薄太后便尽力奔走、游说和求情,这才使得周勃免遭厄运。

    如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长乐宫的两个太后,必定不会旁观。

    因为这是游戏规则。

    也是一种给皇帝一个台阶下的方法。

    不然的话,万一皇帝玩着玩着,觉得有些过火了,但却找不到台阶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玩,这多尴尬?

    有了长乐宫求情和缓冲,那就好多了。

    皇帝要是觉得反悔了,就可以借着这个台阶,顺驴下坡。

    顺便还可以告诉天下人:朕本来是想要彻查到底,绝不姑息的!但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固求之,朕以孝道为念,网开一面。

    如此,事情就得到了圆满解决。

    但在如今这个事情上,刘彻却还不需要东宫来唱红脸。

    但,这东宫却是不得不去一次。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种态度,也是一个信号。

    …………………………

    而此时,长安城内的动荡和局势,终于发展到高、潮。

    廷尉大牢人满为患,以至于不得不求助执金吾,将都船衙门的四个监牢腾出来,好方便关押罪犯。

    到这天下午,被捕的官僚、贵族、游侠和商贾,已经超过两千人!

    剩下的人,也都是人心惶惶,难以自已。

    就连未央宫和长乐宫之中,也是人人自危。

    毕竟,谁知道,这场风波会不会波及到自身呢?

    这长安城上上下下,谁没贪过?谁没拿过?

    唯一让人安心的是——到目前为止,廷尉和御史大夫以及军队,抓人的方向,都是那些在长安改造过程之中鱼肉百姓,且有着人举报和告状的官员。

    至于其他系统,都是相安无事。

    这才让人稍稍安心。

    不然的话,恐怕连宫廷中的宦官,也要睡不着觉了!

    但,兔死狐悲却是难免的。

    少府、宗正、太常以及执金吾的许多官僚,看着那些过去的同僚、好友、亲朋甚至是族人,一个个被抓捕,关进了廷尉和执金吾的大牢。

    人人惊慌失措,许多人立刻就开始奔走起来。

    有关系的找关系,没关系的找门路。

    没有人愿意坐以待毙。

    人人都担心着,今天天子可以这样毫不留情的清洗内史。

    那明天,这矛头会不会对准自己?

    更何况,被捕的人,哪一个不是这些人的好友、亲朋甚至是至亲?

    这时候,宫中传来消息: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请天子过东宫燕饮。

    无数人喜极而泣,面朝东宫叩首。

    过去数十年来,东宫一直是未央宫与大臣之间的调和者。

    自高帝至今,东宫曾经挽救过无数个官员和贵族的前途以及身家性命!

    现在,所有人的希望,都在东宫。

    人人焚香祷告,寄希望东宫能够劝说天子,稍微的宽容和让步。

    这板子可以高高举起,最后轻轻落下嘛。

    最多最多罚酒三杯,下不为例,不就很好吗?

    然而,这些人却根本想不到,此时,在长安周围的各大军营之中,一场强大的飓风已经在酝酿。

    ………………………………

    棘门军,素来驻扎在棘门。也就是长安城外的渭河一带。

    这支军队,在高阙之战之中,通过英勇奋战,终于一雪前耻,摆脱了污名。

    要知道,在过去,棘门军与细柳营是一个对比。

    人们常常将细柳营比作军纪森严的精锐,而棘门军则成为了乌合之众的代称。

    但高阙一战,棘门军众将士用生命与鲜血,告诉了天下人——他们不是乌合之众。

    由此,棘门军的军人,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哪怕是外出,也不用再遮遮掩掩。

    现任棘门军都尉韩勇此刻坐在帅帐之中,望着左右两侧的一个个将官,正色的说道:“本都尉,刚刚接到消息:天子微服于长安章台街,睹长安民生之难,龙颜大怒,已然下令彻查!”

    “本来,我辈武夫,不当参与此中之事,护卫桑梓,保卫社稷,才是吾辈之职!”

    “然!此番,长安城之中那些文贼和昏官却欺侮到了我辈武人头上!”

    “章台街东三里阳唯壮士的遗孀、遗孤,为彼辈欺凌!不仅仅阳唯壮士的武勋和功勋皆被霸占,就连壮士遗孤的津贴,也尽为彼辈所占!”

    “此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今日,彼辈可欺阳壮士之遗孀、遗孤!明日我辈倘若有幸战死沙场,为国捐躯,但遗孤、遗孀却为文贼、游侠、商贾所欺,我辈九泉之下,如何安心?”

    “此风必不可长!此情绝不能再发生!”韩勇握着拳头,大声高呼。

    于是,棘门军上下司马以上军官,都在一张血书之上签字画押,然后被装上一个盒子,立刻派人送往未央宫。

    不止是棘门军。

    南军和北军,细柳营、灞上军、虎贲卫、羽林卫,都发生类似的事情。

    上下将官,都是群情激愤,胸膛之中怒火燃烧。

    这样的情况,很好理解。

    如今,汉室军人地位高,待遇好,且是统治阶级。

    在军方眼里,所谓的文官和官僚,不过是个辅助而已,仆人罢了。

    但现在,这些仆人居然敢在军人头上耀武耀威,还敢欺负到军人遗孤遗孀身上?

    反了他了!

    更重要的是,军人们都很清楚。

    今天,这些官僚和游侠,欺负了阳唯的遗孤和遗孀。

    明天,自己万一战死沙场,留下的孤儿寡母,也可能被人欺凌!

    是以,整个军方,瞬间就形成了共识。

    新兴军功贵族们,更是不需要串联,马上就开始了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