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节 甜枣
    刘彻缓缓走下台阶,手里提着绶带,脸色严肃。

    他先是看了一眼那几十个跪在地上的罪臣和官僚们。

    这些人,有的人家世显赫,有的人曾经是名动一时的年轻俊杰。

    但可惜,他们现在都已经成为了帝国的蛀虫,五蠹之中最可怕最顽固对国家最致命的官僚。

    酝酿了一下情绪,刘彻开口说道:“开国列侯,如今依然存续的不过三十二家,朕如今却不得不废黜其中七家!”

    “内史统共有三丞三令,朕不得不下狱其中四人!”

    “长安总共有千石以上令吏十三人,朕不得不致法其中十人!”

    “长安市、坊、街,四百以上官吏,统共有五百三十二人,朕不得不缉捕其中四百人!”

    手拿着天子剑,刘彻冷眼瞧着群臣,心里面却有着Bgm在演奏,情绪自也渐渐酝酿至极点:“看看这些人吧……哪个不是国家栋梁,社稷英才……但他们烂了!朕的心要碎了!”

    刘彻沉痛无比的流下眼泪,握着拳头说道:“先帝将国家交给朕,朕却搞成了这个样子,朕是痛心疾,朕愧对祖宗,愧对先帝!朕恨不得罢免了自己!”

    群臣听得毛骨悚然,鸡皮疙瘩到处都是。

    许多人更是羞愧的低下了头。

    汲黯更是眼勾勾的看着刘彻,仿佛第一天认识自己的君王。

    当今天子,从未在人前,有过今天这样的神态和语气。

    就是那些跪在地上的罪官们,此刻也是只剩下了俯的力气。

    “还有你们!”刘彻的眼神从一个个九卿,一个个列侯身上扫过。

    少府卿桃候刘舍、元老石奋、大农直不疑、太常窦彭祖、宗正刘敬……

    刘彻心里面明白,这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

    甚至,就连此刻仿佛是正义使者,为民做主的将军列侯们,其实也没有几个屁股底下真正干净。

    但……

    现在根本不可能收拾他们,也不可能收拾他们。

    刘彻对他们唯一的期望和期许就是希望他们以后能聪明点,别那么傻!

    泥腿子才几个钱啊!

    剥削泥腿子有屁用啊!

    随便搞个房地产,或者玩一个产业,不比吃泥腿子的骨血好?

    蠢货!蠢货!蠢货!

    这些渣渣,难道就不能跟宋子侯许九、建陵侯卫绾、堂邑候世子陈须、陈嬌好好学学?

    有钱都不知道赚!有好处都不懂捞!

    真特么给他们的祖宗丢脸!

    想到这里,刘彻就怒冲冠,几乎是咆哮着道:“虽然你们一个个冠冕堂皇的站在这里,但你们就真的那么干净吗?”

    “朕知道,你们中有些人比这些罪官更脏、更贪!”

    “朕劝你们一句,都把自己的心肝肠肺掏出来,晒一晒,洗一洗,好好拾掇拾掇!”

    群臣被说的,都是低下了头,表面上羞愧不已。

    但实则许多人,心里面却是另外一个想法。

    毕竟,皇帝如此指责,让人太下不了台,太没面子了!

    完全不讲规矩啊!

    许多人在心里感叹着,但没有人敢出声,只是在心里寻思着,将来找个机会,恶心一下皇帝,让他知道,士大夫公卿们的厉害!

    刘彻自然很清楚官僚们的心态。

    事实上,这群渣渣,就属于那种牵着不走,骑着飞快的主。

    但内心却又是傲娇无比,非得拿鞭子抽才会听话。

    但不能一直如此,因为他们就像小孩子,打了得哄,不然就会与你闹。

    刘彻于是放缓语,低声道:“朕当初即位的时候,以为国家最大的敌人是夷狄……朕灭了卫满朝鲜,臣了南越,济南王刘辟光等又成了国家的心头大患,朕诛了刘辟光等昏王,匈奴又成了国家的心头之患……”

    “朕现在是越来越清楚了……国家心头之患不在外面,就在这未央宫!就在这宣室殿!”

    “你们要是烂一点,天下就会烂一片!你们要是全烂了,天下就会揭竿而起,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啊!”

    “秦王子婴,含着传国玉玺,跟狗一样爬在路边,这才过去了多少年?你们全忘了?”

    “咸阳宫的废墟就在那渭河对岸呢!”

    “骊山里的秦始皇帝,天天在那里盯着朕看呢!”

    这个时候,汲黯和周亚夫等人才醒悟了过来。

    于是,两人都是羞愧不已,深深的为自己为了一家一户的利益而去埋怨天子而感到惭愧。

    而其他人,哪怕心里面再怎么不服,也只能在现在表示心悦诚服。

    因为,刘彻说的是真理,是正确的答案,也是未央宫中所有人的恐惧!

    数十年前,大泽乡一声怒吼,看似不可一世的秦帝国轰然倒塌,英雄起于草莽,群雄逐鹿,生民十不存一,无数名邑大都,千年古城,化作瓦砾。

    但,更让所有人颤抖的是——自宗周以来,就一直富贵的世家公卿大夫们,这些熬过了春秋战国和秦灭六国之战的高贵家族,血统能够追溯三王时期的卿大夫们,统统在不过十年时间内跌落尘埃。

    汲黯是最能理解这种情绪的。

    因为他的家族是少数几个在战乱中幸存的家族。

    但说句实话,汲氏能够幸存,其实完全是运气!

    不过是因为卫地不是主战场,但即使如此,汲氏也差点在战火之中灭亡。

    一个很明显的证据就是,今天,子姓、姜姓和姬氏,统统不复存在了。

    谁愿意去再面对这样的结果?

    没有人!

    场面顿时沉寂起来。

    刘彻知道,是时候给这些家伙吃一颗定心丸,吃颗甜枣了。

    “朕也知道,诸卿难做,居长安,大不易!”刘彻深情的道:“上有老,下有小,俸禄和津贴却只有那么一点,而商贾的财富,却越膨胀!”

    “食邑之君,千户之家,一岁租税所得不过二十万,还不足一个商贾的作坊半年所得……”

    讲道理的话,其实这个锅,应该甩给过去几十年的那几位天子。

    特别是刘彻的祖父和父亲。

    是他们带的头,也是他们放纵的这个风气。

    但这种实话是不能说的,所以,商贾就成为了最好的接锅对象。而这种话无论士大夫还是列侯封君,都是爱听的。

    这不能怪我们嘛……

    都是商贾的错!

    特别是那些罪官们,纷纷磕头拜道:“陛下圣明,臣等本良善,奈何商贾以利诱之,臣实在不能持啊……”

    更有影帝,鼻涕与眼泪都流了下来。

    刘彻一挥手,道:“朕已经决定了,从即日起,调整大汉官员秩比和俸禄!”

    “自斗食开始,各级官吏,按其工作、政绩、情况、地点,进行加薪,最低增加一倍俸禄!”

    最低一倍,那最高就多少?

    无数人都精神一振,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没有人能拒绝。

    有了好处,很多人马上就忘记了方才的一切不满和怨怼。

    这也是官僚们好对付的原因之一。

    这些渣渣,有奶就是娘。

    再说了,现在跪在殿中,要下狱的又不是他们。

    被皇帝骂一顿就能加薪,那……皇帝天天骂也无所谓了。

    反正,皇帝是老大!

    他高兴就好!

    但少府和大农的官员们,却都是愁眉苦脸。

    加薪?说的倒是好听!

    但这钱从哪里来?

    要知道,如今,少府和大农拼命的用尽各种手段,绞尽脑汁,也才勉强维持收支平衡。

    主要是五铢钱的盘子,还是太小了。

    现在,为了铸钱,少府和大农,拼命的通过种种手段,回收旧钱,即使如此,一年新铸钱币撑死了也就二十万万!

    不是少府不给力,实在是中国缺铜。

    没有铜,怎么铸钱?

    但刘彻怎么可能想不到这个问题?

    他对群臣说道:“卿等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朕会用金五铢来给付所有的加薪份额……”

    如今,刘彻通过种种手段,已经在内库存了至少七十万金的庞大黄金储备!

    足可以铸造过八万万枚金五铢。

    若是丢掉节操,十万万也是有可能的。

    换句话说,其实金本位的制度的基础已经具备了。

    正好通过这次加薪来推广金本位制度,为最终确立金本位做准备。

    再说了,其实,这次加薪看起来是很疯狂。

    一下子增加至少一倍的官员俸禄,但实则,其实需要付出的东西很少很少。

    先,汉室俸禄是用粮食来计价的。

    最高的丞相,食禄一万石,以如今的米价来算,不过五十到五十五万钱。

    至于最低级的斗食官,其年俸甚至可能不过五十石,也就是两三千钱而已。

    汉室的官员薪俸制度,是典型的跟不上时代展的制度。

    毕竟,当年定这个制度的时候,汉室国库穷的跑耗子。

    堂堂丞相上朝只能坐牛车,皇帝出门,找不到五匹相同颜色的马。

    可谓是**丝中的**丝。

    而如今呢?

    恐怕今天长安城的小康之家的生活,也比当初的官宦之家要好。

    所以,不加薪不行。

    且这加薪幅度其实只是看着吓人,实则,甚至比不上当年刘彻玩津贴政策时的支出。

    但问题是,没有什么人会去想这个问题。

    大家只会去关心,这个制度如何运作?怎么才能做到让自己的俸禄增加过下限?

    黄橙橙的小可爱,可没人会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