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节 人事调整(1)
    午后的长安,烈日昭昭,酷暑难耐。

    树上的知了,没完没了的叫个不停。

    但人民的热情,却比太阳还要炽烈!

    一辆辆囚车,载着一个个过去不可一世的大人物,押送着一个个曾经飞扬跋扈的贵族,厚重的枷锁,将他们过去所拥有的一切全部压碎。

    每一个人都是心如死灰。

    但没有人来同情他们。

    数位将军带着家小,坐在一侧的阁楼上,看着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贵族官僚,走向他们的末路。

    “哼!贼子死有余辜!”将军们正义慨然的说道:“欺负孤儿寡母,算什么人物?”

    阁楼下,道路两侧的军人,人人都是眼中喷射着怒火。

    这些人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了所有大汉军人的敌人!

    一柄柄锋利的陌刀,如林而立,让其他所有在侧旁观的贵族官僚士大夫们胆战心惊。

    无数人纷纷叮嘱自己的子弟门徒:“往后,若遇军属遗孤,千万莫要妄为啊……”

    此次,事情的导火索,不过是天子微服,看望一个阵亡军人的遗孀家庭,最终终于酿成如今这样的惨烈大案!

    整个内史衙门,几乎被一扫而光。

    在过去七天内,廷尉衙门和御史大夫联手,将超过一千名中低级官吏、佐吏,或流或徒,无数士大夫家族数十年的努力,一朝尽丧。

    就连他们积累的财富和家訾,也统统被视作贼赃抄没。

    许多大家族一夜回到赤贫。

    但出奇的,却没有任何人和任何势力为他们抱不平和求情。

    在天子决定了,要给天下官员增加俸禄,且增加幅度至少一倍以后。

    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已经不在这些将死之人的身上了。

    兔死狐悲这个成语固然有道理,但问题是,假如说兔子死了尸体和肉是给狐狸吃的,狐狸还会悲伤吗?

    怕是恨不得裸奔以示庆贺!

    如今,也是同样的道理。

    这些人死了,他们留下的空缺、职位、编制,就成为了其他人追逐的目标。

    就连远在南越的官吏,也因为他们之死,增加了俸禄和津贴。

    谁会哀伤他们呢?

    怕是恨不得拍手称快!

    讲道理的话,没有去他们的坟头蹦迪,已经很给面子了。

    至于广大长安百姓,更是无比满意。

    他们看着一个个曾经无所不用其极的鱼肉自己的达官贵人、地痞无赖、商贾豪强,跟狗一样被关在囚车里,人人都是兴奋莫名。

    许多有着怨怼和仇恨的人,更是感觉心中一空,大仇得报之日,就在今日了。

    对他们来说,今天,正义将得到伸张,而罪恶将被清算!

    …………………………

    站在囚车之中,身被着重重的枷锁,薛泽几乎是被人推着滚出了囚车。

    “罪人薛泽,该上路了!”刽子手走上前,如同抓小鸡一样抓起他,一脚将他放到刑台上。

    薛泽和其他数十个贵族、官僚、游侠,都是无比恐惧望着那些寒光凌厉的铡刀。

    汉家刑罚,目前最高等级,也是最残酷的刑罚,就是腰斩!

    腰斩者,顾名思义,就是将犯人从腰部斩断身体。

    据说,犯人将会死的无比痛快!

    当他们身体断做两截,内脏肠子鲜血流满地面时,他们大多数情况下,依然会活着,依然会有意识。

    他们会满地打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内脏流出来,然后挣扎着哀嚎着拖曳自己的身体,直到痛苦的死去,他们的双手会在地上抓出一条血路。

    这还不止,最终,这些人的尸体和内脏,都将被丢弃到乱葬岗,任由蚊虫、野狗啃食,白骨暴露。

    他们永远得不到血食香火祭祀。

    子孙后代,也都将因他们之故而抬不起头!

    无论是参加考举,还是入伍,都将被刁难。

    有些时候,残酷的折磨和歧视,可能会延续数十年,两三代人,甚至四代人!

    是以,此时,人人的眼中都满是绝望与恐惧。

    但没有人管他们。

    监斩的官员,走了过来,提起他们的头颅,逐一辨认,验明正身。

    然后,所有人都被拖到了市集的隧亭之前,一座座铡刀,缓缓拉开。

    “罪人薛泽……”作为曾经的列侯,此时,薛泽与那些游侠、商贾,并无二致,一起被拖到铡刀前,隧亭里,穿着一身法官服,头戴着獬豸帽的廷尉赵禹肃穆而立,手捧着处决书,逐一点名:“罪人昭申……罪人成林……罪人成闻……”

    数十个将被处刑的犯人名字被逐一念出来:“经查,尔等残民虐政,乱国家,坏社稷之制,罪责确凿,验明无误,本官廷尉禹,秉天地之大义,奉天子之诏命,决尔等以腰斩之刑!”

    “即刻处决!”赵禹将手里的处刑书丢在地上,如狼似虎的军人立刻上前,拖起薛泽等人,将这些已经被恐惧吓得连手指都动弹不了的罪人,统统拉到了铡刀前,一柄柄铡刀升起。

    咔嚓!

    锋利的铡刀,毫不留情的将斩断了身体。

    鲜血喷涌而出!

    疼!

    薛泽面目狰狞,肢体痉挛,他猛的哀嚎起来。

    他的整个世界,瞬间被遍及身体每一个细胞的痛苦所占据。

    他拼命的求救,就像他曾经在故事看到过的所有被腰斩的犯人一样,在地上爬行。

    但他越爬,越痛苦。

    他勉力的睁眼,最后看着这个世界。

    耳中听到的,唯有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眼睛看到的,只有那些因为兴奋和开心而欢呼雀跃的人群。

    恍惚间,薛泽仿佛看到了,一辆战车,隆隆而来,一个身被甲胄,白发苍苍的将军,握着长剑,站在战车上。

    他的甲胄上沾满了鲜血和碎肉。

    “不孝子!”老将军开口怒斥:“吾是怎么教育你的?”

    薛泽张了张嘴,却发现根本喊不出来。

    他只能在心里拼命喊着:“祖父大人!祖父大人!救救泽儿!救救泽儿!泽儿不想死!”

    但老将军却根本不曾理会他,只是握着长剑,呵斥着:“吾一世英雄,奈何家门不幸,至有忤逆子泽,祸及先祖,殃及子孙,诚可谓悲矣!”

    然后,他就驾着战车,轰隆隆的驶向远方。

    薛泽趴在地上,嘴角流着鲜血,无力的向前伸手,可惜他什么也抓不到。

    他现在终于开始悔恨了。

    “有罪啊!”他想大声的喊出来,但他的声带根本发不出声音,只能咿咿呀呀的嚷嚷着。

    最终,他整个身体耷拉下来,眼中光泽淡去,停止了呼吸。

    一个刽子手提着长刀,走到他的尸骸前,翻动了一下,然后大声说道:“罪人薛泽已然气绝身亡!”

    “弃市!”廷尉赵禹肃穆的说道。

    “诺!”

    …………………………………………

    连续五日,长安人民都目睹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处决。

    这次处决的烈度,仅次于当年诸侯大臣共诛诸吕后,清算吕氏党羽的烈度。

    几乎每天都有着列侯、贵族、官员被集体处决。

    尸体一度堆满了刑场,惹来无数苍蝇。

    百姓们犹如过了一场盛大的节日,每天都在庆贺,都在欢呼。

    但对于皇帝来说,却已经到了收拾烂摊子的时候了。

    这一次,刘彻玩了个开心,但却也留下了无数的问题。

    首先就是,这次内史基本瘫痪了。

    整个长安城的集市、闾里,到现在都还是执金吾和中郎将在接手。

    换句话说,其实现在,长安实现的是军管。

    军人控制基层这种事情,短时间还可以,长时间肯定不行。

    所以呢,怎么解决长安的官僚缺口是个大问题。

    那些千石、两千石级别的官员,倒是好解决。

    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想上进的官员。

    从燕蓟一直到南越,想来长安镀金的官员,可以从萧关一直排到函谷关。

    所以,丞相府也没费什么力气,就将一个多达百人的备选名单放到了刘彻面前。

    但问题是,基层官员,特别是经验丰富的事务官,真的难找。

    特别是,当这个数字多达上千的时候,就很令人头疼了。

    刘彻只能从关中各县,特别是茂陵、华阴等地抽调大量基层官员。

    甚至,不惜从墨家控制的墨苑地区抽调官员来填补空缺。

    然后,在今年考举之后,分配一大批新嫩去填补这些人的空缺。

    换句话说,今年考举的扩大已经是事实了。

    而在另一方面,刘彻已经下令,废黜了内史衙门。

    换句话说,从现在开始,汉室九卿之中的内史,已经成为了过去。

    取而代之的是尚书令,成为了新九卿。

    汲黯由是成为了汉室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九卿——二十七岁就成为九卿,就问你怕不怕!

    这也是对黄老派的补偿。

    毕竟,砍掉了人家的一条大腿,怎么着也得发瓶营养快线吧!

    内史衙门废黜以后,曾经辅佐天子,治理整个大关中,管理一切的最强官僚系统,自然宣告瓦解。

    由之而来的是全新的三个衙门: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皆是两千石,地位等同郡守,享有朝臣待遇。

    其中,京兆尹地位最高,最重要,享有直接入秉未央宫的特权。

    其管辖区域为包括茂陵、鸿固原等以长安为核心的大京畿地区。

    辖区人口超过两百万,为汉室人口最密集的地区。

    自然,首任京兆尹得选一个既能干又有着足够威望,同时有着足够手腕的大臣。

    刘彻想来想去,最终决定调回安东都护府都督薄世回朝,用外戚来弹压长安。

    薄世在安东干的不赖,政绩斐然,人所共睹,他回来担任京兆尹没有任何问题。

    最重要的是,薄世归来后,就可以在朝中形成一个新的平衡。

    既薄氏外戚与义氏外戚的平衡。

    而继任的安东都护府都督,刘彻思来想去,觉得还是用自己信得过的人最好。

    选来选去,刘彻最终选择了宋子侯许九。

    于是,许九人在家中坐,不曾想,天降大礼包,砸的他晕晕乎乎的,几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办法,他这个宋子侯的食邑数量,甚至还比不上许多封君。

    区区五百户,在这个长安城连个浪花都翻不起来。

    而安东都护府,却是一个顶格的大机构。

    都护府都督秩比中两千石,紫绶银印,论逼格比拟王侯,论权柄远迈郡守,甚至比九卿的地位可能还要稍高一些。

    而安东都护府,更是如今天下公认的热点和焦点。

    下辖护濊军这支顶格的野战军,装备了胸甲、陌刀等一切汉军先进装备。

    且境内还有着丰富的资源,繁多的领土,时人称之谓:都护府都督,受命天子,出纳王命,坐镇一方,代天守土、牧民,实诸侯王之姿也!

    以许九的地位、位格乃至于逼格,正常情况下,自然是永远没机会坐到那都护府都督的宝座上。

    但既然是刘彻开口了,这就不同了。

    无视规则、地位,直接提拔一个大臣,这是皇帝的特权。

    但许九闻讯,却是战战兢兢。

    他深知,都护府都督这个位置,有多么的烫手。

    旁的不说,他在军队和朝中,都没有什么根基,也没有什么地位。

    只是靠了天子信任和宠幸,才得以入朝参政,一直以来靠着机灵和小打小闹,混出了点成绩。

    骤然被放到安东都护府的都督位置上,别说其他人,就是他自己也是心里打鼓啊!

    旁的不说,安东都护府是大汉帝国情况最复杂的地区。

    其辖内,南有朝鲜君刘明,此君虽然只是封君,但却实为诸侯王。

    更重要的是,他的背后是梁王刘武、东宫太皇太后!

    以前薄世在安东,刘明自然不敢跳,也跳不起来。

    薄世背后也有着太后,且深得天子信任,便是刘明也只能老老实实做人。

    而自己呢?

    压得住那个朝鲜君吗?

    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

    更何况,除了朝鲜君,安东境内还有着陈须陈嬌兄弟这对混世魔王。

    不用去看这两兄弟过去的光辉名声,只看他们在安东这些年做的事情,就可以知道这两兄弟是什么人了?

    陈须在安东,把鲜卑、乌恒、扶余、丁零人跟猪狗一样的驱使,隐隐就是一个太上皇。

    陈嬌更威武,他的捕鲸船队,遍布元海,麾下的水手、工人数以千计,舰船以百计。

    他脚下的尸骨,更是无法统计。

    从前薄世在的时候,这两货自然是被表兄一只手就可以吊起来打。

    打了还得认错!

    长兄为父嘛,打你是为了你好!

    但自己又凭什么去管教这两个混世魔王?

    只要一想起这个,许九就一个头两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