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节 人事调整(2)
    许九要就任安东都护府都督的消息一传开。

    整个贵族圈都如同发生了地震。

    “这宋子侯……”无数人面面相觑:“除了会拍马,他还会做什么?”

    很显然,在多数人眼里,这许九显然对天子PY了。

    一时间物议非非,朝野内外,市井之中,无数段子漫天飞舞。

    没有人敢非议天子的决策,更不敢质疑天子决定的英明。

    所以,火力点全部集中在许九个人的道德操守、行为和过去做过的事情上。

    这些段子真假莫辨,模棱两可,但却将许九的整个人,甚至他爹许不疑都给黑了个底朝天。

    总之,就是一句话——许九当都督,怕是要糟!

    转瞬之间,许九就被人架在了火炉上。

    身下烈焰炙烤,许九只感觉皮开肉裂,难受至极,但偏偏发作不得。

    但,在未央宫之中,刘彻却笑的前仆后仰。

    “许不三……”

    “真是个好名字!”

    此番,众多黑许九的段子里,流传最广,影响力最大,且人尽皆知的莫过于‘许不三’这个绰号了。

    这是不知道是谁创造的一个段子里的结论,将许九黑的连刘彻都深以为然。

    因为,许九做事,不会数三啊!

    而且,人家还真不是瞎说,有理有据,有图有真相!

    当初,许九游学天下,到西南夷之中,与僰君结识,共同将僰奴这一伟大产业引入长安。

    但许九总共就做了两次交易,就再也不去僰国了。

    他宁肯将大好的买卖,拱手让给其他人做。

    这不是智障是什么?

    然后,他在先帝时期,结束游学回归家乡宋子县。

    在当地开始修桥,但总共就修了两座桥梁,第三座却打死也不肯修了。

    当初,宋子侯在巨鹿郡,认识了楚人伍被,两人打赌,看看谁读的书更多?

    连续两年,两人都是不分胜负。

    但到了第三年,伍被在巨鹿郡却再也找不到许九的踪影了。

    ………………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着许多,但所有事情的结局,都必然是没有三次的。

    所以,段子手质疑,宋子侯许九大约是天生脑子有坑,不会数三。

    进而引申出许九算术成绩很渣,连三都不会数!

    毫无疑问,这个段子非常成功。

    不管,它的逻辑有多崩,但却脍炙人口,人尽皆知。

    现在,就连长安城的三岁小孩子都已经知道了有个宋子侯许九,天生不会数三,人称‘许不三’。

    而做到这一点后,这个段子手自然成功了。

    他将许九的形象固定为了一个不会数三的智障加神经病。

    虽然,只要稍微仔细一思考,就知道,这完全是生搬硬套,但广大人民群众,大多数都懒得去思考为什么?

    看热闹和跟风无疑才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事情。

    “马克吐温若是在此,恐怕,少不得写一篇《任命都督》来讽刺一二了……”刘彻笑完,在心里想着,但决心却是丝毫未变。

    许九去安东,这是目前最佳的选择。

    不然,换一个法家、儒家、黄老派的支持者去安东任职,他们不把安东给翻过来才怪!

    刘彻也并不需要许九能在安东干出什么成绩。

    薄规许随就已经是阿弥陀佛!

    倒是,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安东都护府之事吸引的同时,刘彻悄悄的将整个京兆尹衙门的权责、系统和组织确立了下来。

    全新的京兆尹衙门,将下辖七个部门。

    主管民政的长安令、负责维持工商秩序,同时监督长安九市正常秩序的市坊司、主管消防、治安的备盗贼都尉、专责收税的税曹令吏、负责长安卫生的城管司、专门负责农稷事务的农稷令以及主要负责包括茂陵在内的广大京畿地区事务的都邮令吏。

    换句话说,刘彻是打算在京兆尹这个新的官僚系统上实验专业化和职业化官僚系统的道路。

    就算走错了,也没有关系。

    完全可以随时调整。

    当然,京兆尹的权责,还不止如此。

    毕竟,若只是如此简单,那薄世回来,就不是来平衡力量的,而是来受气的。

    所谓: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盈,附郭京城。

    所以,京兆尹还将同时兼任监军使,都督南北两军、羽林卫、虎贲卫等长安驻军,其实就是个政委的活计。

    这个安排,在刘彻看来非常不错,为将来薄世进位九卿铺平了道路。

    同时,顺便在军队之中,增加了一股新力量。

    而在另一方面,这两日,刘彻已经同时任命了第一任的左冯翊和右扶风。

    主爵都尉左都尉主父偃,被任命为左冯翊,山林苑苑监司马安调任右扶风。

    南阳郡郡尉宁成调任河内,担任郡守。

    龙首渠大使严熊调任南阳郡,担任郡尉。

    而公孙弘则如愿以偿,终于独揽主爵都尉的大权。

    如此一番人事变动之后,刘彻终于完成自己即位之初,就给自己定下一个小目标——满朝内外,大小机构和主要负责人,都是他的亲信和心腹,要不就是他的走狗和鹰犬了。

    这让刘彻非常有成就感。

    于是,就决定去炫耀一波。

    跟谁炫耀?当然是祖宗喽!

    所以,刘彻这两天分别跑了高庙、太庙、顾成庙和仁庙,在祖宗面前,牛逼哄哄的好好的炫耀了一波。

    当然,对外自然是打着忏悔啊、谢罪的幌子。

    炫耀完了,自然就得开始干正事。

    “去传宋子侯入宫……”刘彻吩咐一声,身旁一个年轻的尚书郎连忙点头称诺。

    如今,汲黯已为九卿。

    自然,再不可能跟过去一般,天天待在他跟前,伺候来伺候去。

    毕竟,九卿有着九卿的尊严。

    哪怕是天子,也需要尊重一位九卿的人格。

    但问题是,刘彻已经习惯了由汲黯来安排自己的饮食起居、出行娱乐。

    君臣之间,也早已经配合的非常默契,所以,这一时半会,刘彻还真有些无法适应。

    这几天,身边负责侍奉的尚书郎都已经换了好几个了。

    每一个人的平均侍奉时间,最多半天。

    这个年轻人,大约也做不长。

    想起此事,刘彻也是叹了一口气。

    他如今终于明白,为何历代帝王,都会习惯性的使用自己的近臣了。

    实在是,难以离开对方啊!

    “要不,将颜异召回来?”刘彻在心里寻思了一会。

    觉得这个主意大抵不错,反正,颜异在会稽郡忙活了两三年,也没有见他干出什么成绩。

    搞得还需要绣衣卫去帮忙和支招。

    颜异与其在会稽浪费生命,不如回来伺候他,当他的参谋和管家,这辈子就不要去做什么三公九卿的梦了。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政治家的!

    …………………………………………

    刘彻的传召,让已经焦头烂额的许九如蒙大赦。

    闻讯,他连忙立刻穿戴整齐,随使者入宫。

    在未央宫司马门前,许九见到了自己的‘老朋友’赤泉候杨不害。

    杨氏曾经背负项羽诅咒这个debuff数十年,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全家上下,都只能躲在未央宫北阙城楼下,借着天子气‘自保’。

    直到近几年,杨家才敢出门活动。

    杨不害更是成为了未央宫宫门卫尉,给天子看守司马门。

    不过也因此与许九有了纠葛。

    毕竟,在马屁精眼里,最大的敌人,毫无疑问,就是另外一个马屁精。

    特别是现在,在杨不害眼里,许九这个仇敌,居然走了狗x运,要被任命为安东都护府都督?

    这怎么了得?

    所以呢,杨不害的语气,也是阴阳怪气:“这不是宋子侯吗?听说公不会数三,某家正好刚刚请了一位长安城之中知名的明算大师来教导子侄,不若公来某家府上,请益大师?”

    许九闻言,整个脸都垮了下来。

    所有对他抹黑的谣言里,这个谣言的伤害最大。

    因为,这个谣言基本上讲的都是事实。

    所谓‘不会数三’,基本没有说错。

    只是,事情的真相,往往超乎想象。

    譬如僰国吧,当年他本来是想继续的,但问题是,当僰奴贸易的利润被其他人知晓后,他一个区区五百户食邑的列侯,根本守不住,只能拱手让人。

    不然,他今天就不可能站在这里。

    再说那桥梁之事,宋子侯侯国总共就五百户食邑,即使这些年来人口自然增殖,但问题是,地盘就那么大,盘子就那么点。

    两座桥梁,就已经完全覆盖了整个侯国,想修第三座,也得有地方修啊!

    伍被之事,就跟简单了。

    当年,他与伍被一见如故,惺惺相惜。

    两人都立誓为杂家兴旺而奋斗,自然不需要再赌。

    且因为当世的舆论和环境,不容许杂家的人招摇过市,他们低调都来不及,怎么敢高调?

    但在世人眼里,特别是百姓眼中,这却成为了他不会数三的铁证。

    虽然,大多数人都清楚,这其实就是个调侃,一个乐子。

    但,往往,就是这样看似不黑的谣言,反而最具杀伤力。

    老百姓们跟风一传,顿时,天下皆知。

    知道段子的人,或许将之当成一个笑话,但不知道的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却都以为他宋子侯是个智障,连三都不会数!

    此刻,看着杨不害那可憎的嘴脸,许九几乎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个段子,十之**就是杨不害的手笔。

    这个家伙,做梦都想挤掉自己和其他人,成为天子的四大金刚,而且一肚子坏水。

    “不劳宫门卫尉挂记!”许九负手说道:“在下不才,蒙陛下不弃,命为安东都护府都督,未来若有空,君若来安东,某当尽地主之谊!”

    杨不害一听,脸上一变。

    他的加恩封国,可也是在安东的。

    万一这许九到任后,给自己穿小鞋,怎么办?

    “哼!”但杨不害却也是不肯服软,他鼻子一哼,说道:“君候到任之后再说吧……”

    杨不害根本就不相信,许九可以稳坐都护府都督的位置!

    一个区区五百户食邑的列侯,也敢统御安东都护府三千里河山?

    要知道,都护府治下,可是藏龙卧虎!

    去年燕蓟之战,护濊军就诞生了列侯数人,其中有人食邑达到了两千户!

    而原本,安东治下,就躺着堂邑候世子陈须、隆虑候陈嬌、朝鲜君刘明、真番王刘忠汉、韩王萁准这样的巨头,这些人每一个人的地位都远在宋子侯之上!

    他许九凭什么压得服那些战功卓绝、地位尊贵、桀骜不驯的人物?

    杨不害相信,要不了半年,许九就得灰溜溜的滚回长安。

    许九听了,脸色自然不喜,但却也发作不得,只能负手道:“尽管吾不谋其位,但吾心日夜以谋国为重!今陛下圣明,明见万里,某虽自乐田园之事,但王命在前,却也不得不放下私心,接纳王命,以圣命为准则,将天子的仁德传给安东之民……”

    杨不害听的一头雾水,直到许九离开,他才反应过来:“许九!安敢戏我?”

    这不就是变着法在他面前装X吗?

    可恨!

    …………………………………………

    一路前行,许九在未央宫的花园之中,见到了刘彻。

    此刻,刘彻正抱着长公主桃桃在玩耍。

    见到许九,刘彻也不避外,依然抱着长公主,只是朝许九挥挥手,道:“朕的都督来了啊!”

    许九却再也没有了方才的镇定和沉稳,一见面就跪下来,磕头拜道:“陛下,臣人微言轻,何德何能,可以都督安东?请陛下收回成命!”

    旁人不清楚,他许九还不明白安东环境的复杂和多变吗?

    他与杂家的巨头,每月都会定期通信,交流朝廷变化和安东变迁。

    他自是清楚,安东的池塘里有多少条鳄鱼和鲨鱼。

    别说陈须陈嬌、刘明萁准这样的boss了,就是下面的虾兵蟹将,也没有几个好相与的。

    安东的淘金潮,将天下超过七成的绿林好汉、知名游侠吸引了过去。

    这些人,过去在家乡,就已经是横着走的可怕存在了。

    他们现在在安东,更是如鱼入大海,鸟飞长空,得到了充足发展。

    若非是护濊军和屯垦团的双重钳制,这些家伙甚至可以将天都翻过来。

    即使如此,安东至今每年死在野外的人,依然数以百计。

    这还是找到了尸体的人。

    那些连尸首都找不到的可怜人或者说英雄豪杰,不知道有多少!

    如此复杂的情况,他去做这个都督,若天子不给几颗定心丸,他怕是站着过去,躺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