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节 期许
    刘彻抱着桃桃公主,看了一眼许九。

    他如何不明白,这货是在暗喻要求更多更强的权力。

    但可惜,这个权力刘彻不能给他!

    甚至,说不定,刘彻还可能削弱他的都护府的权柄。

    如今,汉室的都护府都督与唐代的节度使之间的差距,只在名字不同而已。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护府都督,实际上就是唐代的节度使。

    权力极大,有着极大的自主力。

    不过,与唐不同,汉室对军队,尤其是野战军,实行了严格的管控。

    如今,包括护濊军在内的所有野战军团,就连伙夫的军饷和补贴、津贴,也是由御史发放。

    兰台的尚书郎和侍中官们的群体,每年都在扩大。

    如今,仅仅是挂着尚书郎和侍中名头的文官,就已经多达五百!

    其中,有一半人,终年奔波于外,或者被派驻在野战军之中。

    专门掌管军饷发放、监督和辅佐军法官统计军功。

    另外,军队之中,一般情况下,都有着护军使。

    这是由刘彻从宗室、外戚以及信得过的元老大臣家族之中,精心挑选出来的监军。

    主责军队日常管理和思想政治工作。

    其实就是洗脑。

    一手拿钱,一手拿着晋升、嘉奖,由此刘彻牢牢控制住了军队。

    至少野战军之中,连个卒子也知道,军饷、俸禄、津贴,都是天子发给他们的,不是别人发给他们的。

    除了这个不同之外,如今汉室的都护府都督与唐代节度使的另外一个不同在于,现在、过去、未来,所有的都护府都督都只会从汉人之中选拔。

    此人必须经过严格的政审——他的家族祖上三代,都得是汉室臣民。

    除了这两点外,都护府都督的权责,与节度使并无二致。

    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超越节度使。

    至少,唐代初期的节度使,绝对没有如今汉室都护府都督这样大的管辖区域。

    有着这样大权力的都护府都督,将来,三五十年后,难保尾大不掉。

    且也不符合刘彻军政分离的原则。

    所以,刘彻看着许九,说道:“爱卿不要急嘛,朕给爱卿准备一个好搭档呢!”

    “朕已经决定调任渔阳郡守领燕国中尉事将军李广为护濊将军,总督护濊军大小事务!此外,朕还将任命一位屯垦大使,全权负责联络和管理诸屯垦团!所以呢,爱卿以后专责民政就可以了!”

    未来的安东都护府,肯定是会民政化,军事色彩和殖民色彩将渐渐褪去。

    最终,化军为民,建立完整的郡县,设立完整的基层政权。

    当然,如今说这些还为时过早。

    偌大的安东地区,现在开发度还不足四成,超过百分之六十的地区,还是一片蛮荒和原始。

    许九与他之后的继任者,都将成为一个过渡时期的领导人。

    等到安东全境开发建设完毕,安东都护府衙门也就可以裁撤了。

    许九一听,却是一方面暗暗定心,另一方面却是忐忑不安。

    定心是因为许九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叫他去管理军队?怕是要被骄兵悍将们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毕竟,他从未有过实际的从军履历,根本不可能得到军队上下的信服,也不可能让他们服气。

    但没有了军权,他这个都督,还能干什么?

    今后恐怕陈须和陈嬌,都未必会听他的了吧?

    但他哪里敢说这些话?

    只能是低头拜道:“陛下深谋远虑,此臣所不能及……只是,还请陛下示下,臣到任后该如何施政?”说着他就叩首道:“不然,臣不敢奉诏!”

    刘彻自然知道他真正想说的是什么?

    安东地区,情况复杂,人员复杂,各种势力互相纠缠,各种boss横行霸道。

    旁的不说,就那一堆加恩封国里的事情,就足够让人头疼了。

    薄世这些年来在安东,光是被他拉到菜市场宰掉的纨绔子和二世祖就有十几人之多。

    用马车送回长安,递交给廷尉处置发落的也有二十余人。

    这还是薄世在的时候,依靠着外戚身份,才能让其他人安静。

    可以想象,一旦薄世这头老虎离开,加恩封国的纨绔子,怕是要翻天!

    所以,刘彻也早有准备。

    他对许九道:“朕将授给爱卿便宜处置所有安东两千石以下官吏、贵族之权!”顿了顿他补充道:“如南阳张汤故事!”

    许九一听,却是头皮炸裂。

    南阳张汤故事?

    当年,张汤就任南阳郡,一到任,就拿了主薄和都邮开刀。

    南阳最大的两个士大夫家族杨氏与暴氏从此灰飞烟灭。

    坊间传闻,张汤当年曾恐吓南阳地方豪族,说他有每年两百人的杀人名额!

    吓得这些人瑟瑟发抖,再不敢反抗。

    南阳由此大治,道不拾遗,夜不闭户,为天下称颂。

    但,他不是张汤,没有张汤的果决和杀伐。

    许九知道,他也不可能如张汤那般做事。

    安东是杂家的大本营和老巢,安东的豪强和各大势力,都与杂家关系密切。

    手心手背都是肉,爱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去杀?

    多数时候,很可能都是罚酒三杯,下不为例。

    不过,这个特权有比没有好,至少可以威慑。

    “陛下……臣有一个微不足道的请求,还望陛下许可……”许九想了想,终于咬牙叩首拜道。

    “说说看……”刘彻微微笑道。

    “臣想请陛下赐臣一绣衣卫都尉为佐……”许九纳头拜道:“如此,臣才可无忧……”

    对许九来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他是不愿意杀人的,至少,不愿意自己动手去杀人。

    免得让杂家难做,更免得卷入是非冲突之中,一个不小心,小命就没了。

    于是,唯一的办法,就是向天子借刀。

    借他那把最锋利的屠刀!

    有绣衣卫都尉坐镇安东,那,抓人和杀人的事情,就是绣衣卫干的了。

    他可以安心的去唱红脸,当老好人,而锅全部丢给绣衣卫。

    安东各大势力,也将因为绣衣卫的存在而投鼠忌器。

    这在许九看来,无疑是完美的办法。

    可惜,刘彻眼里却不是这样的。

    “爱卿怕是要失望了……”刘彻微微笑着说道:“绣衣卫只有侦知、稽查的权柄,而无逮捕、审讯和处决之权……”

    若绣衣卫具备了抓人、审讯甚至杀人的权力。

    不需要用屁股去想,整个统治阶级都要暴动起来。

    更会破坏游戏规则,影响政治稳定。

    特务政治,变成特务恐怖,这影响会很坏的!

    当然了,凡事无绝对,有些时候,绣衣卫也会越俎代庖。

    但那必须是有刘彻的亲自命令,且是只能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对某些特殊对象执行**毁灭,也就是暗杀。

    总而言之,至少,只要刘彻是皇帝。

    绣衣卫就不可能拥有超越情报组织之外的其他权力。

    这个机构,只是刘彻的眼睛、耳朵和鼻子。

    至于想要当爪子?

    不好意思,廷尉和执金吾表示,他们更擅长也更锋利一些。

    “不过……朕可以委派一位绣衣卫都尉前往安东暗中为爱卿提供情报和信息……”刘彻笑着说道。

    这已经是他能给许九提供的最大帮助了!

    当然了……假如许九不介意的话,刘彻说不定会告诉他,这位绣衣卫都尉曾经监视和监察过许九……

    许九与他的同志们的往来信件,几乎都被这位都尉看了个遍……

    许九却是脸上忍不住的流落出失望之色。

    甚至,他的内心之中,不禁浮现了拒绝这个任命的想法。

    但旋即,就被他否决了。

    安东都护府都督,是目前汉室最耀眼的职位之一。

    它是九卿的铺路器,是三公的备选。

    如今的都督薄世,几乎可以确定在未来必定可以成为九卿,甚至说不定还可能填补空缺了数年的大将军之位!

    他若在这个位置上,干上一任,将来回朝,必定可以成为九卿。

    而成为九卿后,他才有机会和空间,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并且将自己的政治抱负告诉天下人。

    这是他这一生中最好的机会!

    哪怕是死也必须抓住!

    更何况,此事还关乎杂家的发展和兴盛。

    即使是为了杂家,他也必须排除万难!

    刘彻却是笑着看着许九,他并不怕许九不去上任。

    开玩笑!

    那可是安东都护府都督,两千石中的两千石!

    只要但凡有一点点政治野心和抱负的人,都不可能错过。

    而许九有没有野心和抱负?

    答案是必然的!

    甚至,刘彻觉得,他很可能是自己身边的大臣之中,野心与抱负最大的!

    其他人再狂妄,也不过是想要拼命向上爬,自己当丞相。

    但许九,却是要改天换地!

    杂家和许九,最终追崇的道路,是吕不韦所提倡的那个‘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的社会。

    当然,具体怎么去实现这个目标,如今的杂家还没有章程,也没有提出具体的纲领。

    不过,他们在安东,却是在不断的实验和实践。

    刘彻听说,为此,伍被甚至曾经深入了安东以东,极东之地,雪原深处的丁零人部落,考察和研究这些原始部族的生活轨迹,回来后伍被在真番国内找了个小地方,实践了一个他曾经幻想的理想社会模式。

    不过,半年后伍被就心灰意冷的离开了真番。

    那个实验以失败告终。

    没有人知道伍被在真番的那个小地方做了怎样的规划和设计。

    只是回到平壤后,他从此闭口不提‘贤人治国之路’,也不再去吹捧三王五帝时期的‘禅让制度’。

    从这里看,目前的杂家,应该还处于一个迷茫期。

    他们还未找到自己的道路。

    刘彻自然是想要点拨一番,但不能太明显的干预,以免拔苗助长。

    在刘彻眼里,诸子百家,无论儒法黄老墨杂,地位都是相同的,他们都是中国文明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

    假如将中国比喻成一个生态系统,那么诸子百家的思想,就是这个生态系统里生物多样性的代表。

    法家将走向集权和君权天授的道路。

    黄老派,代表着小政府大社会的发展方向。

    儒家,则是法家和黄老派的糅合体,他们既追求中央集权和大一统,同时也追求乡村自治和乡贤政治,是封建时代最好的选择之一。

    而墨家则是广大下层阶级的代言人,是科学真理的追求者。

    杂家则有可能衍生出虚君政治和平民政治。

    在自然中,生物多样性可以帮助物种渡过灾难,尤其是那些自然环境恶劣的艰难时期。

    而对于国家来说,思想多样性,可以在未来,帮助这个民族,迁跃到更高级别的文明。

    如今,诸子百家共存,对刘彻来说,这就意味着,汉室未来有着足够的道路可以选择,不会吊死在一颗树上。

    进可以中央集权,建立大一统的帝国。

    退可以用黄老之策,休养生息。

    甚至还可以突变成为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帝国乃至于一个由庶民推举的贤人治理的社会。

    只要明白了这些,你就能够理解刘彻的选择了。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就像一个狂热的生物学家。

    他喜欢并且享受,看到思想多样性的社会,并且非常喜欢看到新的思想学派不断诞生和演变。

    当然,有时候,出于个人喜恶,他会选择性的帮助和保护一些学派。

    譬如墨家和杂家,就都是因为他的羽翼与遮蔽,才能生存。

    不然,早被人灭门了!

    自然,与所有生物学家一样,刘彻对这些学派的干预,最多也就到此为止。

    剩下的,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最终能成长成什么样子,变成一个怎样的群体。

    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选择,都是他们在时代和社会发展过程中的演化。

    此刻,他望着许九,就像一个科学家在注视自己的成果与样本一般,眼神之中带着兴奋和成就感。

    这些年来,他最骄傲的事情就是让墨家与杂家复苏。

    墨家的复苏为帝国的强盛,注入了必不可少的科学和技术的力量。

    而杂家的贡献,现在还看不到。

    但他相信,在久远的将来,这个学派必定可以造福国家与人民。

    这样想着,刘彻就对许九说道:“爱卿不要怕嘛……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卿不去面对高山,何以知道高山之险?爱卿不渡大河,怎知波涛之汹?只要翻阅高山,渡过大河,方才可以一窥究竟!”

    许九听了,却是一楞一楞的。

    刘彻却是笑着抱着自己的爱女,将自己腰间的一个玉佩解下来递给许九,说道:“此物,朕就赐给爱卿了!爱卿拿着此物去找廷尉和御史大夫,他们会给爱卿一本足足可以写满五百个名字的簿册的……”

    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宋子侯,你去了安东以后,看谁不顺眼,就把名字写到上面,然后就可以咔嚓了。

    只要事后与长安报备一下,没有问题,或者问题不大,廷尉和御史大夫都会支持你滴!

    至于许九既想要政绩,又不肯得罪人的心态。

    刘彻表示,一边凉快去!

    杂家若都是这个心态,那杂家注定没有未来。

    一个不能解决问题,只能和稀泥的学派,只能巴结和逢迎权势家族的学派,那与儒家有何区别?

    至于陈须、陈嬌还有刘明、萁准这些刺头怎么对付?

    那自然要看许九和杂家的手腕以及做人做事的方法了。

    连这些刺头都摆不平,拉拢不了,杂家还想要让‘天下人治理天下’?不是发烧了就肯定是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