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节 在安东(1)
    很快,楼船就被那一群所谓的‘细柳鲸’或者又叫‘虎鲸’的兽群包围。

    这些巨大的海洋生物,根本就不怕人类。

    甚至于,它们探头探脑的排队浮出船舷一侧,张着嘴巴,就像一群在骚姿弄首,企图讨好主人的歌姬。

    一块块鱼肉被丢到了它们嘴里。

    接着,让方胜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事情发生了。

    这些细柳鲸用嘴接住鱼肉后,并未立刻吞下去。

    相反,它们叼着鱼肉,向着远方航去。

    不远处,蔚蓝色的海水之中,一大三小四只细柳鲸浮出了水面。

    这些讨得了鱼肉的细柳鲸,叼着鱼肉,来到这些细柳鲸身边,然后将肉分别喂给它们。

    特别是那头大的细柳鲸,得到了更多关注和照顾。

    方胜亲眼看到,有好几头细柳鲸,在这头巨兽面前撒娇。

    那模样就像汉人家庭里的小孩子,做了一件好事情,在家长面前撒娇和讨好。

    挠了挠头,方胜也只能相信了张戎的说辞。

    这细柳鲸,确实聪明、孝顺。

    而一个孝字,就足以让它们拥有一块免死金牌,受到人们的喜爱。

    因为,对中国来说,一个孝顺的人或者动物,绝对不会是个坏人/坏动物。

    既然不是坏的,那就应该允许它们生活、繁衍,且受到特殊照顾。

    在海上,与这群细柳鲸遭遇后两个时辰,远方的海疆之中,终于出现了陆地的踪影。

    影影绰绰之间,能看到炊烟的踪迹。

    “承恩岛就要到了!”张戎对方胜说道:“先生准备一下罢,可能西北都尉陈公会召见先生也说不定!”

    张戎话语之中,对于陈嬌充满着崇拜和敬仰。

    这让方胜诧异不已。

    陈嬌?在方胜印象之中,不过是个仰仗着父祖遗泽,在长安城里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

    但方胜哪里知道如今,在整个安东地区,陈嬌都是一个标杆,一个榜样。

    他甚至被一些文人士大夫吹捧为‘安东精神’的化身。

    什么叫‘安东精神’?

    既是杂家所推崇的白手起家,披荆斩棘,依靠自己成就事业,光宗耀祖,让天下瞩目。

    总结起来,就是六个字:开拓、努力、进取。

    这很符合安东地区的人民和移民的思想,也很符合在如今环境下的安东人的诉求。

    所以一经抛出,就广受推崇。

    特别是那些加恩封国里的列侯子侄们,就差恨不得跳起来,大讲特讲自己是如何克服种种困难,在这陌生的安东,冒着风雪和严寒,筚路蓝缕,一点一滴的建设起如今的封国的辛酸和苦楚。

    商人和游侠们就更是如此了。

    一个个天天逢人就说自己如何如何辛苦,如何如何才有的今天,吃了多少苦,克服过多少危险。

    而下层的移民甚至是那些‘派遣工’,对这些说法,无比相信和信服。

    因为杂家和杂家控制的舆论圈,无时无刻不在制造心灵鸡汤,无时不刻不在麻醉和洗脑。

    在这个氛围下,安东上下,无论是移民还是游侠,不管是列侯还是官员,基本都相信,只要自己能够努力工作,认真、踏实、有一定的冒险精神,就必定可以成功,为家人为妻小,建立一个温暖幸福的生活环境。

    因为,杂家在过去数年,熬制了至少数百碗香浓的鸡汤,并成功的将它们灌给了全安东的人民。

    喂人民喝汤的技能点,几乎已经达到了时代所能达到的极限。

    而在这些鸡汤里,味道最浓郁的,莫过于陈嬌的财富神话了。

    安东人人皆知,隆虑候陈嬌的发家史。

    他第一个开拓了倭奴群岛的航行,带来了皮实耐C的倭奴,广受各地欢迎。

    他又第一个带起了捕鲸浪潮。

    如今,在安东,两个最大的产业,分别是捕鲸业和淘金业。

    捕鲸业后来居上,已经隐隐有了赶超淘金业的声势。

    而兴盛的捕鲸业,甚至带动了近海捕捞业的发展。

    许多得不到捕鲸许可的人,开始先从捕鱼开始下手,结果发现,这海中资源还真是无穷无尽。

    只要操作得当,哪怕是捕鱼,一岁也可得数十万甚至百万利益!

    财帛动人心,安东地区的近海捕捞业和远洋捕鲸业由是不断兴盛。

    今年以后,安东地区的渔民数量就可能取代齐鲁地区,成为汉室渔民最多的地区了。

    有超过十万人,如今开始以海为生。

    他们每年可以捕捞数十万石各种鱼获海鲜,并将大量的海鱼干转输内地。

    方胜从前在长安尝到过的各类鱼干之中,绝大部分,都是安东渔民从海洋之中捕捞得来的收获。

    ……………………

    与此同时,仁川港内,许九和王温舒乘坐的楼船,缓缓靠近港口。

    此刻,整个仁川港,都是载歌载舞。

    来自朝鲜王国、真番王国等数个获得了长安册封的藩国国王,带着自己的贵族大臣,恭恭敬敬的排在港口两侧。

    甚至,乌恒王和鲜卑王也派来了使者,带着大量的礼物,静静的等待在一侧。

    但,他们并不能成为今天的主角。

    朝鲜君刘明才是此地的主宰。

    今天的刘明,已经是一个年近二十岁的英武青年,他在去年刚刚做了父亲,他的王后萁氏为他生下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翁主。

    当了父亲后,刘明的气质开始内敛起来。

    他现在已经不再需要韩安国和张羽的指导了。

    在朝鲜为君数年,这个当初还懵懂无知的王子,现在已经成长成为了一个想要在天下的舞台上,留下自己的印记的诸侯王。

    “都督远来辛苦……”看到许九和王温舒下船,刘明就带着自己的文武大臣迎上前去:“本君已在平壤略备薄酒,为都督接风洗尘……”

    许九连忙迎上前去,拜道:“不敢!有劳朝鲜君了……”

    然后,他就探头探脑的打量了一下迎接的人群,没有发现陈须陈嬌的踪影。

    这让许九心里立刻就咯噔一声,感到头皮发麻。

    他现在已经通过一路上的邸报得知,在他之前,广武候故渔阳郡守领燕国中尉事李广已经在一个月前经由辽东郡抵达了新化城,正式就任护濊将军。

    李广就职当日,已经卸任安东都护府都督职位的薄世亲自召集了整个安东地面上的头面人物。

    陈须陈嬌兄弟亲自带兵出新化城三十里相迎。

    朝鲜君和韩王萁准为李广亲自鼓乐助兴。

    几乎所有知名的游侠、有实力的列侯子弟以及商贾,全部到齐。

    甚至就连素来有礼在冰原之中,与都护府保持距离的许多生番部族也遣使道贺。

    据说,仅仅是来宾所赠送的礼金和礼物,价值就超过三千金。

    但今天,他这个正牌都督到任,场面却远没有李广风光。

    安东地区的头面人物,就来一个朝鲜君刘明……

    这大约还是因为他是走海路来的,刘明才不得不硬着头皮来迎接……

    至于几大巨头,无论是西北都尉陈嬌和西部都尉陈须,都没有来。

    安东地区,最大的几个势力的首领,似乎也没有到场。

    这让许九有些面子上挂不住。

    刘明看着许九,却是不动声色的笑道:“都督莫要多心,西部都尉须和西北都尉嬌,如今都有私事,不便前来,托本君向都督致歉……”

    许九还能说什么?

    只能怪自己过去名声不显,所以呢,安东地区的各方势力,大约也都是打着观其行听其言的主意。

    这也正常,许九来过安东数次。

    他深知安东地区的人的个性。

    这些来自天下五湖四海的移民和游侠、商人组成的群体,极为自信,他们相信自己的双手足以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

    对于他这个既无政绩,也没有名声,只是天子宠臣的家伙,大约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尤其是,许九为了避嫌,拒绝了伍被和平壤学苑的巨头来迎接他、呼应他,甚至为他造势的举动。

    若有杂家支持和造势,想必如今他的处境要好很多。

    但他更知道,如杂家跳出来给他造势和支持,那么,必定会引发儒法甚至黄老派的注意。

    杂家以前,避居安东,还可以扮猪吃老虎。

    但随着安东开发的加速和安东资源不断内销,诸子百家都已经注意到了安东,许多巨头都开始将注意力转移过来。

    仅仅是许九已知的,今年年内,就会有来自儒法两大派系的十余个巨头会派遣自己的子弟门生来安东‘游学’。

    说是游学,但谁知道,游学之后,这些人会怎样看待安东和在安东的杂家?

    旁的不说,许九清楚,法家巨头,御史大夫晁错,一直对安东的杂家,忌惮不已,曾经多次向天子进言,请求在安东设置一个法家或者儒家的学苑。

    在这个背景下,许九怎么敢把自己与杂家的关系公开?

    那不是等于告诉天下人:许九这个安东都护府都督来安东就是给杂家保驾护航来的?

    一旦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儒法必定会将注意力转移过来。

    今日的杂家,可没有力气,同时对抗儒法,甚至根本不足以与儒法任何一支相抗衡。

    所以,许九只能强颜欢笑,说道:“两位都尉有私事?无妨,在下过几日,再亲自上门拜访……”

    旁的长安大臣贵族,或许还会以为,陈须陈嬌兄弟,依然是那个数年前在长安的混世魔王。

    但,许九知道,这两人,如今已经是安东地面最大的势力之一了。

    这两位天子的小舅子,这些年各自拉拢和收拢了一批贵族子弟、官僚以及商贾,形成了各自庞大的利益链。

    从伍被提供的信息来看,这些年来,陈须一直在忙着各种开荒,经营着大量的种植园。

    种植园内,大量使用各种‘派遣工’,主要栽种着棉花、大豆等经济作物。

    依附于他身边的,主要是鲜卑、乌恒、丁零和其他一些贵族、游侠。

    基本都是棉花、大豆产业链上的利益相关者。

    他们的同盟非常稳固,彼此常常聚会。

    去年,陈须诞下一子,他就将此子与鲜卑王之女定下婚约。

    这凸显出了陈须利益共同体的团结。

    而陈嬌就更不了不得了!

    自元德四年以来,陈嬌就是杂家在安东地区最大的金主之一。

    另外一个能与他媲美的是朝鲜君刘明。

    两人三年年累计向平壤学苑赞助了总价值超过三千万的各类物资、金钱、土地。

    除此之外,陈嬌还一直野心勃勃的推动在安东地区建立一个类似江都造船厂的超大型国家造船厂。

    为了让天子能够同意这个请求,陈嬌甚至在平壤和新化城之中,都建立了‘鲁班苑’,大量培训各类造船工匠。

    听说现在,这些鲁班苑收学生,只要你愿意去学,且愿意签一张愿意为陈嬌或者其他利益相关方工作十年的契约,就可以免费得到培训。

    而陈嬌身边,自然都是些伐木、造船、捕鱼、捕鲸的利益相关方。

    这些人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

    但同盟的稳固性,却远超了陈须那个同盟。

    许九曾经听伍被在信中提过,陈嬌此人抱负极大,野心也很大。

    他有‘扶桑之志’,想要有朝一日,扬帆远航,寻找传说的扶桑大陆,找回那些失落在外的殷商遗民,为天子建功,以换取天子曾经的一个承诺——能得扶桑,复我殷商遗民者,必以扶桑地王之!

    只是,扶桑之说,虚无缥缈,比身毒还不可信。

    至少,身毒虽远,但却是确实存在的地区。

    而扶桑之地,虽然故老相传,有神人居,有殷商遗民所在。

    但,从未有人证实过,存在扶桑大陆的事情。

    想到这里,许九却又迟疑。

    扶桑真的不存在吗?

    那为何天子信誓旦旦,称其必在?只是与神州之土,远隔数万里,必须跨越大洋,方可抵达。

    宫廷之中,也有传言,称天子曾经做梦,梦到有神人乘金乌而入梦,告知天子,有殷商遗民,在数万里之外的扶桑大陆定居,他们已经忘却了自己的祖先和传承,被发文身,茹毛饮血。

    不过,他们在前往扶桑之时,曾经得到了天帝赐福,所以,他们在扶桑大陆,栽种着种种神奇的作物,可以衣食无忧。

    若这些传言是真的,扶桑大陆确实存在。

    那么陈嬌只要找到了,那天子必定会兑现诺言,以扶桑之地王之!

    从这个角度来看,陈嬌的所作所为,似乎又可以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