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节 在安东(4)
    当天晚上,司马迁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穷奢极欲’。

    单单是晚宴的菜肴,就已经让他目瞪口呆。

    犹如珍珠一般散着迷人色泽的鱼子酱,取自刚刚捕捞上岸,还在活蹦乱跳的鲟鱼腹中,在鲟鱼活着的时候取其鱼卵,然后立刻腌制。

    腌制完毕必须马上食用,保鲜期只有三个时辰。

    但味道乎想象,让味蕾瞬间爆炸。

    还有向来被视为珍馐的熊掌,取的是安东深山老林之中的公熊之身,经过一年熟成,然后以特殊方法烹制,味道浓郁之际。

    吃过的人,都会明白,为何楚成王临死之前,依然念念不忘,死都想先吃一口。

    更有着其他只有在安东才能品尝到的绝顶美食。

    这一顿饭吃完,司马迁久久无语。

    贺戎则是哈哈大笑,安东贵族,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这种事情了。

    你们长安来的家伙,不是很骄傲吗?

    好!

    跪在我安东美食面前忏悔吧!

    翌日,一大早,司马迁揉着依然爆炸的头,从一个侍女身上爬起来(这种事情在贵族士大夫之间很正常,有客远来,以美侍之,这是主人好客的表现)。

    门口,两个穿着低胸装的婢女则已经端着漱口水和毛巾在等候了。

    一边洗漱,司马迁一边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回禀公子,如今已是辰时三刻……主人在东厅为公子准备了早膳……”一个婢女答道。

    司马迁点点头,在一个下人引领下,来到了所谓的东厅。

    然后,自然又吃了一顿他过去根本不敢想象的奢华早餐。

    不过……

    这次早餐让司马迁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在众多精致的米粥之外,居然还有着一大碗新鲜滚烫的牛血。

    牛血的味道,非常浓烈,有些难以下咽。

    但,下人们却是一脸期待和催促,让司马迁硬着头皮,将那碗牛血喝完。

    这个事情,让他难以理解,所以,在见到贺戎时就问道:“兄长,安东之俗,有朝食饮牛血?”

    在过去两个月,司马迁在草原上曾经见过无数奇葩的风俗。

    但饮血为俗,却是他很难理解的。

    毕竟,茹毛饮血,这是夷狄的习惯啊!

    贺戎却是哈哈大笑,说道:“贤弟啊,你有所不知,安东地广人稀,且冬春寒冷、肃杀,不似中国……为了御寒,安东人喜烈酒、热血,犹喜饮牛血!”

    “牛血可增强体魄,强壮身体,使吾辈士大夫,可拉硬弓,骑烈马!”

    说着,贺戎就像司马迁展示了他强壮的体魄——他轻而易举的就拉开了一把至少是五石的硬弓!

    这可了不得啊!

    说起来,安东人饮热牛血的风潮是护濊军带起来的。

    当初,护濊军初创,总共就两千五百人,驻守在一片蛮荒与冰雪之中的新化城。

    在第一个冬天,新化城周围数百里,除了濊人之外,连只老鼠也看不到。

    而新化城内物资却缺乏,士兵们蜷缩在屋舍之中,围着壁炉烤火,越烤越冷,甚至有人冻死。

    在最危险的时候,新化城的粮食都开始缺乏了——因为大雪封路,原本应该按时送抵的军粮被堵在了辽东郡的直道上。

    眼看着城内就可能生人吃人的惨剧。

    这个时候,一个士兵可能是饿昏了头,用一根长矛捅穿了一头牛的脖子,然后大口大口的痛饮其体内的热血,等喝饱了以后,这个士兵忽然想起来,擅杀军中牲畜可是要军法从事的,于是手忙脚乱的拿出布条将那头牛包扎了起来。

    奇迹生了——那头被长矛在脖子上开了个口子的牛,居然活了下来,且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这个士兵从此就干上了偷偷的潜入牲畜圈里,给牛脖子来一矛,喝个饱的事情。

    而且,技术越来越精湛,玩到最后,他甚至不需要长矛了。

    展到了只要一根细长的针刺,一根空心的秸秆,在牛脖子上开一个小小的口子,将秸秆放上去就可以痛饮。

    喝饱了把杆子一拔,伤口很快就凝固,痊愈。

    若是那些经常被取血的牛,甚至都不会哼哼几声。

    但纸是包不住火的,很快这个士兵的同队同袍都知道了这个事情,然后都跟着他一起去喝牛血。

    接着是其他小队,最终展到整个队率、整个司马的士兵,甚至连护濊军的高层也跟着一起排队饮血。

    初任护濊军都尉,如今已经迁为鲁国中尉的彭吴就据说亲自带头饮牛血。

    于是,靠着那一千多头本来是拨给护濊军用来耕作和运货的牛,护濊军安然度过了在安东的第一个冬天。

    到第二年开春,冰雪消融,护濊军上下赫然现,自己仿佛打开了什么了不得的世界的大门。

    饮了一个冬天牛血的护濊军士兵们,体格变得更加强壮,力气也更大了,更重要的是连视力和耐力(不管哪一方面)都变得更强了。

    今天,护濊军的神射手们,甚至都不需要千里镜,就可以在八百步外现敌人。

    自然,护濊军上下从此就开始了饮牛血,犹喜饮用热牛血的传统。随后数年,这个传统从护濊军走向了安东各地。

    新移民们来到安东,需要学会的三个必备技能分别是——使用武器、学会雪橇以及怎么安全有效的在牛脖子上扎孔却又不会伤害到牛。

    饮牛血这个传统,也算是彭吴在安东留下的为数不多的鲜明印记。

    不过,这些事情,贺戎不会跟司马迁仔细说,只是告诉他喝牛血可以强身健体,更可以增强x能力。

    一般情况下,对中国人来说,只要能增加x能力的东西,那再难喝,也可以捏着鼻子坚持下来。

    司马迁自然也不能免俗。

    一听说喝牛血居然有那么多好处,立刻就将什么茹毛饮血的担忧抛到了爪洼国外。

    “兄长,如今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棉花田和豆田看看?”司马迁放下这个话题,转而催促起来。

    他昨夜除了啪啪啪,就一直在想,安东人是怎么解决劳动力不足的这个问题的?

    但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贺戎却是笑着道:“不急,贤弟,再稍等一会……”

    等了一刻钟,昨日那个名为贺忠的夷狄下人,走了进来,拜道:“主人,车马已经备好……”

    “善!”贺戎笑着点点头,然后对司马迁道:“贤弟,现在可以出了……”

    ………………………………………………

    半个时辰后,乘坐着马车的司马迁与贺戎在一队数十人的武士的簇拥下,来到了一处庄园前。

    这庄园建在一片河滩之中,从前似乎是一个沼泽。

    但如今,已经被人类所征服,密密麻麻的渠道,修的到处都是,大型的水车,不断的将河水提到沟渠之中。

    一道用木姗栏构建起来的围墙,将庄园遮蔽在其内。

    围墙上,有着穿着武士服的人在不断巡逻。

    在庄园门口,数百名工人,已经聚集在一起。

    几口大锅里,烹煮着各种食物。

    看上去好像是各类鱼虾和粟米、麦子的混合物,闻起来非常刺鼻,但很多人都捧着一个搪瓷碗在急切的等待着。

    虽然,他们似乎很想立刻开饭,但没有人敢有动作。

    几个拿着棍棒,凶神恶煞的男子在这些奴工群体之中巡视,他们似乎对工人要求特别严格,谁的动作或者坐姿稍微不如意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但出乎意料的是,所有的人工人都规规矩矩,被打被骂,也绝不还手。

    “兄长,这些人是?”司马迁在马车之中望着这些人群,他赫然现,这些人似乎什么样的人都有。

    有髡头的鲜卑、乌恒人,也有着身材低矮,但看上去忠厚老实的倭奴,更有着与中国人相貌相近,但是从衣着打扮上看是夷狄的人,甚至还有着金黄须之类特征的人种。

    简直就是一个大杂烩!

    “这些啊……”贺戎微微笑着,介绍道:“此辈皆是已然通过了安东都护府《归化令》第一阶段的工人,他们只需要再在我安东之地,工作三年,无有犯罪记录,经过雇主申报,或者自己申报,就可以成为一位光荣的大汉子民了!”

    贺戎微笑着指着这些人,对司马迁道:“贤弟你看,这些工人是否眼中都有着希望?都有着干劲?”

    “这些是安东最好的耕作者了!他们勤奋、肯干,能吃苦,善于耕作,善于使用各种器具!我这个庄园有棉田一万亩,他们只要三天就可以将这一万亩棉花收获,然后在只需要半个月就可以全部脱籽!”

    “归化令?”司马迁疑惑不解,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命令?印象里天子并没有下过这样的命令啊!

    “此乃元德五年,安东都护府都督与安东各地千石以上官吏、千户以上列侯及各方代表商议,并共同决断的一个法令,只在我安东实行!”贺戎笑着解释道:“盖因为我安东以为,人皆生而平等,人之贤愚不在贵贱,而在人之本性也!伍子曰:贤愚在心,不在贵贱;信欺在性,不在亲疏!诚哉斯言,是以各方公议,皆以为,以人为奴,乃是陋习,乃背离圣人之教之举,当禁之!安东之境不仅仅禁止以汉人为奴婢,严禁一切形式的奴役、拷打和折磨同袍手足,更禁止以夷狄为奴!”

    “因为,夷狄者,虽则率兽食人,无有礼仪!然我中国,自古以礼仪之大,所谓:积上不止,必致嵩山之高;积下不已,必极黄泉之深!彼辈既入中国,虽则不通礼仪,不明教化,然圣天子之泽,已加其身,故我辈士大夫君子当教之以德,齐之以礼,使之明中国之制,而服天子之道,化夷为夏!”

    这一番话,听得司马迁也是热血沸腾,不能自已,甚至在他心中,深以为这才是中国士大夫君子该有的态度和胸襟。

    不似他在草原和代北一带看到的情况,以人为奴,将夷狄视为狗彘一般随意驱使。

    传说,在临邛的矿山里,西南夷各国的无辜之人,死者堆满山谷。

    这些素来就是司马迁所反对的。

    但奈何他人微言轻,根本没有人听他的话。

    如今在这安东,却让他看到了王道的光辉和人性的闪光。

    让他不禁感慨道:“安东诸公,真君子也!”

    贺戎听了,却是一笑,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假如说,临邛的卓氏和程郑氏,那是**裸的用夷狄的血肉来为自己的财富增光。

    那么,安东的行为,不过是蒙上一层遮羞布,有了一个完美的借口罢了!

    更重要的是,安东采取的方法,更具有欺骗性和隐蔽性。

    不仅仅麻醉了广大夷狄,就连自己人骗了。

    就像这司马迁一般……

    所以,贺戎也只是嘿嘿嘿的怪笑了几声,听得司马迁毛骨悚然。

    然后,他就走下马车,所有的工人,看到贺戎下车,立刻全体转向,跪拜在地,叩说道:“谢君候赏饭!谢君候抬举!谢君候可怜!”

    贺戎则露出一副郑重的模样,以礼拜道:“诸公辛苦了,某不胜荣幸,得诸公之助,为我不辞辛苦,努力工作,某已上报都护府,为诸公申请了十个今岁的转籍名额,在此,某对天誓,倘今岁可得丰收,必再为诸公申请三十个转籍之名额!”

    众人听了,狂喜不已,纷纷流泪满面的拜道:“君候慈悲!君候公侯万代!吾等必为君候效死!”

    十个名额啊!就是十个可以脱离这夷狄身份,获得光荣的汉室臣民,得以编户齐民,从此享受各种官府待遇和保护,拥有一块小土地,组建一个温暖的小家庭!

    开拓!努力!进取!

    安东精神的感召,在所有人胸膛之中炽烈的燃烧起来。

    无数人告诉自己,只要继续努力,继续奋斗,自己就可以成功,且必定可以成功!

    因为,无数的先例和事迹都告诉了他们,中国是一个包容的帝国,安东是一块神奇的土地。

    任何人,便是夷狄,也可以获得自己的幸福与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