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节 众智(1)
    司马迁在一旁,看的真是眼花缭乱,完全不知道,贺戎与这些工人在打什么格式。

    只是看上去,似乎很符合他曾经在书上看到过的圣人教化夷狄的场面。

    想当年,太公望封于齐,伯禽就国于鲁,召公就国在燕,淮泗诸姬,筚路蓝缕,恐怕都是如此的场面吧!

    君子用德,而四方来朝,圣王治世,天下咸安!

    那边厢,贺戎已然起身说道:“有劳诸公为我辛苦,略备薄酒,稍备荤食以饷诸公!”

    然后,几个武士就拿着棍棒,对着这些工人说道:“君候慈悲,以备酒肉以饷诸位!快快谢过君候!”

    于是,在一片‘君候公侯万代’的呼声中,工人们非常有序的排着队,来到那一口口大锅前,逐一领取自己的食物。

    司马迁看的很仔细,基本上每人都是一碗鱼虾煮成的粥,两个窝头以及一小块不知道是什么肉的肉干。

    但有些人,譬如说,那几个穿着深衣,衣襟右祍的工人,却可以额外得到一个似乎是鸭蛋的蛋类以及一碗骨头汤。

    但这些人的样貌,却大都不是中国人的特征。

    这让司马迁看的迷迷糊糊,有些难以理解。

    贺戎却是笑眯眯的走到司马迁面前,问道:“贤弟可看出些端倪了?”

    司马迁把头摇的拨浪鼓一般,贺戎看了哈哈大笑。

    司马迁连忙请教道:“兄长,那些身穿深衣,衣襟左衽者,何人也?”

    “哦……那些人啊……”贺戎笑着道:“此辈皆乃获得了黑符者!”

    “什么叫黑符?”司马迁问道。

    “这个嘛……说来话长了……”贺戎笑着道:“不过贤弟可以这样理解,黑符,乃是发放给那些或有一技之长,且虔心服从中国之夷狄,或是为我诸夏曾立下功勋之夷狄者……”

    “在愚兄这里,此类人一般都是那种有一技之长,譬如,善于照顾牲畜或者长于耕作之人……”

    “这种人,只需要在我安东之地,待满三年,无有犯罪记录,且表现良好,便可以自动获得我汉家户籍,为官府编户齐民,再不需要为人驱使和胁迫了……”

    看着司马迁依然一副不懂的模样,贺戎干脆说道:“贤弟,将之看做一种我中国吸纳夷狄之中精英与杰出人才的政策即可!”

    “夷狄也有英雄,此策乃是为了防止夷狄之英雄,为我诸夏之患而立!彼只要有一技之长,或者过人之处,必可为我中国接纳,为我中国之民!”

    贺戎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司马迁的脑子顿时就混乱了起来。

    归化令?黑符?还有这些工人的奇怪表现,种种的一切,让司马迁开始感觉有些不对劲。

    然后,司马迁跟着贺戎进入庄园之内,所见所闻,让他更加困惑了。

    原来,庄园之中,赫然有着其他人早已经在工作了。

    这些人与外面那些排队的工人几乎相差无几,所不同的是——他们全部戴着镣铐,且有着监工,拿着刀剑在监视。

    这让司马迁难以理解,不是说好的,不以人为奴吗?

    这是什么情况?

    司马迁将这个疑惑问向贺戎,贺戎闻言,笑着解释道:“这些人啊,确实是奴工,不过,乃是派遣奴工,他们啊与愚兄我干,乃是韩国和真番以及濊人之中的贵族名下的奴隶,愚兄不过是与这些人的主子签了契约,雇佣他们为愚兄劳作而已!这是契约所定,愚兄即使有心帮助他们,也是无可奈何啊……”

    只是说话间,贺戎嘴角那挥之不去的笑容,让司马迁感觉毛骨悚然,鸡皮疙瘩起了满地。

    此刻,司马迁终于明白了。

    安东不是天堂,也不是理想国。

    这里的情况的复杂程度和人心的叵测程度,远远超出他所去过的任何地方。

    ……………………………………

    新化城,安东都护府衙门。

    新任的都护府都督宋子侯许九终于正式入主了这个衙门,执掌了都护府大权。

    作为都督,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命令调阅安东都护府衙门过去曾经下达过的命令和法案。

    特别是《归化令》《备盗贼令》以及《驰黄金矿山令》。

    这些都是前任都督薄世的政绩,也是他留给安东最大的政治遗产。

    自然,许九不敢去推翻,也不敢去动摇这些命令。

    否则的话,薄世和他的旧部都要暴跳如雷,他这个都督,大约也就得卷铺盖走人了。

    但,薄规许随归薄规许随,作为一个有心想要做出一番成绩的人,有着抱负和野心的人,许九希望可以更加完善和补全这些法令,并在这些法令基础上推出自己的政策。

    新官上任,怎么都得烧几把火,告诉治下各方——换大佬了啊!注意点!

    将这些法令和政策全部看完,用了许九三天时间。

    然后,他就坐在自己的官衙内,对着这些文档发呆。

    前任薄世,他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一位手腕高超,且善于洞悉人心,因势利导的政治家。

    归化令,为安东境内和境外的夷狄部族,包括匈奴、乌恒、鲜卑、丁零、扶余,确立了一条循序渐进,且充满了希望和诱、惑的道路。

    其政策直指人心的软肋。

    既所有人,都希望自己可以过上好生活的点。

    整个系统逻辑严密,组织完整。

    夷狄之人,要获得汉家户籍,要走一条严格筛选的道路。

    第一道筛选,在他们被卖到或者进入安东境内就开始了。

    有技能或者其他特长者,都被单独筛选出来,然后有官吏审核。

    视其才能、技能的优劣,给与不同的待遇。

    一般,夷狄中的特长者被分为三类,既黑、赤、紫三符。

    一般,持黑符者表明这个人有着一定特长,但没有重要到可以破格吸纳的地步。他们需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并且得到了汉室的信任,才可以获准入籍,但享有一定的保护和人身自由,禁止虐待,被人欺负可以告官。

    而持白符者,则表明这个人是夷狄之中的英雄,或是魅力超群,感召力惊人,或是行动果断,毅力超人。

    这种人,非夏既敌。

    是被严格控制和监视的,一旦发现不对,立刻清除!

    但若是发现可以培养,却也不会吝啬资源,如今平壤学苑里,就有十几位类似这样被送去培养的夷狄。

    有的人甚至在夷狄之中,也只是奴隶出生。

    至于最后的紫符持有者,则是夷狄之中精英的精英,英雄中的英雄!

    他们或是天生的武士,可力拔山河,有万夫不敌之勇。

    或是才智过人的英才,可以过目不忘,能举一反三。

    或是某一方面的专家,譬如畜牧、养殖乃至于农业方面的能手。

    他们只需要一个人,可以让一个畜群兴旺发达。

    这样的人,是重点培养对象和重点扶持对象。

    对待他们,都护府如同对待汉室的名士与豪杰,贵族列侯官吏甚至都护府都督都会亲自出马,礼节下士,解衣衣之,推食食之。

    以财帛女子收其心,用良田美宅服其才,以中国文化,暖其心。

    他们将被作为官员和贵族的预备役来培养。

    只是这样的人很少很少,整个安东都护府颁布《归化令》三年以来,总共只发现了数十个紫符人才。

    这还是元德五年,如今的归义单于带着十余万部众侵犯安东,皆北收复后的结果。

    但这些人,每一个都为安东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有人甚至被薄世准许他姓薄。

    譬如,现在的安东崇化牧场的牧监薄牧就是一个这样的代表。

    薄牧是丁零人出生,而丁零人是草原上最臭名昭著的族群,连匈奴人都恨他们入骨。

    但,就是这样一个惯偷的族群,却出了薄牧这样的异类。

    他可以辨认几乎所有可以为牲畜治病的草药,他熟悉牲畜身体所表现出来的任何异状,并能做出准确判断。

    在他的部族被一支乌恒骑兵袭击并俘虏后,他被卖给了韩国的一个贵族,本来只是打算拿他当苦力使用的。

    但,在入境审查的官吏发现了他对牲畜的特长,于是上报到了都护府。

    都护府旋即派人审核,发现他果然有着特长。

    薄世听说后,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屈尊降贵,亲自前往招揽。

    经过一番解衣衣之,推食食之,此人被感动的稀里哗啦,发誓誓死为薄世效忠。

    薄世先将他安排到了太仆在安东开设的牧场学习,与兽医和牧场管理者交流,一年后,连长安的太仆都被惊动了!

    因为此人在牧场期间,帮助太仆衙门发现并且及时确诊数个可能导致传染的疾病。

    更改良了几个兽医的药方,将一些原本根本都不清楚可以为牲畜治病的草药参与其中,大大提升了生病牛马的生存率!

    据说,太仆衙门曾经派人来挖墙脚。

    可惜没挖动……

    如今,崇化牧场在他的管理下,牛马健康,特别是马驹,被照顾的无微不至。

    三五年后,安东地区就可以摆脱不产战马的尴尬境地,具备自产战马的能力!

    而除了黑、白、紫,这三个等级的人才之外,余者,全部被归为‘其他类’。

    所谓其他类,就意味着入籍的难度成倍增加。

    首先,他们必须能够进入安东境内,而在目前的情况下,大多数夷狄入境,基本都是被人抓了卖给了诸如真番、韩国的贵族商人,成为派遣工。

    这派遣工,是为了规避归化令里规定安东不可有奴工的条例而产生的制度。

    也是杂家在经过极力倡导后,退而求其次的产物。

    所谓派遣工,名为派遣,实则依然是奴隶。

    不过,相比过去的奴隶,派遣工还是有希望的。

    他们只需要努力工作,同时认真学习汉话,经过一到三年,表现突出者,可以由其雇主向都护府提出申请归化,一般申请都会被批准。

    不过基本上没有人会给自己手下的奴工们申请什么归化。

    但,不要紧,只要你干满三年,期间没有犯法,同样可以自己申请。

    只是这个自己申请,就需要审核。

    审核通过,才能被视为归化民,赐给户籍、土地和宅院(当然是贷款),不过这个几率同样小的几乎可以忽略。

    过去三年,都护府只批准一千四百人的归化申请。

    但不要紧,还有路可以走。

    派遣工经过三年工作,提出归化申请,不能通过者,虽然不能入籍,但依律可以准许自赎。

    这个自赎的费用,可以贷款……

    利率非常良心,三年期十三之息而已……

    自赎以后呢,他们当然就还债,本着仁德之心的都护府衙门自然不会坐视这些‘良善之人迫于无奈不得不以身犯法’。

    所以呢,这个时候,推荐制度就来了。

    这次,这些人将被都护府推荐给安东各地的贵族、工坊以及工程之上。

    他们现在享有许多法律的保护,被禁止随意伤害和虐待,且雇主和用工方,还得为他们的安全负责,假如不幸死了,就要赔钱,赔偿额度是其自赎费用的十倍。

    另外,他们还可以选择——假如说他觉得雇主太苛刻了或者太霸道了,可以申请换一个地方工作。

    不过呢……他们依旧没有薪水。

    但却有了温饱和希望,因为依照都护府规定,这些工人可以根据表现,每年每十人中表现最突出的那一个可以自动获得归化身份。

    另外,雇主也可以花钱,替他们申请。

    这个费用是每人五百钱的归化费,只要缴纳了这个费用,任何人都可以立刻获得归化。

    起初,很多人不理解这个制度。

    但这两年来,越来越多人的喜欢上了这个制度。

    因为这个制度是最好的收买人心和拉拢工人的手段。

    每年只要花个几千钱万把钱,就能让几百个工人,为了你死心塌地的干活,不辞辛苦的劳作。

    怎么样都值了!

    更何况,这些被你花钱申请归化的人,依照制度其户籍是挂在申请者的名下。

    换句话说,这些人转了一圈,还是在你手里。

    他们的命运,依然受你影响。

    只要不是傻子,稍微做做样子,玩玩心态,他们就会心悦诚服,感激涕零的跪在你身边,与你生死相随,不离不弃,再没有比这个模式更容易筛选家臣和家仆的方法了。

    而许九,则不得不感叹:“真乃是人杰啊!想出此策的薄公以及其他诸公……果非等闲……”

    安东都护府全境都受杂家影响,相信众智可超越圣贤。

    所以,基本上大部分政策,都是集思广益,与各方商讨,并召集无数人讨论后总结出来的,并非一人之力。

    但越是这样,许九才越佩服薄世。

    因为薄世并非杂家的人,甚至,许九知道薄世其实对杂家思想并不是太感冒。

    他是黄老学的弟子。

    但即使如此,他依然愿意从善如流。

    从此可见,这位太后的侄子,当朝外戚的心胸了。

    而除了这《归化令》剩下的‘被盗贼令’与‘驰黄金矿山令’,也都是可圈可点,有着严密的体系和逻辑。

    许九深思良久,觉得,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在这些事情上有所改进和改良的。

    他只能在其他方面想辙。

    但安东的情况,却远超他想象,比他曾经设想的更为复杂。

    毕竟,他不过是来过两三次安东,与伍被虽然时常书信交流,但书信文字所限,能知道的也比较少。

    这样一想,他便提笔写信,然后叫来一个官吏,叮嘱他道:“去,给本都督邀请平壤学苑的诸公,来新化一聚……”

    现在,他只能向伍被等人求助了。

    好在,这种都督邀请地方名流,询问境内之事,是每一个新任官员到任后的必做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