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节 安东之患(1)
    财阀!

    世间最可怕的利益集团之一。

    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存在并不多。

    财阀进化到极限,足以化身为国家。

    后世就有一大堆伪装成国家的财团!

    刘彻并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未来成为一个那样的怪物。

    所以,他对财阀和世家门阀,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

    尤其是前者!

    因为,他发现,在安东,已经有财阀的萌芽在蠢蠢欲动了。

    假如说,在齐鲁吴楚,学术仅仅只是权贵联姻,与之合作,共同成长的话。

    那么在安东,权贵和财富,已然与学术紧密联合。

    双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平壤学苑在事实上,已经成为了安东各个利益阶层的代言人。

    所以,刘彻担心,未来,安东很可能会出现几个难以控制的庞大财团。

    他们会控制土地、人口、资源、商品和财富,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捆绑上他们的战车,轰隆隆的碾向其他人。

    虽然说,其实……这些在萌芽中的财阀,其实是刘彻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

    无论是陈嬌玩起来的捕鲸业和捕鱼业,还是陈须组织起来的列侯贵族种植园产业。

    无一不是刘彻暗示或者明示的结果。

    但皇帝就是这么多疑。

    很多事情,明明是他自己要做的,但他自己就会疑神疑鬼。

    更何况,这种担心不是多余的。

    财阀是必然也一定会出现的!

    这是历史和时代发展的必然,也是社会发展的趋势。

    财富必然会向中心集结。

    钢铁业会形成钢铁产业联盟,金融业会形成金融托拉斯,就连种植园经济也能形成一个庞大的保守集团。

    这都是人类历史未来必然发生的事情。

    出于未雨绸缪的打算,刘彻一直在暗中提防和管控。

    以备假如真的出现了财阀,怎么去控制和削弱,甚至肢解、拆分。

    总之,目标就是——财阀可以出现,但不能过于强大。

    任何人胆敢将爪子伸向国家,企图将自己与国家混一,那就去死!

    薄世闻言,却是开始老老实实,本本份份的回报起了自己在安东这些年来的经历和见闻以及感受。

    有些事情,在过去两次回京述职时,他已经汇报过了。

    譬如,安东的‘派遣工制度’的现状,陈须、陈嬌兄弟的作为,以及安东境内游侠们的动向。

    这些都是都护府重点管控和监视的对象。

    而有些事情,则是这一两年才出现的怪事。

    譬如平壤学苑内部的矛盾和斗争,还有杂家的最新动向,以及安东境内的游侠们的转变。

    薄世这一讲,就是两个时辰。

    刘彻有时候会就一些问题,跟他详细了解。

    君臣之间一直对答到夜幕时分,刘彻才意犹未尽的对薄世道:“时间不早了,爱卿随朕去东宫参加家宴,今晚你我君臣,秉烛夜谈……”

    “诺!”薄世自然连忙答应。

    刘彻的内心,却是彷徨的。

    因为他知道,安东的问题,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且在未来,必将更加复杂!

    这不是由人的意志来决定的,而是安东社会发展的必然。

    自由而宽松的环境与政策,使得安东各地,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野蛮生长。

    尽管他这个皇帝在幕后进行了管控和操作,但,终究,山高皇帝远,控制和管控,很难做到完全。

    更何况,即使能管控完美,在事实上来说,安东这样的环境,也必然会催生出一些怪兽。

    以目前来看,安东的资本主义萌芽,应该已经生长出了第一片嫩叶。

    而且生长情况比宋明时期的资本主义萌芽要健康的多了!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安东的萌芽们,有着杂家和都护府衙门的悉心呵护和照顾。

    舆论和社会的大环境,都对他们的生长发育有利。

    只是问题在于——这片嫩叶会不会长歪?长残呢?

    万一不小心点错了天赋,开错了技能点。

    刘彻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

    毕竟,原生于中国文化和环境的资本主义与资产阶级,本就不曾有过。

    万一再长歪了,恐怕根本没人能认得出来。

    ………………………………………………

    几乎与此同时,新化城的都护府官衙内。

    伍被也与许九对坐而视,一杯安东酿造的果酒入喉,微微发甜,有些上头。

    “贤弟在安东数载,竟得今日之功,愚兄深感敬佩……”许九感慨着道。

    杂家在安东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

    尤其是在元德四年,杂家遭遇了儒家的强势挑战!

    当时的背景是齐鲁四王谢幕,天子下令迁曲阜奉祀君家族于朝鲜,要借孔子之后来教化朝鲜之民。

    元德四年夏五月,曲阜孔氏以及齐鲁士大夫家族三百家,被强制迁徙至朝鲜、新化、怀化诸地。

    这些历史悠久,有着深厚底蕴和强大人脉的士大夫家族一到安东,立刻就对平壤学苑构成了巨大的挑战!

    整个元德四年,平壤学苑都是在战战兢兢之中度过的。

    好在,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来势汹汹的齐鲁士大夫家族势力,在元德五年,冰消瓦解。

    这既是他们自己作死的缘故,也有着天下局势的因素。

    孔氏来到朝鲜,就想要指手画脚,以为自己是大佬,以为自己还在曲阜。

    朝鲜上上下下,都被他们烦的不耐烦。

    朝鲜君刘明也在韩安国等人的影响下,对这些渣渣感觉不爽。

    更重要的是,孔氏和齐鲁士大夫们还不知道这些事情。

    还以为自己依旧天下景从,世界第一。

    他们兴致勃勃的商讨起了瓜分安东财富,甚至插手安东地方事务,重建儒家社会的伟业。

    于是,他们激怒了安东的贵族、官员、游侠甚至商贾!

    元德五年春三月,安东冰雪刚刚消融,孔家就搞出了一个大新闻。

    他们意图强占某块仁川港附近的土地,让西北都尉隆虑候陈嬌勃然大怒,一巴掌就将他们拍在地上,当代奉祀君甚至被陈嬌这个二世祖直接扒光了衣服。

    西部都尉陈须闻讯,立刻以‘腐儒安敢欺我胞弟?’的借口,将自己治下那堆儒生统统扔出去。

    朝鲜君刘明和韩王萁准也同时发作,大贬儒生。

    恰在此时,长安的鲁儒势力被公羊派一顿猛打。

    董仲舒和胡毋生亲自发起了一场儒家内部的思想大辩论,彻底击溃了鲁儒的学说,否定了鲁儒的价值观。

    鲁儒一系衰落。

    于是,来势汹汹的儒家挑战,迅速偃旗息鼓。

    许多曾经高傲的儒生,为了求存,转而开始融入平壤学苑。

    而曾经的儒门共主孔氏,经此一变,一蹶不振。

    孔家的嫡子,下一代的奉祀君,甚至变得意志消沉,转而修仙,开始炼丹,幻想自己可以羽化飞仙。

    堂堂孔子嫡系,竟然堕落至斯。

    从那一刻开始,儒家势力在安东彻底退潮。

    杂家终于取得了在安东的主宰权力。

    只是……

    如此一来也为平壤学苑的分裂,埋下了祸根。

    如今,平壤学苑内部的气氛之所以变得诡异,也与那些被吸纳的齐鲁士大夫的搅风搅雨,密不可分。

    毕竟,伍被等人的志愿和理想,与他们本就完全不同。

    两者之间的差异巨大。

    但,伍被更知道,即使这些人有毒,他也不得不吞。

    道理很简单,杂家势单力薄,想要在这诸子百家并起的时代维系自己的存在和发展,就不得不妥协,不得不与人联合,与人抱团。

    不然,以杂家自己的力量,现在哪里可能有这样的声势?

    怕是等到伍被老死,平壤学苑也不一定能有今日。

    毕竟,其他东西可以用钱买。

    但这底蕴和高级知识分子,却是钱买不到的。

    再说,这些齐鲁士大夫,也并非一无可取之处。

    至少,在造势和宣传以及忽悠方面,没有人比他们更强。

    他们融入杂家后,为杂家的发展和强盛带来了无穷的好处。

    伍被想着这些事情,也感慨一声,道:“兄长久在长安,于安东之事,有所隔离,今为陛下任为安东都督,愚弟诚为兄长喜之……不过……”伍被看着许九,深深一叹,道:“还请兄长做好心理准备,今日之安东,情况之复杂,远超想象,且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通透的……”

    今天的安东全境,地方广大,纵横三千里,有着数百万人口。

    其中,仅仅是屯垦团的移民,在去年就已经超过八十万了!

    这些用法家的耕战政策武装起来的移民,是安东最强的力量!

    随时随地,都能拉出十万大军,三万铁骑!

    他们镇压着安东各个势力。

    但是,屯垦团迟早要解散,要化为郡县。

    当屯垦团解散、裁撤后,没有这根定海神针镇压一切妖魔鬼怪,安东的问题恐怕就会更加复杂和危险!

    旁人不清楚,他这个平壤学苑的山长还不知道吗?

    许九却是长身拜道:“还请贤弟教之!”

    伍被拜道:“不敢,兄长但有所问,愚弟必为兄长详解之……”

    许九点头,问道:“敢问贤弟,以贤弟之见,安东今日之患,在于何处?”

    伍被叹了口气,说道:“某愚以为,今日之安东之患,数之不尽,若兄长欲求根本,以我愚见,大患者有三!”

    “请言之!”

    “安东首患,在‘派遣工’之制……”伍被轻声说道。

    许九闻言,却是一惊,这派遣工之制,在他看来,应该是了不得的善政、仁政和大政,怎么就成了大患了?

    但他知道,伍被绝非无的放矢,作为安东地头蛇,他应该是最了解安东的情况的人之一。

    于是他静静听着伍被的诉说。

    “派遣工之制,本天子以真番、马韩、濊人之奴,遣于安东,假于官民,用于劳作之制……”伍被回忆起他第一次见到派遣工们的时候。

    那个时候,派遣制度,比现在残忍和冷酷的多。

    诸派遣团,将派遣工当牲畜使用,根本不在乎这些人的生死。

    怨怼、愤恨、不满和仇恨在整个安东郁积。

    元德四年一年,安东境内的派遣工们发生了数十次暴乱,造成上百名汉室移民与官吏横死。

    而他们的每一次反抗,都比上一次更激烈。

    特别是当匈奴人入寇安东后,那总数多达十几万的战俘,在安东地方造成了剧烈震荡。

    伍被敏锐的发现了问题。

    他明白,假如继续这样下去,迟早,会爆发更大的问题。

    所以,他开始呼吁给与派遣工法律保护和保障,更呼吁废奴。

    在他的游说下,许多人开始转变态度,在舆论界掀起了波涛。

    但,也仅仅是在舆论界而已。

    那些派遣工的主人和使用派遣工的贵族和商贾,才懒得理会他呢。

    最多哈哈哈哦哦哦的应和几声。

    直到有一天,情况忽然发生了变化。

    西北都尉陈嬌和西部都尉陈须同时宣布响应他的号召,安东都护府衙门更是发出了倡议举行商讨派遣工问题的公议。

    由此,诞生了《归化令》。

    在归化令的制度之中,那些被掳来的奴隶和被自己的国家贵族奴役的各族派遣工们得到了初步解放。

    他们开始有了希望,有了融入安东的机会,有了救赎自己和改变自己命运的可能。

    自那以后,安东的派遣工们开始安静、顺服和听话。

    伍被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促成了都护府和西部都尉、西北都尉甚至是真番、韩国各方势力的一致同意和认可。

    但是,这个事情之后,平壤学苑声望高涨,得到了整个安东特别是那些各族夷狄的一致拥护和崇拜。

    杂家由此成为了安东的绝对主宰。

    但伍被深知,问题没有解决,只是被掩盖了下来。

    如今,安东地区的派遣工有多少?

    伍被不得而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安东依然在持续不断的引进和制造派遣工。

    且速度越来越快,规模越来越大。

    甚至,开始有商贾,乘船前往南越王国引进派遣工。

    而问题,就出在这里。

    假如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安东境内的汉人与夷狄数量就可能失衡。

    一旦数量失衡而归化速度不能跟上去。

    那这些庞大的派遣工群体,就会成为一个定时炸弹。

    随时都可能爆炸!

    听着伍被的叙述,许九也是深思起来。

    “吾当上书天子,请求再迁移民来安东……”良久许九说道,这也是唯一可以解决的办法了。

    许九很清楚,化夷为夏的前提,必须是诸夏数量远远超过夷狄数量,且诸夏手里握着枪杆子!

    不然,就可能逆反,被夷狄化夏为夷!

    这是有先例的!

    当年,秦立闽中郡,移民数万,但不久之后,随着秦帝国崩溃,闽中的移民大部分逃回中国。

    而留在闽中的人,在汉室建立时,却都已经与闽越族混一了。

    他们的后代,开始说起了闽越语,拜闽越巫神,纹身断牙,崇拜蛇。

    春秋之时,也有诸夏王国为夷狄所占,数十年后,这个原本衣冠左衽的地区,全部胡人化了。

    所以,历史告诉人们,想要化夷为夏,前提条件必然是诸夏在各方面都占据压倒性优势,将夷狄之人淹没在诸夏的汪洋大海之中,让他们像汇入大江的小溪涓流一般不成气候。

    若是两者力量相当,就可能出现泾渭分明的拉锯。

    若诸夏力量不如夷狄,那就会发生大乱!

    一念及此,许九就严肃的道:“吾还当即刻下令,限制和减少派遣工的再引入,在新移民未来之前,吾当严格控制诸派遣团之数量、人数与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