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八十节 安东之患(2)
    “这安东的第二患,便是这个……”伍被从怀里摸出一物放在案几上。

    许九定睛一看,发现正是一枚标准的五铢钱。

    自先帝前二年,五铢钱诞生开始,它的流通量在天下就不断扩大。

    直至今日,全天下在流通的五铢钱,至少已经有超过四十五万万以上!

    在关中和三河地区,五铢钱更是彻底淘汰了三铢钱、半两钱以及其他一切私钱。

    因其轻便、美观、且含铜量高,广受欢迎,成为了整个天下都认可的硬通货。

    就连匈奴国内,据说,五铢钱也被认可和欢迎,成为了许多部族之间贸易的货币。

    而如今伍被却说,五铢钱成为了安东的大患?

    许九不敢相信!

    钱这东西,儒家和法家,都是持反对至少是消极态度的。

    儒家以为钱乃万恶之源,而法家则认为,黄金珠玉,一无是处,唯有粮食和布帛才是根本!

    但杂家不这样看,在杂家的思想和理论里,钱一直就是中立性质的。

    特别是许九等人,素来认为,钱在君子手里,可以利国利民,在小人手中,才会遗祸。

    甚至,今天的平壤学苑还有一种意见认为——哪怕某人从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但,只要他富贵了,就会开始做好事。

    这就是所谓的‘人富而后仁义附焉’。

    由此引申出了民富思想,平壤学苑的杂家学者们几乎都一致认定:当前世界的多数问题,在于人民的贫困和生活的艰难。

    假如,可以做到耕者有其田,老有所依,幼有所依,天下户户都可以一夫狭五口而治百田。

    那么,就不会出现问题了。

    太平社会也将降临,三代之治,自然出现。

    所以,平壤学苑致力于使民富。

    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只要富贵了,那就是成功的,正义的和道德的。

    所以,许九看着那枚五铢钱,问道:“贤弟的意思是?”

    “钱太少了……”伍被看着许九,说道:“安东全境流通的五铢钱,至多不超过十五万万……”

    “且其中至少一半,还会被人带回内陆……”

    “安东境内流通的钱币太少,而人们需要的钱币却一定会越来越多……”伍被把玩着那枚五铢钱,沉声说道。

    杂家,是诸子百家之中,最不避讳金钱,甚至是一个推崇金钱的学派。

    到了平壤学苑时代,伍被等人对于金钱的作用和强大能力,更是有了直观印象。

    伍被门下有七个弟子,这七个弟子里有六个是专门研究过安东经济特别是金融的人。

    他们曾经在伍被前往真番的时候,花了半年时间,深入了平壤、仁川、新化各地的市集和基层,广泛的调查和了解了安东各阶层所掌握的财富以及这些财富的流通情况。

    最终,他们联合写了一篇《平贾论》,然后递交给了安东都护府衙门。

    在这篇《平贾论》之中,他们提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安东正在缺钱,且是极大的缺钱。

    可惜,这篇文章在当时没有引起什么太大的重视。

    甚至许多人都觉得,这是在开玩笑!

    安东怎么可能会缺钱?

    安东是天下膏腴之地,物产富饶,汇聚天下精英。

    外有少府,为了收购安东特产的鱼干、鲸油、鲸骨,天天拿着五铢钱在满世界嚷嚷。

    内有包括金沙河在内的十一条富金矿河,岁产黄金数万金。

    元德五年,沧海君带着濊人贵族前往齐国云阳山祭祖,数百个濊人贵族和军官,分乘十一艘楼船,载着一船船的黄金、白银、珍珠、宝石以及大批的其他祭祀器皿,在胶西国的港口登陆。

    整个齐鲁都吓傻了。

    狗大户们,拿着黄金不当黄金的模样,让天下震动。

    而韩王萁准,当初嫁女给朝鲜君,单单是陪嫁,就送出了黄金一万金,倭奴三千人,丝绸两千匹以及整整一块百里的土地。

    至于如今,安东各地的狗大户们,更是有钱的不得了。

    乌恒人曾经养出了一条绝世猛犬,引发整个安东轰动。

    最终,堂邑候世子陈须,豪掷千金,买下了那条猛犬。

    一条狗,都能卖千金。

    你跟我说安东缺钱?

    搞笑吧!

    但伍被知道,他的弟子们没有说错。

    此刻,他看着许九,解释道:“安东是富,不是有钱……”

    “相反,假如不采取措施,安东就要面临一个天大的难关了……”

    “嗯……”许九却是不能理解,富裕,不就是有钱吗?

    伍被拿捏着那枚钱币,缓缓的说道:“安东不比中国,中国之地,除五铢钱外,本还有三铢钱、半两钱以及各色杂钱……”

    “而安东新立,旧年,本就没有什么钱币,当车骑将军定安东之时,安东全境,不过有数千万三铢钱、半两钱而已,且大部分都在卫逆之手……”

    “当我中国之民,来到安东后,五铢钱也随之流通……”

    “六年以来,少府以及商贾、列侯子弟,带来了大量五铢钱……”

    “然而,即使如此,安东境内的钱币,相对于安东之人口,却是少之又少……”

    “今安东之地,三千里山河,有汉、韩、真番、扶余、鲜卑、乌恒各族数百万口,然其五铢钱,不过十余万万而已……”

    “平均每人,至多数百钱……”

    “今安东米一石,四十五钱,盐一石数百钱,鱼干一石两百余钱,铁一斤值钱十余……”

    “都督难道没有发现问题吗?”

    “吾安东,亩产四石,物产富饶,然其钱少,不足以平抑物价……”

    “吾担心,假如兄长不能知此中之害,迟早要出祸事……”

    许九听着,眉毛也是拧了起来,问道:“果真如此?”

    他心里明白,十之**,大约就是这样了。

    “果真如此!”伍被点点头。

    “但为何数年来,一直无事?”许九疑问着,安东缺钱,若是事实,何以向来没有人关心,甚至不曾成为安东发展的阻碍?

    “因为,有屯垦团与金沙河……”伍被平静的说道。

    “屯垦团,移民近百万,皆自给自足,所产之多余粮食、财帛,皆转输少府……”伍被耐心的解释着。

    屯垦团不仅仅是安东社会的定海神针,还是安东经济和金融的定海神针。

    它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不断的吸收着所有多余的水分,维系着社会、经济和金融。

    但,屯垦团却将渐渐裁撤。

    事实上,在明年,就会出现第一个化军为民的屯垦团。

    虽然,国家这些年也一直在不断建设和建立新的屯垦团。

    但总归,未来,屯垦团的裁撤速度会大于建设速度。

    更关键的是,屯垦团一裁撤,就会释放出一个巨大的生产和消费市场。

    他们在过去,一直处于被少府和都护府以及军方管制的小圈子里。

    钱对于屯垦团来说,根本无用。

    粮食他们可以自给自足,布帛可以自己生产、自己缝制。

    就连鱼盐,也可以通过少府和都护府来调节。

    对外界没有任何依赖性,也不需要花钱和收钱。

    然而,当他们裁撤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就会将自己的产出卖给商人,然后拿着卖掉的钱买自己需要的物资。

    从前的海绵,现在变成一个正在疯狂吞噬五铢钱的无底洞。

    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思考,就必然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安东会发生通货紧缩。

    当然,如今,汉室压根就没有什么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的概念。

    但没有这个概念,不代表人们不清楚这些事情的危害性和严重性。

    至少,在杂家眼里,他们很清楚,这个问题的可怕程度。

    人民想买卖自己的出产,来交税、服役购置各种必需品。

    但市面上却严重缺乏作为等价物的钱币。

    到时候,五铢钱的价格就会虚高。

    内地一石米数十钱,到时候可能只能卖到十余钱。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安东今日与齐鲁、燕赵之间的贸易非常密切,而且安东人非常敏感,且善于寻找机会。

    届时,就会有人从中国带来钱币,廉价的买走安东的粮食、鱼盐。

    到那个时候,安东就会变成一只大肥羊,被内部和外部的各方啃食、瓜分。

    安东经济将会崩溃,甚至倒退回原始时代。

    五铢钱的信誉将会崩溃,人们会用脚投票,回到以物易物的年代。

    许九想到这里,浑身就打了一个冷战。

    无疑,一旦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作为都护府的都督,他怎么跟天子以及天下交代?

    到那个时候,他怕是想要鞠躬下台,都不可得!

    更重要的是,杂家和平壤学苑,也将在这样的一次震荡之中,化作齑粉。

    这可不是开玩笑!

    鲁儒是怎么完蛋的?

    天下人皆知!

    如今,鲁儒才死了几年,它的死状,依然清晰可见,历历在目,甚至就连尸体也新鲜的很。

    诸子百家,各个派系,都研究过鲁儒的毁灭和衰亡原因。

    虽然,在明面上,鲁儒是因为被天子所不喜,而遭至厄运。

    但实则,大家伙私底下都明白,鲁儒之亡,亡于时代,亡于政治。

    “除了屯垦团,淘金客们每岁所得的黄金,也支撑了安东的经济……”伍被却是继续说道:“此辈虽然毒辣狡诈,无恶不作,为安东之患,然其淘金,却支撑了安东经济和社会……”

    “若无此辈每岁数万金之得,今日安东早已崩毁……”

    当年,游侠们和豪杰们怀揣着黄金梦而来。

    他们在野外厮杀,在河流和山谷之中生死相斗。

    有人成功了,带回了大量的黄金,甚至车载斗量。

    但更多的人,却死在荒山和冰川之中。

    尸骸为冰雪覆盖,曾经有都护府的开拓队,顺着江河而上,一路上见到了无数倒毙在冰雪之中的尸体。

    这些人,是他们富贵梦的牺牲品。

    但,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这些本性乖张,自由散漫,无恶不作的人,最终成为了安东社会和经济的支柱。

    甚至,很多人成为了平壤学苑的支柱。

    平壤学苑每岁得到的捐献里,有至少三成来自这些游侠、豪杰的捐献。

    今天,安东境内的十余条富金沙河河段,依然是一个个修罗场和地狱。

    武装的游侠们,骑着马,背着弓,为了一小段淘金河段甚至是一个小小的淘金位置而生死相博。

    他们将自己的生命,留在了河流之中,山谷之内,换回了无数的细小的金砂。

    儒家和法家,都大力鞭笞和谴责这样为了黄金这种根本无用的东西而浪费生命,甚至败坏道德的行为。

    但谁又知道,若没有这些淘金客,今天的安东秩序早已经崩溃了呢?

    没有他们淘金所得的黄金,安东都护府甚至都不可能成立!

    甚至,不可能有今天的安东!

    但是……

    伍被看着许九,担忧着说道:“金沙河中的黄金,不会永远都有……”

    事实上,现在,安东的各条金沙河之中,虽然黄金还是有许多。

    但,却已经很少发现像最初那样不需要费力,就可以淘的黄金的河段了。

    最主要的两条金砂河的含金量都在下降。

    黄金,总有一天会被淘尽。

    且,即使是现在,岁得黄金数万金的今天,实质上,这些黄金产量所能起到的作用,正在下降。

    因为,安东人口在不断增加。

    特别是一旦屯垦团大量裁撤,释放出十万二十万的中产阶级。

    一个不小心,安东经济就会崩溃!

    伍被和许九,都曾经在书上看到过一个经济崩溃特别是金融崩溃的国家或者地区会有多惨。

    远有管仲,用轻重之权,使得楚国低头。

    近有高帝行荚钱,而关中经济崩溃,石米三千钱,民易子而食的悲剧!

    但这个问题,对于安东来说,却是无解。

    伍被曾经想过无数个日夜,也想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因为,如今的汉室,哪怕算上过去的三铢钱、半两钱、私钱等等,总流通盘子也不过百余万万,最多两百万万。

    而现在,少府拼命的回收各类旧钱,重铸。

    同时,到处找铜矿。

    但,其岁铸钱的总额,却一直在十万万左右徘徊。

    去年甚至一年只铸了五万万。

    钱荒不仅仅是在安东发生,在中国也有着类似的钱荒。

    这意味着,事实上,朝堂恐怕也在为这个事情发愁。

    这从天子拿黄金铸金五铢作为赏赐,就可以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