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节 为政绩论(2)
    伍被说的事情,许九能够理解。

    特别是当他得知,安东居然在田税上所得寥寥无几后,他不得不去思考怎么弄钱。

    钱这个东西,没有人能离得开。

    尤其是对于他这个新上任的都护府都督而言,怎么想办法弄一大笔钱,在他得知自己将出任安东都护府都督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在想了。

    因为他需要钱来刷政绩。

    修道路要钱,凿渠道要钱,就连安顿百姓,组织开荒也需要钱。

    更不提,新官上任,必须要给下面的人福利。

    南阳郡郡守张汤,为什么在南阳能立得住?

    拳打土豪,脚踢官僚,几乎将南阳经营成了法家的大本营和老巢?

    除了他背后站着天子,拥有对全郡上下生杀予夺大权之外,最重要的是——他能给下面的人各种各样的福利。

    今天的南阳官员,生病享受官府医疗;休沐之时,享受国家公款休假、疗养,甚至每年可以申请一次长达一个月的探亲假!

    甚至就连子女的教育问题,郡守衙门也全包了。

    所有官吏的子女,全部可以免费入读由郡守衙门开设的私塾,接受教育。

    且所有私塾,都是由法家学者出任蒙师。

    官员子女,只要表现的稍微好一些,就可能被推荐,入读法家的各大学苑。

    正是因为有着这么多福利和优待,南阳官员,才能忍受张汤的种种高压政策和严苛的政绩指标。

    不然,没有好处,没有优待,谁会给张汤卖命?

    而张汤能这么多福利,靠的就是南阳的财税收入冠绝天下。

    过去五年,南阳郡的财税收入不断飙升。

    去年,南阳郡报告朝廷,仅仅是盐铁一项,其岁入就高达两万万!

    张汤的经历,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了天下官员——想升官,想财,没有钱,你就不要做那个升官的梦了!

    天下无数人纷纷学习南阳模式。

    河东郡郡守袁恢是第一个跟进的,袁恢在担任河东郡郡守时,大力展河内郡的泥炭和冶铁。

    甚至以郡守之尊,亲自下场,多次鼓励和提倡‘贤大夫及良绅,作泥炭之业’。

    果然大获成功,河东郡从元德四年开始,泥炭开采与冶铁业大暴。

    河东上下,都吃的满嘴流油。

    袁恢连续三年,考绩为殿,几乎预定了下一界的河南郡郡守,甚至可能被调入长安,出任某部主官。

    虽然,许九隐约听说了,河东郡被袁恢这么搞,财税是提上来了。

    但是,每年都有上千民众,葬身于矿洞之内。

    数千个家庭,因此妻离子散。

    但谁在乎呢?

    河东郡起来了,上上下下的官吏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政绩与嘉奖。

    就连列侯们,也因为封国之中的泥炭资源与冶铁业而财。

    几个泥腿子的叫唤和非议,自然被淹没在了一片歌功颂德的逢迎之声中。

    就连最保守的儒家,也不得不给袁恢的政绩点赞,都说他是‘治世之能臣’。

    与之相反,故尚书令丞颜异,外放会稽郡郡守。

    上任之后,这位儒家的大才,面对会稽郡上下的复杂问题。

    他既不愿意挥起屠刀,斩断一切问题,也不敢大刀阔斧的进行革新,寻找财源。

    但长安方面,却又催压很急。

    丞相和御史大夫衙门,甚至直接给会稽郡定了任务指标,规定一年要毁尽多少座淫祀,抓多少神棍巫婆,栽种多少株夹竹桃,清理多少亩水田。

    颜异没办法,只能将压力往下面传递。

    但问题是,会稽郡的财税收入少的可怜。

    没有钱,他别说收买官员给他买命了,就连基本的栽种夹竹桃的命令,都难以推行。

    毕竟,你连好处都不给下面的人,就想让下面的人去冒着生命危险,去做种种事情,这可能吗?

    许九离京前,已经听到风声,颜异很可能会被调离会稽了。

    接任他的,将是一位法家的后起之秀或者干脆是一位雷厉风行的将军。

    颜异的未来,本是光辉的。

    但如今,却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就连儒家,也不敢再吹颜异的贤明和道德了。

    公羊派甚至直接开始给公孙弘造势和宣传了。

    袁恢与颜异,两者最初的地位相差巨大,一个不过是出生于河南的士绅子弟,袁恢的祖父,不过官至雒阳尉而已。

    而颜异,则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世家之子。

    他的祖先,是孔子七十二门徒之中数一数二的大贤颜回。

    他自幼饱读诗书,年纪稍长,就在齐鲁一带颇有名声,不过十八岁就已经成为了储君的左膀右臂。

    二十岁出任尚书令丞,二十二岁成为郡守。

    但,在今天,袁恢却依靠政绩,逆袭上位,而颜异则可能遭遇他人生最大的挫折。

    许九看着这样的结局,自然不免唏嘘。

    而唏嘘之余,则是无比警示。

    在这个政绩为王的年代,他必须刷政绩。

    不管用什么办法!

    哪怕是如同袁恢那样,政绩带血,也得刷!

    而要刷政绩,就得有钱。

    很多很多钱!

    没有钱,就不可能大兴土木,没有钱,就更不可能给下面的人福利,让他们跟着自己走,没有钱,他甚至可能令不出都护府衙署。

    但怎么搞钱呢?

    许九就不得而知了。

    他在出任都护府都督之前,从未有过基层的履历。

    他甚至不知道,都护府的整个体系时如何运转的!

    他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伍被,希望伍被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

    伍被此来,本就是来给许九送政绩的。

    自己人嘛,不给他铺好路,那杂家还怎么继续在这安东独霸?

    要知道,从去年开始,法家、儒家甚至是墨家,都开始了打算在安东找个山头,树块招牌了。

    法家巨头张恢和楚诗派的巨头申公,甚至都有意派遣自己门下最得意的学生来安东经营。

    伍被笑着道:“兄长可以去找安东各地的列侯子侄谈一谈这种植园的税赋嘛……”

    今日安东,除了捕鲸和捕鱼业以及淘金业外,最大的产业,莫过于列侯封君们的种植园产业了。

    这些列侯子弟,手里有着大量土地,种植了大批大批的棉花、大豆。

    尤其是安东出产的大豆,因为质量高,出油率高,广受好评。

    榨油剩下的豆渣,甚至可以被用来作为饲料。

    连战马都可以食用这种优质饲料。

    但在过去,他们基本上没有向都护府缴税。

    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许九也考虑过向这些人征税。

    可是……

    “贤弟以为,他们会同意吗?”许九无奈的叹道:“他们是不可能同意此事的……”

    想要列侯老爷们从自己兜里掏钱出来?

    这难度可比当年天子加征商税还要困难!

    别说是他许九了,便是前任都督薄世,估计也不可能让这些人同意缴税。

    许九甚至觉得,只要他敢提议,列侯子弟们就敢拆了他的都护府衙门!

    开玩笑!

    汉室列侯们,都是群铁公鸡!

    特别是旧列侯们!

    他们连献给宗庙的酌金,都要想方设法的掺杂质,缺斤短两。

    地方封国的田税,也是极尽一切手段截留。

    要钱不要命的人,更是一抓一大把。

    当初,河阳侯怎么死的?

    就为了赖掉别人十万钱而已!

    许九敢打赌,他只要敢把主意打到列侯们的加恩封国以及种植园上面,保证他们会跳起来,将自己拍死!

    伍被却是神秘的一笑,道:“列侯子侄们当然不会同意……”

    这是一定的。

    列侯贵族们,宁愿把钱拿去购置猛犬,蓄养苍鹰,甚至买女人,也不会把钱平白无故的给官府。

    原因很简单,只要被官府收一次税,以后就成为惯例了。

    他们年年都要交,每年都会被割羊毛。

    更麻烦的是——人人都知道,官府是会得寸进尺的。

    今年能收一千万,明年肯定会想收两千万、三千万!

    主爵都尉不就是这样的吗?

    元德五年,主爵都尉在长安收了一千多万的商税,然后就上瘾了。

    去年,一口气就收了三千万……

    今年,公孙弘已经放出话来,全年主爵都尉衙门要收一万万商税和车船税,其中关中地区不会少于五千万……

    是以,几乎不需要用脑袋思考,列侯们必然会抵制安东地方的征税,甚至会想方设法的阻挠和破坏,为此他们甚至可能直接将官司打去长安,在许九脑袋上按上无数个罪名。

    即使长安最终支持许九,他们也可以用尽手段的拖延和转移。

    但,伍被知道,在安东有时候,征税并不一定需要针对特定人群。

    他笑着告诉许九:“兄长可以从派遣工身上着手……”

    “安东境内有派遣工、推荐工数十万,每人加征一算,便是数千万的资财……”

    数年以来,安东各地的展,都有赖于廉价耐用勤劳的夷狄各族人民。

    特别是能吃苦耐劳,还不怕寒冷的鲜卑、乌恒、匈奴、扶余之族。

    一个派遣工在崇化和顺德的售价不过五千钱。

    他们可以为主人辛勤劳作五年,然后再为官府劳作数年,直到他们被榨干最后一丝利用价值。

    只有少数幸运儿,可以获得归化,得到汉家户口本。

    剩下的人,都会在漫长的劳作之中,筋疲力尽,走向死亡。

    而过去,因为采用的是派遣模式,所以这些人连算赋都没有交过。

    都护府衙门,只能在其身上,收点辛苦钱和跑腿钱。

    如今,只需要按人头征收正常的算赋,一个人一年一百二十钱,数十万人就是数千万。

    此外还可以加征其他杂税。

    譬如管理啊、监督啊、培训啊,都可以收钱。

    各地的种植园主,敢不交这些钱?

    那就废黜他们雇佣派遣工的资格!

    许九一听,自然马上就明白了伍被的意思。

    这确实是一条财路!

    但问题是,一年数千万,其实不过杯水车薪。

    特别是,他许九想要干一番大事的情况下,这数千万钱,恐怕只够他拿来收买官吏,给下面的人福利。

    至于修路和水利这种吞金怪兽,想都不要想了!

    不过,有总比没有强!

    许九点点头,对伍被道:“贤弟所言,真是让吾茅塞顿开……只是,这算赋之税,恐怕能落到都护府手里的,不过三成……”

    汉室的税赋制度,素来是分开的。

    税是给国家维系政权运作的,而赋则直接进入少府内库,由天子支配。

    用于军费、帝陵、宫廷以及作为国家建设资金。

    算赋,一般都是直接由少府拿走的,能够给地方留下三成,已经非常良心了。

    “兄长可以先向陛下请求,未来三年,都护府的算赋收入划归都护府支配……”伍被却是早已经有所准备,他笑着说道:“三年算赋,至少一万万……有了这笔钱,兄长就可以修建一条自新化直抵仁川港的轨道马车线路……”

    “然后再以这条线路,向商家征税……”

    安东都护府过去数年的收入大头,除了捕鲸业和捕鱼业的税赋外,就是各种‘养路税’了。

    商人们想要进入安东,就得交税。

    按照车辆大小和货物数量征税。

    一年下来,多的时候,可以得到一千多万,少则也有数百万。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进项,都护府才不至于窘迫到连官吏俸禄也无法及时放的地步。

    “轨道马车?”许九闻言,精神大振。

    若是旁的,他可能不清楚,但一条轨道马车的收益有多少,他却是清清楚楚的。

    师家如今就是躺在关中那条轨道上吃香喝辣。

    师氏每年可以从轨道运输和运营之中,得利千万,在加上他们自己的买卖,一年下来就是两三千万以上的纯收益。

    几乎就是躺着财,张着嘴等着天上掉馅饼。

    而安东至今没有一条轨道马车,若修建起来,必定可以获利无数。

    都护府衙门,甚至只需要运营好这条轨道,每年就可以获得不亚于算赋与田税的收益!

    更妙的是,还可以靠轨道来征税。

    你的商品想要上轨道?那就先交税,交完商税再给运费,才能起运。

    如此,得利更多!

    而许九知道,只要能够修成这条轨道,那他的政绩,就是实打实的了。

    长安诸公,再怎么样也挑不出他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