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节 田叔去世
    无论朝堂如何波云诡异,考举依然继续进行。

    很快,第二轮的考举考试全部完成。

    所有的卷宗,全部被封存,然后送去了位于未央宫东侧的新城区。

    在这里,上千名来自少府、京兆尹、宗正、太常的学者官员们,已经就绪了。

    三人为一组,交叉阅卷、打分。

    每完成一份,立刻封存,由专人送去太常衙门,由太常本人监督总计三百余人的统计官员,汇总成绩。

    而士子们则迎来一次短暂的休息时间。

    在第二轮成绩没有公布之前,他们可以尽情的嬉戏和游玩。

    于是,长安城的商品经济和消费市场,立刻大暴。

    在短短的三天时间内,这些士子及其家人、仆从,消费掉了长安九市之中七成的商品。

    他们买走了三十万桶各类酒类,七千多石的肉类,三十二万匹布帛,其中包括了三千匹蜀锦,四千多匹棉布。

    此外,瓷器、书籍乃至于豪华马车、各类珠宝玉器,也纷纷脱销。

    很显然,有些人根本不是来参加考举的。

    他们是打着考举的旗号,来长安买买买的。

    长安九市的大小商贾,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

    整个考举期间,就是他们一年最幸福的时光。

    以至于有人曾经说过:长安九市的买卖,哪怕其他十一个月都是保本,但只需要考举的那一个月,也可以大赚特赚。

    这确实是事实。

    历年考举,都会制造一批暴富的商人。

    有些幸运儿,甚至是莫名其妙就发财了。

    就像今年,有个名曰孔仲的齐国小商人,从齐国带了一批渔民在海滩捡到的海螺来长安贩卖。

    这些海螺,模样千奇百怪,各种各样,在齐鲁的海岸线上属于掉地上没有人捡的那种。

    但,在长安人和其他来长安赶考的士子眼里,这些海螺,却仿佛是新大陆的宝贝。

    一下子就火了起来,考举士子几乎人手一个,长安大街小巷里的孩子们,也争相缠着父母,要买一个海螺。

    这孔仲带来的数万个海螺,瞬间销售一空,均价达到了五十钱一个。

    可谓是瞬间爆炸,一下子就成为了无数人追捧的偶像和传奇。

    这些海螺是如此的受欢迎,以至于,它们甚至进入了宫廷,来到了刘彻面前。

    宛邑长公主桃桃和还没有封号的橙橙小公举,都爱死了这种她们根本不曾见过的新奇玩具,两个可爱的小公主,天天拿着海螺到处吹。

    宫廷内外,随处可见这两位公主殿下吹响海螺的声音。

    下面的宦官,见两位小祖宗这么爱这海螺,于是挖空了心思,从市面上淘回了数十个海螺,专供两位公主把玩。

    甚至有人已经紧急命令齐国和安东,马上送三百个他们所能找到的最好的海螺来长安。

    没办法,如今这宫廷里,皇子们人微言轻,甚至被严令不许有任何人故意骄纵和逢迎。

    胆敢这么做的宦官,统统都死光了!

    唯有公主们可以百无禁忌,做她们想做的任何事情。

    宫里的宦官们甚至私底下议论,当今天子,明显就是女儿控。

    重女轻男思想严重的很!

    但刘彻现在已经没有空去关心和注意,在长安城里走俏的小小海螺了。

    他是紧急从甘泉宫回到长安的。

    故内史、故中大夫、邯郸六君子之一,太学第一任山长,曾经见证了赵王张耳、张敖兴衰的天下名士田叔已经不行了。

    他躺在病榻上,唯有胸膛微微起伏的呼吸,证明着他还活着。

    “太医署要尽全力,想尽一切办法,诊治田叔……”刘彻走出田叔的卧室,对着跪拜在门口的太医令石穰交代。

    虽然刘彻自己也清楚,这其实只是聊尽人事而已。

    田叔的身体,在去年开始就已经急转直下,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若是条件足够,可以插管和进行流食,或许能多撑几天。

    但那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强行留一个必定要走的老人,除了让老人和他的亲人家属都备受折磨外,并没有其他受益。

    所以,除了田府,刘彻就吩咐左右:“让尚书令拟好诏书,一旦田叔不幸,既追封新野候,食邑四千一百户,田叔子田范嗣位,赐田叔谥曰:康,取合民安乐之意!”

    在谥法解之中,合民安乐曰康,康则富而教之。

    于田叔而言,这是一个很恰当,且很准确的盖棺定论。

    这位正直、刚正且心怀百姓的君子,是刘彻在这个世界所见的为数不多,能够完全做到孔子所要求的君子行为守则的人。

    他这一生,无论是身居高位,还是得受天下赞誉,始终不卑不亢,始终遵守底线和原则。

    坐在撵车之中,刘彻有些恍惚。

    他至今依然记得,自己当年第一次拜见这位老大人,这位老先生时的场面。

    他至今依然记得,自己当年对对方和已故的老丞相申屠嘉承诺过的事情。

    “继往圣之绝学,开万世之太平,再造天朝上国,中央王朝!”

    想着这个当年的誓言,刘彻就忍不住流下一滴眼泪。

    老臣们一个个离他而去,田叔死后,这个世界上他真正信得过,且能够完全放心的人又少了一个。

    孤单感转瞬之间就涌上心头。

    皇帝是寂寞的。

    连枕边人,都不可信,连儿子也要提防。

    何况大臣?

    不过,刘彻也知道,这就是他的宿命。

    从他决定要做皇帝,要承担起这个天下,并且戴上皇冠的那天开始。

    他就已经注定孤家寡人,已经注定必定在寂寞和孤单之中渡过冰冷的时光。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刘彻沉沉的叹息一声,撵车的车轮碾过青石板铺成的道路,在身后留下一串串重重的车轮印记。

    当天傍晚,刘彻接到消息——田叔去世了。

    闻讯,刘彻百感交集,久久无法平静。

    ……………………

    田叔的去世,宣告了吕后时代的结束。

    从此,汉室朝堂上,再也没有了曾经在吕后时期任职的大臣了。

    同时,田叔的去世,也拉开了历史的新篇。

    在经过了长达六十余年的时间后,汉室终于有萧何之后,第二个凭借文治而非战功封侯的文官。

    虽然田叔只是追封,但对于天下士大夫来说,依然是欢欣鼓舞的,无数人议论纷纷,士大夫们更是倍感振奋。

    用文治和政绩,打开通向列侯之路的大门已经打开了。

    列侯,可不仅仅是地位和身份的象征。

    更是权力的象征!

    每一个有志于执政的士大夫,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封侯的机会。

    哪怕其几率小到几乎可以忽略。

    因为,在汉室,政治的潜规则就是——非有功不得候,非列侯不得拜相。

    想做丞相,想要成为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上佐君王,下安万民,群臣避道,礼绝百僚。名为宰,称为相,执政天下的真正大臣。

    就必须先成为列侯。

    这是硬标准和铁要求。

    任何非列侯的大臣,都不可能被拜相!

    是以,一时间,整个舆论和天下,都纷纷纪念和颂扬田叔的种种事迹。

    诸子百家各派巨头纷纷遣弟子甚至亲自登门吊唁。

    就连向来不出济南的伏生,也派了自己的儿子,来到长安吊唁。

    这位天下士大夫的精神领袖,甚至引用了孔子的名言评价田叔的一生,称他‘居是国必闻其政’田叔可谓君子矣。

    儒家和法家,更是将田叔推崇的无以复加。

    甚至有要将之神化和偶像化的迹象。

    这很正常——田叔为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诸子百家,所有学派,人人都将受他的这个恩惠。

    谁不赞誉和推崇他,谁就是没有良心!

    为了留住自己的良心,所有人都是拼命鼓吹。

    而毫无疑问的是,晁错是所有人里,最有良心的那个人。

    他亲自登门,执弟子礼吊唁田叔,在田叔出殡的那天,更是抬棺而行,仿佛真的死了老师一样。

    当然,不止一个晁错在这么做。

    少府卿刘舍、大农直不疑以及十余位列侯大臣,都纷纷登门致哀,无数人争相要给田叔抬棺。

    若非礼法制度所限,他们说不定敢给田叔披麻戴孝,做孝子贤孙。

    没办法,谁不知道田叔与当今天子之间的关系?

    谁不知道当今天子一直视田叔为老师?

    为了捧皇帝臭脚,贵族官僚什么恶心事情都做的出来。

    更何况,田叔之名,天下敬仰。做他弟子、门徒,本就是无比光荣的事情。

    只是……

    这些人的行为,传到刘彻耳中之后,让他勃然大怒。

    “这些混账!”刘彻如何不知,这些渣渣是在拿田叔消费,吃人血馒头?

    但他终究还是无法借题发挥,趁机发作。

    因为他明白——假如官僚不捧臭脚,不吃人血馒头,那就不是官僚了。

    况且,他们的行为,无论出发点如何,结果都是田叔得利。

    与其去跟这些家伙较劲,不如将精力放在如何实行当年的承诺上。

    毕竟,逝者已逝,活着的人,却还得继续前进。

    不过……

    “这条路,谁能陪朕走到最后?”刘彻不得而知。

    但他知道,肯定会有人与他一起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