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节 皇室教育(1)
    七月的上林苑,硕果累累,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

    大量的桃子、梨子、李子、栗子,都挂满了枝头。

    当然,上林苑里如今最壮观的,还是那漫山遍野的枣树。

    一株又一株,挂满了果实的枣树,是上林苑的标志,也是上林苑的骄傲,更是上林苑的希望。

    这些枣树,是财富的象征。

    过去七年,上林苑前后两任苑监岑迈与司马安,在任上积极而高效的推动上林苑的枣树种植。

    到今天为止,上林苑里几乎所有可以种植枣树的地方,都已经被种上了。

    就连百姓民居之前,那些本该种植桑树的地方,也有不少枣树苗。

    坐在马车上,刘彻一路看着这些或已经硕果累累,或已经枝繁叶茂,或正在努力生长的枣树,心情很激动。

    在如今的小农经济为主,商品经济为辅的年代。

    农民能拥有一颗枣树,基本上等于拥有了小康的资本——虽然上林苑里的所有枣树,都不归他们所有。

    但是,在他们在上林苑的时候,这些属于他们民居范围的枣树果实,却可以归他们支配。

    一株枣树,若是开始挂果,一岁可结果少则数十斤,多则百余斤。

    少府内部的收购价格是每斤十五钱,一株枣树一岁可以给百姓提供数百到千余钱不等的收入。

    相当于十几亩土地的产出所得了。

    除了枣树,如今的上林苑里,第二多的就是鹿群了。

    当年,刘彻还是太子时,将八百多头鹿,假与百姓饲养。

    条件是每头鹿每天要给刘彻五钱的租钱,等鹿长大了,卖了钱再偿还租金。

    同时,母鹿所产的小鹿全部归农民所有。

    这个政策,延续至今已经八年多了。

    上林苑的鹿群,在这八年里繁衍迅,到今天,已经达到了七八千头的规模。

    几乎所有符合条件的家庭,都会假一头或者几头鹿回家饲养。

    鹿这种东西,虽然娇贵,但只要饲养得当,照顾妥善,却是轻易不会生病。

    每年单单是割下鹿角后卖给少府所得的钱,就已经完全足够支付所以的假鹿钱。

    而鹿群所产的小鹿却是完全归农民所有。

    整个上林苑里,养鹿的风气,一时蔚然成风。

    鹿群为百姓带来了充足的收入。

    也让少府赚的盘满钵满,旁的不说,单单是每年农民上缴的用来抵充租税的鹿角,就价值上千万!

    此外,鹿皮、鹿肉、鹿骨,都是钱。

    少府在整个过程里,只是前后总共拿了大约两千头左右的鹿,假与百姓(这些鹿大部分还没有花钱,都是岑迈和司马安带着军队从上林苑附近的山陵抓回来的野鹿)。

    之后就屁事没干,也不需要付出任何努力,躺着就可以收钱。

    百姓还心甘情愿,乐此不彼,甚至感激涕零。

    因枣树政策和假鹿政策之故,无论是岑迈还是司马安,在上林苑的风评,都是满分!

    许多家庭,甚至为这两位苑监立祀——尽管这两人依然活蹦乱跳。

    “可惜了……这两个政策,不能推广啊……”刘彻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无论是枣树,还是假鹿,都不大可能推广到天下。

    原因也很简单,刘彻和少府不可能砸自己的饭碗。

    若天下家家户户都能产枣、养鹿,那这枣子和鹿角、鹿皮就不值钱了。

    再者说,出了上林苑,其他地方也没有这个条件来做规模化的养殖和种植。

    而倘若不能规模化,效益就难以体现了。

    马车穿过上林苑的道路,来到了思贤苑的学苑前。

    在这里,早就已经接受了命令的学苑教官,已经带着皇长子刘病已站在道路旁边等候了。

    “父皇!”刘病已六岁了,但他身上没有任何的其他皇室成员的毛病。

    这三年多来,这位皇长子每天按时起床,按时吃饭,按时读书,按时训练。

    根据教官的报告,他的战斗力还不错。

    在学苑中总共与同伴和同窗单挑过十三次,胜五次,败八次。

    看上去似乎很弱,但实则他大部分失败都是在最开始的那一年里留下的。

    最近一年,他已经没有输过了。

    虽然可能有时候会被人揍的鼻青脸肿,但他最终还是将那个小伙伴镇压了。

    所以,刘彻知道,是时候让他接受进一步的君王教育了。

    “病已,上车吧……”刘彻望着自己的长子,虽然心里面很想将之抱在怀中,如同他宠溺桃桃和橙橙一样的宠溺他。

    但刘彻知道,这样做,很可能会害了这个儿子。

    所以,他板着脸,一脸的严肃,让刘病已看的胆战心惊。

    他从小就害怕和畏惧着自己的父亲。

    倘若是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此刻他恐怕会战战兢兢,不能自已。

    但可惜,他虽然生于深宫,但却长于铁血。

    陪伴他成长的不是宫中宦官的阿谀奉承与小心伺候,更不是妇人的骄纵和惯宠。

    而是铁与血,是刀与剑。

    耳闻目濡的是一个个从战场退下来的英雄和他们昂扬不休的壮志。

    所以,刘病已尽管年纪很小,但是却已经有了些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

    所以,他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哪怕再害怕,也不会畏惧和退缩。

    他不卑不亢的对刘彻一拜,然后自行登上马车,跪在刘彻脚下,问道:“父皇今日来诏儿臣,有何吩咐?”

    “朕今日带你去一个地方……”刘彻拉起他的手,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前所未有的柔情说着。

    田叔之死,给了刘彻很大的震撼。

    刘彻甚至不知道,未来刘病已长大,他能不能遇到一个像申屠嘉和田叔这样全心全意,只为了他能够成长成为明君的忠臣。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可能性已经很低了。

    因为,刘彻自己解放了思想,让诸子百家大行其道。

    百家齐放的思想环境,必然造就千奇百怪的社会。

    用句儒家的话来说,就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人心不古,就会失去淳朴。

    也就是所谓的愚忠,人人都会基于自己的立场和自己的利益来考虑问题。

    再想出一个田叔,一个申屠嘉,基本不可能了。

    这也是为何历史上,无数君王明明知道,愚民政策是死路,但依然头很铁,非要撞上去。

    哪怕是刘邦、朱元璋这样起于草莽的英雄也不能免俗。

    这是因为,他们基于自己的子孙的利益角度来考虑的。

    他们都妄想着千秋万代,江山永固。

    但刘彻很清楚,千秋万代?江山永固?

    尧舜禹,也做不到,整个人类历史上,都没有人能做到。

    王朝必然会经历崛起、强盛、衰落的命运。

    就像人一样,必将迎来终结的那一日。

    即使用了君主立宪,也是一样。

    后世的君主立宪国家,就已经有许多传出了废黜君主制的呼声。

    至于那些企图独揽大权的君主制国家,已经几乎全部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消亡了。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哪怕太阳也有熄灭的一日。

    所以,刘彻从未想过,自己的帝国会千秋万代。

    他只知道,自己背负着使命与责任。

    让诸夏民族君临寰宇的使命,让中国成为那个天、朝上国,中央帝国的责任。

    甚至于更进一步,打造一个史无前例的大帝国。

    不然,他就将是历史的罪人,国家的罪人。

    是以,解放思想,解放生产力,乃至于解除阶级之间的限制,就是刘彻的努力方向。

    至于由此带来的那些副作用和坏处。

    刘彻是无所谓了。

    谁还敢反对他不成?

    在他面前,一切利益集团与贵族,都是战五渣。

    不过,这也将使得他的继任者,从一开始,在现在起,就备受压力。

    因为,刘彻未来,给他留下的,不会是一群忠臣孝子。

    而是一堆堆被他的鞭子和刀剑以及手腕调、教成为人精,成为政客的臣子。

    要知道,在历史上,连儒家治下的中国,权臣都是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将皇帝当成傀儡和橡皮擦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而诸子百家大兴后的未来,你觉得法家和杂家会对皇帝毕恭毕敬?听话顺从?

    开什么玩笑!

    杂家的思想的尽头,可能是君主立宪,但也可能是共和议会。

    至于法家,虽然对皇帝是忠心耿耿,但——假如皇帝不给力的话……法家大臣并不介意自己越俎代庖,代君行政,说不定还能美其名曰:周公伊尹故事。

    就连黄老派,当年也出过曹参,当面对惠帝直言不讳:今陛下垂拱而治,臣等守职,遵而勿失,不亦可乎?

    皇帝您就坐在宝座上不要说话就可以了,国家大事天下兴亡,这是臣曹参的职责哇!

    大约就是这么个意思,惠帝被说的竟不能开口。

    在某种程度而言,黄老派未来的究极进化方向,可能是类似于米帝共和党那样的保守顽固和基于农民、地主阶级的政党。

    所以,刘彻不得不给子孙留下一点什么可以凭依的东西。

    不然,那不就是坑儿坑孙?

    刘病已却是懵懵懂懂,但他还是点头,乖乖的坐在了自己父亲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