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节 手中的牌
    “真是急不可耐呀……”抓着手里的那张刚刚从榆林塞发回来的情报,刘彻嘴角微微一弯,露出一丝冷笑:“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古人诚不欺我!”

    北匈奴选择在此时开启西征,在刘彻眼里看来,这其实是妄图孤注一掷,做最后的赌博。

    赌赢了,匈奴帝国还可以苟延残喘,甚至是卷土重来。

    而一旦赌输,匈奴人的所有一切,都将葬送。

    站在汉室的立场来说,刘彻自然希望,匈奴人不要赢。

    可惜……

    “炸弹拍脸,大夏人和月氏人怎么玩啊……”刘彻一点都不看好广大中亚人民反抗匈奴帝国侵略的伟大事业。

    因为,这些年来,汉室俘虏了大量的匈奴西征贵族、士卒以及大批的被匈奴人俘虏的大夏、康居、月氏战俘、奴隶,甚至还有着贵族。

    无数的证据都表明,无论是大夏还是月氏或者是康居。

    在匈奴骑兵面前,都跟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尤其是大夏王国,甚至曾经被一千匈奴骑兵连续击破了三个军团的方阵!

    与经过了汉匈战争洗礼的匈奴军队相比,中亚各国,不仅仅在战斗力上孱弱,就连装备、技战术以及组织、部署上,统统被匈奴人甩了几十条街。

    大夏的希腊军团,到现在还活在两三百年前的亚历山大时代。

    他们浑然不知,哪怕是在他们的故土欧陆,新的罗马军团方阵早就完全淘汰了马其顿步兵方阵。

    而大夏人却依旧在用着老朽缓慢的马其顿步兵方阵。

    其臃肿的方阵,在匈奴骑兵面前,简直就是一个个活靶子。

    至于月氏和康居的军队,看上去人数不少。

    但实则,也就是大夏的军团方阵要好一点,在匈奴人面前还可以选择逃命和崩溃。

    但也就是如此了。

    匈奴骑兵在过去的两次西征之中,摧枯拉朽一般的击溃了所有拦路的敌人,攻克了大夏重镇,然后带着数不清的奴隶和财富东返。

    如今,匈奴人虽然在燕蓟一战,遭受重创,其绝大部分主力精锐,几乎损失殆尽。

    但只需要凑出一支作为骨干的精锐骑兵,就完全可以在中亚如入无人之境。

    除非,汉军能够不远万里,前去支援……

    但这是不可能的。

    汉军到现在为止,根本就不具备跨越上万里的地域远征的能力。

    甚至,直到目前为止,汉家连幕南地区也没有完全掌握。

    实际控制区域,到昨天为止,只不过是长城之外的数百里土地以及散落在广袤草原上的战略重点和主要水源。

    剩下的地图依然是全黑。

    许多部族,只是明面上说效忠龙城,朝拜长安,实则就是个土皇帝。

    汉室料理和控制幕南,都已经忙不过来,哪来什么精力去关心匈奴人对中亚地区的征服?

    但,若是就这样让匈奴人这么愉快的西征吸血,刘彻怎么都觉得有些不爽。

    为了让自己的念头通达一些,刘彻想了想,下令道:“尚书录诏,传诏忠勇军、归义单于及楼烦军,命令其等于今岁秋八月至秋九月,进军至浚稽山一带,展开骑兵演练……”

    浚稽山是目前汉室与西匈奴、北匈奴之间势力交叉的地盘。

    三家没有一个能完全控制此地,也不会有人愿意放弃此地。

    一旦汉军在浚稽山周围集结重兵,恐怕无论是西匈奴还是北匈奴,都要坐卧不安,反侧难眠了。

    特别是北匈奴的句犁湖,他若是不想自己西征后,被汉军从浚稽山放一条黄鳝进自己的菊花,那就得在幕北留下重兵防备汉军的突袭。

    毕竟,汉军没有跨越大漠的远征能力是一回事情,汉军要不要跨越大漠去远征,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面对两三万的汉骑集结,匈奴人敢不加强戒备?

    要是万一汉军真的顺着浚稽山突袭,那一路可是能够捅穿弓卢水,甚至捅到狼居胥山的单于庭的!

    不要多,只需一个汉军骑兵,登上狼居胥山,匈奴帝国的仅存的余威和威信,都将荡然无存。

    到时候就是——莫道汉骑千余人,挑动西域天下反。

    整个西域都会开始摆脱匈奴控制。

    所以,北匈奴不敢不留下一支重兵来防备从浚稽山方向北上的汉骑。

    当然,这种做法,其实也就是只能恶心恶心匈奴人。

    浪费他们一点精力和资源罢了。

    匈奴的西征,已经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

    能够派出军队,象征性的牵制一下匈奴的力量,刘彻觉得,自己已经很对得起广大中亚人民了。

    对中亚人民来说,这次的匈奴西征,很可能只是一个灾难的开始。

    对他们来说,艰苦的岁月,已经开始了。

    匈奴人必定会不断的通过西征,来获得人口、财富,以维系其存在和统治。

    因此,刘彻在心里给中亚王国默哀了一秒钟,然后他就站起身来吩咐道:“马上去通知所有在京两千石,两个时辰后到宣室殿,参与廷议!”

    “诺!”左右连忙恭身领命。

    匈奴西征一旦开始,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哪怕一切顺利,匈奴主力和精锐都会离开幕北至少一年。

    虽然汉军不具备跨越大漠的能力,贸然远征很可能血本无归。

    但这并不意味着,汉室就要站在原地,等着匈奴人西征归来。

    匈奴主力西征,对于汉室来说,利好也是空前的。

    这意味着,刘彻和汉室,终于可以不用顾忌,不用忌惮,可以大刀阔斧和铁腕的清理幕南各部和那些三心二意的墙头草。

    抓住匈奴人无暇南顾,力量空前衰弱的机会,将整个幕南彻底纳入汉室的疆域。

    无论是建立一个个列侯贵族把持的所谓牧区侯国,还是扶持和建立起一个个定居部族城市,都将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甚至很可能是足以改变未来千年东北亚政治格局的大事!

    ……………………

    “朕手里面,现在有多少牌可以打呢?”刘彻坐在御座上,思考着如今汉室手里掌握的牌。

    想了想,刘彻低声说道:“朕手里,现在应该有两张王牌……”

    第一张,自然是龙城的归义单于夏义,这个归义单于有着大义名分在手,背靠着汉室,拿着孪鞮氏宗种的名头到处忽悠人。

    至少在明面上来说,幕南各部,都必须服从他和他的命令。

    当然,这些部族可以不承认夏义的地位和他的单于威权。

    但问题是——既然你不承认夏义和汉室对幕南地区的控制权,那么你还留在幕南做咩?

    意图顽抗中国?

    大逆不道!

    这种人直接可以用军队洗地,或杀或囚,他的部族成员,统统可以抓起来,送去挖运河!

    渭河漕河在上个月正式开工,关中的包工头们,对于廉价的劳动力,可是望眼欲穿啊!

    所以,夏义这个傀儡是很有用的。

    其二,当然是军队了。

    忠勇军和楼烦军,镇压整个幕南,万族俯首。

    在这两支精干勇敢忠诚的汉化胡骑面前,幕南各部根本就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只要他们不能团结,任何单一或者几个部族联合起来的反抗,都如同鸡蛋碰石头,注定要粉身碎骨。

    有着这两张王牌,幕南地区虽然情况复杂,局势动荡,但汉室依然牢牢控制着局面。

    若非忌惮过于急切的改变和变动,会导致这些部族用脚投票,刘彻早就已经要下令洗地了。

    现在,匈奴主力西征,这些部族全部失去了最后的唯一依凭。

    他们已经是待宰的羔羊。

    可以被汉室随意拿捏,让他们身不由主。

    但刘彻很清楚,铁腕和高压政策,只能稳定一时,不能稳定一世。

    压力越大,最终反弹的力量也越大。

    要想汉室能够长久的控制幕南,光靠杀人,无法解决问题——除非学习米帝,直接上种族灭绝,杀光和屠光所有部族。

    这样做,不是不行,刘彻也考虑过这样做的可能性。

    但思量许久后,被他否决了。

    原因很简单,首先,现在不是排队枪毙的年代。

    米帝能够屠灭印第安人,靠的是燧发枪以及大炮。

    即使如此,为了灭绝印第安人,米帝也是花了百余年时间,最终通过一次西进运动,才得以解决问题。

    在这个没有排队枪毙的年代,想要进行种族灭绝,对汉室来说压力太大了。

    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完崩。

    再说了,中国与诸夏民族,自古以来,就不是靠着屠杀和种族灭绝来统治世界和主宰天下的。

    文化与制度,才是中国和诸夏的最大优势。

    放着好好的祖宗制度不用,去学欧米鬼畜,那不就是间接的拉低了中国的逼格,说不定,三代先王们若知道这个事情,会在坟墓里打滚,在墓穴中哭泣。

    杀人只是解决问题的手段,而不是方法。

    在异族问题上,屠杀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良药。

    更何况……

    中国的士大夫,中国的人民,中国的士兵,中国的贵族,中国的将官们,未必会同意和愿意进行这样惨烈的种族灭绝。

    汉室和刘彻,一直以来告诉天下人,特别是告诉汉军士兵和将军们的事情是——匈奴稽粥氏率兽食人,朕受命于天,天命朕以保诸夏……伐无道,诛暴政,三王之所昌……

    总的来说,就是击败匈奴,是为了复仇,也是为了正义,为了三王五帝和王道教化。

    忠勇军和楼烦军,以及其他许多投诚和投靠汉室的部族,也都是在这些口号和理念下,为了汉室而战。

    一旦,刘彻和汉军开始在草原上玩什么无人区,种族灭绝。

    叫忠勇军和楼烦军的士兵们怎么看?

    叫天下人如何看待?

    叫诸子百家怎么去评论?

    到时候,别幕南没搞定,自己内部倒是烽火四起,辩战不休。

    所以,还是那句话。

    一手拿诗书,一手拿刀剑。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愿意当中国人,愿意学习中国文化制度的,那就给与优待,给他们政策,给他们出路,让他们生活变好。

    不愿意当中国人的。

    瀚海没加盖,狼居胥山依旧在。

    滚回幕北去!

    既不肯当中国人,还不肯滚回幕北去吃沙子。

    那刘彻只能说,运河欢迎你。

    大汉帝国在未来十年,会需要成千上万的劳动力,来开凿运河,建设水利,甚至于建设工业。

    这也符合自古以来中国的价值观,更加符合普世承认的真理。

    夷狄需要教化,教化的成的,那自然转化为诸夏。

    屡教不改,顽劣不堪,那是无可救药,需要人道毁灭的渣滓!

    想到这里,刘彻忽然停顿了一下,因为他发现,自己似乎貌似还有第三张王牌——肥料!

    作为穿越者,刘彻很清楚,不仅仅农业需要大量的肥料,畜牧业想要发展,想要兴盛也同样需要大量的肥料。

    如今,汉室在农家学者和官僚们的带领下,已经走向了精耕细作的时代。

    各种新技术和新工具以及全新的耕作方式不断被推广,粮食亩产一增再增。

    但草原上的牧场,却是几千年来都没有什么变化。

    自从地球上出现第一个游牧民开始,这些游牧部族就是逐水草而居,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他们生活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之中,不得不与人斗,与天斗,与自己斗。

    这些特性,决定了游牧民的桀骜不驯和反复无常。

    但倘若——假如说,一块牧场生长的草料,就已经足够一个部族一年不需要迁徙呢?

    楼烦军的定居模式,已经被证明,可以在这个时代,用技术和新的牧草草种实现定居的目标。

    虽然,这是在长城之内,肥沃的牧场上取得的成绩。

    但问题是——草原的环境,并非不可改变。

    只要草原的牧场土壤有着足够的肥力,那么草料的生长,自然会迅速而繁荣。

    “鸟粪石!”刘彻从嘴中吐出一个名词。

    他确信,这是汉室控制草原的最大王牌,更是让游牧民再也无法威胁到中国的最大保障。

    只要有足够的鸟粪石供应,草原的游牧民就可以定居下来,至少是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定居,不再需要逐水草而居,他们的牧场会不断生长青草,供给他们的牲畜所需。

    假如不需要迁徙,也可以吃饱肚子,谁会去迁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