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节 权衡利弊
    除了王牌,汉室手里现在还握有多张可以打出去的好牌。

    其中就包括了盐与茶。

    早在去年燕蓟之战结束之初,夏义前往龙城的时候,刘彻就已经命令忠勇军和楼烦军,将幕南地区那几个著名的食盐产地彻底控制。

    北方草原,本就缺盐很厉害。

    现在,仅有的几个盐场,都在汉室控制之中。

    他们想吃盐,就得到龙城去买。

    盐这个东西,无论是对于牧民还是他们的牲畜,都是生命之源。

    没有盐,人畜都要患病!

    至于茶叶……

    任何熟悉游牧民族生活习性的人,都会清楚这种神奇的植物饮料对于北方游牧民族的重要性。

    没有茶喝,牧民或许不会死,但肯定会难受!

    控制了盐与茶,就等于控制了很多部族的软肋。

    此外,中国产的粟米和小麦、酒类,也是汉室目前可以对幕南地区部族施加影响的商品。

    至于铁锅这种奢侈品,更是从元德三年开始,就一直被匈奴各部追捧。

    刘彻可听说了,拥有一只铁锅,一把菜刀,在匈奴各部之中,就是身份的象征。

    这样想着,刘彻就敲了敲案几:“或许还可以加入五铢钱……”

    汉室铸造的五铢钱,因为其外观精美,重量适中,同时含铜量很足,不仅仅受到了汉家臣民的追捧和信任。

    就连三越和西南夷之中,也蔚然成风。

    至于匈奴,刘彻也曾经听说过,有匈奴某部与汉家榷市贸易,坚持要五铢钱的故事。

    在悄然之间,五铢钱就像一道飓风,横扫了世界。

    短短**年间,就占据了信用货币的头把交椅。

    可惜,五铢钱的流通盘子,一直是一个大问题。

    中国严重缺铜的现实,在事实上使得,每年的铜料产量,远远赶不上货币的增发速度。

    去年的铜锭产量甚至不足新增货币的两成!

    这真是太尴尬了。

    少府为了铸钱,几乎都快疯掉了。

    要不是齐鲁五王和长安官僚集团们送的大礼包,恐怕现在,少府卿刘舍已然疯掉了。

    “继续增加金五铢的铸造量吧……”刘彻在心里盘算着。

    金五铢自元德四年问世以来,走过了坎坷而艰辛的道路。

    与五铢钱不同,中国自古从未有过什么金银流通货币。

    黄金在过去千年,一直被视为贵重金属,而不是一般等价物。

    秦汉两代,虽然开始重视黄金的作用。

    但其流通范围,却一直被限制在贵族士大夫之间。

    直至马邑之战后,少府铸造了第一批一百万枚金五铢,作为犒赏给将官士卒的赏赐。

    刘彻本以为,这会开一个好头,为黄金货币流通打下基础。

    但哪晓得,他差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绝大部分士兵和军官,拿到了金五铢后,没有将之用去消费,而是跟地主老财一样,将这些黄橙橙的小可爱挖了个坑藏了起来。

    而且,多数人的想法都是——将来自己死后,让儿孙将这些金五铢作为陪葬品给他带进棺材之中……

    这可真是让刘彻气的几乎吐血。

    他绞尽脑汁,想尽办法,从列侯大臣手里,一点点的抠出来,打算作为未来金本位货币的储备金的黄金,结果到最后,依然逃不了当陪葬品的命运……

    当时,刘彻几乎就想要放弃了继续发行金五铢的想法。

    还好他咬着牙齿坚持了下来。

    而且不断的扩大和增加金五铢的发行量。

    元德四年,整整一年,汉室只铸造一百万枚金五铢,耗费黄金大约八千金(在理论上来说,黄金一斤只能铸造九十六枚五铢钱,甚至可能更少,但少府在铸造过程之中,挖空了心思往金五铢里掺各类杂质,在事实上来说,如今的金五铢之中掺杂的杂质约占三成)。

    元德五年,为了支付高阙之战的赏赐和犒赏,少府再次铸造了两百余每金五铢,加之当年,由于五铢钱铸量减少,为了发工资,刘彻授意少府额外铸造了两百万枚金五铢用于给官员发薪水。

    元德六年一年之中,少府的金五铢铸造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六百万!

    而今年到现在才不过十个月,金五铢的铸造量就已经达到了七百万!

    庞大的金五铢存量,终于使得这种高级货币具备了流通市场和条件。

    至少在长安和雒阳,商人在日常交易之中开始使用金五铢了。

    民众也由此接触到这种黄金货币。

    百姓开始接受并且乐于使用。

    至此,汉室的金本位战略终于踏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接下来,就该是霓虹的金矿开发了……”刘彻在心里盘算着计划,霓虹列岛,在目前来说,对于汉室,唯一的利用价值,或许就是这个群岛之地,那些因为火山爆发、地震以及其他种种原因,而被从地底深处带到地表的贵重金属了。

    不过,开发霓虹的金矿资源,让刘彻始终无法最终下定决心。

    因为他很清楚,霓虹的黄金固然可爱,但霓虹的江河水源之中,却潜藏着一个巨大的魔鬼——血吸虫!

    事实上,汉室现在的血吸虫,就是从霓虹被不知道是谁带回来的。

    后世的考古证明,在汉初之前,中国本没有血吸虫病。

    汉初之后的某一天,忽然,出现了血吸虫病。

    之后数十年,这种可怕的寄生虫迅速繁殖,占据了吴越地区的广大水网,并且随着人类活动不断扩散。

    好在刘彻发现及时,已经命令会稽和江都等血吸虫重灾区开始消灭和控制这些可怕的寄生虫。

    轰轰烈烈的夹竹桃栽种运动,如火如荼的展开。

    成千上万株夹竹桃,栽满了田间地头和水塘、河流小溪。

    每到夏秋,夹竹桃的落叶和果实,落入水中,杀死了大量钉螺。

    这种可怕的疾病,开始得到了初步控制。

    但想要消灭,却需要医学技术进一步发展,至少也得研究出专门针对这种寄生虫和它们的宿主的药物才有可能。

    刘彻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将血吸虫病限制住。

    结果为了点黄金而前功尽弃。

    这太不划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