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节 一夫狭五口而牧百畜
    “今天,朕召集众卿,是想与众卿讨论一下幕南的划分问题……”刘彻拍拍手,立刻就有着宦官抬着一副巨大的幕南地区来到殿中。

    幕南,在今天以前,只是一个形容词。

    与之对应的是幕北。

    幕南与幕北,共同构成了匈奴帝国的两条腿。

    幕南富饶而温暖,幕北寒苦而艰难。

    自从殷商灭亡后,诸夏民族就再也没有统治过草原,数个世纪以来,这些地方,都是夷狄戎族的乐园。

    及至今天,汉室击败匈奴,夺取了幕南地区,终于使得此地从形容词变成了一个地理名词。

    作为一个地域,幕南地区非常广袤。

    自戈壁大沙漠以南,包括广袤的鄂尔多斯高原、锡林郭勒草原、大小兴安岭,延绵万里,总面积几乎相当于大半个中国。

    这么大一块地盘,落到了汉室手中,怎么分配?如何控制?就成为了决定汉室经营草原成败的关键。

    刘彻走到这副巨大的地图前,凝视着地图上那一个个代表着湖泊的区域,然后回身望着群臣:“朕已经决定了——所有的湖泊群落,皆为列侯之封国,卿等若有意于幕南立国,可向宗正、大鸿胪等报备……”

    湖泊在草原上,意味着一个固定的安全的水源,更是一个塞上天堂。

    湖泊周围,甚至可以进行农业活动。

    毫无疑问,每一个湖泊群,都可以辐射和控制周围数百里的草原,垄断和主宰附近部族的命运。

    依湖为城,就可以在草原上建立一个个节点。

    再由这些节点,连接成一个网络。

    从而彻底控制这片广袤富饶的草原!

    自然,这些战略重点,刘彻只会交给自己人。

    幕南诸部之中,除非出现那种绝对忠心,且汉化程度足够高的部族,不然,刘彻是不会轻易的准许他们接触和控制草原的。

    但……

    刘彻虽然想着,想把好东西,都留给自己人。

    然而,列侯却未必愿意接受这片好意。

    毕竟,草原,一直以来就是贫瘠和苦寒的同义词。

    到现在为止,汉室也没有什么贵族和富豪是通过畜牧致富的。

    既然没钱,还没有什么好处,环境也恶劣,自然而然的,没有什么人愿意主动请缨了。

    刘彻自也明白这些渣渣的想法,就像当年安东的加恩封国,这些家伙就是拿了封国,就丢给了自己的庶子,随便塞了点钱和资源,让他们自己去自谋生路。

    结果哪成想,安东的资源忽然爆炸,局势瞬间逆转,于是,许多家族立刻上演了一出出好戏。

    那些嫡子嫡孙们,忽然之间就都跳了出来,要去安东‘为国出力’,人人都想着摘桃子。

    只能说,人心就是如此。

    这一次,也是一样,列侯们没有人愿意去塞外吃沙子,去艰苦奋斗,人人都想着躺在祖宗的功劳簿和家里的黄金上逍遥自在。

    没有办法,刘彻只能是点名了。

    “汁方候……桃候……复阳候……舞阳侯……”一开始,刘彻就直接点名自己门下的四大金刚,根本不给他们异议的机会,直接说道:“四位爱卿,做好准备,移封幕南吧……”

    “看中那块地盘了,就来跟朕说……”

    “陛下……”桃候刘舍‘感动’的都快要哭了,但,他很清楚,假如自己拒绝,会是个什么下场?他只能是‘感激涕零’的拜道:“臣谢陛下隆恩……”

    其他三人,也是都拜道:“臣等谨奉诏……”

    但心里面,却都在打着拖延的准备。

    四人的封国,哪怕是最差的汁方候侯国,那也是地处中原膏腴之地的。

    如今,却要被拿去与塞外幕南的一个不毛之地对换!

    这叫他们如何甘心?

    刘彻自然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直截了当的道:“卿等在明年春三月之前,必须移封!”

    虽然没有说超过这个期限,还没有移封,会是个什么下场。

    但大家也不傻,用屁股都能猜到,最起码,也是要被直接开除出‘四大金刚’的行列。

    没有了四大金刚的身份来当护身符,这几个渣渣自然猜得到自己会是个什么下场!

    是以,他们不得不跪下来,恭身拜道:“臣等谨奉诏!”

    但心里面,已经在哭泣了。

    将这四个渣渣料理完毕,刘彻就看向丞相周亚夫,问道:“丞相,负天下之望,受社稷之重,今朕拓幕南之土,请丞相为天下先!”

    这就是让周亚夫做个榜样了。

    老刘家也一直有让丞相当榜样的惯例。

    譬如历史上,太宗皇帝就是通过一个‘请丞相做榜样’的借口,把时任丞相,元老重臣,手握兵权的故太尉绛候周勃赶回家种田了。

    所以,周亚夫虽然闻言,微微有些尴尬,但还是服从了命令,拜道:“臣谨奉诏!”

    有了丞相带头,再加四大金刚开路,刘彻觉得,他已经向天下证明了,他必定会经营和控制幕南,绝不会撒手的决心。

    至于其他人要不要跟上,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总之,幕南虽大,但是膏腴之地和最好的牧场,就那么几个。

    先到先得,晚了的人,刘彻可不会管他们!

    毕竟,做皇帝的机会已经给你们了,你们还不跟上,那怪谁?

    至于畜牧业,有没有搞头,有没有利益?

    刘彻心里清楚,何止是有搞头啊!简直就是大有可为!

    未来的汉室,要想建立起一套轻工业体系,就离不开畜牧业的加持。

    而在后世,那些新西兰、北美和澳洲的庄园主,哪个是穷人?

    将这个事情暂时放到一边,刘彻看着地图上的其他区域,说道:“幕南之地,除了我汉家列侯封国之外,还有着广袤的草原地区,这些地方,如今一片混乱,各部各自为政,长此以往,必然生出祸患来!”

    “卿等皆朕肱骨,明于古今之事,如何控制和消弭幕南之患,还请卿等畅所欲言!”

    其实说老实话,刘彻也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和办法了。

    主要是从辽金和满清控制草原的政策的得失之中,总结而来的办法。

    在历史上,辽金与满清,都先后控制过草原,其中,尤以满清的政策最为成功。

    满清的政策,无非就是两条腿走路,用利益和联姻,拉拢蒙古上层贵族,再辅以喇嘛教精神麻醉,减丁政策控制草原人口。

    这样一来,蒙古的上层,全是爱新觉罗的亲戚,只会为了大清而战,根本不会去反抗,而下层则被喇嘛忽悠的找不着北,加上减丁政策控制了人口,使得草原各部的人口被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不会对草原生态和环境造成严重负担。

    各部上层沉迷于纸醉金迷,下层沉迷于封建迷信。

    人口又被控制住,一般不会有饥荒。

    于是,终满清之治,草原始终没有出现过什么大的问题。

    特别是康麻子打掉了所谓的黄金家族后,更是统治稳定,从无反抗。

    但满清的做法,现在却是难以复制的。

    汉室固然可以拉拢幕南各部上层,给他们高屋大宅,身份地位。

    但却没有一个喇嘛教来帮忙,麻醉其下层。

    当然了,没有喇嘛教可以制造喇嘛教,但问题是——刘彻不愿意。

    因为宗教是一把双刃剑,君不见,满清皇帝固然是利用了喇嘛,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喇嘛也未尝没有洗脑满清皇帝!

    毕竟,你想要游牧民信仰一个宗教,你自己得先信了那个宗教才行。

    所以,满清的政策已经被pass了。

    至于辽金的政策,更是不可取!

    辽金控制草原,靠的是高压和剥削。

    而高压和剥削,只能稳固一时,无法稳固一世。

    况且,这幕南并非什么殖民地,刘彻是打算当做本土来经营的。

    高压统治和残酷剥削,只会制造敌人。

    但无论如何,这三者的成败,都给了刘彻一些思路与灵感。

    首先,还是那句话——要先分辨敌友。

    把敌人和朋友分清楚了,就知道要拉拢谁,打压谁了。

    只要知道了这个事情,那么,再复杂问题也会变得简单起来!

    草原上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资源分配不公!

    而对于汉室来说,要稳固和加强幕南统治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答案是那些掌握了部族资源的贵族和首领!

    一个大部族,可以拥有十几万甚至数十万头牲畜,有数万人口。

    部族的高层,可以随意的鞭笞和凌辱,乃至于决定牧民的生死、自由。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刘彻觉得,那些底层牧民,必然是希望拥有自己的牲畜,自己的穹庐,自己的家庭,并且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的权力的。

    但部族却像一座大山,压得他们不敢异议。

    而这些大部族,又是裹胁着这些无知牧民,来获得力量。

    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

    解放牧奴和肢解大部族。

    简单的来说,就是分畜到户和包产到邑落。

    将大部族,肢解成一个个以家庭为单位的定居牧民。

    只要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幕南的统治,就稳如泰山了。

    毕竟,一个大部族,还可能反抗并且拥有反抗的力量。

    但一个无依无靠,最多有些邻居帮忙的小牧民,凭什么对官府和汉室说不?

    而这个政策,刘彻觉得,幕南各部的牧民,必定会欢迎的,必定会接受的。

    这就跟在中国,刘彻要授田一样。

    那个农民不支持?那个农民不拥护?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政策,还符合汉室国策——大汉国策和祖制——豪强大族必须死!

    自刘邦以来,历代天子都锲而不舍,孜孜不倦的追求着肢解和拆散地方的大家族和大家庭。

    一夫狭五口而治百田,才是理想的社会模式。

    具体到草原上,刘彻觉得改两个字就可以了——一夫狭五口而牧百畜。

    只是,想要达到这个目标,刘彻感觉,恐怕要大动干戈不可!

    说不定,还得调集大量野战军进入幕南清场和清洗。

    不服的,敢反抗的,不听命令的,全部敲死!

    同时,还必须拥有一支精明能干,高效率的文官团队来协作和协调,在幕南各地建立定居点,对牧民编户齐民,登记造册,并建立起可靠而稳定的基层组织。

    ……………………………………

    刘彻的想法和念头,群臣自然是猜不到的。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揣摩刘彻的意思。

    大鸿胪公孙昆邪首先奏道:“陛下,臣以为,或可以用怀柔之策,敕封各部头人,荣之以爵,贵之以财帛,授之以女子……”

    这是老套路了,也是被历史证明过的昏招。

    刘彻只是一听就否决了,摇头道:“若以怀柔,敕封各部,以列侯封君而封之,朕有何面目去见天下有功士卒及浴血奋战之大汉英灵?”

    列侯将军们一听,也都不干了。

    纷纷对着公孙昆邪,怒目而视。

    毕竟,他们可是把脑袋系在腰上,拼死拼活才拼到如今的地位,现在,一群夷狄还是过去的敌人,啥功劳都没有就可以封侯拜将。

    这谁受得了?

    岂不就成了打仗的不如投降的了?

    军队方面,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

    哪怕是文官士大夫也不同意这个方法!

    道理很简单:在高傲的士大夫眼中,夷狄的酋长算个毛?也敢骑在他们脑袋上耀武扬威?

    更别提,这些渣渣,不过是一群连匈奴人都鄙视的杂牌部族!

    公孙昆邪一看情况不对,立刻缩卵,跪在地上,说道:“臣愚昧不谙大义,失口妄言,还请陛下赎罪!”

    宗正刘敬也出列拜道:“陛下,臣愚以为,莫不如用分而治之之策……”

    这就是典型的官僚思维了——这个事情如此麻烦,不如先搁置着,让各部自己去打,汉室先旁观,然后慢慢去想解决之策。

    所以,刘彻没有让他说完,就打断他的话,道:“宗正所说,颇为不妥!朕既做天下王,为**之主,安可坐视如此?”

    宗正刘敬一听,也缩了,赶紧磕头道:“臣愚昧,臣愚钝……”

    之后,郅都、晁错也都提了一些办法,但全部被刘彻所否决,到了这个时候,傻子也知道,天子自己有想法。

    于是,群臣集体拜道:“臣等愚昧,才具不足陛下万一,还请陛下明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