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节 委派
    “丞相,我汉家祖制可是强本弱末?”刘彻扭头问道。

    “回禀陛下,正是如此!”周亚夫毫不犹豫的回答:“自建信候献策高帝以来,我汉家历经三代数十载,此策不曾动摇半分!强本弱末,实乃社稷之策!”

    无论士大夫地主们怎么讨厌和反对刘氏对地主豪强大族的打压和拆散、肢解国策,数十年来,在枪杆子的依托下,刘氏君王和大臣们,矢志不渝的积极肢解、迁徙和消灭地方豪强。

    特别是刘彻登基后,对地方豪强的打压力度,更是加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地方郡守们,纷纷拿着自己地盘里的豪强人头刷政绩。

    张汤、郅都、宁成,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些年的限制和打压,持续至今,效果是惊人的!

    最起码,国家的威权得到了足够的维护,汉室天下,没有任何地方豪强,敢于和官府拍桌子、较量。

    法家和黄老派,都拿着这个事情,当做自己的政绩,到处吹嘘。

    就连儒家,也不得不在这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不敢还嘴。

    “幕南岂非中国邪?非朕之土邪?”刘彻缓缓的问道。

    “幕南自是陛下之土,中国之地……”周亚夫自然不敢在这个问题上有任何异议。

    在事实上来说,在理论上,别说幕南了,就是美洲和欧6,在中国人眼里,那也是属于中国天子治下的地区。

    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就是这么个理,霸道,绝对而无比高傲。

    “这就是了!”刘彻微笑着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剑,指着地图上那一个个林立的部族,那一个个占地为王的部落,问道:“今幕南大族林立,各部酋长,口是心非,其中颇有不服朕者!卿等谁可为朕削之?”

    杀人这种事情,郅都最喜欢了。

    他几乎都没有思考,就出列拜道:“臣执金吾都,愿为陛下金吾之木!”

    执金吾,本就是执棒打人的暴力官职。

    在今年的改制后,更是手握着天下缉盗和捕盗,对内肃清土匪强盗和占山为王的不服势力的急先锋。

    而且,郅都的能力,毋庸置疑!

    他是汉室如今罕见的文武双全,无论民政还是军事都是顶尖的官员。

    “善!”刘彻一看郅都主动请缨,立刻点头,说道:“朕便命卿以执金吾兼护匈奴将军,假飞狐、句注、楼烦、忠勇各部全权,代朕牧行幕南各地,所过之处,宣朕之命于各部曰:皇帝命臣郅都为护匈奴将军,行慰幕南各部;皇帝心念幕南各部之民,旦有愿自立者,皆许之,各部当给其牲畜、穹庐,有司当为之编户齐民……”

    郅都闻言,大喜,拜道:“臣谨奉命!”

    这可是足以名留千古的伟业,更可能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光荣!

    一旦事成,那么,足以让他上追南仲,下配管仲!

    至于,在这个过程里要流多少血?死多少人?

    对于法家来说,这都不是个事!

    当年法家为了修万里长城和秦直道,连诸夏臣民也弄死了无数!

    但其他人却吓尿了……什么情况?

    天子和执金吾郅都这一唱一和,就定下这样的大事?

    “陛下……”太常窦彭祖几乎是战战兢兢的奏道:“臣以为,若如此,恐怕,那幕南各部全部都要反啊……”

    毫无疑问的,天子的做法,是要挖幕南各部贵族的根!

    什么自愿自立?

    在郅都手里,最终肯定会变成强制肢解,哪怕那些牧民哭爹喊娘,死也不愿意自立,编户齐民,他郅都也会拿着刀子,逼着他们去自立,单独立户。

    这都不用去猜!

    法家的人素来都是这样,他们才懒得去管什么人情世故和其他人的意见呢?

    更不会去听取其他人的意见,拿着刀子就是杀杀杀!

    “反?”刘彻嘿嘿一笑:“朕巴不得他们造反!”

    在事实上来说,幕南各部,除了那些早早的投靠了汉室,站在刘彻这边的部族,其他部族,不是在打着蛰伏起来,以待他人的二五仔,便是身在汉室心归匈奴的反贼。

    留着这些人,等他们造反咩?

    干脆逼反他们,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

    二五仔和反贼,一锅端掉。

    虽然这么做,固然,幕南可能要动荡几年,流血无数。

    但这怕什么呢?

    连匈奴的主力和王牌,都在汉军手下一败涂地,匈奴单于不敢南下牧马。

    剩下的这些渣渣还能上天不成?

    握着绝对大的优势和绝对的力量,更站着道德高度,手握着真理。

    当然是要抓住机会怼死这些渣渣啊!

    不然,未来,这些渣渣说不定会给汉室造成巨大的隐患。

    “可是……”宗正刘敬也觉得这样的做法,有些不好,但具体哪里不好,却又说不上来,只能是支支吾吾的找着借口,拜道:“陛下,这样做是不是有失仁义?”

    讲道理的话,幕南各部,现在都是认可和承认了大汉帝国的宗主国身份和刘彻的天单于地位。

    站在贵族们的角度来看,刘彻这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挖各部根基的做法,委实霸道和无赖了一些。

    出于本能,他们会反对——因为,今天皇帝可以这样对夷狄的贵族下手,下次,说不定皇帝玩上瘾了,就会用到内部。

    而如今的刘彻的行事风格,是极有可能出现这样的结果。

    刘彻微微一笑:“仁义?这是给诸夏手足与同袍才讲的……夷狄酋长,并不需要与他们讲仁义道德……况且朕诏命既下,能服从者,方为朕臣,受命不从,乃是抗诏!”

    刘彻看向廷尉赵禹,问道:“廷尉,抗拒诏命,该当何罪?”

    廷尉赵禹昂起胸膛,义正言辞的拜道:“启奏陛下,按律,抗拒圣命,以大不敬论罪,当族!”

    “宗正、太常,可听到了?”刘彻走回御座,坐下来,一挥袖子,霸气的道:“不从朕命者,皆以乱臣贼子视之!”

    北匈奴主力的西征,给了刘彻可以大刀阔斧解决幕南问题的空间。

    幕南各部要是有种的话,那就起来造反吧!

    汉军将士,正好拿他们来练练手!

    刘彻就不信了,就这群土鸡瓦狗,曾经被匈奴人欺负得跟孙子一样不敢反抗的渣渣,还能在汉军兵锋面前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