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节 两个任务(1)
    廷议结束后,刘彻特地留下了郅都和周亚夫。

    “丞相……”刘彻首先对周亚夫说道:“明年,丞相就要任满八年,按照制度,即使朕心不舍,但还是不得不请丞相让贤……”

    说句实在话,刘彻是真舍不得放周亚夫致仕。

    但问题在于,规矩既然已经立下,就不能改变!

    周亚夫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微微欠身,拜道:“陛下,臣知道该怎么做……”

    虽然说,他这个丞相的任期至少会到明年夏天,但未雨绸缪,从现在开始,他这个丞相就必须为退位做好各种工作。

    譬如说,上表请辞,告诉天下人——他周亚夫心甘情愿的请辞丞相之位。

    如此,才可保证政坛的平稳过渡。

    作为丞相,周亚夫自然对此早有准备。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周亚夫内心深处,有些不明的苦涩味道。

    毕竟,这世界没有几个人,愿意放下这手中的权位,甘心到幕后去,做一个清贵的贵族。

    刘彻看着周亚夫,自己的老爹和祖父留给自己的这个元老辅佐大臣,定海神针,当初若非是周亚夫和郅都保驾护航,恐怕自己的地位,不可能如此稳定。

    但……

    刘彻更清楚,再让周亚夫继续当这个丞相,那等于是害了他。

    所以,在心里叹了口气,刘彻就柔声道:“丞相,可选好了继任的武苑山长?”

    武苑就是当世的黄埔军校,作为武苑山长的周亚夫在过去数年,在武苑之中广培人才,使得周氏的影响力遍及郡国。

    数以百计的郡国甚至是野战军的司马、校尉,都以周亚夫门徒子弟自居。

    这些人每年写给周亚夫的信件,抬头第一句就是:不肖弟子XX郡XX敬拜老师,而其结尾一般都是:弟子XX顿首再拜。

    数年来,借助着这样的关系,以武苑为原点,汉室军方编织起了一个个全新的派系。

    周亚夫的周氏派系,声势最大,人数最多。

    作为皇帝,刘彻已经不可能再容忍周氏的力量和影响力继续膨胀下去。

    再这样下去,周氏门阀恐怕就要破土而出。

    所以,在卸任丞相之前,周亚夫得先卸任武苑山长。

    周亚夫闻言,深深一拜,道:“陛下爱护臣的心思,臣感激涕零,余生愿为陛下门下牛马走,陛下旦有吩咐,臣必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这句话,并不是开玩笑的。

    而是发自周亚夫肺腑的话语。

    汉室丞相,看似威风,看似权重,但实则,周亚夫心里明白,丞相之位,就是一个烫手山芋。

    当初,他父亲周勃,一世英雄,晚年差点没能走出廷尉大牢!

    即使是名臣如萧何、陈平,在丞相之位上也是战战兢兢。

    更别提,他周亚夫兼着武苑山长的职务,一个不小心就会引来猜忌。

    这些年,周亚夫每每午夜梦回,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如今,天子能够让他推荐武苑山长的继任者,这就表明了天子没有猜忌他的心思,更表达了天子个人的信任之情。

    错非如此,天子是不会让他来推荐武苑山长的继任者的。

    直接点一个大将继任,然后等他周亚夫从丞相位子退下来后,随时随地都可以找个借口收拾他。

    当年他爹在封国里练兵,储备了点兵器,都能被人当成谋反的证据,这个世界上,只要皇帝想整人,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当借口的?

    有了天子的这个态度,他周亚夫的晚年生活等于有了保障。

    “丞相言重了……”刘彻扶起周亚夫,拉着他的手,说道:“丞相朕之肱骨,乱臣之首!数年以来,幸得丞相不离不弃,拾遗补缺,这江山社稷,方能如此稳固……”

    在某种程度上,毫不夸张的说,没有周亚夫,就没有今天的大汉帝国。

    特别是,在经历了张欧的无能和昏庸之后,刘彻更加清楚周亚夫的能力和为人的珍贵之处。

    “朕闻,乡中有长者曰: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丞相就是朕的镜子!”

    “陛下……”周亚夫听了感动不已,他深深的以为自己能得到这样的评价,真真是余生足矣!

    况且,其实他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当了八年丞相,在他的任期之内,汉室一雪前耻,对外屡战屡胜,不仅仅收复了高阙故土,更将整个幕南地区收入囊中。

    今日的帝国,比起八年先帝去世的时候,扩大了至少一倍。

    南及南海,东及东海,西至临邛,北至大漠,纵横数万里,幅员无数。

    帝国的战旗,插满了几乎所有过去所认为的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大汉的铁骑,隆隆而来,万国俯首,千族臣服。

    中央帝国,天、朝上国的基业,已然成型。

    毋庸置疑,他作为辅佐天子,开创了这样一个大时代的丞相,未来在史书之上的地位,恐怕不比辅佐周成王的周公和辅佐齐恒公的管仲低。

    大丈夫至此,夫复何求?

    “陛下,臣以为,武苑山长,教化育人,责任重大,不可不慎!”周亚夫拜道:“以臣之浅见,当世能胜任武苑山长者,不过三人而已……”

    “丞相请说……”刘彻坐回御座,临襟正坐,抬头而立,做足了pass,这是必定要给周亚夫做的陪衬。

    不然日后,后人翻看史书,看到丞相周亚夫致仕前,他这个皇帝与之商谈国事,结果皇帝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这叫后人怎么评价嘛?

    诛心一点的,恐怕会以为他和周亚夫有矛盾呢!

    “东成候义纵,文武双全,年轻有为,于朝野素有贤名……”周亚夫拜道:“臣以为可以为臣之后,继位山长……”

    无论于私于公,周亚夫都会推荐义纵。

    原因很简单,在私,义纵是周亚夫的女婿,女婿半个儿子,子承父业,理所应当。

    况且,义纵还是皇帝的小舅子,天然适合担任武苑的山长。

    于公呢,义纵的才能,周亚夫很清楚,确实是新一代的汉军将校之中的佼佼者,功勋也足够,完全可以撑起武苑的门面。

    但刘彻却是摇摇头,道:“东成候,太年轻了!朕担心他难以服众!况且,年轻人贸然升至高位,朕担心他会把持不住!”

    历史上,有太多年轻得志轻狂张扬的教训了。

    就连一代天骄霍去病都是因为太年轻得志而陨落的代表——倘若霍去病稍微沉稳一点,不去自作主张,射杀李敢,他就不会被武帝罚去打匈奴,也就不会不明不白的‘暴卒’。

    刘彻自也不愿意出现这样的情况。

    再者说,义纵是皇长子刘病已的舅舅,任命他去当武苑山长,就跟**裸的告诉天下人——朕已经决定要立皇长子为储了!没有什么太大差别。

    毕竟,义纵本身就已经是车骑将军行安北都护府都督事,再兼一个武苑山长,军方的大半权力都落到他手里去了。

    有他在军队里给刘病已保驾护航,其他所有竞争者,恐怕还没有开始上场,就已经被淘汰。

    周亚夫闻言,却是一叹,他也知道,自己的女婿想上位,没这么容易。

    “武苑祭酒,特进元老,曲周候郦寄,素来德高望重,深受天下敬重,臣以为也可作为人选……”周亚夫稍稍整理了一下心情,继续推荐。

    刘彻闻言,却是稍稍皱眉,郦寄这个人倒不是不行。

    他能力和威望、资历,都足够。

    就是这风评和人品……

    他要做了武苑山长,刘彻实在有些担心啊!

    天下人的议论,还可以当他们放屁,但是……这郦寄自己的特殊癖好,却是刘彻担忧的事情。

    刘彻真担心这货,当了山长,搞出什么丑闻……

    譬如说啊,看上自己的学生的老妈,然后娶回家……

    这种事情,他还真干得出来!

    所以,刘彻直接问道:“第三个人是谁?”

    很显然,天子不太属意郦寄。

    周亚夫也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暗道:“老朋友啊,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你名声太差了……”

    在周亚夫眼里,郦寄就是那种被名声拖累的大将。

    若在春秋战国那样的乱世之中,郦寄大约会混的风生水起,说不定就是一个吴起。

    可惜,在这升平之世,他背负的污点,成为了他的阿喀琉斯之踵。

    任他才华怎样高,胸中志向多么高远,永远会成为他人指指点点的对象。

    连皇帝都会因此介意。

    没办法,周亚夫只能拜道:“虎贲卫左都尉、信昌候程不识,为人果敢,贤能胜职,犹能教化宣明,可为山长之选!”

    周亚夫最后推荐的这个人选,让刘彻颇为诧异。

    讲道理的话,程不识此人,与周亚夫从来不是一个山头的。

    程不识是法家在军队里的代表人物,他自己就多次公开声称他‘吴子门徒’,对于法家的吴起,推崇备至,就差没将之挂起来膜拜了。

    而周亚夫的屁股,一直都是坐在儒家和黄老派之间。

    此刻,举荐程不识,有些让刘彻没有反应过来。

    但仔细想想,程不识还真是最好的人选。

    首先,他年轻,今年程不识三十五岁,刚刚好是一个武将最鼎盛春秋的年纪,他去做了武苑山长,旁的不说,至少在思路上和理解上,与年轻的军官们能有更多话题。

    其次,别看程不识年轻,但他在军队里的名声,早就有了。

    他是所谓‘虎贲定律’的创建者,也是汉室胸甲骑兵战术的开创者,更是汉家弓弩兵的教材《强弩纪要》的第一作者。

    近两年,他还投身于完善《离合书》的事业之中。

    在如今,程不识的大名,可谓响彻天下。

    被军方推崇备至,隐隐是当世的司马镶且!

    有了这么多著作在身,程不识的资历不足问题也被完美的填补了。

    最后,程不识还有着军功,高阙一战,他随义纵攻陷高阙,战后被封为‘信昌候’,论功在义纵、郅都和卫驰之后,受封食邑两千一百户。

    最重要的是——程不识是刘彻的自己人,绝对的心腹!

    他出身和成长,都在虎贲卫之中。

    而虎贲卫和羽林卫,就是刘彻左膀右臂,刘彻甚至确信,即使天下都反了,虎贲卫和羽林卫也会陪他战到最后!

    更妙的是——程不识没有根基,也没有党羽。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几乎找不到比程不识更合适的人选了。

    只是思虑片刻,刘彻就道:“那请丞相去找信昌候谈了一谈吧……”

    这其实就是决定由程不识来出任武苑山长。

    “诺!”周亚夫闻言立刻拜道。

    将这个事情解决完,刘彻就看向郅都,对他道:“执金吾……朕此番命卿前往幕南,有两个事情,希望爱卿注意一二……”

    “陛下请吩咐!”郅都顿首一拜说道,他此刻,心情真是美滋滋。

    因为,程不识将要出任武苑山长了!

    尽管他郅都与程不识其实不过点头之交,程不识是个典型的武痴和学者型将军,他从不与朝堂的九卿大臣来往,平日里不是练兵,就是忙着组织军官们探讨和研究战术,心思一分都没往政治上点。

    但他是法家的人!

    这就足够了!

    如今,大汉军队之中,义纵是偏向法家的,他是铁杆的法家门徒,再加上一个程不识,法家大将可谓是占据了军方的绝对优势。

    程不识当了武苑山长后,更有可能培养出大量亲法家的大将。

    有了军队的支持,无论儒家怎么跳,也都跳不出法家的手心了!

    刘彻却是看着郅都,笑着吩咐:“这第一件事情,就是爱卿去了幕南,给朕想办法在半年内弄到十万人口!”

    这话一出,周亚夫和郅都都傻了。

    刚刚廷议上,天子还是一派正义凛然,要给幕南的广大穷苦牧民做主的圣君形象,这转头就给他郅都分派任务指标了。

    十万人口!

    这可不是个小数字,整个幕南现在的人口加起来恐怕都没有一百万!

    天子这一张嘴,就要了十万,十分之一的人口!

    还是限定半年完成!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天子根本就没在乎幕南牧民的死活!

    刘彻却是看着自己的丞相和执金吾,呵呵笑道:“没有这十万人口,朕拿什么去建设塞上封国?”

    他站起身来,琉珠下的眼神冷酷和残忍:“难道,卿等想从中国带人去幕南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