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零一节 商贾的力量
    九月已丑(初一),郅都来到了太原。

    这是他第三次来到这座城市。

    第一次,是马邑之战后,他受命来此主持战后的善后。

    第二次是高阙之战,他从太原出发,前往河阴。

    而这一次抵达太原,郅都看到了很多与过去不一样的东西。

    太原城变得更热闹了,市面上也更繁荣了。

    尤其是现在,太原城内外,都挤满了来收购粮食的商人。

    “这太原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收购粮食的商人?”郅都很好奇,于是就问了一句来迎接他的太原令张垣。

    “回禀君上,这些商人都是收了粮食,卖去龙城的……”张垣是郅都的旧部,曾经担任过棘门军校尉,河阴之战,他失去了自己的一只眼睛和一个手掌,不得不退役。

    若在过去,像张垣这样在战场上负伤残疾的军官,基本上只能拿着国家的抚恤回家种田了。

    但如今,因为军方势力不断膨胀和军人地位不断提高的缘故,所以,他尽管受伤残疾被迫退役,但却可以出任官员。

    从棘门军校尉转任太原令,在秩比和地位上算是平调。

    但话语权却不一样了。

    太原令是太原郡的四号人物,仅在郡守、郡尉和郡丞之下。

    他还有着军方背景和靠山,谁也不敢小瞧他。

    故此,在太原令任上,他得以做很多事情。

    包括推动建设太原-萧关的轨道马车工程以及重新拓宽直道。

    “卖去龙城?”郅都听了,心里若有所思,他知道,最近几个月,天下的商贾,都组队前往龙城。

    坊间传闻,这些人都赚死了。

    甚至有人一夜暴富。

    但问题在于——这么多粮食,幕南各部,吃的了这么多吗?

    以他双眼所见,这太原城之中的商人,每天都会收购数万石的粮食,运往龙城。

    这还只是一个太原!

    在晋阳、狐奴、云中等城市,恐怕类似的情况,也都在上演吧?

    这样想着,郅都就问道:“今年太原丰收,据说亩产粟米达到了三石……”

    “是的,君上……”张垣依然如同当年在郅都麾下一般,毕恭毕敬的答道:“今年太原郡各地的粟米都是大丰收,亩产最多的达到了四石半之多!”

    这是受益于战争胜利的红利!

    自高阙之战后,汉军俘虏了数十万的战俘、奴隶。

    虽然其中大半都被送去了内陆,但依然有数万人留在代北地区,这些战俘,每日辛勤的劳作,建设种种水利设施。

    加之,高阙之战后,天子下诏诏免了代北各郡的田税、徭役。

    这使得百姓得以有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投诸自己的生产生活。

    兼之法家势力开始全面影响代北各地的官僚系统,许多地方官员,干脆就是法家的官员。

    而法家的官员,最喜欢和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刷政绩。

    当今天下,最好的刷政绩方式,莫过于兴修水利,建设道路。

    有了免费劳动力,还有了足够的组织动员能力,加上百姓本身就乐意修建水利设施。

    于是,从去年开始,代国、上郡、陇右和云中都掀起了水利建设的**。

    仅仅是太原一地,去年兴修的水利渠道总长就超过了一百里。

    水利设施一完善,都不需要怎么去推广技术,粟米产量和小麦产量,立刻就蹭蹭蹭的狂涨。

    以张垣所知,这太原的涨幅,在代北各郡之中其实是最低的。

    最高的是上郡!

    上郡今年的粟米平均亩产据说已经接近了两石半!

    整整增加了一石!

    让人瞠目结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粮食产量的狂涨,既是好事,也有可能是坏事。

    像是去年,单单是为了收购农民手里多余的粮食,太原郡就几乎将自己手里全部的钱都砸了进去了。

    郡守为了省钱,据说连郡守衙门的蜡烛也不敢多点。

    即使如此,太原郡的财政也几乎破产,去年秋收后,太原郡给官员发放俸禄,直接发的是粟米。

    没办法,粮食太多而官府的钱太少。

    假如官府不去平抑粮价,使粮价暴跌,那搞不好,谷贱伤农的事情就会出现。

    若是过去,官老爷们大约不会管泥腿子们的死活。

    谷贱伤农就谷贱伤农呗。

    正好搞死一批自耕农,与商贾地主一起好好吃一顿盛宴。

    但在如今,却没有官员敢坐视这种事情发生了。

    至少在代北,没有人敢这么玩。

    因为大家都不想死……

    今日的代北各郡,地方基层县乡亭里,几乎都有完备的基层民兵组织。

    云中和上郡的某些地区,甚至每一个乡都建设有一个基本的武库。

    武库之中,塞满了大量武器装备。

    随时随地都可以拉出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

    至于百姓的家里,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有着刀剑弓弩,年轻人人人都是弓马熟练。

    惹毛了他们?

    分分钟都可以来一次章丘之变,杀进太原城,把贪官污吏抓起来送去长安。

    一旦出了这样的篓子,从过去的经历来看,长安天子和九卿们,大约也是只会鼓励百姓和奖励百姓。

    某些学派,譬如思孟、重民之类的学派,说不定还会跳起来鼓掌。

    在人民获得了他们的枪杆子后,官僚们不得不认怂。

    所以,太原的诸公们,也就不得不去做事情,防止出现一个章丘之变。

    回想起此事,张垣也是感慨万千,在心里更加认同了当初天子所说的‘圣人制五兵,非以相害,乃以禁暴诛邪而已’。

    今天果然如此,百姓手里的刀枪弓弩,让官僚们不得不投鼠忌器,不得不去做一些有利于民生的事情。

    不过呢,也正因为如此,今年开春的时候,太原郡的上下官吏,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因为,去年为了维稳,太原郡几乎花掉了自己府库的最后一个铜板。

    各地官仓里的粮食,堆积如山,根本没法处理。

    若今年再来一次丰收,太原郡上上下下,恐怕都得辞官了……

    好在,关键时刻,商人们来救驾了。

    龙城贸易的兴盛,使得商人们纷至沓来,官仓里的粮食,直接被买走。

    就连百姓手里的余粮,也是被一扫而光。

    去年的财政拮据,在今年变成了财政富裕。

    有了钱,郡守府直接开始考虑修直道和轨道马车了。

    花钱刷政绩这种事情,傻子都会做啊!

    由是,太原上下的每一个官吏,都成为了龙城贸易的受益人。

    甚至许多人都认为,自己能不能升官发财,更进一步,与龙城贸易的繁荣程度有着直接联系。

    龙城贸易越兴盛,大家的政绩就越多。

    而郅都受命为护匈奴将军,全权节制幕南各部的消息一传出来,太原郡甚至是整个北地诸郡,都是忐忑不安。

    大家都害怕,郅都去了龙城,可能会打压现在兴盛的汉胡贸易。

    原因呢,也很简单。

    因为郅都是法家的名臣,而法家自古就对商人瞧不起,恨不得杀光天下商人。

    于是呢,就派了张垣过来求情和递话。

    千万千万,要让郅都了解到如今代北各郡的难处,高抬贵手,莫要搞砸了大家伙的政绩来源。

    郅都哪里知道这些事情,他只是看着这繁荣的市面和到处高声呐喊的商人,有些不悦,他对张垣道:“张公,你即为太原令,为何不好好整顿一下这太原市面?任由商贾之辈横行,买卖粮食,售与匈奴?需知,粮食才是国本、民本啊!”

    他面朝长安方向拱手拜道:“天子多次教诲群臣:洪范八政,一曰食,二曰货!食在货前啊……”

    张垣闻言,面露苦涩,道:“君上明鉴,下官也不喜商贾之辈,对此辈从无什么好感……”

    这是当今天下多数官员的共同心理。

    一方面,大家伙都看不起商贾。

    无论是儒法还是黄老、墨,都觉得商人是万恶之源。

    但另一方面,没有人能拒绝得了商人的小钱钱。

    特别是,当商人的小钱钱直接与他们的政绩挂钩时……

    李悝变法,尚且需要白圭的小钱钱辅佐!

    今天,汉室的商贾与官僚集团和学术界之间的纠葛和纠缠之深,已经远远超越了当年李悝与白圭的纠缠。

    所以,当代的官员和学者,都出现了一种非常纠结的心理。

    许多人靠着骂商人、打压商人而出名,但他们出名后,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商人的金钱所俘虏了。

    学者要开学苑,离不开巨贾的资助和捐献。

    官员要刷政绩,也离不开商贾们的商税和贸易支持。

    这种纠结的状态,让许多人纠结不已,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安眠。

    这是理想、信念与现实冲突时的表现。

    张垣就是一个这样的患者,他低着头,对着自己过去的老上级说道:“君上有所不知,下官虽然痛恨商贾,恨不得将之全数禁绝,以免彼辈蛊惑纯良之民众,从工商之贱业……然则,下官却又离不开商贾……”

    他抬起头看着郅都,说道:“君上……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若无贾人,今日君上所见的太原,可能就是一个民怨沸腾,市面萧条,百姓怨怼四起的城市了……”

    说着,张垣就将去年到今年的太原粮价起伏和丰收带来的困扰说给郅都听。

    郅都听完,久久沉默。

    作为执金吾,作为当今天子的绝对心腹和亲信。

    郅都能接触到的东西,自然远远超越张垣。

    而此番被委任为护匈奴将军后,郅都更获得了开府建牙的权力,数百名谋士、勇士,投奔他门下,为他出谋划策。

    故此,郅都能知道,商贾在逐渐登上天下的舞台。

    他们的力量,无孔不入的影响着天下的方方面面。

    安东姑且不说,雒阳和睢阳以及南阳,现在都是贾人大兴。

    无论是儒法还是黄老,不管嘴上怎么骂商贾,但私底下,人人都有一个巨贾密友。

    晁错的老朋友是田家,张汤的泰山也是田氏,荀子学派背后是临邛程郑氏和卓氏,思孟学派身后站着梁王家族,重民学派身后是雒阳商贾。

    就连曾经一向清贵的石氏家族,近来也开始悄悄的投身工商之业。

    哪怕他郅都,其实也与大贾邴氏关系密切。

    而在地方事务上,商贾的影响力也不断增加。

    市集擅权平贾制度依托于平律,渐渐拥有了与官府讨价还价的权力。

    地方官们想处理好地方事务,更离不开辖区商贾的慷慨解囊和协助。

    贾人,正逐渐取代过去的地主豪强,成为一个影响巨大的集团。

    就像发生在太原的事情一般,很多时候,正是这些被人歧视和看不起的商贾,起到了稳定市面和造福百姓的事情。

    想到这里,郅都就想起了去年张汤回京述职时,曾经与他讨论过的一个话题——法家究竟要不要修改一些东西以适应现在的时代?

    这个问题,让郅都数月来,无数次的思考,但至今依然没有答案。

    看到老上司沉默,张垣就知道有戏了,他赶忙笑着道:“还请君上体谅代北各郡百姓之艰辛,勿要轻废龙城之市……”

    郅都听了,却是一笑,道:“吾哪里有废龙城之市的权力?龙城榷市,乃天子之意也!”

    这个答案让张垣欣喜若狂,只要龙城贸易继续存在和兴盛,那么,自己就可以有很多钱来放心大胆的刷政绩了。

    虽然自己身体有残疾,上升空间有限。

    但只要用心刷政绩,致仕前混一个中大夫的头衔应该是没有压力的。

    “那君上此行前往幕南,是要?”张垣忍不住好奇问道。

    郅都看了一眼张垣,也不瞒他,直接道:“此行,吾受命天子,乃要在幕南,大启群狄!”

    “大启群狄?”张垣闻言,忍不住的心惊肉跳。

    在历史上,楚武王之时,楚国攻略汉江流域,征服数十个方国,使之尽数化为诸夏,史称大启群蛮!

    自那以后直至今日,汉江流域从未脱离中国。

    而当年,楚武王大启群蛮,靠的是军队开路,教化为辅。

    如今,毫无疑问的,既然长安已经决心要将幕南消化,还派出了郅都这样的干将。

    这必然会是一场血雨腥风,整个幕南的现状,都将彻底改变!

    想到这里,张垣就忍不住拜道:“君上,下官有二子,长子建、次子信,皆孔武有力……愿君上收之,以做牛马走!”

    要消化幕南,自然要杀人,只要是杀人,就有功勋!

    而如今天下,功勋最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