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零四节 接班(2)
    三个月,打通渭河漕运?

    这看似很困难,实则也确实很困难。

    但,还没有到完全无法完成目标的地步!

    因为,这个工程用的,都是高阙、燕蓟之战以及之后从匈奴买回来的奴工!

    这些人的总数已经高达了十余万!

    有着这十余万可以随意消耗的劳工,郅都根本不需要劳民伤财,就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当然,结局很可能是,劳工的伤亡数字突破天际!

    但这有什么关系?

    这些劳工,刘彻的看法是,越早消耗掉越好。

    因为,非吾族类,其心必异!

    这批劳工里,有数万人,都是大宛人、大夏人、康居人、月氏人。

    他们的肤色、信仰、文化、习惯都与中国格格不入。

    全部消耗掉,比留着他们更好。

    至少,这样没有后患。

    暂时来说,刘彻也没有做好融合一个血统、肤色与诸夏民族完全不同的人种的准备。

    这不是种族歧视,而是因为,贸然融合一个肤色不同的人种,风险太大。

    五胡乱华怎么来的?

    刘彻可没有忘记。

    毫无疑问,在没有排队枪毙的时代,在自己的本土,出现一个肤色、血统、文化和习惯完全不同的族群,可能会是一个大问题。

    还是尽早消耗掉比较好。

    这也符合皇帝的心态——宁可错杀三千,也不可放过一个。

    任何隐患和不确定的问题,都要消灭在萌芽中!

    而晁错只要能够按时完成漕运运河工程,在渭河水道和大河水道之间凿开一条平稳安全快速的人工运河,凭借这个功勋,仿照惠帝时梧候故事,封晁错一个五百户或者八百户的列侯,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晁错当然也深知这一点。

    不过,刘彻今天找晁错来,可不只是来安排他做接班人的。

    更要让他决定自己的接班人。

    晁错已经担任了八年多的御史大夫了!

    在先帝时期,他就已经在这个位子上了。

    如今,他将升迁为丞相,留下来的这个御史大夫之位,就成为了关键。

    很显然,刘彻不可能让晁错安排一个他的人来担任御史大夫。

    那样做,等于将国家的最高权力拱手让给晁错。

    一旦丞相和御史大夫达成一致,以目前的汉室政治体制,在理论上来说,是可以架空皇帝,自行其是的。

    历史上,王莽篡汉,就是将丞相、大司徒和御史大夫的位置全部用了自己人。

    把皇权锁在了未央宫,最终得逞。

    史载,曾经一手扶持起王莽的太皇太后王氏,到西汉灭亡的时候,居然连一个士兵也调动不了,只能拿和氏璧泄愤,将这块传国玉玺摔在地上,砸破了一个角。

    如今,刘彻虽然自信,哪怕天下贵族官僚全反了。

    他也可以靠着军队,掀翻棋局,再开一局游戏。

    但,没有这个必要。

    所以,刘彻看着晁错,直截了当的告诉他:“朕已经选好了下一任的御史大夫了!”

    “桃候刘舍将接任爱卿的职位!”

    毫无疑问,这是最终决定!

    无论晁错是否服从,是否同意,这都不可更改!

    而且,晁错也没有理由反对这个提议。

    刘舍的资历,很老了!

    早在先帝时期,他就已经有机会触及丞相之位。

    当年,与张欧竞争丞相之位的人里就有刘舍。

    不过,这些年来,刘舍渐渐沉迷于机械之道和器械之利,更爱上了掌握小钱钱,所以,也就不再去追求什么丞相了。

    但,刘彻却不可能再让刘舍控制少府了。

    少府卿到了必须轮换的时候了。

    其他九卿,也是如此。

    案时,是优点,但要独当一面就是缺点了。

    就像颜异吧,在刘彻身边时,真是千好万好。

    然而,一朝下放,就错漏百出。

    所以呢,刘彻已经决定,让颜异回来,继续干他的尚书郎了。

    而将汲黯调任廷尉卿这个举动,则毫无疑问的向所有法家大臣昭示了一个真理——这个世界,能杀猪的,可不止你张屠夫。

    法家应该牢记,在十几年前,在太宗时代,执掌司法大权,掌握法律真理的是黄老派的那一批杰出政治家。

    廷尉张敞,廷尉张释之,御史大夫冯敬,御史大夫申屠嘉,御史大夫张相如……

    这些人,可曾经星光璀璨,遮蔽了整整一个时代。

    他们在任时,表现丝毫不逊色于今日的法家。

    黄老派统治下的法律秩序,也并不比法家统治下的法律秩序差。

    他们也曾经神圣而威严的捍卫着法律,并且不惜与君权正面交锋!

    法家,不要以为人家现在衰落了,就看不起人家。

    人家可还没有死透呢!

    在事实上来说,在中国的诸子百家之中,除了法家,最适合出任司法官的就是黄老派了。

    他们并不比法家差。

    甚至对法律的尊严的维护决心上,要强于法家。

    至少,法家不可能出一个张释之,当面告诉皇帝:法如是足也!

    法家只会恭恭敬敬的膜拜君权,说道:唯陛下圣裁!

    黄老派政治家和法家政治家,在法律上代表着两个极端。

    一个严格执法,以法律为准绳,皇帝犯法,也敢喷。

    而另外一个,一切以君权和上命为准绳。

    皇帝说好,就是好!

    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任命一个黄老派出身的廷尉,比任命一个法家的廷尉要更好。

    不过呢,这也要看时机。

    你像前几年吧,刘彻玩平律和商税改革,那个时候廷尉要是黄老派的人,那就惨了。

    对方十之八九,大约要犟上了。

    皇帝不把他怼服,他大约是不肯撒手的。

    哪像法家这样好对付?

    皇帝开口了,那就是金口玉言,是天条,哪怕自己不理解,也必定要执行。

    而现在,汉室将进入一个平稳期和消化期。

    以消化和适应新的时代,这个时候,当然要上一个坚持原则,敢于跟皇帝怼的黄老派廷尉。

    当然了——这也是汲黯,与刘彻有默契,即使有问题,也可以沟通。

    换一个人,刘彻大约也不会如此果断了。

    “那尚书令,陛下属意何人?”晁错却是果断的听出了刘彻话外意犹未尽的东西,连忙问道。

    刘彻听了,很满意!

    这正是他所需要的丞相的嗅觉!

    连这个问题都不能想到的丞相,要他何用?

    刘彻要找的可是一个能为他分担压力和大部分具体事务的丞相,一头任劳任怨,同时可以快速解决大量问题的老黄牛,而不是一个指哪打哪,甚至一动不动的橡皮擦。

    一个张欧这样的丞相已经很恶心了,再来一个,刘彻就要崩溃了!

    刘彻于是满意的笑道:“大农丞商容,将为尚书令!”

    商容,刘彻已经培养他差不多九年了。

    这九年里,刘彻亲眼见证了他从青涩成长到现在。

    如今,是时候让这位农家天才走上属于他的舞台了。

    至此,新一届的大汉三公九卿的格局,也开始成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