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一十节 黑暗森林
    元德七年秋九月已亥(十八),顺德(旧龙城)。

    此刻,正是黎明时分,郅都矗立在这座过去的匈奴帝国的政治、宗教中心的城头上,远眺着远方白雪皑皑的高山。

    天际,已有朝霞漫天,草原的冬日早晨,风光格外壮丽。

    自从抵达顺德后,郅都就习惯了每日凌晨来自,迎接朝阳降临。

    每到这个时候,郅都总会想起河阴之战中的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

    灞上军骑都尉张威,那是一个魁梧的年轻人,总是充满了朝气和各种奇思怪想,郅都非常喜爱他,甚至准备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但这个年轻人,倒在了冲锋的道路上。

    当人们发现他的遗体的时候,愕然发现,这位帝国的高级军官的身上,插满了敌人的箭矢,而他的双手则死死的扼住了一个匈奴贵族的脖子,手指都掐到了对方的皮肉之中,将之直接勒死!

    棘门军的左司马校尉王奉,是太原王氏子弟,出身名门世家。

    郅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年轻人的时候,他白衣飘飘,宛如诗经之中如切如磋的君子。

    但,他最后却倒在了河阴的一座小山岗之下,当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的遗体已经破碎的不成样子。

    他的大腿和胳膊,都被人砍断了。

    但是,他依然没有停止战斗,死死的将一个匈奴骑兵压在了身下,他的牙齿深深的咬进了对方的喉咙之中,咬断了他的气管,他的血与敌人的血混合在一起……

    想起这些年轻人,这些本该有着大好前途和未来的年轻人,郅都的内心就有了丝丝哀伤和悲鸣。

    但转瞬,这哀伤与悲鸣,化作了无边的动力。

    “张都尉、王校尉……”郅都想着这些年轻人,想着他们的那一张张曾经充满了希望和朝气的脸庞,他就暗下决心:“诸君的血,不会白流!这个世界,必定属于诸夏!”

    郅都很清楚,这些年轻人,是为了诸夏而死的。

    他们死前,都笃信他们是为三王与五帝,为天子和大汉,为了诸夏民族而战。

    所以,唯一可以告慰他们的东西,只有开创一个诸夏民族独霸的大时代!

    让三王五帝的智慧和光辉照耀整个世界。

    这样想着,郅都就将自己的长剑入鞘,然后缓步走下城楼,对左右吩咐:“立刻召集忠勇军、楼烦军及句注军在顺德司马以上军官议事……”

    想了想,他补充道:“再派人去请归义单于及各位在顺德的大贾代表列席……”

    郅都来到顺德已经有七天了。

    过去七天,他一直在熟悉情况,摸底。

    到现在,情况差不多都已经摸清楚了。

    今日的幕南的现状,他也大体有所了解。

    如今的幕南,主要分作了两个世界。

    第一个,就是以长城为核心的亲汉部族势力。

    这些人,不是早就已经被汉室渗透和控制的部族,就是那些在马邑之战后就倒戈的墙头草。

    他们的数量不多,总数大约也就是七八万人口而已。

    但胜在可靠、忠诚。

    如今,这些部族已经成为了帝国的一部分,至少在战时,汉军完全可以从这些部族征调粮草、战马甚至士兵。

    而另外一个,则是远离长城,散落在广袤草原上的各种部族。

    这些部族的心思,也各不相同。

    有人想要得过且过,也有人随波逐流,打算看情况决定,更有人野心勃勃,潜伏在幕南的原野之中,伺机而动。

    毫无疑问,郅都这次来就是要解决这些部族的。

    无论是得过且过的,还是随波逐流的、野心勃勃的,统统都必须打散,统统必须肢解,统统必须编户齐民。

    在这个过程之中,郅都确信,唯一可靠的手段和力量,就是铁和血!

    唯有坚定不移的意志和毫不犹豫的手段,方可解决幕南问题。

    而让郅都欣慰的是,在他到任前,楼烦军和忠勇军就已经主动出手,解决了这顺德附近方圆三百里的部族。

    至少有十五个部族的酋长的脑袋,现在都还挂在顺德的城楼上。

    其他部族,则全部选择了服从。

    他们的牧民、牧奴甚至包括他们本人,都不得不遵照来自顺德命令,编户齐民,建立起一个个定居点。

    不过,这样做的问题,也很显著。

    首先,就是这数十个部族编户齐民的工作,太过于繁琐,以至于占用了楼烦军和忠勇军的大量人力。

    此外,就是基层官员,严重缺失,目前大部分的部族定居点,其实只是换了一个马甲,管事的和控制他们的,依然是过去的各部族贵族和酋长。

    不过就是名称变了一下。

    这显然不行!

    郅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让部分忠勇军的老兵卸甲,转入民政,去担任各地的蔷夫、县尉、县令,从而在这顺德附近,建立大汉帝国在草原上的第一个郡。

    连郡名,郅都都已经想好了——武威!

    以武而威,借此告诉整个幕南——你们只能选择臣服或者死亡!

    此事,只等上报长安,让天子批准,就可以实施了。

    但另一个问题,郅都却不得不慎重。

    由于忠勇军和楼烦军在过去半个月内,在这顺德附近搞了大动作。

    如今,整个幕南,甚至河西、幕北都已经知晓了汉家的意图。

    许多情报都证实了,幕南各部族在加紧串联和协调。

    他们不会坐以待毙!

    这是必然的!

    郅都对此也早有准备。

    毕竟,他此番奉命来到幕南,就是掘引弓之民的坟墓,挖断他们存在的根基,打断他们的传统,灭绝他们的文化和习俗。

    这样做,必然迎来反弹,而且是强大的反弹!

    当年,太公受封于齐,身处东夷部族的包围之中。

    太公断然推行周礼,用诸夏法,东夷各族不也反扑过?

    还有伯禽来到鲁国,也同样要用君子之剑,以御四方。

    “公车千乘,朱英绿縢,二矛重弓。公徒三万,贝胄朱綅。烝徒增增,戎狄是膺,荆舒是惩,则莫我敢承!”郅都轻声念着这段诗经之中称颂鲁君先王们在鲁国的所作所为的诗句,眼神之中锋芒毕露!

    “夷狄是膺,荆舒是惩!”重复的念着这句名诗,郅都抬起头来,仰望着苍穹,他仿佛看到鲁国先君们端坐在殿堂之上的霸气。

    在千百年前,伯禽奉周公之命,就国于鲁。

    他的北方,有戎族、狄族。

    他的南方,有着徐国、荆楚这样的蛮夷和殷商的余孽。

    伯禽没有丝毫畏惧,更没有丝毫的犹豫。

    他毅然拿起了武器,乘上了战车。

    公车千乘,朱英绿縢,长矛如林,弓如雨,三万大军列阵,甲胄鲜明,周王的旗帜高高飘扬,诸夏的战鼓声声作响。

    无论是戎族还是狄族,谁跳就揍谁!

    不管是徐国这样的殷商余孽,还是楚国这样跃跃欲试的野心家,说打就打!

    夷狄是膺,荆舒是惩!

    于是,他打出一片天,打出一块诸夏圣地!

    从此……

    “则莫我敢承!”手握剑柄,郅都已经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做了。

    他今天,拥有的条件,远胜于伯禽当年。

    伯禽当年有什么?

    不过三万杂牌而已,而他面对的敌人,有戎族,有狄族,有徐国、楚国这样的大国。

    更有着数不清的东夷部族。

    但他从未畏惧和退缩。

    用着刀与剑,戈与矛,铁和血,为诸夏民族打下了一片永固的山河!

    今天,他背后有着强盛的大汉帝国。

    天子铁骑数十万,带甲百万!大汉帝国国富民强,仅仅是在代北陇右地区,帝国分分钟可以拉出一支十万人的精锐!

    他手下,更有着楼烦军、忠勇军这样的王牌。

    而且,不同于伯禽的军队,是外来户。

    忠勇军,楼烦军,本就是草原的人。

    他们熟悉地理,深谙环境。

    他们装备精良,训练有素。

    而他们的敌人,不过是一群手下败将的奴隶和奴仆。

    一群乌合之众,一群草鸡瓦狗而已!

    所以,郅都已经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做了。

    先王与先贤,早就在书上告诉他应该怎么去做了。

    ………………………………………………

    大雪纷飞,塞上的草原,转瞬之间,进入了寒冬之中。

    对于那些远离长城,深处草原深处的部族来说,冬天,就是一个梦魇。

    特别是这两年的冬天,他们过的极为艰难。

    匈奴人在燕蓟之战一败涂地,所有部族都被aoe波及,损失惨重。

    而最受伤的,就是这些非本部,非匈奴的杂牌。

    当匈奴北撤,留在幕南的他们,几乎陷入了绝望。

    为了活命,各部殚精竭虑,甚至自相残杀。

    为了一口吃的,无数人前仆后继。

    即使如此,饥荒也无处不在。

    唯有今年,才算稍稍好转。

    但这并非草原生态恢复了,事实上,匈奴人种下的恶果,大自然远未将之抚平。

    大片的草场和水源地,都没有恢复。

    损失的牲畜和人口,更是远远没有补齐——甚至还倒退了。

    假如这个时代有人口普查和卫星的话,那人们会惊讶的发现,在过去两年,幕南地区的草皮都在衰退,而人口和牲畜数量更是一跌到底!

    不仅仅大量成年人饿死、战死、被杀死。

    大量牲畜,还没有来得及长大,就被人吃掉。

    更可怕的是——新生儿的存活率,几乎为零……

    尤其是牧民和牧奴们的孩子,甚至无法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

    悲惨的惨剧,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各个部族都开始出现了逃亡的情况。

    但,在今年,来自汉朝的商人,拯救了幕南各部。

    他们带来了大量的粮食、器皿、食盐,甚至丝绸、铁器、青铜器等奢侈品。

    而他们要的不过是皮毛、奴隶和牲畜,甚至连过去匈奴人完全不需要的羊毛,他们也大量收购。

    无数部族,瞬间得救。

    他们只需要卖掉自己部族里那些本来就没办法养活的牲畜、奴隶,就能换到救命的粮食,甚至是用于祭祀和享受的奢侈品。

    这个买卖太划算了。

    正因为划算,所以,就有聪明人想到了——既然汉朝人什么都要,那我为什么不去抢其他人的?

    于是,战争开始了。

    聪明人开始偷袭、袭击甚至无所不用其极的去攻击他们的邻居和朋友,将他们的士兵杀死,掳走女人、牲畜和奴隶,从汉朝人哪里换回来大量的各种物资,甚至武器!

    而这种事情,只要有一个人带头,其他人就不得不仿效。

    道理很简单。

    哪怕你确定,你力量强大,足够自保,同时,你心地善良,不愿意去伤害他人。

    但问题是——你怎么确保,别人不来伤害你?

    即使你力量强大,足以自保,然而,现在,你的对手有了一个给他刷buff和提供武器的人了。

    假如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来杀你!

    幕南地区,瞬间变成一座黑暗森林。

    每一个部族,都是一个猎手。

    他们必须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和力量,人人相互怀疑和堤防。

    只要有机会,是个人都会对自己面前的部族发动攻击。

    哪怕对方曾经是自己的朋友、亲戚。

    因为,血的事实告诉所有人,你不攻击?但无法保证对方不攻击!

    在这座为了求生的黑暗森林之中,有几个部族,在战争之中悄然成长、壮大。

    其中最大的,就是名为‘长林’的部族。

    这个部族,在过去的匈奴帝国时代,不过是一个奴隶部族,全族上下不过三五千人而已,蜷缩在幕南的一个犄角嘎达之中,连单于庭也不知道有这个部族。

    但当匈奴人退潮,幕南出现力量真空后,在危机之中,长林部族在其首领长林当屠的率领下迅速的通过扩张和战争强大起来。

    如今,长林部族已经拥有了数万人口。

    更有着两支四千骑的万骑,装备着过去哪怕匈奴本部也无法拥有的奢华装备。

    包括大量的青铜铤、长弓、角弓甚至还有着从汉朝淘来的大量‘先进’青铜盔和短剑。

    真真是幕南第一大部族,当之无愧的黑暗森林霸主。

    此刻,长林当屠却坐在自己的王帐之中,神色紧张的看着自己帐中的贵族们。

    因为,他刚刚得到消息,汉朝人露出了他们的真面目!

    顺德附近数百里的所有部族,都已经不存在了。

    他们的首领和贵族,全部被杀死。

    人民统统被汉朝人强制的‘编户齐民’了。

    编户齐民是什么?长林当屠不清楚,但他知道,汉朝人此举是在挖引弓之民的根,汉朝人要消灭引弓之民!

    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