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节 毁灭与征服(2)
    寒暄过后,郅都也不啰嗦,直接坐到主位上,然后看了看四周,问道:“归义单于怎么还没有来?派人再去请请……”

    “将军,单于近来身体不适,所以,托奴婢跟将军告假……”一个宦官出列拜道。

    “单于身体不好啊……”郅都眉头微微一皱,脸色顿时就不对了,过了一会,他才笑着道:“本来,单于身体不适,本不该打扰,不过,本将受命之时,天子曾再三吩咐过……幕南之事,要多听单于意见……”

    这样说,郅都就微笑着眯着眼睛对那个宦官道:“所以,再去请一请吧……”

    说这话的时候,郅都已经将手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上。

    归义单于夏义,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是天子的封臣,更是帝国的脸面。

    但在郅都面前,这所谓的归义单于,与一个橡皮擦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他可是持节护匈奴将军,执金吾,大汉九卿!

    在他面前,所谓的归义单于,想骂就骂,想打就打。

    那宦官闻言,只能是唯唯诺诺的拜道:“诺!”

    一刻钟后,打着哈欠,一脸萎靡的归义单于夏义,在一群宦官、武士的簇拥下来到了殿中。

    “见过单于……”郅都连忙站起身来,恭身致意。

    其他军官、贵族则都是微微欠身,以示尊崇。

    没办法,这个归义单于,至少在理论上,是大汉天子册封的幕南之主,所有引弓之民的王。

    夏义却是愁眉苦脸,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

    要不是这次来的是郅都,夏义甚至可能根本不会来这里!

    郅都看着这个归义单于的模样,在心里冷笑了两声。

    在长安时,郅都曾经跟这个单于碰过几次面,给郅都留下的印象不多,但此番来到顺德,与这个单于相处下来,郅都感觉这不是一个大汉需要的合格傀儡。

    一个合格的傀儡,不说对主人视同神明一般,全心全意的服从,至少也应该言听计从,对于主人的任何决定都无条件支持吧!

    像夏义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是个傀儡该有的态度?

    不过,转念一想,郅都心里面的敌意却消失了不少。

    因为,假如这个夏义真的全心全意,毫无私心的为汉室服务。

    那么,郅都反而会杀了他!

    道理很简单,这个单于,过去可曾经上匈奴的右贤王,是名义上的孪鞮氏的宗种。

    这样一个人,臣服汉室后,一心一意的为了汉室而战,甘于做个傀儡,可能吗?

    上一次这么玩的人可是叫勾践!

    所以这么一想,郅都也就稍稍的对这个夏义的态度有了些好转,他笑着上前,道:“听说单于身体不适,本将本不该打扰单于静养……不过,实在是天子有令:有关幕南的事务的处置,皆需有单于做见证……说到底,这幕南乃是天子封给单于的封地……”

    夏义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些笑容,道:“将军过誉了,过誉了……本单于不过是天单于门下的走狗和牛马而已,为天单于看守着幕南之地,能做好守护犬的职责,便已经觉得心满意足……”

    “将军,国家重臣,天下名将!天单于遣将军来此,本单于必定是全心全意,完全服从将军的一切决定……”

    不过说话的时候,夏义的脸色明显的抽搐了一下。

    他心里太明白不过了。

    汉朝人,这是要逼着他跟他的过去完全彻底的做一次切割。

    甚至极有可能,会让他站出来,对整个草原发声:大汉天子、伟大的天单于的决定,神圣、英明、伟大、睿智,高瞻远瞩,乃是天神的意志,任何人都必须服从!

    而一旦他这样做了,那么,从此以后,在所有的部族首领和各大氏族的贵族心中,他的地位,将会荡然无存。

    他将成为出卖和背叛所有引弓之民的罪人,被萨满祭司们所诅咒,为各部族的贵族所唾弃。

    他永远也不会有机会再次得到独立。

    他永远只能当汉朝人的狗。

    汉朝人让做什么,他就只能做什么。

    这样的未来,于他而言,确实有些可悲。

    但问题是……

    他无法反抗,甚至连非议的能力也没有!

    特别是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夏义很清楚,他是谁?

    故汉中尉、卫将军、昌武侯、执金吾、汉室两代天子的苍鹰,当之无愧的帝国走狗!

    甚至可以说,他就是那个端坐在长安城之中的可怕男人的意志投影和化身。

    他来到了这里,等于汉天子也出现在了这里。

    他夏义只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伺候着。

    本来,夏义甚至都想过,等郅都一到,立刻就疯狂拍马和逢迎,以期求得这位大人物的欣赏。

    但好在,他手下的谋士不少,这些从长安用重金征辟的士大夫,脑子比他聪明多了。

    所有人都反对他这样露骨和做作的表态——因为,这是取死之道!

    而且,即使没有引来杀身之祸,这样做,对他的处境也不会改变。

    与其冒冒失失的莽撞表态,招来可能的杀身之祸,不如装傻充愣,故意表现有怨气,反而更能在天子以及郅都面前维护好形象。

    夏义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而且,他确实有怨气!

    没怨气才怪!

    长安的决定和政策,完全的断绝了他今后任何可能倒戈的路。

    迫使他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他怎么可能没有想法?

    正好藉此撒出来,这也符合游牧民的心态。

    郅都微微笑着,与夏义并排走到上首,双双落座。

    夏义高举主位,毕竟他是名义上的幕南之主嘛,而郅都则坐在他下方稍微偏左的一个席位上。

    “诸君都坐吧……”郅都摆摆手,完全就是一个主人的模样。

    等到所有人都落座了,郅都才站起身来,面朝长安方向,拱手拜道:“本将此来,乃是奉天子之命,宣达教化于幕南,务必要令幕南各部所有人民,都能泽被天子的雨露恩泽!”

    所有人立刻全部俯首拜道:“圣天子明德日月,胸怀四海,臣等唯驽力效死,以报君恩而已……”

    忠勇军和楼烦军的将官们,更是面色潮红,激动万分。

    特别是忠勇军的军官们,对他们来说,每一个来自圣天子的诏书或者口诏,都是神明的意志,天道的命令。

    他们除了毕恭毕敬的受命之外,就唯有不惜一切,将之贯彻到底的决心了。

    特别是当忠勇军被派驻到这龙城后,事实告诉了每一个忠勇军的将佐士卒——大汉天子,确实不同于所有其他的统治者。

    大汉天子确实是引弓之民唯一的救世主和至高的拯救者。

    祂和祂的大臣、军队,也确实是诚心诚意,想要拯救所有散落在草原上的引弓之民,引领他们走上自我救赎的光辉大道。

    于是,一种名为信仰和理想的力量,在每一个忠勇军的士卒将佐心中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到现在,整个忠勇军,已然成为了这个世界对于汉天子最忠诚最服从的群体了。

    他们的忠诚度是max。

    高到不能再高!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支用信仰和理念为思想武器组成的军队。

    在他们的眼中,如今的事情,已经清晰无比了。

    铁一般的事实,告诉了他们每一个人——引弓之民,确是被神明唾弃和诅咒的群体。

    错非如此,否则无法解释,何以诸夏的冠带之室,与引弓之民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尤其是生活和寿命方面的巨大差距。

    在过去,忠勇军上下的每一个人都清楚,他们的生活之中,除了贵族之外,鲜少有人能活过三十五岁!

    他们的孩子的夭折率,更是高的吓死人。

    但现在,当他们为汉天子所拯救,并且通过自身改造,自我救赎后。

    很多人发现,自己的身体更健康了。

    便是到了三十岁,也没有跟过去自己见过的那些长辈和同族一样,出现种种问题和老化迹象。

    三十岁的军人,依旧强壮、健康。

    而生下的孩子,存活率直线飙升!

    过去,平均每三个孩子生下来后,就会一个死于各种引弓之民无法解释的问题。

    剩下的两个里只有一个能活过四岁。

    但现在,只要不出什么大问题,基本上,后代的成活率有足够的保障。

    最重要的是,畸形婴儿的数量很少很少。

    而这就是神迹!

    确凿无疑的神迹!

    真真切切,发生在他们每一个人眼前,改变了他们每一个人命运的神迹。

    不膜拜都不行!

    如今,伟大的汉天子,欲将他的恩泽和神迹,撒播整个草原,救赎和拯救那些,身负深重罪孽的同族/同胞。

    每一个人,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还有兄弟、妻儿以及父母同族,依旧生活在匈奴稽粥氏的残暴统治下,身负着深重罪孽,随时都可能因此丧命。

    于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忠勇军渐渐朝着一个类似狂热宗教军队的方向发展。

    而且他们的信仰和理念,与之前在地球上出现的宗教都不同。

    他们并不信奉某一个具体的神明,他们信奉的是诸夏文明,信奉的是大汉天子。

    在他们眼中,他们清楚,自身有罪,且明白,其他引弓之民皆有罪。

    这种罪,深入血脉,深入骨髓。

    想清洗,唯一的办法,就是改造和自我救赎。

    最终,将自身升华为诸夏。

    升华为诸夏后,罪孽就将消失,子孙后代,永享太平富足。

    在这种理念和信仰的驱动下,忠勇军早已经不满足于自我拯救和救赎了。

    他们在高阙之战开始,就醉心于解放和拯救更多的同胞。

    让脱离苦海,早日过上与自己一样的生活,成为一个光荣的诸夏子民,受大汉天子的保护和庇护!

    于是,他们成为了播种机,也成为了收割机。

    在移驻到这顺德后,他们将这种理念和想法,也传播和灌输给了楼烦军。

    楼烦军受此影响,渐渐被其带动,出现了大批大批信奉‘引弓有罪论’和‘救赎论’的群体。

    不过,楼烦军比较傲娇。

    楼烦人自认为,自己的祖先本是诸夏,所以,他们不需要救赎自己,他们只需要效忠天子即可。

    是以,楼烦军的态度,远不如忠勇军这样的激进。

    而忠勇军则抓着一切机会,向所有人,所有他们遇到的人推销他们的理论和信仰。

    而草原上的游牧民,本就早有了大批信仰‘中国神皇’,早晚膜拜祈祷的群体。

    被忠勇军这么一忽悠,顿时,吸纳了大批信徒。

    等长安方面‘编户齐民’的政策一下,忠勇军立刻动手,毫不留情的主动清理了这顺德城附近三百里的所有部族。

    成功拯救和救赎了‘罪人’数万,引导他们走上了自我改造和赎罪的康庄大道。

    对此,整个忠勇军上上下下都是非常满意和极为满足的。

    但,他们清楚,这只是一个开始。

    草原上,单就这幕南,还有着百万羔羊,等待他们去引领和解放、救赎。

    他们现在,只等他们的神,伟大的圣天子一声令下。

    那么,整个忠勇军,两万七千名士兵,将会立刻投入到战斗之中。

    任何敢与阻拦他们去完成他们的使命的人,都会被他们毫不留情的碾碎,杀光!

    信仰的力量,是如此强大!

    以至于,就在此刻,在顺德城外的忠勇军营盘里,上万名骑兵,已经主动做好了一切的临战准备。

    每一把马刀,都被擦拭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每一柄角弓,都已经被仔细检查过了。

    甚至,连战马也都已经喂过一次混合了豆渣和干草的饲料。

    而他们的目标,也已经明确——在距离顺德之外五百里,有一个名为‘长林’的部族,这个部族之中有数万人在等待着他们的解放和拯救。

    只需要顺德城中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刻出发!

    碾碎他们路上见到的所有敢于反抗的武装,杀光所有不服从的贵族,将这数万人纳入诸夏的光辉大道,解放他们的身体,救赎他们的灵魂。

    将伟大的汉天子的光辉与恩泽撒播到这个草原上的每一个角落,将整个草原净化成为一个诸夏的乐土,化作诸夏的疆土!

    就如同,他们的教导官和宣讲官们与他们说过的那些故事里,曾经救赎和改造过东夷、南蛮、百越的太公望、伯禽、楚武王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