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节 战略(2)
    “将军繆赞,文,不过鄙野嘉人,贩夫走卒罢了……”张文稍稍自谦的说道:“不过将军要知幕南虚实,文可以稍稍做一些提供和解说……”

    说这话的时候,张文的自信心是爆棚的。

    因为,他确实是现在当之无愧的幕南问题专家。

    很可能,幕南各部的首领,也未必能比他更清楚当前幕南的生态了。

    因为,他就是当前幕南的格局始作俑者,更是今日幕南好几个实力派部族背后的那支操纵的黑手。

    对他来说,无论是挑拨离间,还是巧言令色,虚张声势,仰或者为这些部族首领,准备一些未来的美好蓝图,甚至提供一些必要的可靠帮助,这些技能,他都已经点满了。

    幕南这个地方,对于他这个曾经在西南夷卷起了滔天巨浪,甚至带来了可怕而恐怖的灾难的人来说,不过是鱼塘而已。

    那些部族首领的智商和见识,撑死也就是一群眼高手低的可笑蠢货。

    只要稍稍一忽悠,给他们描绘一下未来前景,他们就会热血沸腾,继而落入掌控,随着他的指挥棒起舞。

    至于接下来此人是成功还是失败?

    那就与他无关了。

    他只是一个梦想构架师,为这些部族首领,描绘一下他们未来的理想蓝图,并且提供一些必要的武器/粮食帮助,并借此赚取一点微不足道的利润。

    虽然,在通常情况下,他会同时投资或者说忽悠数个彼此对立的部族。

    这样的投资策略,保证了他的投资,永远不会打水漂,总能在最终获得超额回报。

    事实上,直到现在,整个幕南地区内,大部分的大部族之中,他都有着一些影响力。

    甚至还有好几个傻白甜一样的家伙,将他视为‘可靠的朋友’以及‘信得过的伙伴’,某个蠢货甚至曾经说过‘倘若有朝一日,我能为幕南之主,必当封我亲爱的朋友、兄弟张文为王,使他的子孙永远富贵’这样的傻话。

    “真是……单纯呢……”张文在心里摇摇头。

    不过呢,仔细想想,这也正常。

    哪怕是中国,在没有经过纵横家的先贤们‘教育’或者说‘启迪’之前,肉食者们不也同样傻傻的单纯的可爱吗?

    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

    但经过了纵横家的先贤们,譬如张仪苏秦公孙衍等人的悉心呵护和精心教育后。

    终于在战国之时,基本消灭了傻白甜,列国肉食者们的智商总算达到了一个合格水准。

    最起码,再也没有人会像楚怀王那样被张仪用一张嘴巴和纸面上的三十城就忽悠成二货。

    至于汉季的历代天子,更是没有一个傻瓜。

    哪怕惠帝,也不是一个能被轻易忽悠和带偏的君王。

    这样想着,张文内心就充满了自豪和骄傲。

    因为,他已经明白,并且知道了,似他这样的人,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价值,以及他对这个国家民族所能做出的贡献。

    这就是,他存在的本身,就会告诉和提醒肉食者,这个世界的残酷本质和冰冷面貌。

    他的故事和他的所作所为,将会告诉统治者,特别是未央宫的主人。

    人,是会撒谎的,会欺骗的,甚至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忽悠的。

    一个匹夫,轻信他人,尚且要付出血淋淋的代价。

    天子倘若不经考虑和深思,就迷信他人,注定要付出无比惨烈的代价。

    而承担这个代价的,除了天子之外,大头就是全天下。

    可惜……

    当世已经再也没有苏秦张仪显赫的空间了。

    这样想着,张文也是有些落寞。

    甚至感觉有些寂寞。

    郅都看着张文,讲老实话,从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开始,他就很反感。

    说不出原因,纯粹是本能的反应。

    就像一个不爱吃香菜的人,闻到香菜味道,必然掩鼻而走。

    就好比一个人骤然看到虎豹,立刻汗毛陡立,全身绷紧,哪怕这只虎豹被关在一个牢固的铁笼里。

    这是铭刻在血脉之中,写在基因之内的本能。

    但,作为九卿,而且还是当世法家巨头,郅都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讨厌和厌恶某些人,但,该合作还是要合作。

    不能因公废私!

    他当年担任河南郡郡守时,连重民学派那帮他一看就想统统宰了的儒生都能忍了,都能与之合作。

    如今,对张文表露善意没什么了不起的。

    对于郅都这样的成熟政治家来说,别说是与张文合作、交易了,便是与魔鬼合作、交易,只要有利于天下,有利于社稷,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只不过,在整个过程之中,他都会严守自己的底线和原则。

    而其他多数人,则会在这个过程里,被他人的思想和言论所影响。

    而这恰恰正是政治家和政客的区别。

    政治家与魔鬼合作,是为了自己的信仰和理念。

    而政客,只是为了自己。

    政治家永远不会变成魔鬼,而政客随时都可能化身魔鬼。

    郅都和善的一笑,对张文欠身拜道:“还望先生教我!”

    张文微笑着看着郅都,他能从郅都身上闻到那股挥之不去的敌意和发自内心深处的鄙夷。

    但这无所谓,他也早就习惯了,并且早就明白了。

    他的双手,沾满了污秽。

    在其他所有自诩君子和正义使者的眼中,他就是祸患,就是万恶之源,就是罪恶。

    然而……

    “这罪恶,这污秽,我不去沾,难道要天子去沾?要公等士大夫勋臣去沾?”张文的内心一片坦荡。

    这个世界,总归要有人去做坏事,总归要有人去做那些下作的肮脏之事。

    自己不去做,那就没有人去做了。

    这是他在八年前,就已经相通了的事情。

    八年前的他,还是一个单纯质朴的儒生,他途径楚国,前往广陵游学,一路上,他看到了无数惨剧和哭号的百姓。

    从哪个时刻开始,那个相信靠道德礼法就可以致太平的儒生张文就已经死了。

    活下来的,是一个堕入深渊,与阴谋为伍,和恶鬼作伴,无所不用其极,只为心中理念的小人。

    张文的腰间,至今依然挂着一块粗劣的玉佩。

    那是当年,他在楚国遇到的一个小男孩送给他的礼物。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小男孩单纯的双眼和最后那张充满了恐惧和哀伤的脸庞。

    他轻轻抚摸了一下玉佩上铭刻的文字。

    “吾身在九幽,而心有阳光!”念着这十个自己亲手铭刻在上面的文字,张文心里就没有任何负疚和罪恶。

    因为,他知道,自己倘若不作恶,那么死的,就会是成千上万个像那个死在他面前的小男孩一样的诸夏手足。

    而因为他的作恶,这数年来,活命的孩子,不知凡几。

    尤其是蜀郡的孩子们。

    因为他的双手沾满了罪恶和血腥,所以,他们可以在父祖膝下欢笑,可以在母亲身边撒娇。

    不需要再去担心和害怕,忽然有一天,官府忽然下了命令,要他父亲前往千里甚至数千里外去服役。

    从此家族破碎而亲人离散,永生永世,活在痛苦之中。

    因为,他在作恶,所以,有人给这些孩子的父母的徭役买单了。

    而这就是事实。

    蜀郡百姓的安康和太平,是建立在西南夷数百万生民的痛苦和挣扎以及毁灭之上。

    正如今天,陇右代北和关中百姓家里的牲畜是从匈奴人那里得来的,正如那些渠道,那些伟大的工程,是用匈奴人的血泪建设而成的。

    若靠从中国征发徭役民夫,想建设那一个个工程,那一个个伟大的工程,天知道,有多少家庭将要分崩离析,多少孩子要痛失父爱。

    想到这里,张文的神色就为之一振,甚至让郅都产生了错觉。

    仿佛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是一个商贾,而是一个救人无数,为天下称颂的贤人,或者是一个桃李无数,门徒万千的长者。

    “不敢当将军赞誉……”张文浅浅的道:“不过,将军既然问幕南之事,文自当为将军介绍一二……”

    “地图何在?”张文扭头问着左侧的一个参谋官,很显然,张文对汉家军队制度和规则非常清楚,他甚至明白,地图这种重要的工具是被什么人掌握着?

    那参谋官显然很震惊,将狐疑的眼神看向郅都,似乎在请示后者。

    郅都也很诧异,不过,想想此人与皇室之间的牵扯,郅都大体也懂了——他曾经听说,武苑在元德五年曾经举办过一个神秘的特训班,特训班的成员,非常神秘,迄今几乎没有几个人能说出这些人的来历。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这些人不是汉军军官,至少不是现役军官。

    他们培训完成,就秘密离开了武苑,至今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只知道一件事情——此天子密诏,这份密诏是直接下达给当时的时任武苑山长周亚夫,并且由周亚夫亲自从汉军之中遴选教官,给这个培训班进行培训。

    级别不够的人,甚至连这个培训班的存在,都不知道。

    郅都挥挥手,对那参谋道:“去取地图来吧!”

    “诺!”后者立刻领命而去。

    不久,就有着几个士兵,抬着一副巨大的地图,来到了殿中。

    这是汉军在控制了幕南后,派遣了数百名军官,历时三个月,才绘制出来的一副粗略的幕南全图。

    也是迄今为止,这个世界上对幕南地区最详细的地图了。

    在这个地图上,几乎所有幕南的河流、湖泊,都清晰可见。

    更标注了幕南地区的许多大山和沙漠。

    毫不夸张的说,便是匈奴人,恐怕也未必能够知道的这么清楚。

    张文见了这地图,微微一笑,走上前去,凝视着地图看了一会,然后指着地图中央附近的一条河流说道:“松干河,应当不在此处流过,其流域应该稍稍向南偏移一些……”

    郅都和几位汉军将领,都是诧异无比,问道:“张先生如何知道?”

    松干河,只是幕南地区无数河流里的一条支流,流经不过两三百里的地域,甚至连河流的名字,也是汉军所起,在这之前,匈奴人和其他游牧民,甚至都没有赋予它名字。

    “因为我去过……”张文微笑着说道:“松干河以北的秋云泽,就是所谓的‘长林部族’的王帐所在……”

    他拍拍手,指着当地,道:“将军,可能不知,这长林部族,乃是如今幕南首屈一指的大部族啊!”

    “全族上下,有邑落接近一万,口五万余,牲畜三十余万头,马匹近八万,可谓是当之无愧的巨无霸!”张文对于长林部族,几乎是如数家珍:“此部,拥有两个万骑,每一个万骑大约有四千骑,主要以青铜铤、流星锤以及一部分青铜剑为主要装备……”

    说到这里,张文忽然清了清嗓门,然后低声道:“有个事情,在下要告知将军与诸位明公:这长林部族的武器,有一个致命缺点——它们无法承受精铁武器的正面挥砍,一砍就必然断裂……”

    将这个事情说完,张文才接着道:“另外呢,这长林部族还有一支八百人的所谓铁骑……”

    “就是字面意思理解的那种,纯铁器骑兵,装备了铁箭、角弓甚至可能还有一部分的锁甲……”张文笑嘻嘻的道:“战斗力还是不错的……”

    郅都等人听着,却是感觉古怪万分。

    张文对这个长林部族太了解了!

    甚至,了解的有些恐怖,有些夸张。

    这根本不是一个正常商人所应该可以掌握的东西。

    但仔细想想,郅都脸色却是古怪至极。

    因为他想起来了,这张文可不就是今天幕南地区的头号军火供应商?

    张文却是继续介绍:“此外,长林部族的酋长唤作长林当屠……”在心里回忆了一下有关这个家伙的事情,张文笑着道:“这个人嘛,还算有些想法和野心,也颇有些手段……不过,此人性格有缺陷,太过自信,且相信自己获得了神启,有天命加身,这种人呢,成则罢了,一旦失败,就会自暴自弃,所以,此人不过是个……“

    似乎在心里面考虑了一下措辞,张文才道:“一个塞上的楚怀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