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节 烦扰
    已是九月末,元德七年,即将走向结束。

    长安城的气氛,也因此变得越发的喜庆起来。

    大街小巷,都开始张灯结彩,为新年庆典做着准备。

    宫廷内外,更是忙的不可开交。

    十几个蚩尤戏班子,入驻了宫廷,开始排演他们的节目。

    东宫两位太后,最近两年,都成为了戏迷。

    特别是太皇太后她老人家,本来就有着严重的眼疾,视力几乎为零,看歌舞对她来说根本不现实。

    还是蚩尤戏好,只需要靠听,就能知道剧情,就能清楚正邪。

    不过,在这些喜庆气氛之中,还是夹杂了一些不那么河蟹的声音。

    譬如,有些人最近开始串联,据说想要来一个千人大请愿,要留周亚夫,再干一届丞相。

    理由呢,也很伟光正。

    因为,周亚夫是个好官啊!

    好官就应该留着继续为天下做贡献,这么早退休,是不是有些过了呀?

    这些家伙鼓噪的声势还不错,连东宫都过问了这个事情。

    两个太后嘛,毕竟是女性,耳根子软,被人一忽悠,也觉得确实应该让周亚夫再干一届,甚至最好与萧何曹参一样干一辈子。

    目前,周亚夫本人是个什么态度,刘彻还不清楚。

    但他的门徒和门生们,却都已经在摩拳擦掌,准备给老帅再续四年。

    而越临近新年,气氛就越诡异。

    对此,刘彻的态度是:看他跳,跳的高,总会失足。

    所以,这个事情呢,暂时先搁在了一边。

    当然了,为了防止周亚夫也生出‘我好像可以再干四年’的错觉,前些时日,刘彻就下诏让宗正刘敬草拟好了周亚夫致仕后的嘉奖和褒扬诏书。

    刘彻相信,以周亚夫的政治智慧,不至于看不到这个事情。

    倒是晁错这个家伙,最近这些日子,东奔西走,带着窦婴,到处串门,居然让他拿下了当前汉室的几乎全部特进元老。

    只能说,法家的人,一旦开始玩弄权术,那简直就是恐怖!

    得到了全体特进元老的支持,实际上,晁错已经拿到了通向丞相宝座的通行证。

    因为特进元老们,基本全是军队的元老和武苑的祭酒,他们足以影响军方的态度。

    军队的背书,在今天的汉室政坛至关重要。

    没有军方背书,丞相的命令,能不能出御道都是一个问题。

    但,这些事情,在现在,都不重要。

    因为,刘彻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就在三天前,汉中郡守袁恢报告:有使团自西南而来,自称为僰王、夜郎王、滇王使者欲朝长安,以拜圣天子。

    换句话说,西南夷诸国,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被刘彻的两个老丈人欺压和SM了。

    他们宁愿冒此风险,穿越整个蜀郡,跑到汉中再打出旗号。

    为的,其实就是让刘彻不得不正面回应。

    要不要准许这些使团进入长安?

    刘彻很苦恼。

    你说准了吧,那就意味着,西南夷列国,从此纳入了中国传统的朝贡体系之中。

    汉室将成为各国的宗主国,并且明确了汉对西南夷地区的合法统治权。

    这等于宣告了两个老丈人过去这八年来在西南夷列国搞的把戏宣告终结,汉室将失去一个稳定的廉价劳动力来源。

    但你要不准吧……

    一则有悖传统礼法和道德观念。

    孔子就说了嘛,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况且,这人家是哭着喊着要来当藩国的。

    拒绝他们,等于明确宣告朝贡体系的死亡。

    从此以后,汉室只会要征服,再也不会要臣服。

    这个头可不好开!

    况且,其实讲道理啊,西南夷诸国的人民,其实与诸夏民族是系出一源的。

    像滇国,楚国后裔,夜郎、僰国,有巴人血统。

    老这么欺负人家也不对。

    再说,其实西南夷列国的油水也榨的差不多了。

    再逼迫下去,人家恐怕就要拼命了,哪怕鱼死网破,也会给汉家一点厉害瞧瞧。

    双线作战,可是大忌!

    君不见,连米帝毛熊,都曾经被双线作战坑的泪流满面吗?

    所以,考虑再三,刘彻还是批准了这个使团入朝的请求。

    让大鸿胪公孙昆邪去接待这些来自远方的朋友,顺便听他们倒苦水。

    如此一来,临邛的冶炼业的盛世,结束了。

    除非卓王孙和程郑婴能打通前往印度的路上交通,不然,他们现在手里的那些奴工,可能就是他们最后能找到的廉价奴工了。

    不过,这两个老丈人,还算有些忧患意识,早在数年前就派人去交趾,开启了交趾副本,去年又去了顺德,打算开一个幕南分行。

    除了此事,另外一个大量杀死刘彻脑细胞的事情,则毫无疑问的,当是他那位亲爱的哥哥,淮南王刘荣的问题。

    今年,是按照祖宗制度规定的,刘荣朝请长安的时候。

    无论刘彻想不想看到自己的这个大哥,还是刘荣愿不愿意来长安给刘彻下跪请安。

    两人的再次相聚,都是不可能避免的。

    但问题是……

    怎么处置,或者说如何对待这个哥哥呢?

    用什么样的礼节迎接?他到了以后,安置在那里?要不要准许他去祭拜先帝的德阳宫?

    这些都是麻烦事情。

    更要命的是,蒙王刘非、江都王刘阏,乃至于鲁王刘端,都已经放话了:淮南非吾辈之兄,不当奉先帝神庙!

    这出宫廷肥皂剧,终于演成了一场莎士比亚的戏剧。

    刘彻却是只能尴尬无比的面对这个状况。

    刘荣在淮南国的所作所为,托刘非那张大嘴巴的福,现在,别说刘彻的兄弟们了,就是长安城的小老百姓也都知道,老刘家家门不幸,出了个孽子,居然忤逆乃父,还占其宗庙。

    朝野上下,更是议论纷纷。

    那些自诩为先帝忠臣的大臣甚至是元老们,更是群情激愤,一个个跳着脚,大喊着‘不杀淮南不足以谢天下’。

    但问题是……

    刘彻心知肚明,大家都只是在演戏而已。

    他真要杀刘荣,保证宣室殿上,会跪满大臣,说不定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都会死死护住刘荣。

    没办法,这就是中国政治的精髓所在。

    身为皇帝,作为天子的男人,不仅仅是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更是所有天下家庭的家长。

    对于家长,中国人的要求很高。

    首先,要严厉,其次要慈爱,然后还得能养活一大家子。

    作为全天下的家长,那就更是必须给天下百姓做一个表率。

    孝顺这是必须的。

    兄友弟恭,更是必备要素。

    “唉……”想着这个事情,刘彻就头疼的厉害。

    他甚至想过,是不是干脆派人下毒弄死刘荣得了。

    但想了想,这个计划被放弃了。因为毒害兄长这种事情,一旦被人发现蛛丝马迹,那后果是无法想象的。

    而汉室的八卦党有多么厉害?刘彻清清楚楚,这帮家伙,可是神通广大的很。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没有办法,刘彻只能让人先在路上,阻滞刘荣进京的速度,最好,让他在路上拖过明年正月,这样,蒙王刘非、江都王刘阏等就都回回国。

    没有这几个发誓‘必定大义灭亲’的弟弟捣乱,这刘荣进京后,不至于会被人打个鼻青脸肿。

    但可惜,刘彻再一次好心被刘荣当成了驴肝肺。

    刘荣非但没有按照刘彻的要求在路上放慢速度,反而命令车队加速。

    从淮南到关中,没有多远。

    以刘荣现在的速度,最迟到冬十月甲午就能抵达长安。

    到时候……

    刘荣揉了揉太阳穴……

    大汉帝国立国数十年,难道要上演第一次的同室操戈,兄弟互打了吗?

    而且是当着天下郡国上计吏和属国的使臣的面大打出手?

    这要真的发生了,那就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