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节 流放
    翌日,丞相周亚夫带着九卿们,联袂上奏:臣丞相亚夫、臣太常彭祖、臣廷尉禹……昧死言:臣等谨与宗室诸侯王、列侯外戚元老等议,皆以为:王荣忤逆不孝,废先帝法,用巫蛊之事,行叛逆之举,私刻印玺,作龙袍,丧心病狂!群臣皆议论当法!

    这自然是毫不意外的事情。

    二十多年前,淮南厉王也享受到了相同待遇,所有大臣一致要求诛杀。

    更何况,现在刘荣干的事情,比淮南厉王还要恶劣得多。

    他不仅仅不孝,更做出了巫蛊诅咒之事。

    这在诸夏民族社会是不可能被饶恕和宽恕的罪过。

    刘彻看完奏疏,立刻就批复:朕不忍致法于王,其赦王荣死罪。

    若只是如此,那么,这就又是一出淮南厉王故事。

    但,刘彻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对刘荣的下场做好安排了。

    他提笔接着写道:朕闻,昔者汤放桀于南巢,天下称誉,其放王荣于倭奴列岛之北,永世不得再回中国!

    诏书一下,朝野瞬间安静了下来。

    诸侯王们更是战战兢兢,连话都不敢说了。

    实在是,这个处罚太可怕了!

    倭奴列岛是什么地方?

    一个生番野人群居之地,岛上的人,甚至还停留在原始时代的母系社会。

    在如今汉室的世界认知里,倭奴列岛就属于比夷狄还夷狄的蛮荒之岛。

    刘荣被流放过去,下场恐怕比淮南厉王还要惨!

    但随后,补充的命令,告诉了人们,刘荣的下场,远比他们想象的更糟糕。

    刘彻命令楼船衙门,将刘荣送到倭奴列岛北方的一个四面临海,没有人烟的荒岛上。

    除了每个季度定时给他送一批生活必需品外,不许任何人接近和靠近。

    刘荣只被准许携带两个宦官和十石物资。

    换句话说,他的余生,将会是在一个除了两个监视他的宦官之外,没有丝毫人烟的荒岛上渡过。

    他从此就将失去他过去拥有的一切地位和特权。

    而这对于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诸侯王们来说,简直就是比死还难受千百倍的刑罚。

    世人终于领略到了刘彻的狠辣之处。

    但偏偏,没有任何人能挑错。

    甚至连刘荣也只能三呼万岁,感激涕零。

    他甚至不敢自杀,只能选择硬着头皮,去那个荒岛上渡过自己的余生。

    因为,假如他自杀了,那么,他的儿子就可能被他牵连、连累。

    “陛下……真不愧是太宗指定的隔代继承人啊……”衡山王刘赐听说了此事后,心有余悸的想着。

    他是真的害怕了!

    他怕万一自己将来惹恼了天子,天子也将他丢到一个荒岛上自生自灭。

    这样的事情,只是想想,就已经很恐怖了!

    从小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诸侯王们,如何能承受得了这样的未来?怎么能适应这样的生活?

    其他诸侯王也都是战战兢兢,被吓了一大跳。

    特别是淮阳王刘余,几乎被吓得好几天都不敢入睡。

    当然,有人忧愁,自然有人欢喜。

    鲁王刘端现在就无比高兴,甚至是幸福的抱着一个婴儿。

    这是一个男孩,刘荣刚刚出生不足半年的幼子。

    而现在,他成为自己的子嗣。

    刘端一夜之间,找到了自己的未来和幸福。

    他有了继承人了,他的悲剧宣告结束了。

    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死后,只能以发覆面,无颜去见列祖列宗,也不需要再去忧愁百年之后,没有香火血食祭祀,自己只能孤单而寂寞的躺在冰冷的坟墓直到时间的尽头。

    “陛下,臣弟……”抱着这个婴儿,刘端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感激了,他只能是感恩不尽的拜道:“从今往后,臣弟就是陛下门下的走狗和鹰犬,陛下指东,臣弟绝不往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朕与王,兄弟手足也……”刘彻笑呵呵的道:“这些客套话就不必多言了,依朕看,鲁王还是好好想想,为王世子起个名字吧……”

    “还请陛下赐名!”刘端想都没想,就拜道。

    “朕来起名啊……”刘彻思虑再三,然后道:“就叫他刘过吧……”

    “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朕希望世子将来可以做一个对国家社稷有功之人……”

    嗯,最好能像杨过那样……

    刘端不知道杨过的梗,但还是高兴的道:“谢陛下赐名!”

    然后,他就抱起那个小小的孩子,脸上都快笑开花了。

    他知道,从今天起,他的人生完整了。

    刘彻看着刘端的模样,也非常欣慰。

    这么多兄弟里,刘彻最同情的就是这个弟弟了。

    如今,能够看到他重获新生,刘彻很开心。

    ……………………………………

    当刘荣被押解着,坐上马车,由军队押送,前往齐鲁的时候。

    元德七年结束了。

    现在,已是元德八年冬十月甲子。

    整个长安城,家家户户都忙着钉桃符。

    根本没有人注意到,那个他们嘴里的当代桀纣刘荣,已经悄然远去。

    不过,在政坛上,尤其是学术界,此事的余波和涟漪,却一直在不断回响。

    刘荣被流放到倭奴列岛一个荒岛上的事情,深深的影响和震撼了无数人的神经。

    首当其冲的就是法家。

    韩非子的名言,再次回响在人民耳畔: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而天下誉之。

    商君的鼓动,更是不绝于耳:所谓壹刑者,刑无等级。

    再没有比刘荣这个活的事例,更能佐证商君韩非言论的证据了。

    淮南王刘荣,先帝长子、天子同产长兄,照样被论法如罪,流放去了倭奴列岛。

    连刘荣这样身份地位的人,都无法豁免法律,列侯将相们何德何能,敢说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

    法家士气大振,而儒家则穷于奔命。

    迫于无奈,也出于现实的需要。

    董仲舒和胡毋生等儒家巨头,不得不开始带着弟子门徒,扎进了故纸堆之中,开始翻查和研究汉律。

    儒家的法律派就此开始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