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节 作战方案(1)
    汉元德八年春正月甲子(初一)。

    虽然已是春天,但长安城却依旧没有感受到丝毫春天的气息。

    今天早上天空甚至还在飘着雪花。

    空气更是冷的让人有些害怕。

    “今年春天,恐怕要比晚年晚一些来了……”放下手里的笔,刘彻望着殿外淅淅沥沥的冷雨嘀咕了一声。

    “陛下,御史大夫晁公奏疏……”一个尚书郎急色匆匆的捧着一堆公文,来到刘彻面前拜道:“请陛下御览!”

    刘彻抬眼看了一下,挥手道:“先放到一边,朕有空了再看……”

    连看都不需要去看,刘彻就已经能猜到奏疏里的内容了。

    无非就是表功、炫耀以及自我吹捧。

    晁错主持修建的渭河漕运工程,在去年秋九月开始动工后,到现在进展神速。

    有时候,甚至一日可以掘进一里多的路程。

    而且,这条运河使用的两头分别开挖的做法,所以,建设速度大大加快。

    到现在,整条运河的工程进度,居然已经走完了三分之一了。

    不过六十多天,晁错就在地球上凿出了一条数十里长的运河。

    这确实是一个奇迹。

    但……

    这个奇迹是建立在无数奴工的血泪上的。

    为了赶工程进度,晁错根本就不给奴工们任何喘息的机会。

    很多地段,完全就是靠着拿人命填填出来的。

    不到六十天,奴工就已经有数千人死亡。

    所以,这在刘彻眼里,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随便换个阿猫阿狗,有这么多免费劳动力,也能如晁错一般。

    且刘彻现在心思,也不在这漕运运河工程上。

    他在等,郅都的报告。

    “按道理来说,郅都应该早就已经拟定好了作战计划和战略方式了……”刘彻在心里寻思着,郅都去了龙城数月,对于幕南情况应该已经摸得差不多了。

    但为什么,他的作战计划和战略部署,却迟迟没有送来?

    这让刘彻有些忐忑。

    “幕南各部,现在应该都已经知晓了消息,并且已经站好队伍了吧……”刘彻在心里想着。

    此番汉室对幕南的政策,归根结底,其实就是八个字——改土归流,编户齐民。

    这样巨大的改变,幕南各部的反抗是肯定的——就是你家院子里的树上有个鸟窝,你拿棍子把那个鸟窝捅了,那鸟窝里的鸟也会冲你叽叽喳喳几声,说不定还会拉点什么在你身上呢!

    更何况是人?还是长期占据世袭贵族地位的幕南各部酋长?

    现在的整个幕南,应该说已经是群情激愤,万众一心了。

    说不定,还有许多人组成了联盟,准备共同对抗汉军呢。

    当然,也应该有不少被吓尿了的软脚蟹,已经在准备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在刘彻眼里,这两种人是要区分开来的。

    就是不知道,郅都能不能领会这个意思?

    正想着这个事情,颜异就捧着一卷奏疏,急匆匆的来到刘彻面前,拜道:“陛下,护匈奴将军急奏!”

    刘彻闻言,唆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道:“快,拿来与朕看!”

    “诺!”颜异将那奏疏呈递到刘彻手上,然后恭恭敬敬的退在一旁,一如八年前。

    只是……

    颜异看着这个大殿上的人影,八年前与他一同侍立在此的人,现在都已经扶摇直上了。

    张汤,在南阳郡做的非常不错,成为天下公认的未来宰相。

    而汲黯更是已经高升为九卿,被世人尊称为‘汲公’了。

    就连当初在天子面前打酱油的那些人。

    譬如那卫信,现在在交趾做起了庄园主和捕鲸船主,小日子过的不要太爽。

    还有那蛊臬柔,更是异军突起,现在已经官至邯郸内史了。

    只有他,依旧还在这里。

    依旧只能做一个跑腿打杂,整理文案的尚书郎。

    想到这里,颜异就叹了口气,他是上个月回到的长安。

    而且是灰溜溜的逃回来的。

    没办法,他再不回来的话,可能连最后的颜面都要保不住了。

    他在会稽郡,举步维艰。

    他甚至都已经被下面的官僚给架空掉了,他的命令,根本没有人听了。

    这让颜异很疑惑,也很感慨。

    “吾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呢?”颜异百思不得其解。

    明明,他一切都是按照长辈和老师们说的,书上所讲的方法去做事。

    为何会搞成这个模样?

    刘彻只是微微看了眼颜异的模样,他知道,这个年轻人现在很迷茫,但,刘彻现在没时间给颜异上心理辅导课。

    他拿着那纸奏疏,坐在御座上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思索。

    直到将整个奏疏翻来覆去,看了数遍,这才站起身来,走到殿中墙壁上悬挂的地图前,对照着地图与手里的奏疏,想了片刻,然后他道:“马上召集参谋尚书们!”

    参谋尚书,是刘彻在高阙之战后发明的一个新官职。

    顾名思义,就是专门给他充当军事方面的智囊以及为他提供相关意见的臣子。

    与其他尚书郎的选拔不同,参谋尚书基本都是从武苑的学生之中选拔。

    是以,其实,这些所谓的参谋尚书,就是现役的汉军高级将官。

    他们以参谋尚书的名义,在刘彻身边一般会呆一到两年,然后就会被分配去出任实职将官。

    不少人都会出任边郡的郡尉、都尉之职。

    自然,这参谋尚书人数不会太多,自设立此职以来,从来都没有超过五人。

    如今,兰台之中,共有四位参谋尚书,其中一人休沐,剩余三人都在值班,一听到诏命,他们就立刻赶来。

    “卿等来了,快快给朕安置郅都所说的奏疏内容,布置一个沙盘出来!”刘彻一见到这三人,也不与他们啰嗦,立刻吩咐。

    “诺!”三人皆是野战军的前线军官出身,做起事清来,自然雷厉风行,不过两个时辰,一个由沙子、木头和一个个青铜小人组成的沙盘就出现在刘彻眼前。

    在沙盘的西侧,是汉家的高阙-云中防线,这里重兵云集,随时随地都可能选择北上或者西进。

    出云中向南数百里,深入草原,那里就是龙城,郅都现在之地。

    参谋尚书们将三个棋子摆上了龙城的位置。

    忠勇军、楼烦军再加上一部分的句注军步卒,总数大概是三万三千人左右。

    在事实上来说,这大概就是这次汉室对幕南动手的主力了。

    没办法,刘彻总不能把虎贲卫或者羽林卫派出去对付一群乌合之众吧?

    况且,军费也很吃紧啊。

    但,很显然,这么点兵力,撒到数千里的茫茫草原上,根本就不够!

    况且,幕南各部,都已经串联了起来了。

    从郅都报告的情况来看,这些所谓的什么长林、林胡、章胡、蠕蠕,乱七八糟的部族,加起来,居然也能凑出好几万骑兵。

    这倒不是重点。

    重点是——郅都报告,斥候发现,这些渣渣在向北方和东方的草原深处撤退。

    他们向北,靠近大漠,似乎有打算横渡大漠,去找北匈奴的打算。

    他们向东,深入东方的荒野,好像做出了要去贝尔加湖一游的计划。

    看着这个情况,刘彻揉了揉太阳穴,他知道,自己最害怕的情况发生了。

    “要跟朕玩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退我进?”刘彻嘴角溢出一丝冷笑。

    现在这个时代,根本就不具备玩游击战的基础。

    幕南各部也不是那种意志坚定,可以远征数万里而不散的钢铁组织。

    所以呢,幕南各部摆出来的这个架势,其实就是在威胁汉室和刘彻。

    他们传递出来的信息,也很简单——住手,不然,我们虽然打不过你们,但我们可以恶心死你们,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跑去幕北,哪怕给北匈奴当奴隶,也不会让你好过。

    面对这个威胁,刘彻毫不在意。

    刘氏就没有皇帝能被人威胁和讹诈!

    “飞鸽传书安东都护府西部都尉:朕命尔陈须为奋威将军,都乌丸、鲜卑诸胡骑,北出饶乐水,清剿一切诸胡部族!”刘彻冷静的下达了命令。

    陈须和他的手下以及其利益集团,可能是现在全世界最恐怖的一个群体。

    这个刘彻一手扶持和打造出来的以种植园经济为核心的利益集团,这些年嗷嗷待哺,拼命的想要更多的廉价劳动力。

    若非刘彻一直拴着链子,恐怕这头怪物早就跳出来咬人了。

    陈须和他的这个利益集团,是刘彻留给子孙后代的后手——一个强大顽固影响深远的保守派。

    就像米帝的德克萨斯红脖子。

    而这些汉室的红脖子们,战斗力有多强?

    你可以去采访一下在他们的淫威下瑟瑟发抖,战战兢兢的远东各族人民。

    现在,刘彻稍稍的解放了施加于这头怪物上的封印。

    他仿佛已经可以看到整个世界陷入血雨腥风的旋涡的前景。

    但,这不能怪他,只能怪幕南各部不识趣!

    偏要来挑衅他!

    正好,安东那边也需要一个新的发展点了。

    如今,这头怪兽出闸,它将会从东方,抄幕南各部的菊花。

    菊花不保,幕南诸部唯一的退路就只剩下了幕北。

    而他们敢去幕北?或者说愿意去吗?

    刘彻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们去幕北能做什么?给匈奴人当奴才?

    那还不如留在幕南给汉家当良民呢!

    即使高层想走,中下层会跟着走吗?

    在这个季节横穿大漠,他们要死多少人啊?

    所以,答案是——他们最终,多数人都会低下头颅。

    但有一个前提条件——汉军必须用一场辉煌的胜利,来震慑和教育一切人。

    让幕南各部真真切切的看到汉军的战力和强大的军队。

    自古,游牧民都会臣服强者。

    无论这个强者想怎么摆弄他们。

    “都说说看,郅都的战术设想和作战计划怎么样?”望着沙盘,刘彻问道,这几年学习下来,对于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刘彻多多少少是学到了不少常识,但他还是坚持不在具体军事行动和计划上指手画脚。

    打仗的事情,自有将军们去负责。

    他这个皇帝,就不要去添乱了。

    但战略上,却只能由刘彻来制定了。

    就像这次幕南之事,刘彻给郅都定下的基调就是:编户齐民,如中国制度。

    他企图一劳永逸的解决游牧民的问题。

    使得幕南地区,从此不再成为中国的威胁和软肋。

    更打破所谓东亚怪物房的囚笼。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

    要实现刘彻的这个战略,首先就要镇压和清洗所有的反抗和不满。

    这要求郅都所部,必须恰到好处的,解决掉幕南所依仗的武力和希望。

    这个难度是非常高的。

    特别是现在各部都在北撤或者东撤。

    东撤的部族,现在刘彻已经帮郅都解决了,陈须和他的小伙伴们,带上乌丸和鲜卑这两大狗腿子,欺压和镇压一群丧家之犬,想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然而即使如此,问题也很棘手。

    倘若不能迅速的解决幕南各部,等到句犁湖西征归来,腾出手来,喘息了些力气的北匈奴肯定会掺和进来。

    到时候,幕南问题就可能长期化、复杂化。

    是以必须要尽快逼迫这些部族与汉军决战。

    但各部又不是傻子,他们只会带着汉军在草原上捉迷藏,压根不会跟汉军决战的。

    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是他们的家园。

    他们熟悉所有的山川草木和水源,甚至可能清楚每一天的气温变化节奏。

    各部的算盘,现在已经很清楚了,他们就是要拖,就是要耗,拖到汉军筋疲力尽,耗到汉军粮草供给出现问题。

    然后,逼迫汉家让步,依然让他们继续称王称霸,做个土皇帝。

    针对这个情况,郅都做了三个作战方案。

    第一个,是派兵控制幕南的主要水源,以此逼迫幕南各部与汉军决战。

    但问题是,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冰川和山巅融化的雪水,会滋润整个草原。

    幕南各部未必害怕这个法子,除非等到夏天,出现了干旱。

    而第二个作战方案,则是轻骑突击,主动寻找幕南各部的主力,歼灭之。

    而第三个则是诱敌之计,郅都打算在南池高调的储存大量粮草,引诱幕南各部来攻,而他则带领主力埋伏在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