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节 刷经验(1)
    “将军,兴安君求见……”

    郅都正沉浸在自己的构思之中,在纸上描绘顺德未来的画面,猛然听到一个亲兵的声音,他一时间都没有回过神来,过了一会才想起了兴安君是谁?

    可不是飞狐军都尉郭懋的亲弟弟郭卫吗?

    燕蓟之战后,郭懋因军功受封为兴武侯,而作为他的亲兵队队长的同产弟郭卫则也将功勋提升至大庶长,更受封为兴安君。

    郭卫虽然只是一个封君,但在北地,人人皆知,他就是飞狐军都尉兴武候郭懋的代表。

    专门负责为郭懋和飞狐军在外奔走、联络之事。

    而如今郅都受命为护匈奴将军,按照天子的命令,飞狐军也是属于郅都指挥的军队。

    但问题是……郭懋是义纵的马仔,这飞狐军现在也是隶属于安北都护府麾下直辖的作战力量。

    若无必要,郅都根本不会去抽调飞狐军的战力。

    “兴安君可说了有什么事情吗?”郅都放下笔问道。

    “回禀将军,兴安君说是有大事,要来与将军商议……”那亲兵答道。

    “那就请兴安君进来吧……”郅都想了想,摆手道。

    不久,一个魁梧的武将,穿着一套汉室标准的校尉甲胄,提着一柄宝剑,走进来,对着郅都行了一个军礼,拜道:“末将飞狐军校尉敬拜郅将军!”

    “兴安君不必多礼……”郅都笑着站起身来,将郭卫请到客座,又吩咐左右端来茶水点心。然后就笑着问道:“兴安君不在飞狐关练兵来这顺德,可有要务?”

    自从燕蓟之战后,当今天子就下令,让飞狐军、句注军以及细柳营等各大野战军之中服役五年以上,队率以下的士卒解甲归田。

    同时,征召了一批新兵入伍。

    这是汉军为了准备下一场战争而做的准备之一,让更多的年轻人,进入军队,接受训练,以此保持军队的战斗力和活力。

    其中,以飞狐军和句注军的新兵最多!

    没办法,在过去,这两支军队承担了汉室在长城边境的最重要的救火职责,更是汉军雷动不动的机动部队。

    许多士兵,都是在太宗时期入伍的,年龄已经偏大了,长期的训练和频繁的战争,也使得这些老兵身心俱疲。

    以郅都所知,仅仅是飞狐军,在过去的一年之中,就遣散了超过七千名老兵,占到其作战力量的接近一半。

    特别是基层的什长和伍长,有超过三分之二退役。

    是以,在过去一年,飞狐军和句注军都在加紧训练新兵,同时培养新的基层军官。

    郭卫却是一笑,对郅都拱手拜道:“末将正是为此事而来……”

    “嗯?”郅都奇怪了,训练新兵,来找他做什么?于是问道:“何出此言?”

    “将军……”郭卫笑眯眯的将身体倾向郅都,道:“末将此来,不仅仅是奉了愚兄之命,同时也是受句注军都尉,棘南候苏公之托来与将军商议……”

    “苏意也托君来?”郅都神色一正,知道这是大事了。

    现任句注军都尉棘南候苏意,是从马邑之战到燕蓟之战,都冲杀在第一线的猛将,曾经手刃匈奴大当户、骨都侯数人。

    人称雁门之虎,是当下汉室武将之中武力值排名前三的猛将。

    有力拔山河之气,万夫不当之勇。

    在高阙之战后,他就积功受封为棘南候,虽然食邑不过八百户,但很受天子喜爱,天子甚至曾经解下自己的佩剑,赠送给他,勉励他为国杀敌。

    作为执金吾,郅都更知道,在天子决意以义纵为安北都护府都督后,就立刻提拔这苏意为飞狐军都尉。

    这其中,未尝没有提防义纵尾大不掉的味道在其中。

    苏意此人,素来没有任何政治倾向和站队。

    他是一个武痴,更是当今天子的死忠和脑残粉。

    以郅都对苏意的了解,恐怕就是天子让苏意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自裁。

    连这个武痴,也拜托郭卫来此,郅都知道,这事情恐怕是飞狐军和句注军的共同愿望。

    是以,郅都不得不郑重以待。

    当今天下,武人称雄。

    哪怕是丞相,一旦失去了军方的支持,也要鞠躬下台。

    而当今天子,一贯认为,一支精兵,哪怕只有一千人,也可以击败数万敌人。

    是以,汉军当前的力量格局,就是以野战军为主体。

    当前汉室,共有十支野战军。

    飞狐军和句注军,就是其中之二,而且,这两支军队还是汉家各部之中仅此于羽林卫、细柳营以及虎贲卫的列侯集中营。

    过去四年,仅仅是飞狐军这一支部队,就为汉室贡献了七位列侯和十五位封君。

    没有人能忽视飞狐军和句注军联合起来提出来的要求。

    “究竟何事?”郅都问道:“还请阁下先说说看……”

    “愚兄和棘南候,拜托末将来此,向将军求一个情……”郭卫彬彬有礼的拜道:“请将军对幕南各部手下留情,留下几支残部和余孽……”

    “嗯……”郅都拿着疑问的眼神,看着郭卫,若不是知道这人是纯正的汉人,而且手下沾满了匈奴人的血,郅都都要怀疑此人是匈奴细作或者是奸臣了。

    “将军万勿疑虑……”郭卫连忙拜道:“末将发誓,绝不是心存怜悯,更非是来劝说将军违背天子诏命,或者说想劝将军做什么奸臣贼子……”

    “末将此来,只是想请将军,为我飞狐军及句注军考虑,翌日在幕南留下几只残部和余孽,方便吾辈练兵……”

    “练兵?”郅都满腹疑虑。

    “然……”郭卫笑着道:“将军也该知,我飞狐军及句注军,在去岁退役了大批精兵强将,新征募来的新兵蛋子,不是乡下的良家子,就是城里的公子哥……”

    说起这些新兵,郭卫的眉毛就深深皱了起来。

    这些新征的兵源,若论身体素质和战术素养,那自然是远远强于过去的老兵们的。

    受益于奶制品和肉类供应的增加,新生代的汉家青年,发育的远比他们的前辈更好。

    无论身高还是体重或者是力气,都是远超前辈们的。

    飞狐军的新兵,更是没有一个身高在七尺以下的。

    而且,对于各种武器的熟悉程度和纪律性,也都很优秀。

    唯一的问题是——没有实战经验,全部是温室里的花朵。

    训练了一年,也远远赶不上老兵们。

    他们缺乏默契,缺乏配合,更缺乏战场上的临机应变和反应。

    许多人甚至连鸡都不曾杀过。

    这样的兵,上了战场,怕是要出事情。

    但,飞狐军和句注军,对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办法来改变。

    因为,时代已经变了。

    过去,句注军是直面匈奴侵略的第一线作战部队,而飞狐军则是长城上的救火队员。

    每一个士兵,从入伍开始,就会参与到战争之中。

    哪怕是所谓的汉匈和平时期,长城脚下,汉匈军队之间的摩擦,也从不间断。

    在这样的情况下,士兵们自然会飞速成长。

    在血与火的淬炼之中,成长为精兵。

    但现在呢?

    句注军的新兵们,哪怕拉出长城边塞,深入草原三百里,也看不到敌人的影子。

    长城周围,都已经是汉室的控制范围。

    匈奴人远在四五千里外的幕北。

    新兵们入伍到现在,连一场械斗规模的小战斗也没有经历过。

    表面上看起来,他们倒是像模像样,甲胄鲜明,威武不凡,但实则,郭卫明白,这些新兵根本就不合格!

    在真正的战场上,一万这样的新兵,可能也不如过去三千老兵。

    这怎么行?

    这如何可以?

    汉军内部的竞争,可是非常激烈的。

    从军费到装备,都要去竞争。

    而唯一能在这竞争之中起到作用的就是武勋和战绩了。

    当年,天子想拨给护濊军一千胸甲,结果满朝的将军们都跳了起来,大声嚷嚷,大家都觉得,这胸甲给了护濊军纯粹是浪费。

    直到护濊军在高阙之战时,击败了匈奴右贤王的大军,有了战绩,这些声音立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批胸甲也顺利的拨付给了护濊军,护濊军的人甚至可以理直气壮的来朝堂上抢军费、抢编制、抢武苑的名额了。

    要换高阙之战之前,他们有这个胆子吗?

    每次来长安,都是战战兢兢,一副生怕说错了话的模样。

    况且,如今,人人皆知,当今天子,志向远大,他的眼睛,从来都不曾只盯着匈奴,只看着草原。

    他的胸中,有着宏图大志。

    不仅仅要灭亡匈奴,征服整个已知世界。

    更要向遥远陌生的西域以及数万里之外,迄今为止依然笼罩在传说和神秘之中的身毒。

    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平和太平的时间不会太多。

    少则一年,多则五载,战争的号角就会再次响起,汉军的战旗将再次出发。

    这一次,铁蹄将要踏破浚稽山,深入河西,越过高山和原野,深入大漠与沼泽。

    这一次,西域将迎来王师的解放,世界将被天子的圣德所泽被。

    汉军要去穆天子曾经到过的昆仑山上看一看,西王母到底还在不在?

    还要去拯救,在水深火热之中,在异族的铁蹄之下挣扎的大夏同胞。

    飞狐军和句注军上上下下,数万将佐,没有一个人会想希望看到自己在这个伟大的战争,在这场伟大的征途上落伍。

    前方,还有无数功勋,无数荣誉和无数的伟业在等待着大丈夫们一展自己的抱负。

    但,现实又是新兵蛋子们,实在没有一个实战的机会,来磨砺和锻炼他们。

    怎么办?

    想来想去,大家的目光,就都投注到了幕南。

    仔细一想,幕南各部还真是最好的练手目标啊!

    首先,他们肯定会反抗!

    不反抗的话,那些贵族就要等死!

    其次,他们的战斗力很弱,几乎不可能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汉军构成什么威胁。

    简直就是最完美的目标。

    家里养的猫,有时候都会故意抓住一只老鼠,将只咬伤,然后丢给自己的孩子去练习捕猎技巧呢?

    山林之中虎豹,同样也会将一些鹿啊羊啊咬个半死,然后丢给自己的幼崽,让幼崽们练习。

    只是,这种事情,很难光明正大的奏报给天子。

    仁德的圣天子,更是绝对不可能批准这样的奏疏的。

    所以,飞狐军和句注军,只能来找郅都打擦边球。

    只要郅都同意了,那么,句注军和飞狐军就可以打起支援友军、膺惩贼军的旗号来到草原拉练了。

    说不定,还可以轮番的过来拉练。

    更妙的是,这幕南草原的环境,可以完美的再现未来汉军要面临的重重考验。

    如此一来,等到天子再次吹响出征的号角,句注军和飞狐军就可以以最佳状态,出发远征了。

    郅都听完郭卫的话,却是为飞狐军和句注军的大胆而诧异。

    凭良心说,飞狐军和句注军的策划很不错。

    换了他郅都,大约也会用这个法子。

    但问题是……

    “足下当知,没有天子虎符之策命,一兵一卒,也无法调动……”郅都冷静的道:“欺君之事,鄙人是不会做的……”

    他郅都可是天子苍鹰,国之爪牙。

    想要他背着天子,去跟其他人达成什么协议,这是痴心妄想。

    他只会忠诚于自己的君王。

    而非其他任何人或者事务。

    “将军请放心……”郭卫连忙道:“在来之前,末将已经在太原恳请了东成候义公,拜托义公回京之时,面呈天子,请求天子准许的要求,义公已经答应了……”

    “如今就看将军的意见了……”

    “若是天子许可了,有虎符为凭,本将自然不会阻拦……”郅都想了想,就点头说道。

    只要天子同意,那他当然乐得帮这个忙。

    让句注军和飞狐军的新兵来草原上历练历练,见见血也不错。

    若是可行的话……

    “灞上军、棘门军,也可以来草原历练历练嘛……”郅都在心里想着:“大家轮着来,一起锻炼,恢复战斗力……”

    有好处,郅都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曾经的老部下了。

    郭卫闻言,大喜,拜道:“末将谨代表飞狐军、句注军同仁,多谢将军!”

    这种不能上廷议,只能私底下悄悄商量的事情,当然必须得到郅都这个主人的同意和许可,不然就是天子同意了,也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