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三十节 刷经验(2)
    两天后,一只信鸽降落到了顺德的单于宫之中,信鸽腿上绑着的象征着皇帝命令的绛色龙纹,让负责接收信鸽的官吏不敢怠慢,立刻将之送到了设在单于宫之中的护匈奴将军行辕。

    “陛下诏命!”一看到那裹着龙纹的密封信笺,郅都立刻就带着全体行辕官吏,恭恭敬敬的焚香跪接,然后才打开了被密封的信,将之交给一位急匆匆赶来的军法官,道:“请阁下立刻翻译圣命!”

    自从信鸽开始被应用到汉室的情报信息传递系统,这种快捷的信息传递方式,立刻就被人发现存在许多安全漏洞。

    最大的一个漏洞就是——信鸽本身及其脆弱。

    它在传递信息和情报的过程里,很可能发生无数意外。

    譬如,遇到天敌或者被熊孩子射杀。

    所以,一般情报都是由两只信鸽同时传递,以防止出现意外,而重要情报甚至可能出现五只甚至更多信鸽传递,以保障及时有效安全的将情报传递出去。

    但,这样的做法,自然也加大泄密的可能。

    所以,为了防止泄密。

    由少府和丞相府牵头,汉室在元德六年初就建立起了一套简单但完整的密码系统。

    从那以后,所有的重要情报,就全部经过了加密。

    这种加密是典型的东方式的加密方法——所有的情报,全部用铭文写成。

    这样,除了熟知铭文的人,其他人根本就看不懂。

    这种加密方法,看上去似乎很简单,但确实很有效。

    在这个文盲率高达百分七十以上,多数人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的时代,数百年前,被刻在青铜器上的铭文,几人能看懂?

    更何况,丞相府和少府,还自己发明了许多新的铭文。

    这样,就确保了哪怕这些信鸽落到敌人手里,敌人也无法看懂这上面的内容。

    这是明摆着在欺负汉室的对手,用文明来羞辱他们!

    没多久,信中的内容就被翻译了出来。

    将信上内容看完,郅都也是长叹一口气,道:“圣明无过陛下啊……”

    招降幕南各部,给他们一条出路,这个事情,郅都自然已经想过。但郅都并不想这样做,幕南各部加起来,人口几近百万,甚至可能多达百五十万。

    倘若没有经过雷霆洗礼,用铁与火震慑,郅都深深觉得,这些人就算归附了,恐怕将来也难以安稳。

    汉室要的是一个永固的疆土,而不是收一群隔三差五就要闹事的刁民。

    对于郅都来说,夷狄畏威而不怀德,确实真理!

    但问题是——他只是臣子而已。

    臣子以侍奉天子为己任,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如今天子诏命既下,那他自然当遵诏而行。

    不过……

    “立刻命人传缴幕南,宣明天子恩泽!”郅都下令:“倘能遵诏而行,率部归附,则可获赏!”

    “诺!”立刻有官吏领命而去。

    “做好作战准备!”郅都反身对着其他人道:“传本将之令:楼烦军、忠勇军,即刻进入战争状态!”

    “诺!”众人轰然应诺,情绪高涨。

    能打仗,人人都是欢喜的。

    只是……

    “陛下网开一面,然将军却命我等立刻准备作战……”不少人在心里面嘀咕:“难道不是应该等上一段时间,等到各部都得知了天子之命,做出了抉择之后再行动吗?”

    但他们哪里知道,郅都根本就不愿意给幕南各部太多考虑的时间。

    在郅都眼里,诸部接到了圣天子的恩诏之后,假如果是忠臣,心慕王化,那自然立刻就会感激涕零,屁颠屁颠的跑来抱大腿。

    见了恩诏,还犹豫不决,朝秦暮楚甚至于蛇鼠两端的渣渣,不要也罢!

    ……………………………………

    长安城,东成候侯府,此刻正是歌舞喧哗,酒杯交盏之际。

    作为主人翁,义纵高居上首。

    左右两侧,一位位战将安坐,一尊尊猛将林立。

    这些人都是义纵曾经的老部下,或者是他现在的心腹、家臣。

    今天是义纵幼子的周岁生辰,义纵没有宣扬,只是在家中设宴,款待这些老部下和亲信、家臣们。

    一是联络感情,加强联系,二则是商议一下未来的事情。

    毕竟,作为一个军事利益集团,今日的义氏外戚,虽然已经是繁荣昌盛,如烈火烹油。

    但越是如此,义纵就越发的小心谨慎,如履薄冰。

    他甚至都已经想好了,从此若非必要,不再领兵出征。

    这既是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他的姐姐,他的外甥着想。

    毕竟,即使当今天子信得过他,但别人呢?

    他若继续领兵作战,难保会出现各种阴阳怪气的声音。

    但,义氏外戚军事集团,却必须继续保持活力和实力。

    不然,同样无法自保。

    旁的不说,那些义纵的敌人和对手,就不会放过他。

    酒熟饭饱之际,义纵趁势举杯道:“诸君,承蒙厚爱,来为犬子道贺,纵谨以浊酒谢之……”

    “不敢!”众人连忙举杯起身。

    在场的人,几乎全是义纵这些年一手培养和提拔起来的。

    其中不少人,就是出身于社会最底层,甚至有人曾经还是罪犯和刑徒。

    他们全是靠了义纵赏识,从人群之中发掘了他们。

    他们才能有今天。

    过去八年,义纵一手带出了十八位列侯,三十五位封君,同时还向朝堂举荐了数十位年轻俊杰,这些人中如今已经有人官至郡守。

    由是,义氏外戚集团,也因此成为了一个横跨军政两界的庞然大物。

    声势甚至还在薄窦之上。

    但也因此树大招风,得罪了不少人。

    尤其是那些觉得,被义纵挡了路,或者坏了好事的人。

    “诸君……”义纵放下酒樽,坐下来,道:“吾今天晚上,将入宫与陛下对奏……”

    义纵是刚刚从太原回到长安的,安北都护府的筹备诸事,在过去一年,几乎耗尽了他的精力,让他显得有些疲惫。

    没办法,安北都护府下面下辖的全部是怪物!

    陇右郡和北地郡是汉室目前骑兵兵源的主要来源之一,尤其是胸甲骑兵,这两个郡贡献了汉室各军超过三成的胸甲兵源。

    陇右和北地当地的北地骑士家族,更是深耕地方,枝繁叶茂的军功家族。

    仅仅是协调和摆平以及降服这两郡的地方势力和利益集团,就已经让义纵疲于奔命了。

    他毕竟太年轻,而且之前一直是武将,没有地方经验。

    更别提,安北都护府下面还有着太原、上郡和云中这样的重镇。

    作为都护府都督,义纵不得不经常奔波于各地,协调各方的矛盾,让都护府能够拧成一条绳子。

    义纵静静的道:“在回京之前,飞狐军的郭都尉、句注军的苏都尉,都来找过吾,他们打算在幕南留下几个部族,作为练兵的场地……”

    “吾答应了……”

    “不过吾以为,这飞狐军和句注军的这两个都尉,格局还是太小了一些……”

    “幕南诸部,能练个什么兵?”义纵笑着道:“能练出什么好兵来?”

    “此番回京,吾准备面呈天子,在河西练兵!”

    众人一听,都是精神一振。

    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可能和平就是幸福。

    但对于已经习惯了铁马金戈的军人来说,和平,就是折磨。

    没有硝烟的生活,让他们浑身难受,看不到敌人的他们,只能在酒桌和床榻之上发泄多余的精力。

    再这么下去,不少人觉得自己就要废掉了。

    但,养精蓄锐,休养生息,这是天子和朝堂定下来的国策,更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汉室连年征战,百姓和民生,确实需要时间来休息,来恢复。

    内政也需要重整,各地的基础设施也都需要翻修。

    新兵更需要训练。

    所以,哪怕不愿意,将军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来。

    但现在,义纵说要在河西挑事。

    大家都是精神亢奋,振奋不已。

    闲散了一年多,现在大家伙们也不挑挑拣拣了,只要有仗打,不管多小,大家伙也愿意。

    只是……

    天子会同意吗?

    朝堂会通过吗?

    大家心里面都没底,国库和国家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人人都心知肚明。

    今年冬十月的大朝议上,少府卿和大农卿,可都是在哭穷。

    少府卿刘舍更是撒泼打滚,表示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谁要谁拿走。

    但运河和水利设施却不修不行。

    最后,在晁错为首的法家大臣的联合下,黄老派不得不做出让步和妥协,同意了临时增加车船税、矿税和市税的法令。

    即使如此,国库还是缺钱。

    最后没办法,还是天子拍板,从内库之中拿出黄金五万金,铸成金五铢,划拨给国库作为用度,才算了解了这个元德八年的财政问题。

    连天子都不得不从他那个向来只进不出的黄金储备里拿黄金出来救急,国库的拮据可想而知。

    在这样的条件下,连护匈奴将军对幕南的行动,都只能找商人打秋风。

    对河西的军事行动,去哪里找钱?

    大家都是一筹莫展。

    倒是义纵不担心这些事情,钱的问题好解决!

    大不了让天子从内库再拿点黄金出来,再找列侯化缘,基本就能搞定了。

    他担心的是,这个美差,被人给截胡了。

    所以,他才要先将此事,跟自己的亲信们讲清楚,让他们做好竞争的准备。

    他看着众人,说道:“诸君,我得计划是这样的……”

    “西匈奴在去岁已经将合黎山割让与我,但居延泽依旧为其所控制,居延泽在彼手,则合黎山之通道随时可能被掐住……”义纵义正言辞的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居延泽不为我所有,则我汉家进出河西之咽喉一日受制于人!必取居延,以安河内!”

    “且夫,居延之地,故流沙之国也,乃我诸夏自古以来神圣不可侵犯之固有领土!亦先王之土也!”

    说着,义纵还从怀里取出了好几本书。

    其中有一本,甚至还是由太史令所写的《五帝本纪》,他翻出其中一页,指着给众将看:“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养材以任地,载时以象天,依鬼神以制义,治气以教化,絜诚以祭祀。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阯,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动静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属。”

    “这流沙就是今之居延泽啊……”

    “今居延非汉所属,吾辈武将,安能无动于衷,不怕先王降罪?”义纵一副痛心疾首,悲愤难平的模样。

    众将一听,立刻纷纷表态,拜道:“流沙之土,居延之泽,先王所遗,吾辈誓必收复,以告帝颛顼之神灵!”

    是啊,颛顼大帝的教化之所,怎么可以陷落在夷狄之手?

    作为诸夏的军人,颛顼的子孙,谁敢坐视这样的耻辱?

    没有人!

    最重要的是,大家伙现在也听出了义纵的意思了。

    西匈奴在去年已经放弃了合黎山,将之割让给汉室以求自保。

    但这居延泽,他们却怎么也不敢再放弃了。

    不仅仅是因为此地的战略作用——过居延泽,则祁连山就暴露在汉军兵锋之下,轻骑只需要三日就可以兵临祁连山,让西匈奴小政权灭亡!

    更因为这里是西匈奴的经济命脉!

    没有了居延泽的丰盛绿洲出产,西匈奴的经济窘迫就会进一步加大,失去居延泽,西匈奴就要灭亡。

    所以,西匈奴小政权不得不不死命的保护居延泽。

    而这正好符合义纵一开始提出来的练兵之法。

    甚至……

    说不定,汉家各军可以轮番上阵,你这边练完我这边上。

    而西匈奴小政权,却不得不应战,也只能应战。

    如此,在漫长的拉锯和轮战之中,西匈奴的力量会被逐步消耗,而汉军也达到了练兵的目的。

    然后,长驱直入,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攻占祁连山,全取河西。

    从而打通通向西域的道路!

    这也是现在西匈奴所面临的悲剧困境,汉室想灭亡它,甚至都不需要出全力,一个手指头就可以了。

    西匈奴能存在到现在,完全是因为现在汉军无力也没有兴趣去消灭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