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节 恐惧的西匈奴
    两个时辰后,义纵一脸尴尬的走出了未央宫。

    “陛下……可真是……”他在心里摇了摇头,虽然他对于自己的君王的脑洞,已经早有预料,但他想不到的是——这位天子的脸皮还能厚到这个地步!!!!

    居然拿着要他义纵在廷议上提出一个名为‘请立金本位以固社稷策’的动议。

    并要求他尽一切可能,游说和说服朝臣,尤其是将军列侯们支持这个动议。

    义纵都能想到,千百年后,史书上会怎么评价他这个车骑将军东成候了。

    “听说太史令,准备写一部记录汉兴以来历代外戚的史册……”义纵在心里寻思着:“太史令恐怕会在此书之中,于我大加鞭笞……”

    是啊,一个将军,一个万户侯,一个国家重臣,不务正业,跑去提一个莫名其妙的所谓‘金本位’。

    天下人,特别是士大夫们,必然会对他大加攻仵。

    但他义纵能怎么办呢?

    皇帝都耍无赖了,你大臣还不乖乖从命?想做咩?你还是不是朕的亲信心腹了?这么点事情都要推三阻四,这样的黑锅都不肯背,要你何用?

    就算养只小猫小狗,也懂得对主人撒娇吧?

    唯一的好消息,或许就是,他义纵还不需要急着就把这个锅往身上扣,还可以再等等。

    依照天子的说法,目前这个所谓的金本位制度,还缺关键的一环。

    但……

    迟早,是要背的。

    判个缓刑而已……

    想到这里,义纵就又叹了口气:“但愿皇长子能够良善一些……”

    是啊,倘若外甥也与乃父一样鸡贼、无耻。

    那这世界恐怕就要天崩地裂了。

    事实上,现在整个汉室的贵族官僚,都是这么想的。

    当今太强,太精明了。

    好多把戏和戏码,在当今面前,都是免疫的。

    这位天子,表面上看上去特别要面子,爱惜羽毛,但实则,这就是一个从来只要里子,不要面子的君王!

    他一直在考虑,且永远在惦记的,始终是那些实际的东西。

    至于其他的?

    则统统可以不要!

    可怕的是,他的名声和威望,却丝毫不受损。

    有人曾经企图中伤和抹黑他,结果……

    那个家伙被愤怒的百姓,直接撕碎了!

    是真正的撕碎!

    等官府赶到时,这个蠢货已经连尸体的零件都拼不全了……

    这让文人士大夫们,感到无比恐惧和害怕。

    一个连抹黑都不能的君王,你还能拿他怎么着?

    总之,尽管,很多士大夫官僚,对于这个君王,颇有微词,甚至一度有许多人在私底下腹诽什么官不聊生。

    但他勾勾手指,却总是有无数人争先恐后,打破了脑袋,也要跟随他。

    包括那些在私底下编排和腹诽的家伙。

    没办法,跟着他走,总能有好处。

    而那些不想跟他走的人……

    嗯,现在不是回家种田了,就是已经躺进棺材里了。

    “难道,三王五帝,先代的圣王、贤王们,都是如此?”义纵在心里嘀咕着。

    ………………………………………………

    祁连山的冰雪开始消融了,潺潺流水,从山巅流下,汇入峡谷中,形成一条条激荡的河流。

    随着冰雪消融,一个个绿洲苏醒了。

    整个河西走廊,转瞬之间,就已经青草芬芳,流水潺潺,湖泊荡漾,牛羊成群。

    且渠且雕难,带着他的亲兵和心腹贵族们,浩浩荡荡,走下祁连山,来到了居延泽。

    这里,现在已经成为了西匈奴最重要的命脉。

    尤其是靠近合黎山一带的出口和峡谷,更是直接关乎西匈奴存亡的战略要地。

    倒不是因为一旦失去了这里,西匈奴就要GG。

    在事实上,西匈奴人人都知道,假如汉军出合黎山,那么,大家伙就准备收拾收拾行李,各自逃命吧!

    尤其是上层的贵族们,对此尤为清楚。

    因为,自且渠且雕难以下,人人都是大烟鬼……

    整天吞云吐雾,沉浸于仙境之中。

    一旦汉朝表露敌意,断绝了‘逍遥散’的供应,上层的贵族,就全都得自杀。

    就这样的统治集团,根本不可能去对抗强大、无敌的汉朝。

    大家伙呢,也都早有自觉了。

    汉朝人打过来的话……

    那就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吧……

    只有且渠且雕难不这么想。

    因为他清楚,所有人都可以投降,独独他不能。

    一度,且渠且雕难也以为自己能降。

    但这两年,他明白过来了。

    汉朝人,特别是汉朝皇帝,或许可以接受于单投降,或许可以接受骨荼的投降。

    但是,唯独他,没有那个投降的资本和条件。

    他是背主之人,更是乱臣贼子。

    在汉朝人的思维里,像他这样的人,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所以,且渠且雕难,已经在下意识的大量储备和截留‘逍遥散’了。

    现在,他已经至少握有了数十石珍藏,保证哪怕汉朝断供,他也能继续逍遥。

    但问题是……

    光有逍遥散,倘若没有命,那也没辙。

    所以呢,他只能给加强居延泽地区的防御,当然,打的幌子是——保障榷市贸易的通畅。

    同时,他不断给下面的贵族灌输——就算要投降,那也得打一仗,让汉朝人知道厉害,这样投降过去才有地位,不然,一群废物和懦夫,即使投降,汉朝人也不会看重。

    不得不承认,且渠且雕难忽悠的不错。

    基本上,西匈奴上下都相信了这套说辞。

    许多人甚至摩拳擦掌,准备在将来在这居延泽给汉朝人留下一个‘深刻印象’。

    不过最近,风向有些变了。

    因为,从幕南传来了许多让人胆战心惊的消息——汉朝人据说在幕南准备搞‘编户齐民’,而且还对各部族的高层,痛下杀手。

    许多历史悠久的部族,已经消失了。

    这激起了西匈奴贵族们的恐惧。

    原先,大家都觉得,汉朝人来了,也没什么。

    换个主子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汉朝人要是来了,那整个河西就要天翻地覆。

    各部族,都将成为历史。

    而大家则将成为部族的罪人!

    更重要的是——大家伙将彻底失去做人上人,做主子的特权!

    这是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这使得,西匈奴各部立刻空前团结起来,许多大烟鬼,甚至愿意跟且渠且雕难来视察这居延泽的防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