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节 居延(2)
    说到弱水,将军们纷纷露出神往之色。

    有关弱水的传说,在中国从来久矣。

    中国最早的地理著作《禹贡》之中早已经记载了这条先王曾经勘探过的河流。

    书云:导弱水至于合黎,余波入于流沙。已经非常形象的告诉了世人,这条河的走向。

    但,自恒公北伐后,诸夏军队再未踏足这条河流,再未有机会去追寻先王的足迹。

    直至今日,时机终于成熟。

    中国王师,将再临流沙而涉弱水,出合黎以望昆仑。

    人人都是精神亢奋,不能自己。

    因为一旦自己率部,越过弱水,那么自己就将永载史册!

    将成为恒公之后,第二个挺进弱水以西的中国将军!

    不知多少文人骚客,将为自己的功绩歌功颂德,更会有无数人传颂和膜拜自己的伟业。

    只是想想,诸将都已经情难自已,就差没有抽剑而起,就要回去准备出征了。

    义纵却是看着他们,道:“暂时来说,我军的作战目标,就是夺取驹衍峡,占有弱水上游,并全面控制整个合黎山、胭脂山和北界的龙首山!”

    倘若达到这个目标,那么,在事实上来说,西匈奴在居延泽的统治就会土崩瓦解。

    它的整个东部和南部,都将落入汉室控制,从此,居延泽就将无险可守,无地可凭。

    通向河西走廊的通道,也将对汉军敞开。

    基本上,西匈奴小政权的生死,从此操于汉军之手。

    西匈奴恐怕要拼命!

    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夺回这些地区,至少也会死死的守住剩下的区域。

    所以,将军们都是满腹疑虑的看向义纵,大家伙都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限定战场?

    为何不干脆一口作气,全取居延泽,甚至干脆向河西进军,灭亡西匈奴?

    义纵看着众人,笑道:“消灭西匈奴,于我而言,不过探囊取物罢了……”

    “只是,国家无力负担一场如此规模的灭国之战……”他叹了口气道:“便是此战的开销,恐怕陛下也要咬咬牙才能拿出来……”

    “此战我军至多只能出兵八千人……”义纵无奈的道。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大军远征,距离越远,耗费越大。

    更何况,如今河套地区还未经营稳固,整个河套的粮草都需要从后方运过来。

    为了将一石粮草送到合黎山,少府至少要付出半石粮食在路上被消耗的代价。

    出合黎山向西,运输成本更会急剧增加。

    因为,这一次不仅仅得把粮草运往前线,还得把民夫也送到前线!

    总不能,从现在还没有安稳下来的蒙国和九原抽调民夫吧?

    这两个地方,也抽调不了多少!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要支撑一支八千人的军队远离后勤基地作战,至少还需要一万左右的民夫为他们输送给养和其他物资。

    若是纯骑兵,则需要的民夫可能更多。

    基本上,将八千骑兵送出合黎山的成本,可能与当初高阙之战,郅都所部出塞的耗费相当了。

    毕竟,自长城到合黎山,就是一千多里的路途。

    出合黎山向西,直抵弱水,这又是五百余里。

    诸将也都是各自沉默下来,这也是今日汉军面临的困境所在,越向西,战争的成本越高。

    “况,吾的本意,也是要拿西匈奴来练兵……”义纵道:“一旦我军夺取驹衍峡,越过弱水,则诸君皆可率部前往弱水、胭脂山、龙首山,与西匈奴之敌合战……”

    ……………………………………

    驹衍峡之下,且渠且雕难见到了来自北匈奴的使者。

    还是他的一个熟人——须卜氏族的须卜青。

    当初,这须卜青曾经与且渠且雕难一起出使过汉朝,只是那个时候,匈奴帝国依然如日中天。

    且渠且雕难和须卜青,当时也都只是小喽啰,两人第一次见到了汉朝长安城的雄伟壮阔,深为震撼,曾经一起私下畅想过,若有朝一日,匈奴铁骑能踏破长安,那得发多大的财?

    时隔十余年,两人再见,已是截然不同的身份了。

    且渠且雕难这个当年的小喽啰,在今天已经成为了西匈奴的实际控制者。

    而须卜青则依然只是须卜氏族的小喽啰。

    所以,这种跑腿的事情,就落到了他身上。

    “奉大匈奴左屠奢,日月所眷顾,天神所庇佑之伟大的狐鹿涉大王之命,须卜青见过左大当户……”一见面须卜青的话,就让且渠且雕难眉毛紧皱。

    左大当户?

    那不是军臣那个死鬼当年让他来河西时封的爵位吗?

    现在军臣已死,而他也早已自立。

    北匈奴的混蛋们,却依然如此高傲!

    这让且渠且雕难极为不爽,他挥挥手道:“须卜青,哪来什么左屠奢?大匈奴现在可没有一个叫狐鹿涉的左屠奢!伟大的于单单于,也没有一个叫狐鹿涉的亲戚……”

    于单,是且渠且雕难手上最好的一张牌。

    事实上,他能维系统治,其实全靠了于单。

    整个河西的部族,基本上也都是因为于单之故,才顺服于他。

    不然,河西诸部早就将他这个地位卑贱的且渠氏族的儿子,所谓的左大将丢进爪洼国了。

    所以,且渠且雕难是万万不能承认北匈奴的地位的。

    在他眼里,北匈奴的单于一定是一个伪单于。

    北匈奴的左贤王,更必须得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不然,西匈奴的统治基础就要荡然无存了。

    须卜青闻言却是微微一笑,道:“无论左大当户是否承认,您都是先单于所册封的左大当户……此番前来,伟大的左屠奢托我给大当户带一句话:汉朝强势如斯,而大当户要坐以待毙吗?”

    “幕南的事情,想必大当户也听说了……”

    “汉朝人的所作所为,乃是要断我诸引弓之民的根基啊……”

    “大当户终究也是引弓之民,难道要坐视汉朝人掘我引弓之民的根基?难道要坐视伟大的天神以及先祖失去祭祀?”

    且渠且雕难闻言,沉默不语。

    他岂不知汉朝人的野心?

    但他能怎么办?

    现在整个西匈奴的人口加起来,大约也就三十来万,哪怕算上奴隶和山沟沟里的羌人,撑死了也就五六十万而已。

    哪怕砸锅卖铁,把棺材本、老婆本和骨头全部押上,西匈奴最多也就能纠结出五万骑的兵力。

    就这,还得有不少人得是骑着牛啊橐他啊来参战的。

    拿什么去跟汉朝人刚?

    须卜青看到且渠且雕难的模样,知道有戏,连忙道:“伟大的左屠奢,命我告知大当户:倘若大当户能看清形势,愿意向伟大的句犁湖单于效忠,且交出于单,那么,伟大的左屠奢愿意宽恕大当户曾经的所作所为,且在西域诸国,为大当户择一国而王……”

    对于今天的北匈奴来说,若能解决西匈奴的问题,那么瞬间就可以得到数十万人口。

    这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解决了法理问题。

    天无二日,地无二主。

    于单一日不死,句犁湖和狐鹿涉的地位,都将很尴尬。

    所以呢,倘若且渠且雕难识相,对于北匈奴来说,未尝不能先将他放一放。

    当然,一旦搞定了于单,同时将西匈奴的精华带走,那这且渠且雕难也就可以去死了。

    另外,重新控制河西走廊后,北匈奴的安全问题也将得到大大的缓解。

    至少,北匈奴可以获得一个极大的缓冲地。

    不需要再担心,万一且渠且雕难,脑子不清楚,投降了汉朝,导致汉军直接出河西,兵临西域的恐怖后果!

    对北匈奴来说,汉军永远是他们的噩梦!

    就以目前而言,一旦汉军出河西,兵临西域,那么,西域三十六国,恐怕将不复为匈奴所有。

    北匈奴就只剩下了垂死挣扎或者夹着尾巴西逃这两个选择。

    且渠且雕难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狐鹿涉,就让你来说这些话?”

    他鼻孔里哼了一声,这样的条件,别说根本没有任何可靠的保证和让他安心的事情。

    就算有,他也不会答应。

    这河西之地,富饶而美丽,他已经是事实上的河西之主,西匈奴的实际控制者。

    这时候,北匈奴跑过来告诉他:汉朝人一旦打过来,你肯定打不过,不如归附于我,我给你一块地盘去称王……

    他脑子有病才会相信!

    “你回去告诉狐鹿涉,我且渠且雕难,哪怕投降汉朝,也绝不会向他和句犁湖低头!”且渠且雕难冷笑着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句犁湖和狐鹿涉在幕北搞什么?”

    汉朝人在幕南搞编户齐民,但幕北的北匈奴也没有闲着。

    这两年来,北匈奴在句犁湖和狐鹿涉的带领下,大搞汉化,疯狂推崇汉朝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制度。

    他们甚至已经恨不得将匈奴从头到脚,都改造成汉朝。

    正是如此,他且渠且雕难才能稳定河西各部的情绪,更得到许多北匈奴贵族的私下支持。

    很显然,句犁湖和狐鹿涉的改革,在得到了许多人支持的同时,也刺痛了无数人。

    尤其是那些旁系贵族!

    这些年来,甚至有不少北匈奴贵族带着人民和部众,投奔西匈奴。

    在很多北匈奴部族和贵族眼里,在事实上来说,他们依然尊崇和拥戴于单。

    所以,且渠且雕难这一年多来,干脆就竖起‘维系引弓之民传统’的大旗,跟北匈奴唱对台戏。

    这也使得,他成为了句犁湖和狐鹿涉的眼中刺。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活下去,并且继续拥有着这地位和富贵的生活,才是关键!

    反正,对且渠且雕难来说,他已经无所谓了。

    他这辈子,已经算是完美了。

    他骑到了孪鞮氏头上,还主宰了河西各部。

    哪怕最终战败,他也算不枉此生了。

    况且,他还远未到山穷水尽的时候。

    当然了,北匈奴这边的联系,还是不能断。

    因为,他且渠且雕难,他得依靠北匈奴的存在来威胁或者说恐吓汉朝人——你们要打我,我就投降北匈奴!

    同样的道理,对于北匈奴而言,也是如此——你们打我,我就投降汉朝。

    正是靠着这样的恐怖平衡,西匈奴才能生存至今。

    但……

    且渠且雕难很清楚,这样的恐怖平衡,其实并不平衡。

    北匈奴也就罢了。

    汉朝决定具备无视他的威胁,强打他的力量!

    所以,以防万一,他得留下一条退路或者说生路。

    他对须卜青道:“请使者回去告知狐鹿涉:本大将乃伟大的于单单于的忠实鹰犬,军臣单于的走狗,是绝对不会与弑君者为伍的!不过,在对汉朝的立场上,本大将与贵部,应该是一致的!倘若汉朝来攻河西,本大将希望贵部能看在先单于和同为引弓之民的份上,能够出兵援救……”

    “不然,倘若汉朝攻势太急,本大将恐怕不得不投降……”

    “你……”须卜青都要气死了,他瞪着且渠且雕难,最后却不得不低下头来,道:“大当户的话,我一定带回给左屠奢……”

    且渠且雕难哈哈一笑,他最喜欢看的,就是这些北匈奴的贵族,那些曾经高高在上,视他为猪狗一样的高贵者们想杀他,却又对他无可奈何的神情。

    “对了,作为曾经的故友,本大将这里有些好东西,使者想不想要一点回去?”且渠且雕难从怀里摸出一些膏药,放到须卜青眼前一晃。

    顿时,须卜青就挪不开眼睛了。

    因为,这个东西,他认得。

    正是近年来在北匈奴高层贵族之中被传的神乎其神的‘逍遥散’,甚至有人将此膏药称为‘神药’。

    据说,这是一种可以治疗几乎所有疾病的神药。

    更是一种足以让人忘却世间一切忧烦的圣药。

    这种东西,珍贵无比,据说仅仅是一小块,就价值超过数十头牲畜!

    而且渠且雕难手里的那块,足足有巴掌大,若带回去,无论是献给他的主子,还是自己用,都是极好的。

    须卜青几乎是立刻就接过了且渠且雕难的这个礼物,对他谢道:“大当户,您若可以拿出更多的此物,我可以为大当户在左屠奢面前,多多美言……”

    “这东西,本将自然还有不少……”且渠且雕难呵呵一笑,这两年,他一直在通过种种途径,将这种汉朝的神药,传播到北匈奴之中,借此,利用此物,他控制了不少北匈奴的贵族。

    这一切,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这也正是且渠且雕难留给自己的退路。

    一旦情况不对,他就可以在这些自己控制的贵族掩护下,亡命远方。

    甚至,说不定还可以借此翻盘……鸠占鹊巢,吞并北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