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节 恐怖的军队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整个世界在一夜之间,就变得生气勃勃,欣欣向荣。

    辽阔的草原上,身着红色战袍的使者,将来自长安天子的命令,传播开来。

    幕南诸部闻讯,立刻就像一只刺猬一样跳了起来。

    传说,终于变成现实。

    汉朝人高举屠刀,生存还是毁灭?

    所有人都得答题。

    很快,就有人做出了选择。

    陆陆续续的,许多中小部族顺从了命令,开始南下,前往长城一带的汉境,接受汉朝人的安排。

    大部族们立刻就勃然大怒!

    “马上派人去,将所有企图南下的部族统统拦住,但凡有人敢南下,格杀勿论!”长林当屠就像一头暴怒的雄狮一样咆哮起来:“再派人去告诉各位萨满:汉朝人欲要亡我引弓之民,使我等先祖不得祭祀,神明不得奉献,请萨满祭司们明确的告知诸部牧民,汉朝人乃我等引弓之民的生死之敌!”

    但这并并不能产生什么太大的效果。

    对于人类来说,在生存与毁灭之间,多数人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生存。

    更何况,自古以来,引弓之民就是生存高手。

    他们的主要天赋基本都点在了生存之上。

    毕竟,这是一个危机四伏,变幻莫测的凶险世界。

    在大自然的规律中,一切生存能力不够强,节草太高的族群,都只有灭绝的下场。

    你也不能指望一些连明天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的人,去学习什么有尊严和节草的人生。

    对于多数引弓之民而言,活着才有未来。

    况且,汉朝神皇,还是许多部族的信仰和依托。

    皮鞭和刀剑,根本无法吓阻那些想要南下的人。

    长林当屠只能选择尽量封锁消息,不让人知道。

    但,还是无法阻止逃亡者的出现。

    甚至,就连他的长林部族之中,也有不少人悄悄带着牧民和部下南归。

    没办法。

    对于愚昧的游牧民而言,他们根本不敢对抗神的旨意。

    万一神明发怒,自己的牲畜统统得病,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全部染上瘟疫,所有的河流全部断绝,那该如何是好?

    疯狂的逃亡潮,根本无法抑制。

    长林当屠只能选择,带人继续北上,尽管他知道,越向北,恐怕气候就越寒冷,生活就越艰难。

    但他没有选择。

    打?

    长林当屠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根本打不过汉朝军队!

    除非,其他部族愿意与他联盟,共同进退,不然就长林部族这点家底,区区万把骑兵,连给汉朝人塞牙缝的资格也欠奉!

    可能对面的汉军一个冲锋,他的军队就要崩溃。

    但问题是——在经历了过去两年的尔虞我诈和互相攻伐后,各部之间的信任已经荡然无存。

    彼此都不可能放心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其他人。

    万一,这个家伙在自己在前方激战的时候跑路了?或者干脆给自己后背来一刀,拿自己的脑袋到汉朝人哪里领赏呢?

    哪怕是现在,在汉朝的重压下,大部族首领们,能对彼此做出的最大信任,不过是彼此通气、协调撤退路线而已。

    因为没有人敢相信一个能够随时翻脸,且随时可能对自己下手的盟友。

    现在,唯一能让长林当屠稍微松一口气的是——他的‘朋友’并没有放弃他。

    恰恰相反,这些唯利是图的汉朝商人,依然正常往来,给他带来了大量的物资。

    包括了他现在最缺少的粮食!

    虽然,这些朋友也可能将汉朝皇帝的命令,传的到处都是。

    但他没有选择,只能与他们交易。

    可惜,长林当屠没有去关注他部族里的那些小贵族,尤其是各个中小氏族的族长穹庐。

    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个个汉室商人,悄咪咪的溜进这些他们选择好的目标的穹庐之中,或在他耳边窃窃私语:“兄长若能率部反正,则除天子所承诺之官爵、赏格外,还可以得到五十头牛羊……”

    又或者,直接恐吓:“阁下若跟随长林当屠继续顽抗王师,在下担心天子震怒,鬼神愤怒,到时候天崩地裂,十日横空,大地也将被炙烤成荒漠……阁下还是好好想一想……”

    又或者直接拿出美人计:“听说您喜欢XX氏族的女儿,只要您能够反正,那么等王师击破长林当屠后,那么我必定将那美人送到您的面前……”

    总而言之,就是各种威逼利诱,糖衣炮弹呼啸而来,瞬间糊了这些基层的氏族首领一脸。

    倘若,长林部族是如同东胡、匈奴这样有着牢固根基和深厚联系的部族,那么可能这一招的威力,还有些问题。

    但,这长林氏族在燕蓟之战前,不过是幕南草原上的破落户,全族上下加在一起也就数千人。

    靠了匈奴北逃,在幕南制造的真空,长林部族才得以趁乱崛起。

    但你要说什么忠心?根基?或者凝聚力?

    对不起,基本为零。

    尤其是那些主动或者被动加入长林部族的氏族,几乎是一游说一个准。

    短短数日之中,长林当屠在自己都搞不清楚情况的时候,他麾下三分之一以上的氏族,就已经倒戈了。

    没办法,游牧民生活艰辛,哪怕是一个氏族的族长、渠帅,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

    甚至可能还不如中国一个农民的生活轻松。

    所以,这些氏族的首领,其实是最容易被收买的对象。

    但也不是所有部族,都像长林氏族这样好对付。

    譬如林胡、蠕蠕,就让汉室的商人们,愁白了头发。

    这两个部族底蕴深厚,历史悠久,基层的氏族族长和渠帅,基本都与其首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甚至多数氏族就是从这个部族的旁支。

    即便有糖衣炮弹,也不能轻易打出去。

    合适的收买对象,也很难找到。

    毕竟,做这个撬墙角的事情,而且是在人家撬墙角,必须格外留心,稍不留神,选择的人选错误就可能让自己送命。

    ……………………………………

    汉元德八年春正月庚子(十九)。

    安东都护府西部都尉行辕崇化城外三十里。

    尽管,此时安东依然寒冷无比,尤其是崇化一带,更是一个冰雪的世界。

    室外温度几乎是在零下。

    但军营之中,却是气氛火热。

    将士们壮怀激烈,战歌嘹亮,声闻数十里。

    “渐渐之石,维其高矣。山川悠远,维其劳矣。武人东征,不皇朝矣。”

    在阵阵《渐渐之石》的唱诺声之中,陈须意气风发的走在一列列军阵之中。

    陈须的西部都尉,如今实际控制了南起崇化,东至安化,北至饶乐水的庞大区域,地盘面积纵横一千里,南北宽达五百里。

    放在战国,这已经是一国之地。

    但在如今的大汉帝国,却不过是沧海之一粟,一个化外不毛之地罢了。

    但,辖区内的人口,却是不少。

    这些年来,在陈须带头做了榜样后,整个西部都尉和西北都尉辖区的加恩封国和地方移民之中的豪杰,都大力建设种植园。

    种植园之中,种植着各种经济作物和庄稼。

    这片黑土地,虽然冬季漫长和严寒,但春夏两季的好时光足以弥补一切。

    肥沃的黑土地,滋润着每一个敢于来自挑战的勇士。

    棉花、小麦、水稻、粟米,没有不丰收的。

    而且,亩产远高于内陆的膏腴之地。

    更夸张的是,这里的庄稼,几乎不需要怎么施肥。

    人们唯一需要关心的事情,只有——怎么将自己的产出,运去新化,运去平壤,运去仁川港,变成钱的问题。

    所以,为了避免粮食囤积和浪费。

    这一地区,还有着兴盛的畜牧业。

    主要牲畜就是牛羊和麋鹿。

    这一产业虽然发展的时间有些晚,但现在却已经初具规模了。

    仅仅是陈须一人,就拥有超过数万头牛羊和上千头麋鹿的牲畜群。

    自然,相对的,西部都尉和临近的西北都尉辖区内的奴工数量,冠绝整个安东。

    在这里,夷狄奴工的人数,远超汉人。

    平均一个汉人要管理大约三个夷狄奴工。

    好在,陈须麾下左右护法鲜卑候丘可具和乌恒侯乌丸特别给力,为陈须撑起了场子。

    大部分夷狄奴工,都是由鲜卑监工或者乌恒监工在督促和鞭笞。

    而汉人,则永远扮演一个慈眉善目、善良而富有爱心的好主人。

    ‘派遣工制度’和‘归化令’的存在,更是大大缓解了奴工与主人之间的矛盾。

    所以,种植园里的奴工们就算有不满,有怨怼,他们的敌视对象也只是乌恒人、鲜卑人。

    对于汉朝主人,夷狄奴工永远是仰视和崇拜的。

    人人都渴望着,自己能够早日服完这五年的派遣期限,然后再通过归化政策,拿到那个心仪的代表了高贵地位和崇高身份的汉室户口本。

    而由于西部都尉辖区种植园经济极为兴盛,而且地方宽广辽阔,移民稀少。

    所以,在此地的移民,基本上都是各类大小种植园主。

    一个最小的种植园主,家里也有上千亩土地,雇佣了数十名奴工,为他劳作和耕耘。

    他们基本上,不需要下地劳作。

    这就使得年轻人得以获得大量的充裕时间来学习各种技能。

    当今天下武人为尊,尚武之风,浓烈无比。

    军中自有黄金屋,军中自有颜如玉,军中甚至还有神格。

    但凡有所追求,但凡胸中有志向和抱负的年轻人,都会选择习武、读书,通过游猎磨练自己的技能。

    而富饶的土地和丰富的物产以及充足的肉食供应,使得这一地区的新生代年轻人之中豪杰辈出,勇士无数。

    他们是天生的战士!

    这些从小就喝着牛血,吃着牛肉,用来自深海的大马哈鱼当零食的新生代。

    他们的性腺之中的雄激素浓度远超他们的父辈。

    以至于在野外,曾经有豪杰一怒而退虎豹,一吼而吓走棕熊。

    能让野外的豺狼虎豹这些顶级掠食者,闻而奔命,这充分表明了新生代的性腺之中的散发到空气里的雄激素浓度之高。

    以至于让这些野兽,回忆起了深藏它们基因深处,那些被埋葬在骨髓之中的恐怖记忆。

    对天敌的恐惧,对一个名为人类的物种毁灭者的深深惧怕!

    一万年前,人类的先祖,灭绝了无数物种,屠杀了无数可怕的生物。

    剑齿虎、猛犸象、洞狮,都已经跪下唱征服了。

    当然了,陈须是不会明白什么叫性腺,也不懂何为雄激素。

    但他明白,他麾下的这支军队有多么可怕!

    尽管如今,室外温度依然在零下,呵气成冰。

    但这支军队,却屹立在寒风之中,巍然不动。

    他们手持的武器,寒光凌厉,整支大军就像一头伺机而动的猛虎一般,让人一看就心里发毛,脖子发凉。

    他们唱诺的战歌声,更是响彻天地,数十里之外依然清晰可闻。

    陈须在丘可具和乌丸的簇拥下,走下将台,对着全军行了一个军礼。

    今日的陈须,身材魁梧,脸庞粗狂,完全没有半分那个当年的纨绔子的模样,他的双手更是长满了老茧,粗糙的犹如一张硬皮纸。

    “见过都尉!”全军立刻回礼,金铁之声,连绵不绝。

    “本都尉刚刚接到天子诏命!”陈须高高举起一个器物,这是一个虎符,属于西部都尉的虎符,现在,这个原本残缺的虎符已经完整了。

    所有人在见到这个虎符之时,立刻呼吸急促,胸膛高耸,他们知道,他们终于等来了天子的召唤!

    天子在召唤他们!

    英勇无畏的安东健儿去惩戒那些违逆君父的贼子!

    在短暂的安静之后,全军全部面朝虎符,单膝下跪,持剑而立。

    “天子命我!”陈须抽出腰间的佩剑,剑朝西方那隐藏在大兴安岭群山之后的辽阔草原,那个充满了希望与热血的世界:“西伐诸胡,讨逆诛暴!”

    “万岁!”全军高呼:“天子万岁!讨逆诛暴!”

    这支可怕的军队的声音洪亮而整齐,杀气腾腾,让将台之上的丘可具和乌丸,都是战战兢兢,几乎就要抖索起来。

    正是这支军队的存在,使得整个西部都尉辖区,没有任何人敢跳。

    谁跳谁死!

    因为,这支军队,这支名为西部都尉郡兵的军队,人数虽然不多,平时不过三千五百人,哪怕战时扩充也最多不过五千人。

    但……

    这些士兵,每一个,都是十人敌!

    其中的佼佼者,任何一个放到野外,都可赤手空拳,杀虎豹而猎棕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