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四十节 最后的林胡王(1)
    林胡,一个无比古老的部族。

    林胡人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殷商早期,成汤时代。

    在春秋战国之际,林胡人一度非常活跃。

    他们曾经甚至对战国七雄之一的赵国边防构成了严重威胁,至李牧时代才被摆平。

    不过,今天的林胡,早已经与过去的古老部族,没有了什么关系。

    如今的林胡部族,基本上大部分的成员,都是旧匈奴人,尤其是以尹稚斜父子的铁杆为主。

    当代林胡王儋林蛰带着自己的部族,在一段河畔,暂时扎下营盘,好让牲畜和部众都能喘一口气。

    没办法,在草原上,一个部族的迁徙,从来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尤其是对于林胡这样有着数万人口的大部族来说,选择向哪里迁徙?迁徙过程之中保持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是决定部族生死存亡的关键。

    对于部族首领来说,带领部众,找到一个水草丰盛,适合放牧的天堂,就是他们的全部职责。

    但,今年有些例外。

    在往年,各部在此刻都会从西到东或者由北至南进行迁徙,以追逐水草。

    但,如今,林湖人不得不逆常理而行,选择了向东方的草原深处撤退。

    他们放弃了在南池一带的牧场,一路跋涉上千里,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来到此地。

    其实,就是在赌博。

    赌汉朝人不可能追这么远!

    赌此地必定会有肥美的草场和青青绿草。

    儋林蛰,赌对了第二个。

    此地,确实是一片繁荣的草场,水草丰盛,河流密布,甚至还有许多的小池塘和沼泽湿地。

    但,他赌错了第一个。

    汉朝军队,已经来了!

    而且,他们来势汹汹,杀气腾腾。

    更可怕的是——这支汉朝军队,仿佛是从东方过来的……

    这意味着什么儋林蛰很清楚。

    除非他愿意带着部族立刻向遥远的北方,那冰天雪地的北海进发。

    不然,他的东迁之旅,就应该结束了。

    汉朝已经将其控制力,从安东的群山,向着饶乐水流域扩展。

    林胡人过去,只能是自投罗网。

    “这一战,我们不得不应战啊……”儋林蛰摸着自己腰间的佩剑,唏嘘不已。

    他已经带着部族,从温暖的南方,来到了这相对寒冷的东北草原。

    倘若,再原路返回的话……

    且不说,部族上下会疲惫不堪,而且,其实结局也是相同的。

    最终,他还是得面对汉朝军队。

    “儋林人的先祖啊,森林中的精怪,请你们保佑儋林人的子孙吧……”面朝着远方巍峨的群山和原始森林,儋林蛰依照林胡人的传统,对森林和山脉祈祷、膜拜,以此请求先祖和神明,赐予自己启迪或者力量。

    这也是林胡人的特点。

    林胡、林胡,就是森林之中的胡人的意思。

    在久远的过去,林胡人世代都生活在森林之中,他们以擅射闻名于世。

    林胡人相信,自己是森林精怪的后代,所以,他们自称为‘儋林人’。

    儋者雕刻颊皮,上连耳垂,是一种大型耳环。

    可惜,儋林蛰的祈祷,没有得到森林和群山的任何回应。

    古老的原始森林,静静的沉默着,只有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音。

    眼见先祖和神明,都没有回应,儋林蛰如堕冰窟,浑身发冷。

    因为他不知道,倘若没有神明之助,自己拿什么去与那支来势汹汹的汉军抗衡?

    “汉朝人!”就在此刻,一声惊呼,将儋林蛰拉回现世。

    远方的地平线上,烟尘扬起。

    雷鸣般的马蹄声,让大地都忍不住战栗起来。

    滚滚烟尘,犹如海啸之中的浪潮,席卷而来。

    更恐怖的是,这些烟尘,前后有序,紧密相连。

    儋林蛰一望之下,胆气就已经先泄一半,甚至连腿肚子都有些抽搐了。

    有关汉朝的种种传说,浮现心头。

    整个林胡部族的营盘,更是一片混乱。

    “大王,请马上组织军队迎战吧……”有贵族立刻道:“再犹豫就来不及了!”

    一旦,汉朝人接近林胡人的营盘,发起冲杀。

    那么,林胡部族在今天就会成为历史!

    这是毫无疑问的!

    儋林蛰也醒悟过来,马上道:“吹号,集结所有武士,与汉朝人拼了!”

    在儋林蛰眼中,他都从南池逃到这里了,但汉朝人依然不依不饶。

    这毫无疑问,就是杀心特别重的表现。

    面对一个想要自己性命的敌人,儋林蛰就算再没有把握和胜算,也只能选择鱼死网破,做最后的抗争!

    “呜……”

    苍凉的号角声,响彻天地。

    如梦初醒的林胡部族的穹庐里,无数男人听到号角声,立刻提着一把武器,背上弓箭,骑上战马,开始集合。

    而剩下的男人,则都手忙脚乱的从穹庐里找一块木盾或者一根木棍、石棍这样的武器。

    他们是林胡部族的中年人和老人。

    他们知道,自己的角色定位——炮灰!

    如果汉朝人冲进林胡营盘,他们就必须用自己的血肉来迟滞汉朝骑兵的速度。

    ……………………………………

    “可算逮到了这些林湖人……”陈须骑在马上,望着远方地平线上,隐约可见轮廓的林胡营盘,对着左右的亲兵下令:“传令全军,此乃我军立军之战,必要让天下人,让天子见识到我安东健儿的勇武!”

    “诺!”左右轰然应诺,将陈须的命令传达下去。

    全军闻言,都是战意高涨,热血沸腾。

    “杀!”无数人大吼着。

    就连鲜卑骑兵和乌恒骑兵,也都不能自已的仰天长啸,亢奋不已!

    人人都知道,汉家军队是分三六九等的。

    一等人,那是细柳营、虎贲卫、羽林卫这样的有背景和靠山,永远不缺军费,有了优秀苗子优先分配的当今天子亲儿子部队。

    二等人,就是飞狐军、句注军这样的老牌劲旅。

    待遇虽然没有一等人那么牛,但基本该享受的和该有的东西,全部都有。

    三等人就是剩下的其他广大郡兵部队。

    对于一支郡兵而言,他们的存在,对于帝国可有可无。

    没有番号也没有编制。

    最苦最累的活,是郡兵们干的。

    某些内陆地区,郡兵甚至已经成为工程兵了。

    开路修桥、凿山建渠,甚至连修葺城市,维护道路这些活计,也都是郡兵们干的。

    更可悲的是——郡兵随时都可能被裁撤。

    也没有自己的名号,不能建立战史档案。

    在历史上,他们是路人甲乙丙丁。

    任何有所觉悟的郡兵部队,都会梦想自己获得天子钦赐军名,跻身于帝国野战军序列的那一刻。

    而西部都尉郡兵,拥有着可以单独建军的条件。

    因为,如今,陈须是西部都尉!

    当今皇后的兄长当大佬,要拿下一个野战军的名额,简直不要太轻松!

    阻止西部都尉郡兵升格为野战军,得赐军旗、军名的,就唯有战功了!

    此战,只要砍下足够多的脑袋,击碎足够多的敌人大纛。

    那么,有了皇后的枕边风,西部都尉郡兵,何愁不能成为大汉帝国的野战军?

    一等人不敢指望,二等人还是可以预想一二的。

    而一旦西部都尉郡兵升格,瞬间,所有士兵的待遇和津贴都得翻一番。

    然后,附属于西部都尉麾下的鲜卑骑、乌恒骑,也都可以仿效忠勇军和楼烦军故事,自动获得大汉帝国的户口本,甚至自动获得爵位,成为贵族!

    这么好的事情,大家伙如何不激动?

    ……………………………………

    从汉军出现在林胡人的视线之中,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刻钟了。

    在经过最初的混乱和无序后,林胡人终于组织起了一支大约三千左右的骑兵,在自己的营盘之外列队,这些衣衫褴褛,疲惫不堪的骑兵,神色紧张的拿着武器,目不转睛的盯着远方的汉军阵列。

    而在营盘内外,数千个林胡男丁,将牲畜和穹庐等物体,围成一个圆圈,以此保护自身免遭骑兵的突袭。

    然而,对面的汉军,却让所有人,都心生胆颤。

    这是一支怎样的军队啊!

    他们甲胄鲜明,阵列整齐,充满了肃杀之气。

    更重要的是,如此庞大的一支军队,却安静的有些可怕。

    林胡人甚至看不到对面的汉军阵列里有什么人在交头接耳的迹象,更听不到丝毫的议论之声。

    就仿佛他们不是人类一样。

    这太可怕了!

    但林胡人没有选择,因为身后,就是自己的穹庐、牲畜、妻儿。

    一旦他们逃跑,那么,他们身后的一切都将化作乌有!

    所以,他们只能选择硬着头皮,刚在此处,希冀于能够发生奇迹。

    …………………………………………

    “谁来为我先锋?”陈须立在将旗下,举着千里镜,远眺着五六里外,聚集在二三十里的区域之中的林胡人,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林胡人的阵列,漏洞百出,陈须甚至觉得,可能来一个汉军司马,都能将他们冲的七零八落。

    不过,考虑到林胡人现在是背水一战,而且几乎没有逃跑的机会。

    陈须出于慎重起见,决定还是派人先去试试斤两,免得阴沟里翻船,在这里出一个大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