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节 最后的林胡王(4)
    鲜卑人和乌恒人现在的处境非常被动。

    林胡人的骑兵,用最简单最原始的战术,让他们吃了一个大亏!

    几乎所有的鲜卑骑兵和乌恒骑兵,现在都陷入了纠缠之中。

    林胡人仿佛都疯了。

    跟闻到了血腥味道的食人鱼一样,死死的缠住了他们。

    丘可具在数十个亲兵的保护下,勉强求得一个活动空间。

    他顾不得脸上沾染的血渍,环顾了一下整个战场。

    他发现,自己的左右两翼,都已经被林胡人缠死了,倘若想要迂回、摆脱林胡人,这在现在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更可怕的是——他从自己的骑兵的眼中,看到了恐惧和畏惧。

    许多人,甚至完全忘记了过去训练时的内容,只是在本能的格挡、攻击并企图摆脱林胡骑兵的纠缠。

    丘可具很清楚,再这么下去,鲜卑骑兵和乌恒骑兵的崩溃就要开始了。

    没办法。

    大家本来想的,是在汉朝人面前露脸,也没有人觉得,在有汉骑压阵的情况下,林胡人还能有什么反抗能力。

    大家心里想的,都只是来表演一番。

    说不定,大家伙一冲,摄于汉骑的威慑,林胡人可能不战自溃!

    哪成想,林胡人不但没有崩溃,陷入崩溃边缘的反而是之前不可一世的鲜卑骑兵和乌恒骑兵。

    但丘可具根本不敢撤,至少他不敢下这个命令。

    丘可具很清楚,汉朝的军法,是何等严厉的!

    临阵弃军而逃,这绝对要掉脑袋!

    甚至很可能整个鲜卑族都要连坐!

    从此鲜卑人很可能不再被汉朝人视为自己人,视为一个可靠的看家护院的走狗。

    他只能是咬着牙齿,坚持着鼓舞士气:“勇士们,不要惊慌,就按照训练时的要求,五人一伍,两伍一什,守望相助,汉朝大军很快就会来支援我们的!”

    一想到汉军的支援,丘可具内心就燃起了希望。

    作为‘走狗’,丘可具太清楚自己的主子的力量了。

    那……就是一支几乎不可能被击败的军队!

    他们是文明的利剑,刺破黑暗的长矛。

    他们是正义的使者,砸碎一切枷锁的铁锤。

    在曾经的演练上,汉骑只用两百骑,就将一千多人组成的鲜卑骑冲的七零八散。

    几乎没有什么鲜卑人能挡汉朝骑兵一击之威。

    那还是演练,并非实战!

    实战之中,汉朝骑兵的战术和作战能力,是无比夸张的。

    元德五年,丘可具曾有幸见过一次汉骑的突袭。

    那个场面,他永世难忘!

    一击之下,匈奴右贤王且之请降,十余万匈奴部众不战而降。

    在丘可具的鼓舞下,最重要的是在‘汉军援救’的希望之中,鲜卑人和乌恒人终于提起士气,反身与林胡骑兵战斗起来。

    但林胡人,此刻却已经完全疯癫了。

    他们挥舞着他们所能的一切武器,疯狂的涌向一个个被纠缠住的鲜卑骑兵、乌恒骑兵,然后,用数量将之淹没。

    鲜卑人和乌恒人在经历了一系列指挥错误和决策错误后,在事实上,已经被林胡骑兵压制住了。

    儋林蛰,无比自豪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多么美妙的一副画作啊!

    覆灭了折兰骑,击败了胥纰军,攻陷了高阙,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无有败绩的汉军,将要在自己身上吃到第一次败绩!

    只是想想,儋林蛰都已经心神惧醉。

    他疯狂的叫嚣着,鼓舞着自己的军队:“杀!杀!杀!汉朝人也是血肉之躯,也是人,在天神和先祖保佑下,英勇的林胡勇士,将会给汉朝人一个永世难忘的记忆!更向全世界,向所有引弓之民,昭告一个事实:我们也能战胜汉朝人!”

    此时,儋林蛰无比庆幸,自己遇到的汉军,似乎没有神骑存在。

    不然的话,此刻神骑倘若出现在战场上,那就……

    然而,下一刻,儋林蛰的世界,被阵阵雷鸣轰响所覆盖!

    ………………………………………………

    在汉军阵列正面,张骨都将马刀抽出来,平举在手上,回首望着他的军队,他的袍泽们。

    “渐渐之石,唯其高矣,山川悠远,唯其劳矣,武人东征,不皇朝矣……”轻轻唱诺着这首现在在安东最流行的诗歌,张骨都轻轻催促着战马,缓缓前行。

    然后,他的司马,他的队率,他的什长,他的伍长,他的兄弟袍泽,紧随其后。

    “渐渐之石,唯其卒矣,山川悠远,曷其没矣,武人东征,不皇出矣……”微微举起手,整个校尉部的八百余骑,如臂指使一样调整了自己和自己的战马的姿态。

    对于汉军来说,训练,很重要!

    自高帝以来,汉军就极为重视训练,今上即位后,军队的训练量和训练强度是衡量一支军队实力的重要指标。

    说白了,其实所谓的野战军,比起郡兵们强就强在训练强度、兵员素质以及装备这三个方面。

    尤其是训练强度!

    野战军的正卒,标准供餐是粟米一斗、酱菜一碟,肉二两、鱼干三两以及奶酪两块。

    而郡兵们呢?

    有得粟米饭吃就不错了。

    肚子都吃不饱,哪来什么精神和力气去训练?每五天操演一番就算完成任务了。

    但是,在安东地区,却非如此。

    安东地广人稀,物产富饶。

    除了冬天太长太冷,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缺点了。

    黑水河之中每年夏季的庞大鱼群还有海洋里取之不尽的鲸鱼资源和其他鱼类资源。

    让安东地区的移民们生活基本都还不错。

    倘若是运气好,如今在安东已经混成庄园主或者商贾、地主一类的中上阶级一族,那就更了不得了。

    西部都尉虽然远离海洋,远离新化。

    但终归是属于安东的辖区。

    鱼干和鲸鱼肉什么的,还是可以管够的。

    更何况,崇化太冷,所以,军队的士兵,最喜以牛血为饮料。

    特殊的环境和成长经历,造就了新一代的年轻人普遍身强力壮,至少比起父辈,他们的身高体重臂展以及卧推,都提升了许多。

    就像张骨都麾下的这支骑兵。

    全军八百余人里有至少五百人是在安东长大的。

    他们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就跟随自己的父母,离开了故乡,远涉数千里,抵达安东。

    很多人都是在屯垦团里长大的。

    自小耳闻目濡的就是刀枪剑棒。

    长大了,顺利入伍,几乎不需要太多训练,他们就是合格的战士。

    为了保卫种植园的安全,陈须不惜血本,在这支军队身上投入无数资源。

    “有豕白蹢,烝涉波矣,月离于毕,俾滂沱矣,武人东征,不皇他矣!”将这首《渐渐之石》念完,张骨都就向前一指:“同袍们,报效君父,就在今日!”

    然后八百余骑,就如离弦之箭,冲杀而出。

    他们就像一条优美无比的波浪,在辽阔的草原上划出一道锋刃,刺破地平线上的一切阻碍,一往无前。

    ……………………

    “张校尉带的好兵啊……”陈须看着张骨都率部而出,赞道:“果然不愧将门虎子!”

    张骨都是陈须这几年挖到的最大的一块宝贝。

    张骨都的父亲是故句注关都尉张唤,乃是太宗朝时的英雄人物,曾经用大黄弩射杀过一个匈奴骨都侯,因此荣誉,张唤将当年自己当年出生的小儿子命名为‘骨都’。

    当年,张唤曾经蒙冤入狱,幸亏得到陈须之父堂邑候陈午的帮助,才能洗脱罪名。

    等到陈须被天子发配来安东后,担心儿子安全问题的陈午,亲自写信给张唤,求来了这么一个辅佐和协助陈须的人才。

    张骨都,不愧是将门之后,来到安东后,就一心一意的辅佐陈须,在张骨都的辅佐下,陈须这几年才能打造出一支这样的强军。

    此刻,张骨都所部,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姿态,让陈须满意无比。

    哪怕是护濊军之中,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练出一支这样的配合默契,战术娴熟的骑兵!

    张骨都之部,几乎将骑兵的冲锋,转化为了一种艺术。

    完美的阵型,势不可挡的冲刺和马蹄的轰鸣声,在战场上交织出一曲杀伐之音。

    紧随着张骨都之后,另外一支汉骑也随之冲出,不过他们的目标是林胡人软柔而脆弱的侧翼。

    “本都尉就不信了,林胡人还能不出乱子……”望着远方,依然处在混乱和厮杀之中的前线战场,陈须咬着嘴唇说道。

    这些年来,在安东待久了,日夜与武人为伍,以游猎为乐,陈须已经渐渐变成了一个合格的将官。

    在他的意识之中,当林胡骑兵在侧翼受到威胁,而正面又遭遇了汉骑的强力冲撞后,他们大概率会出现混乱。

    而混乱的局势,就会让他们的阵型彻底失控。

    他们将失去组织,失去纪律,变成一群待宰羔羊!

    即使达不到这个战术目标也无所谓……

    陈须对自己的军队有自信,他确信,他的军队,将会在随后的日子里,如附骨之疽,牢牢缠住眼前的敌人,将他们拖死、累死!

    让他们无法安睡,也不能放牧,在绝望之中走向穷途末路。

    …………………………………………………………

    “汉朝骑兵又来了!”儋林蛰遥远远方,他立刻就发现了两支汉骑,以自己从未见过的作战方式,向着自己和自己的侧翼而来。

    他们的阵型,完美的几乎让儋林蛰停止了呼吸。

    森林中生存的林湖人,自古以来,就明白一个真理——越美丽,越可怖!

    世界上最毒的毒蛇,最毒的花朵,最毒的蘑菇和最毒的女人,都是如此。

    不过,此刻他的大脑,并不冷静,他依然沉浸在‘给了汉军狠狠一击’的亢奋之中,所以,也没有太在意,只是冷笑一声:“汉朝人这是要用添油战术吗?”

    “斜奴!”他大喊一声,一个粗矮的贵族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儋林蛰对他说道:“你带上两千骑,去阻拦住汉朝人的援兵,等本王将这些被纠缠住的汉军收拾掉,再去对付他们……”

    “至于那些侧翼的汉骑……”儋林蛰鼻孔里冷笑一声,依他目测,不过八九百骑是朝他的侧翼去的。

    这些汉军即使能冲进自己的营盘里,作用也没有多少。

    更大的可能是被自己营盘里的炮灰给吃掉。

    所以,儋林蛰也就没有去管他们。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前所未有的辉煌之胜利!

    他知道,只要此战取胜,那么,他就将成为所有引弓之民的英雄。

    无论是幕北的句犁湖还是河西的于单,他们的声望都将不及自己。

    幕南各部,将立刻归降于他。

    他的大纛行之所在,无数牧民,蜂拥而至。

    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新的帝国,正在冉冉升起。

    匈奴之后,林胡称王!

    嗯……

    我应该自称是什么呢?

    汉朝皇帝,自称天之子,万王之王,一切鬼神和妖魔的主宰。

    匈奴单于虽然谦虚了一些,但也是自诩日月的使者,天神的长子。

    那我或许可以自称为天王……

    嗯,这个想法不错……

    想到这里,儋林蛰就催促起左右:“全力进攻,汉朝人要支撑不住了!杀光他们,我们就是英雄,我们将成为所有引弓之民的英雄,每一个人都将成为氏族之主甚至部族之主!”

    听到首领的催促,同时也在胜利的鼓舞下,林胡人越发癫狂的与鲜卑人、乌恒人纠缠起来,厮杀起来。

    他们用青铜铤、流星锤、石矛甚至木棒,不惜代价的与鲜卑、乌恒人厮杀。

    虽然乌恒人和鲜卑人有装备优势。

    但奈何好汉难敌四手,他们只能围成一个圆形,利用阵型与林胡人纠缠。

    然而,现在,他们也已经渐渐支撑不下去了。

    至少有六百名鲜卑/乌恒骑兵,现在已经倒在战场,他们的尸体与敌人的尸体堆积起来,磊成了一条尸墙。

    而剩下的骑兵,则几乎人人带伤,且处于林胡人的围攻之中。

    林胡人用弓矢、青铜铤和其他一切可以攻击的东西,攻向这些已经难以坚持下去的人。

    鲜卑人和乌恒人的阵型,在林胡人的不断攻击下,摇摇欲坠。

    儋林蛰脸上的笑容,几乎都要收敛不住了。

    在正面战场击败并且消灭一支汉骑。

    呼衍当屠、军臣、兰陀辛等人无法办到的事情,就要为他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