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节 不对称的战斗(1)
    “距敌五百步!”

    前方传来了伣官的声音,张骨都闻言,立刻做出了判断,下达命令:“准备离合战术!”

    “诺!”司马们大声应命,然后将命令传递给下面的队率、什长。

    自从汉家发明了马蹄铁和马镫以及马鞍,并将之大规模的装备到汉军骑兵之中后。

    骑兵这一兵种就被重新定义!

    骑兵的战术,更是迎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马邑之战以前,全世界人的内心深处,骑兵最强的战术,就是两翼包抄。

    这是数百年前,欧陆的第三次迦太基战争时期,由迦太基最伟大的军事家汉尼拔将军所创造的战术。

    迦太基骑兵在汉尼拔手中,屡次在罗马的军团方阵之前,使用两翼包抄,将看似强大不可一世的罗马军团打的溃不成军。

    此后,这一战术就成为了骑兵的象征和代表。

    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

    骑兵在面对严正以待的敌军步兵重兵集群时,就以两翼包抄战术来袭破。

    至于骑兵与骑兵之间的战斗,则要嘛是正面对冲,要嘛则是千里远遁,明哲保身。

    不是因为人们不想用骑兵进行更多活动,并赋予这一兵种更多任务。

    而是因为……

    当时的骑兵,只能做到这些任务。

    甚至,能够完成以上任务的骑兵都是精锐,都是王牌!

    大部分的杂牌骑兵,甚至连骑兵对冲战术都不能掌握。

    至于两翼包抄这种需要紧密配合和默契的高级战术,更是只有极少数的骑兵部队可以运用自如。

    这有些类似在后世的燧发枪时代,能够排着队互相枪毙的,一定是精锐!

    不是精锐,想玩排队枪毙?

    门都没有!

    排队枪毙,不是排队送死,也不是赌命。

    不然,英国龙虾兵也不会被传的那么神乎其神了。

    不过,即使是在有了马镫和马蹄铁、马鞍后,骑兵的战术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

    就以汉军为例,马邑之战的时候,汉军的骑兵集群,特别是轻骑兵集群,主要战术依然是沿用的从匈奴人处学来的骑兵对冲和两翼包抄战术。

    甚至就在当时的匈奴贵族眼里,汉朝骑兵的战术和阵型,就像一个在努力模仿大人模样的小孩子。

    若非有了胸甲骑兵和其他装备优势,马邑之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但到了高阙之战时,汉军的骑兵战术就大大丰富起来了。

    在战争成长起来的军官和广大参谋,为汉军骑兵量身打造了多种战术。

    譬如义纵所部突破梓岭,疾驰鸿鹄塞时,在半个月内,汉军骑兵行军一千里,平均每日行军接近一百里,相当于后世的日行军三十公里。

    无疑,这体现了汉军骑兵的远距离作战能力。

    而郅都所部在河阴之战时,更玩起了步骑协同这样的高难度战术。

    等到燕蓟之战后,汉军骑兵的战术,就更加多样化了。

    野战骑兵部队,甚至基本都能做到协同陌刀兵和弓弩部队作战。

    步骑之间的配合渐渐成熟。

    义纵统帅的骑兵,多次在郡兵的弓弩火力配合下,完成了歼灭匈奴骑兵的任务。

    时至今日,长城一带,特别是各主力野战兵团的骑兵,其步骑协同作战能力,基本成熟,完全具备了与步兵协同作战的能力。

    但在安东地区,骑兵的发展,却呈现了另外一种趋势。

    因为安东地区,汉军独大,没有对手。

    唯一能够稍微对汉军构成挑战的鲜卑和乌恒两部,也在汉军强大的实力和汉家商人的糖衣炮弹之下,跪下来唱征服。

    是以,安东的汉骑需要面对的环境,根本就不是如何协同庞大的步兵集团作战。

    而是如何最大限度的发挥骑兵的全部优势。

    花最小的力量,达到最大的作战效果。

    毕竟,安东地域辽阔,仅仅一个西部都尉,其辖区就已经是方圆上千里,虽然很多地方都是荒原和冰原以及原始森林。

    但是,其辖区之中,有许多重要资源地,需要保护。

    另外,随着派遣制度的兴盛,无数原本为了黄金来到安东的游侠们在发觉自己在淘金河竞争不过那些威名赫赫或者手段层出不穷的巨头和大能后,将目光瞄向了冰原深处的各种野人生番。

    为了五铢钱,铤而走险的游侠们,成群结队的出塞。

    他们有些得到了都护府的许可,可以合法捕奴。

    但绝大多数,都是三五十人一伙的非法捕奴队。

    都护府和官府,对此也是睁一只闭一只眼。

    毕竟,与其让这些家伙在地方上酗酒闹事,为非作歹甚至作奸犯科,不如让他们把精力发泄到安东以东的无垠冰原和西部的广阔群山。

    而随着捕奴队越来越多。

    一个问题被摆在台面上:多数捕奴队只是三五十人至多不过百人的小团体,而他们的目标则通常是数百口甚至上千口的生番部族和野人部落。

    对手虽然无论装备还是技战术,都远远不如捕奴队的英雄好汉们。

    但是,人数的优势,足以弥补一切。

    就算打不过捕奴队,靠着人数优势,对方也足可自保。

    甚至说不定,反杀胆大妄为,不自量力的英雄豪杰们。

    在这样的情况下,捕奴队的‘好汉们’,只能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寻找解决这个难题的办法。

    而他们也确实找到了解决之法。

    既最大限度利用自己的装备优势和远程火力优势。

    在通常情况下,当捕奴队发现了一个野人部族后,他们一般都会选择骚扰。

    以此逼迫这个部族派出他们宝贵的武力来反抗。

    当然敌人出来阻截或者对抗,捕奴队则趁势撤退。

    倘若敌人不追击,那就持续骚扰,直到敌人忍无可忍,在冰原追逐捕奴队。

    若是敌人追击,则带着他们来到一个早已经选定的战场,利用设下的埋伏消灭之。

    若敌人既不追击,也不选择对抗,而是选择撤退。

    那就如附骨之疽,尾随其后,利用游侠们所装备的角弓和强弩游射其殿后武力和侧翼的人马。

    主要对付其马匹、牲畜。

    直至将敌人逼到绝境,只能投降。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让人叹为观止。

    很快这种战法就从捕奴队,传到了军队。

    护濊军的轻骑兵们,很快就从游侠们手里学到了整个战法,并将之发扬光大。

    这就是离合战术。

    所谓离合战术,其实就是最大限度的利用汉军的优势。

    包括射程、速度以及机动性和纪律性。

    遇敌,基本不会与之正面肉搏,甚至不会给敌人接触自己的机会。

    利用汉军骑兵的高速度和高机动以及汉军骑兵装备的角弓的射程和汉军骑兵的射术,在远距离上,消灭敌人。

    当然,这只是这种战术的简单版。

    不过,那是在对付占有绝对优势的敌人才会使用的方法。

    那已经不是战术,而是一种战略了。

    此刻,汉军骑兵以极高的速度,朝着林胡骑兵的正面冲来。

    奉了儋林蛰命令的一支林胡骑兵则放弃被他们缠住的乌恒人,朝着汉军冲来,意图阻拦和纠缠住这一支汉军。

    领头的骨都侯斜奴望着朝着自己飞驰而来的汉骑。

    在这个距离,他甚至已经能看清楚对面的汉军骑手的容貌和装扮了。

    莫名的他的心中忽然一紧,仿佛遇到了洪荒巨兽一般。

    “怎么可能!”斜奴努力的一甩头,企图将内心的恐惧甩出去:“这些汉骑至多不过九百骑,而我则足足有接近两千骑,纵使不敌,也应该可以缠住和拖住他们吧?”

    此刻,两军距离已经不足五十步。

    斜奴知道,汉朝人马上就要与他的军队正面相撞,他立刻挥舞起自己手里的那柄流星锤,大吼道:“准备接敌!”

    ……………………

    几乎是在同时,张骨都冷静的将手举了起来,喝道:“全军离射!”

    数位紧紧相随的亲兵,将嘴里含着的哨子吹响,尖锐的哨声,传遍全军。

    此刻,汉军骑兵与林胡骑兵相距已经不过三四十步。

    这个距离,是汉军角弓的最佳射程。

    在这个距离上,角弓的弓矢杀伤力最大,同时准确性最高。

    在对面的林胡人惊恐的目光中,汉军骑手纷纷举起自己的角弓,张开弓弦,瞄准前方,同时,整个部队的所有在骑兵在这一时刻完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他们忽然将战马调转马头,向后奔走,与此同时,他们松开了被手指的扳指拉紧的弓弦。

    锵!

    弓弦的震动声,如雷霆一般奏响。

    密密麻麻的箭雨,像长了眼睛一样,急射敌人。

    在这一刻,汉军的训练成果,得到了最大体现。

    在过去三年,这支骑兵无论刮风下雨,还是雷鸣电闪。

    每日都必定进行了骑射训练。

    他们每天都要联系开弓三百次,平均一个士兵三个月就用废一把角弓,每两年累死一匹战马。

    除了日常训练,张骨都还带着他们,进入冰原,以围猎甚至和游猎生番野人练兵。

    他们曾经在荒山露宿,在冰雪之中前行。

    他们曾经射杀虎豹,围猎巨熊,也曾经与野人生番,竞技于广阔天地。

    艰苦的训练和日以继夜的磨砺,造就了他们非凡的骑术和射术以及惊人的默契。

    当他们出现在战场的时候,就是他们的敌人的末日。

    因为,他们的战术,正是千年后,纵横世界的蒙古轻骑兵赖以为无敌的战术。

    惊人的射术、亲密的配合以及娴熟的骑术,联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无解的公式。

    莫说林胡人还停留在旧骑兵时代,恐怕纵然现在幕北的匈奴主力骑兵,遇到了这样一支汉军,除了饮恨沙场,没有第二个下场!

    …………………………

    “小心箭袭!”斜奴高喊出声,立刻下意识的将身体伏在战马上,尽量保持姿态,以此防御敌人的箭雨。

    其他林胡骑兵,也在这个刹那,像耍杂技一样,在马背上做出了种种惊人的反应。

    甚至有人立刻将身体左倾,与马背平行。

    毕竟,林胡人是以尹稚斜死后,其幕南亲信和死忠为骨干组成的势力。

    他们可能没有跟上时代,但是,长久以来磨砺的技术和反应都还在。

    特别是斜奴麾下的这支骑兵,他们是尹稚斜留守在南池的残部为骨干组成的。

    曾经何时,他们也曾经是显贵的大人物,让幕南各部闻风丧胆的勇士。

    可惜……

    他们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因为,汉军的目标,从来就不是人。

    而是……

    他们的战马!

    笃笃笃!

    准确而强劲的弓矢,精确无比的将一匹匹战马射中。

    这一次汉军骑兵的箭矢攻击的命中率,高达六成!

    这主要是林胡骑兵根本不知道汉骑的目标,他们下意识的以为,汉军的目标是他们。

    他们完全没有考虑过,汉军会盯着他们的战马下手。

    在过去,草原部族的战争,也不会盯着战马下手。

    那就跟中国内战,再残暴的军阀,一般也不会对农田和渠道下手是一个道理。

    马匹,是所有引弓之民的家和食物来源。

    引弓之民就是马背上的民族。

    对于马的感情,无比深厚。

    最残暴的酋长也不可能针对战马下黑手。

    过去,中国缺马,中国军队也不会死盯着敌人的马匹下手,甚至会尽可能的保护敌人的战马。

    所以,此刻,林胡骑兵阵列人仰马翻。

    数百匹战马瞬间嘶鸣着倒塌,将它们背上的主人掀翻在地,并且将整个阵列破坏。

    “再来!”张骨都来不及观测战果,他勒住战马返身继续加速。

    离合战术的特点就是持续不间断的箭雨打击,直到敌人崩溃或者忍不住追击自己。

    而一旦敌人做出以上两种选择,那么他们的末日也就将来临。

    张骨都所部的战马,是选用了由乌孙马和缴获的匈奴马杂交而来的马种。

    最大的特点就是耐力超强,它们可以承受长达一个时辰的高强度奔袭,并且可以在低强度的运动中持续奔跑一天。

    同时,它的速度,至少在现在,是比林胡人的骑兵的战马要快很多很多的。

    换句话说,在汉军面前,林胡骑兵根本就是一个不对称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