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节 不对称的战斗(2)
    这完全就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

    几乎所有的目击者,在此刻,内心都是这样一个想法。

    汉军骑兵,犹如灵活的蝴蝶,用速度和精准的射击,奏响了一出死亡的乐曲。

    不过一刻钟,林胡人的阻截骑兵,就已经彻底失去战斗力了。

    超过九百匹战马,倒毙在战场上,上千名林胡骑兵失去了他们的坐骑。

    更可怕的是——汉军毫发未伤。

    “这根本就是大人打孩童……”远方观战的陈须放下了自己手里的千里镜,得意洋洋,充满了自豪。

    此刻的陈须,仿佛海湾战争时期的米军指挥官,趾高气昂,不可一世!

    而林胡人则彻底崩溃了。

    因为,他们发现,他们面对的对手,与他们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汉朝的这些骑兵,就仿佛是天兵天将,神话传说之中的无敌军团。

    他们与风同行,吟唱着死亡,赞美着战争。

    隆隆的马蹄声,每一次响起,都会震动林胡人的心脏,震动的弓弦,好似来自地狱的低吟,每一次拉开,都会让林胡人的心脏紧绷。

    “完了……”斜奴望着自己的军队,面如死灰,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整个草原都在传颂着‘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这支军队,已经不是任何引弓之民所能对抗的!

    他们的骑术,比任何游牧民还要高超,他们是真正的骑手!

    他们的射术,更是无与伦比,宛如艺术!

    更夸张的是,他们的战术,简直不可思议!

    哪怕斜奴再不甘心,也只能承认——汉军重新定义了骑兵这一兵种,并且让这一兵种臻至巅峰!

    而鲜卑人和乌恒人,目睹了这一刻。

    他们的心情,一下子就冲上云端。

    从先前的绝望,变成了对胜利的憧憬!

    “勇士们!王师来救我们了!”丘可具此刻,就像科威特国王一样泪流满面的大声喊道:“王师很快就会击破林胡人,我们胜利了!”

    “万岁!汉天子万岁!”鲜卑骑兵和乌恒骑兵高声振臂,然后以截然不同的态度投入战斗。

    林胡骑兵立刻就感受到了莫大压力。

    在冷兵器时代,士气对军队的影响,是绝对性的。

    一支拥有战斗意志和高昂士气的军队和一支士气低落,情绪崩溃的军队,那是两回事情!

    林胡骑兵立刻就遭受了重挫!

    短短几瞬之间,就有上百名林胡骑兵被反扑的乌恒鲜卑骑兵杀死。

    ……………………

    不过两刻钟,儋林蛰从天堂来到了地狱。

    他举目四望,整个世界都在崩塌。

    前方,他派去阻截汉朝骑兵的两千骑兵,已然彻底崩溃。

    被汉军重挫的士兵们,惊慌的四散而逃,而整个草地上,倒毙了无数的战马。

    百十个倒霉蛋,在地上痛苦哀嚎,他们是被自己的坐骑掀翻在地,并且被友军慌乱的战马践踏重伤的可怜人。

    斜奴所部,已经不复存在了。

    在草原上,所来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在折损战力过半后,依然能够坚持战斗的。

    而那支魔鬼般的汉军骑兵,根本没有理会崩溃的林胡骑兵,他们在数百步外,完成了重整。

    整齐的队列带着恢弘的气势扑面而来。

    骑士们高唱战歌,《渐渐之石》的吟诵之声,响彻草原。

    儋林蛰虽然听不懂汉军在唱什么,但悠扬的旋律和高昂的吟诵声,让他明白,汉朝人已经在庆祝胜利!

    胜利?

    等等!

    汉朝人以为他们赢了?

    不!

    儋林蛰握紧了拳头,他不会认输的!

    “这些汉朝人只会远射,近战不行!”儋林蛰看了看被自己纠缠住的鲜卑人和乌恒人,他大声的对着自己的军队吼道:“我们比汉朝军队在人数上多了不止三倍!就算三个换一个,失败的也是汉朝!”

    他试图鼓舞士气,让自己的军队恢复士气和信心,他指着被纠缠的乌恒骑兵和鲜卑骑兵说道:“你们都看到了,只要我们抓住机会,就一定能击败汉朝人!”

    林胡骑兵总算拾起了一些信心,至少,他们在鲜卑人和乌恒人面前,没有畏惧。

    可惜,林胡骑兵的信心很快就彻底崩溃了。

    因为,他们的身后,燃起了滚滚浓烟。

    数百名汉军骑兵,在林胡人的侧翼,不断的用火箭,袭击着林胡人的家园。

    这种用鲸油制成的火箭,不断的散落到了林胡人的穹庐和各类草料、木料之上,立刻就将这些地方点燃。

    火势很快就蔓延开来,林胡部族的营盘内,顿时一片慌张。

    “是时候,给与他们最后一击了!”陈须看到这个情况,挥手说道。

    于是,随着汉军的将旗所指,数千骑雷鸣而动,如狂风一般席卷而来。

    同时,张骨都所部也与包围和纠缠着乌恒人和鲜卑人的林胡主力遭遇。

    精准的箭术和高超的骑术,立刻就让儋林蛰体会到了绝望!

    加之老巢受袭,一片混乱。

    儋林蛰只能选择引兵撤退,但,现在轮到乌恒人和鲜卑人不答应了。

    在先前的战斗中,损失惨重的乌恒人和鲜卑人,现在迫切需要战功和首级来弥补自己的损失。

    他们死死缠住了林胡骑兵的主力,不让其脱离。

    配合着张骨都所部,让林胡骑兵感受了什么叫地狱?

    一刻钟后,汉军主力赶来,林胡骑兵彻底陷入了绝望之中。

    儋林蛰回望燃烧的营盘和恐慌的部族成员。

    然后再看着尖叫着奔逃的士兵以及崩溃的贵族们,他呆呆的望着这个世界。

    他无法理解,为何前后两支汉军,表现如此迥异?

    明明先前的汉军,虽然装备精良,但是,并非不可战胜,甚至可以说,完全有希望击败。

    但后面这支军队……

    却强大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们高超的箭术,完美的骑术,仿佛每一个人都能媲美他曾经见过的匈奴王牌——射雕者!

    一整支完全由射雕者组成的骑兵!

    哪怕是全盛时期的匈奴帝国,老上单于麾下的那支无敌大军,也曾有过!

    更可怕的是——这些汉朝骑兵的战术无比歹毒。

    能射马绝不射人!

    这是一个让林胡人彻底绝望的毒辣选择!

    失去了战马,林胡人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除了等死,别无选择!

    “大王,我们跑吧!”斜奴哭着带人跑到儋林蛰面前:“再不跑就来不及了!您是儋林人最后的王子,也是右屠奢最后的继承人!您不能死在这里!”

    “跑?”儋林蛰笑了一声:“天地之大,本王又能跑到那里去?”

    如今,他的部族,已经在火焰和混乱之中尖叫。

    他的军队,在绝望和无助之中崩溃。

    而汉朝的主力,也已经奔驰而来。

    林胡部族的灭亡,就在今日!

    就算他能跑掉,他又能去向何处?

    幕南的祖地,如今已经在汉朝的控制下,南池的游牧地,更是不能再回去了。

    去找长林还是投奔蠕蠕?

    去这些部族当一个奴才?

    儋林蛰死也不愿意!

    他是儋林人最后的王子,森林中精怪的后代,也是尹稚斜的义弟,匈奴右贤王的养子。

    “那我们降了吧……”斜奴说道:“奴才听说,且之那个混账,现在在龙城混的很好,楼烦的奴才,也在汉朝过的不错,以大王的身份地位,就算是投降了,汉朝皇帝起码也得封一个侯爵吧!说不定,大王还可以在汉朝人的支持下,成为单于……”

    “哈哈哈……”儋林蛰仰天长啸。

    投降?

    这确实是一个美妙的诱惑!

    引弓之民,也从不避讳投降,甚至以侍奉强者为荣。

    但是……

    他不能降!

    他是右贤王的养子,尹稚斜的义弟,是汉朝皇帝仇恨名单列表的前十!

    哪怕汉朝人暂时忘记了,总有一天,会有人告诉他们——儋林蛰是谁?

    到那个时候,新仇旧恨,一起算总账,那酸爽……

    “只有战死的林胡王……没有投降的林胡王!”儋林蛰对斜奴道:“汉朝的赵武灵王,尚且不能让伟大的儋林人屈膝投降,现在的汉朝人更不行!”

    他扭头对斜奴道:“倒是你,我的忠奴,你走吧!带人走吧,去幕北告诉狐鹿涉和句犁湖,没有四十万铁骑,不要越过弓卢水!绝对不要!”

    虽然儋林蛰到现在都无法理解,为何前后两支汉军的差异大到如此地步。

    但他已经明白,汉朝骑兵的强大,不是吹出来的。

    这支军队,与引弓之民的军队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两者不仅仅在装备上、战术上存在着巨大的代差。

    就连技战术,也出现了巨大的鸿沟!

    北匈奴骑兵低于四十万,贸然越过弓卢水,那跟送死没有区别!

    汉朝骑兵会轻而易举的将北匈奴的军队打成渣渣!

    就像他们今天轻松的消灭林胡部族一样。

    而北匈奴现在是整个引弓之民最后的希望了。

    他们倘若失败了,引弓之民就将不复存在。

    汉朝人将会统治整个世界,直至时间的尽头!

    ………………………………

    元德八年春二月已亥(初六)下午哺时三刻(约16时)。

    最后的一位林胡王儋林蛰战死于西辽河上游。

    其残部仅有两千余人,逃出了战场,余者或死或降。

    林胡,这个古老的部族,终于迎来了终结。

    消息传出,幕南震怖,无数人胆战心惊,脖子发凉。

    …………………………………………

    而在另一侧,郅都统帅着忠勇军、楼烦军以及部分长城诸部的仆从骑兵,约两万余骑,一路从顺德直趋南池。

    花了十天时间,完成了一次武装游行。

    沿途,无数部族箪食浆壶以迎王师。

    大大小小的部族,哭着喊着,想要加入到汉朝爸爸的温暖怀抱。

    郅都从善如流,一面遣人将这些归义部族安顿到长城附近,一面继续进军。

    而其他不愿意投降的诸部,则如惊弓之鸟,瞬间远撤。

    郅都所部先锋三千余骑,在骑都尉赵涣的率领下,于元德八年春二月丁酉(十一日)抵达了后世的二连浩特境内,并立刻在楼烦人的引导下,抢占了此地最重要的战略要地——盐湖。

    在事实上来说,后世的二连浩特的蒙古语名字是叫额仁达布散淖尔,意思就是色彩斑斓的盐湖。

    在此时,盐对于草原各部来说,是绝对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

    无论人畜,都无法离开盐。

    没有盐,所有部族都只能等死。

    而此地,则幕南北部和锡林郭勒草原西部最重要的天然盐池。

    是方圆千里的各部食盐的主要来源地。

    占有此地后,汉军就将整个锡林郭勒草原以及北部幕南都控制在手里。

    与此同时,林胡部族败亡的消息,也在整个幕南传开了。

    一天之内,一个四万多人口的大部族,在汉军面前灰飞烟灭。

    此事,深深震怖了诸部的贵族。

    加深了各部对于汉室的恐惧。

    哪怕是最顽固的游牧民族,也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和生存而考虑。

    对于引弓之民来说,臣服和侍奉强者,从来不可耻。

    若非汉室强行要搞编户齐民之策,恐怕现在,大部分部族,都已经跪下来了。

    哪怕是最强硬的蠕蠕人,也只能遵从其内心对强者的臣服本能。

    如今,在生死存亡的大问题面前,更多的人的节草继续碎裂。

    长林部族立刻陷入风雨飘摇之际。

    每天都有贵族带着自己的军队和牧民逃离长林当屠的控制。

    短短七天之内,长林部族就有数千人逃亡。

    剩下的其他人,也都是人心惶惶。

    很多人,当面喊着‘誓死效忠大王’背地里却在悄悄谋划着逃亡归汉。

    这让长林当屠愤怒不已,又无可奈何。

    终究,长林部族的底蕴太少了。

    根本无法在这样的危急时刻,团结人心。

    更可怕的是——下面的贵族,都在私底下计划着杀死长林当屠,拿他的脑袋去汉朝领赏。

    在危机之下,长林当屠不得不选择向北去与蠕蠕人汇合,哪怕他其实非常非常讨厌蠕蠕人。

    此时,汉军控制盐湖的消息传来,长林当屠闻讯,气的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他明白,现在,无论是他,还是蠕蠕人,或者其他任何不愿意臣服汉朝的人,都已经不得不战了。

    因为,没有盐,所有人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