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节 富贵君子与贫贱小人
    三月芳菲,新化城周围的山岗开满了鲜艳的杜鹃花,引来数不清的蝴蝶。

    这是安东一年最好的季节的开始。

    司马迁与友人漫步于这鲜丽的山岗脚下,踏青赏花,顺便针砭时弊,指点江山。

    “西部都尉陈公已克赤水,向北一千里,传徼诸部,无不俯首,当真让人神往!”一个年轻的贵族微笑着道。

    立刻便引来了其他人的附和,对于安东人来说,陈须的远征代表了安东的勇武-这场远征跨越两千多里,完全远离后勤补给,结果却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旬月之间已定千里之地,数十部俯首!

    阵斩胡虏数千,捕掳数以万计,缴获牛羊牲畜无算!

    这场伟大的远征让安东百姓与有荣焉,军民振奋,以至于连都护府的鲸皮债券都因此涨价!

    司马迁听着小伙伴们议论陈须之事,无不以为陈须乃是英雄豪杰!心中却是别有一番滋味,想当年,司马迁小时候,整个长安闻陈氏兄弟色变,甚至有人说:宁遇猛虎不见二陈!

    然而如今陈须兄弟一为当世名将,安东战将,一为当世权贵,手握无上财富,胸有碧波万里,世人为之膜拜不已。

    “难怪安东有俗谚曰:富相什则卑下之,百则役,千则仆,诚不欺我!”司马迁感慨着。

    作为来自长安的客人,司马季主的关门弟子,当今天子看好的年轻人,司马迁在安东旅居期间是有特权的。

    不仅仅都护府上下对他大开方便之门,就连地方豪杰、游侠巨头、贵族也纷纷纷纷对他示好。

    甚至就连平壤学苑诸公也似乎对他有着特殊兴趣,凡有所求所请无所不应。

    错非司马迁自幼立志著史,此刻恐怕已经没有太史公了!

    正是如此,司马迁才知道,陈家兄弟从来不是什么英雄豪杰。

    事实来说,这两兄弟互相看对方都不顺眼,逮着机会就想给对方下绊子!

    他们兄弟也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骨子里依然与当年没有区别!

    然而在世人眼里,却无视了他们兄弟的所有缺点和过往!

    无数人对他们顶礼膜拜以为偶像,特别是贵族子弟们,几乎就是以陈家兄弟为榜样,连装扮与口头禅都要模仿!

    这就是权势与财富结合的力量!

    无视了道德与品行,只看结果,假若在内陆地区,这样的标准可能还要遮遮掩掩,但在这安东,以财富权势论英雄,已然是公开的秘密!

    就连原本最淳朴的百姓,如今也是逐利而行!

    安东地区,工商业日胜一日,让司马迁忧心忡忡。

    不过,其他小伙伴就完全没有司马迁的担忧,众人都是喜笑颜开。

    “听说陈公已潜人押解战俘返回安东,啧啧,这下子西部都尉辖区的种植园恐怕要发了,吾父已经准备去西部都尉建一个棉花庄园…”

    其他人也都点头:“吾父亦然…”

    对于今日的安东来说,整个工商业和种植业都已经离不开廉价的派遣工了!

    汉家百姓在工商业的食物链中居于中上层!

    他们要嘛是雇主,要嘛就是技术工匠。

    几乎所有危险繁重的工作都是派遣工在做。

    贵族们更是只要有钱就投入生产和扩张之中!

    但,劳动力市场的限制使得他们的扩张很不顺利,尤其是新任都护府都督许九上台后严格控制派遣工的数量,除马韩、倭奴和真番派遣工外其他诸胡奴工的数量一直增不上。

    这可急死人了!

    此番陈须大胜,对于整个安东来说都是重大利好。

    特别是工商业和种植园经济,几乎被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地方百姓也都是欢欣鼓舞。

    就像那句在安东流传日久的歌谣: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贾以訾干政。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有钱就是君子,没钱则是小人。

    话虽刻薄,但在安东却是事实!

    在这片沃土之上,五铢钱和黄金,接管了大部分的公序良俗,,一切旧有的美好品德和高尚行径,如今已被明码标价。

    只要有钱,你便可以得到你所想要的一切!

    无论你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汪洋大盗还是一个口是心非,人面兽心的伪君子。

    这让司马迁恐惧不已,甚至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然而于安东人来说,他们完全没有感觉这有什么不对。

    士农工商都辛勤劳作,苦心经营,用勤劳汗水与智慧来获取财富地位,天经地义,物之自然!

    纵然是上帝神明也不能剥夺和限制人民对于自由与财富的追求!

    今日安东在杂家影响下已经不再羞于表达自己爱钱的本性!

    甚至在贵族富商阶级之中还有观点认为:独富贵能有君子。

    因为,穷光蛋哪怕道德水平max,在事实上也不能对天下有任何贡献。

    相反,一个身价千万之人,纵然他杀人放火、坑蒙拐骗、作奸犯科……但是,只要他幡然醒悟,用心向善,足可福泽万民,造福一方!

    是以,天下应该对富贵者多些宽容,少点苛责。

    刑不上千万,礼不下庶民,方为未来之王道!

    如此歪理邪说,本该被穷追猛打,但在安东,这种言论却大有市场!

    甚至连都护府衙门里也有这样的言论被光天化日讨论和议论!

    且类似的情况出现的越来越频繁!

    想到这里,司马迁就不得不叹了口气,一个士大夫的良知告诉他,这些都是不对的,应该揭发出来,告诉天下!

    但作为史官的潜意识却让他只能选择沉默!

    史官是旁观者,是中立者,不能也不可以主动卷入政治或者学术纠纷中!

    不然,他记载和记录的事实就会出现偏差!

    “或许我该写信请教老师…”司马迁在心里寻思着,良心让他只能选择将此事告诉自己的老师,希望能通过老师的影响力对于安东今日变态的社会气氛予以一定程度的纠正。

    但司马迁又害怕因此给老师添麻烦,因而纠结不已。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道:“对了,司马贤弟…”

    “你听说了隆虑侯近期的动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