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节 官制改革(2)
    “说说看,爱卿对此有什么想法?”刘彻笑着问道。

    晁错能有什么想法?

    作为法家的政治家,晁错与周亚夫不同,他是绝对不会跟皇帝顶牛的!

    至少,不会在这个事情上与皇帝顶牛!

    法家追求的永远都是富国强兵。

    只要不违背这个宗旨,法家的政治家,都会屈服于君王的意志。

    晁错几乎是立刻就表态,拜道:“臣谨唯陛下之命……”

    刘彻摆了摆手,对晁错道:“朕要的不是盲从,朕希望,卿可以理解这个官制改革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自高帝以来,中国官职,以俸禄为级别……”

    “又以有秩和斗食为分野!”

    “有秩者为官,斗食者为吏……”

    “朕自即位以来,常忧心于此,恐日后有所祸事!”

    “吏治不清,则天下必乱!”

    刘彻一口气,对晁错连珠般的解释起自己的改革意图。自即位起,刘彻就意识到了汉室其实与明朝患了相同的一个病。

    这个病的名字就叫做‘官员俸禄太低综合症’。

    官僚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同时也是最恐怖的力量。

    它们可以兴旺一个国家,也能轻轻松松的让一个强盛的帝国瞬间毁灭。

    它们集合了世界上的一切罪恶与肮脏。

    哪怕地狱的恶魔,冥界的魔鬼,恐怕也不如官僚们阴暗。

    因为,哪怕是恶魔与魔鬼,至少有着底线,有着畏惧。

    但官僚们,无所畏惧,无所底线。

    自私自利到了极点!

    任何统治者和君王,都不应该对官僚集团抱有任何希冀和期望。

    永远不惮以最恶意的态度来揣测它们的行为和举动,才有可能让国家朝一个健康方向发展,不然……

    反正,所有历史上,曾经对官僚集团抱有希望和希冀的人,统统死的很惨。

    譬如崇祯皇帝,在煤山吊死了,舌头伸的老长老长……

    还有就是光绪,到死都估计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而对付官僚集团,光靠棍棒和刀枪,其实也没什么用。

    朱元璋够狠吧!

    但官僚们老实了吗?

    并没有!

    任你屠刀挥得再狠,贪官污吏与跟你唱对台戏的,总是层出不穷,络绎不绝。

    历史告诉刘彻,对付官僚集团,光靠屠刀,没有作用,而且一旦你下台,他们的反弹和反攻倒算,就会用前所未有的速度,将你的一切努力埋葬。

    甚至抹黑、诋毁和扭曲你的一切行为。

    类似的情况,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发生过不止一次。

    秦始皇、武则天、朱元璋和雍正,都验证了这一点。

    已经不需要刘彻再来证明了。

    是以,留给刘彻的选择,其实已经不多。

    在这以前,刘彻已经狠狠的打击和压制了官僚集团,数次大案,让无数人乌纱落地。

    更为新兴的考举士子扫清了道路,并形成了一个全新的利益集团。

    而类似的打压和清洗,走到今天,其实已经差不多到了临界点了。

    新的官僚集团崛起,老旧的官僚集团退场,国家秩序在重塑,游戏规则也得以重写。

    倘若刘彻再对这些新上台的官僚,也痛下杀手,予以严肃打击。

    那么,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谁又能接盘呢?

    在更新的官僚集团没有崛起前,刘彻只能跟现有的官僚们合作。

    而如何合作?

    是低三下四的央求他们,为了天下,为国家,为了民族,放下芥蒂,精诚团结,共同进取?

    好吧,这样或许可能能感动到不少人。

    至少在初期,刘彻相信,效果会很棒!

    但……

    时间一久,甚至都不用十年,刘彻确信,一定会出问题。

    而一旦出现问题,接下来数十年,整个官僚集团就会迅速腐朽、堕落。

    就像那个故事说的一样:年轻的勇士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打倒了恶龙,给世界带来了希望,但是,很快,勇士就成为了新的恶龙。

    这个故事寓意了一个似乎无解的循环。

    而顽固的坚持己见,只会带来更大的灾难。

    掐官僚脖子,想要官僚们甘守清廉?

    那个不攻自破的联盟的尸体,就是对刘彻最好的警戒!

    想要避免汉室也成为那个不攻自破的联盟,刘彻只能选择,加大和提高汉室官员的待遇。

    此番官制改革的主要目的,也在于进一步收买和拉拢以及团结官僚。

    还是那句话,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

    而如何团结?当然要靠实实在在的好处。

    总不能是空口白话一样的忽悠吧?

    当然,怎么给好处,也是需要好好思考的。

    像是宋明那样,跪在地上舔文官官僚,希望这些大爷可以高抬贵手,帮一帮皇帝和天下百姓。

    那是痴人说梦。

    升米恩,斗米仇。

    官僚集团只会不断的索求更多。

    直到你无法满足他们的胃口,或者他们觉得,是时候换个新主子了。

    思来想去,刘彻只能从商君变法以及后世的许多成功经验上吸取灵感。

    而且,汉室官员的俸禄,确实是有些太低了!

    就以九卿为例吧。

    汉家九卿,按照制度,属于中两千石,即满两千石。

    他们的年俸是两千一百六十斛粟米,月俸一百八十斛。

    而九卿之外的其他两千石朝臣为真两千石,年俸为一千八百斛,月俸一百五十斛。

    郡守和郡尉为两千石,月俸为一百二十斛,年俸一千四百斛。

    好吧,也就说是,九卿这样的正国级领导人,大汉帝国政治局常委,内阁成员,与正部级的俸禄只差了粟米三十斛,与郡县级只差六十斛。

    更可怕的是,汉家一个稍微大点的县令,俸禄为一千石,折合月俸为粟米七十五斛……

    倘若将这个俸禄换算成钱。

    以当前的米价核算,一个九卿,年俸实得两千石的九卿,其俸禄只有不过十万钱而已……

    他的月薪仅为九千……

    不及长安城之中一个有店铺的小商贾收入……

    而郡守的俸禄,折算成钱,月俸不过五六千……

    县令就更惨了,才三千来个五铢钱……尚且不及一个稍微合格点的木匠的工资。

    可怕吧!

    后世某个不攻自破的联盟,也是这样完蛋的!

    国家领导人的工资,与一个普通工人、教授的工资,相差无几。

    而一旦这个认知在官僚们心里被认知到,那么,他们一定会大声告诉世界:这样的国家,怎么不去死!?

    大汉帝国,也有这么个病。

    当然,这不能怪刘邦。

    毕竟,刘邦也想不到有今天啊!

    刘邦活着的时候,他这个皇帝,也未必能拿出百十万的五铢钱来挥霍,那个时候,国库里都穷的跑耗子了。

    而且,当时米价特别高。

    关中有一段时间,石米三千钱。

    哪怕到了吕后时期,关中米价也常年维持着数百钱每石的高位。

    天下米价的滑落是太宗孝文皇帝统治中后期的事情了。

    所以,等到太宗后期,长安官场贪污成风,连宫廷之中,都是贿赂不断。

    几乎没有不贪的。

    改革的功臣,太宗时期最重要的政治家,丞相北平候张苍,也做过中饱私囊,私相授受的事情。

    武帝朝时,诸卿之中,除了公孙弘坚守了原则,不接受贿赂外,其他所有名臣,基本都拿过别人好处。

    名将卫青,甚至曾经帮游侠头子郭解游说。

    但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朝廷开的那么点俸禄,连家都养不了!

    公孙弘清廉一生,结果是堂堂丞相,七十岁了,睡觉盖的毛毯都特么是旧的,在家里只能穿打补丁的衣服!

    所以,刘彻即位后,就想法设法的给官员们发福利。

    通过各种津贴和补贴等等名目繁多的福利,勉勉强强,算是将帝国官员的俸禄,维持在一个相对合理的水平。

    至少,有了这些津贴和补助,他们养家糊口,并让子女过上相对温饱有保障的生活足够了!

    但仅仅是这样,远远不够!

    千里当官,除了理想和抱负,更多的人是为了富贵而来的。

    老话说的好: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既然是买卖,开价的高低,直接影响了货物的质量。

    毕竟,你又要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人家辛辛苦苦,寒窗苦读,也不是为了让妻儿吃糠咽菜,住在破烂不堪的房舍之中,在冬天瑟瑟发抖。

    但凡是个男人,都不可能坐视这样的情况发生。

    所以,刘彻一直就在准备着今天的改革。

    他要扭转这个趋势,让官员们享有足够自由的财务,并且让官员子女妻儿,得到一定的待遇和特权。

    当然,刘彻也不会去学宋明那样,给官员和读书人太多的特权——这是在找死!

    最好的办法,还是学习商君变法的精髓,再参考后世的先进成功经验,两相配合,再落实到政策之中。

    商君变法,之所以能成功,靠的就是刺激和鼓舞了人类内心深处的野心和贪婪。

    二十级军功勋爵名田宅制度以及配套的完整社会地位与待遇和相应的赏罚机制,塑造了那个历史上独一无二的虎狼帝国——大秦!

    而后世的成功经验,也表明了,官僚这东西啊,就属于那种打一下,走一下的奇葩。

    你不打它,抽它,丫就不长记性,不识好歹。

    与你各种打哈哈,磨洋工,甚至阳奉阴违。

    当然,这是建立在官员这个身份本身就有着特权和丰厚待遇的情况之下。

    不然,倘若吸引力不够,人家随时都会选择‘不为五斗米折腰’。

    不过,这些事情,刘彻并不能跟晁错说的太仔细,他甚至无法详细的阐述自己的目标。

    他只能是含含糊糊的道:“书云:予有乱臣七人,纵失德,不至于失天下!而今士大夫公卿,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夙兴夜寐,佐朕以治天下元元,而朕不能令诸君足衣食,美住宿,上奉父母,下养妻儿,此朕之所偏颇也!”

    “朕甚悯天下士大夫公卿,甘守清贫,而佐朕治天下元元,故命有司,以制官制,赏其功而酬其劳……”

    “卿将就任丞相,朕希望,此事由卿来主持,与有司共商,定诸官吏等级、待遇……”

    晁错听完,大约也知道了刘彻的态度了。

    总的来说,还是与过去一样发福利!

    不过,从前,天子的福利大部分都是发给列侯、勋臣和军功之士的。

    而现在,天子将福利,转而给与了文官集团。

    看样子,天子是从用福利邀买和团结人心的事情上尝到了甜头,所以上瘾了。

    这样想着,晁错就拜道:“还请陛下吩咐,臣当如何着手……”

    这是必须要请示的事情!

    更是决不能有任何含糊的事情!

    晁错非常清楚,天子,应该是有自己的想法了。

    他叫自己来,只是让自己去落实相关政策的。

    不过,此事与晁错也是大大有利!

    发福利这种事情,总是能收到好处的。

    尤其是从天子的口气来看,这个福利,很可能波及整个有秩阶级,甚至蔓延到斗食官身上。

    所以,晁错竖起耳朵,同时聚精会神,不想错过接下来的任何一个字。

    却听到天子道:“朕的意思嘛……暂时这样,将有司各官,按照其秩比,分作九个等级……”

    “斗食依旧称斗食,其俸禄、津贴与补助不变……”

    这是自然的,斗食者,是杂吏,是临时工,是体制外的人士,倘若斗食也能享有福利,那刘彻就算找到金山也不够发薪的。

    “不过,斗食皆列策,登记姓名及其履历,满五年,若无过错且无坐法之事,经县令、县尉考核,确认其果然有所才能,则许其晋升为有秩,为两百石,配铜符……”

    晁错听着,连忙将这个事情记下来。对此,晁错没有任何意见,甚至深以为然。

    斗食官之中,历来藏龙卧虎。

    萧何曹参的伟业,甚至就有赖于斗食官群体的超常发挥。

    即使是如今,汉家政坛之上,也有不少斗食官出生的重臣!

    譬如,大农丞商容、河东郡郡守严熊,以及法家那颗冉冉升起的超新星——南阳郡郡守张汤,皆是起于斗食官。

    在汉室,在如今,没有人敢轻视这些草莽之中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