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节 官制改革(3)
    “斗食之上,为有秩,有秩者,一百石至四百石……”刘彻继续说着。

    有秩阶级,一直是大汉帝国的基层中坚力量和地方行政事务的能吏。

    他们构成了帝国统治秩序的骨架和轮廓。

    但凡皇帝想要对基层进行有效统治和管理,就不能不依赖数量庞大的有秩群体。

    他们是亭长,是蔷夫,是游徼,是税吏,是少府工坊的负责人,是某个重要桥梁的管理者,是某个要塞的守门官,是某支战功卓绝的部队的队率。

    同时,他们还可能是地方上横行的恶霸,鱼肉乡邻的无赖,为非作歹的土豪。

    自古以来,基层烂,则全国烂,基层强则天下强!

    自元德四年开始,刘彻就潜心经营和矢志于巩固自己在基层的影响力和掌握力。

    一批批考举士子,被派遣去关中的亭里锻炼和磨砺。

    数以万计的退役将官、伤残有功士卒,被任命为亭长,被任命为蔷夫、游徼。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支如此庞大的基层骨干力量,大汉帝国的控制能力和动员能力,才能如此之强。

    讲老实话,这些人的待遇,其实还可以。

    甚至,可以这么说,有很多低阶官员,宁肯不升迁,也要赖在原职。

    为什么?

    因为基层油水多啊!

    而且权力大啊!

    刘彻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年,他还是太子之时,微服至新丰的所见所闻。

    区区一个蔷夫,就可以逼着百姓,溺死自己的亲生骨肉!

    不过一介蔷夫,便可以操纵十里内外的兴衰荣辱,让百姓战战兢兢,怒不能言!

    这还是在关中,在天子脚下,在尚武的关中!

    可想而知,在关东地区,尤其是齐鲁吴楚淮泗一带,地方上的恶霸,该嚣张到什么地步?

    旁的不说,刘彻就记得,窦婴的小弟灌夫一家,就让整个颍阴地区民不聊生,百姓对于灌氏竟敢怒不敢言!

    另外,当初,刘彻微服至河东,路见大阳百姓惨状。

    河东十数万灾民,竟在一二酷吏面前,畏手畏脚,不敢言怒。

    所以,基层的问题,特别重要!

    甚至可以说,基层组织的强弱,关乎国家生死存亡!

    “自今以后,有秩一级,皆以乡官而称之,乡官任满二十年,无过失,无坐法事,则皆赐几杖,许见官不拜,入衙趋走……”

    “另,除本职俸禄、津贴及补助外,乡官还可享每五岁举荐一子弟入读天下学苑,其子弟束脩由少府出之……”

    基层官吏的俸禄,其实都还不错,毕竟,他们现在加上杂七杂八的津贴和一些油水,已经足可供他们过上相当不错的生活了。

    至少是衣食无忧!

    所以刘彻只给他们增加了一些荣誉和特权,以此激励之,顺便也告诉他们:这些东西想要保住,那就千万别犯法。

    刘彻希望通过这些举措,达到减少和防范基层腐败和肆意妄为的事情。

    毕竟,刘彻和汉室,对他们不薄,他们也没有理由再去腐败、贪污乃至于对百姓敲骨吸髓了。

    有良心的,应该会知道怎么做了。

    哪怕是没良心的,大约也会收敛一些,注意些吃相了。

    不然,传出去,名声臭了,可是要出事的。

    当然,刘彻也没指望,靠着地方基层官吏的自觉自律来做事情。

    他很清楚,乡贤什么的,倘若没有什么强有力的制度和纪律来约束他们。

    光想着用道德、民心一类虚无缥缈的东西来限制,那是痴人说梦。

    是以,刘彻准备拿出一个大杀器!

    他看着晁错,道:“除此之外,朕希望卿与九卿有司,协商一下,拿出一个类似平贾擅权的框架,用到乡官上……”

    “朕的想法是这样的……”

    “乡官之中,诸蔷夫、游徼、亭长之官,身负父老之望,受朕之命,为地方之亲民官,为天下之重,不可不慎……”

    “朕当年微行新丰,便见有新丰蔷夫安融者,为非作歹,横行乡里,县令贼臣张端,放纵恶吏,竟逼使百姓溺婴!何其残忍也!”

    “朕也曾幸河东,睹民生之艰难,望生民之苦……”

    “故朕以为,治天下首在治吏,治吏当治乡官!”

    “彼乡官者,干系一地治安,乡官贤则地方安,乡官败则地方乱……自古皆然……”

    “故朕意以为,用擅权平贾之制,并有司监督,或许最是妥当……”

    晁错听着,却是身体都在颤抖了。

    擅权平贾之制?

    不就是那些贾人自己关起门来玩的游戏吗?

    一市之中,擅权若干,所有擅权,皆由贾人选举。

    得到票数最多者就是擅权,可以代表这个集市的所有商贾,与官府谈判,核定物价。

    天子要把这个制度挪到官场上?

    晁错万万不能答应!

    他立刻拜道:“陛下,臣以为此事不妥……倘若地方行平贾擅权之制,臣担心,恐怕县道威势将荡然无存,刁民恐将越俎代庖!”

    “更有可能出现宗族豪强,凌于县道之上,有司不得制而地方难竟之灾!”

    刘彻听着,点了点头,他早就知道,晁错或者其他人会用这个理由来反对,他也清楚,假如这样做,必然会发生某乡大族,肆无忌惮的凌驾于官府和其他小姓之上的事情。

    选票这东西,也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甚至,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至少,在西元前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但刘彻压根就没想过搞地方选举,哪怕是村级选举。

    他只是希望借助平贾擅权这个成熟的制度,来制衡和监督地方的基层官吏。

    假如有人做的太过,激起了民愤,那么,地方百姓就可以借助这一制度,合法的驱逐和罢免他们所不喜欢的官吏,从而减少矛盾。

    所以,他对晁错笑着道:“卿的理解有误……”

    “朕的设想是这样的……”

    于是,刘彻就将他的构思和体系和盘托出,总的来说,就是抄袭的后世基层村、镇人大选举。

    百姓嘛,当然有投票权,也可以自由投票。

    但是……

    候选人,是由郡县决定的!

    人民,只能在固定的人选里选择。

    除非,他们集体表示不需要这些人选……

    但这是不可能的……

    如此,就在百姓和官吏之间,制造了一种平衡,更美妙的是——因为这个官吏是百姓选择的,所以,此人今后的施政,就具备一定的基础。

    更妙的是——倘若这个人搞的民怨沸腾,百姓可以选择罢免他——只需要有五成以上辖区始傅百姓联署,或者地方三老和三成以上百姓联署,这个官员就要滚蛋!

    而相关官吏,五年一届……

    同时,刘彻还规定,每次候选人之中,必定要有一个退伍士卒!

    如此,就可以避免,某一个宗族或者家族,长期把持一村或者一乡之权。

    当然,这个设想,暂时还只是一个设想,需要晁错和大臣们去集思广益,发动自己的聪明才智,结合当前社会实际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完善。

    但大体框架不会变!

    从此,中国百姓,至少有了一个选择不那么坏的官员的机会,有了一个罢免官员的机会!

    当然了,只限于基层乡亭。

    县以上,还是中央来控制,中央来任命的。

    可能数百年后,这个制度会在中国大地,结出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不过,刘彻是看不到了。

    他的儿子、孙子也看不到。

    晁错听着,却是花了好大功夫,才将刘彻的思路理清楚。

    他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刘彻,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刘氏皇帝,果然思路广!

    居然能想到这么奇葩和恐怖的招数来制衡和监督地方!

    真要被他搞成了,恐怕,从此以后,地方基层的吏治,要清明许多!

    而对此,作为法家的晁错,当然是四肢都要举起来支持的!

    因为,法家的宗旨,始终都是富国强兵!

    不拘任何办法,只要能够富国强兵,法家的人,都会去做!

    哪怕与魔鬼做交易!

    是以,他立刻就道:“臣明白了,臣会去与有司商议,尽快拿出方案来给陛下过目……”

    “嗯!”刘彻满意的点点头,这就是他为什么要选择晁错,而不是其他人接班的缘故。

    因为,晁错的背景和意识形态,注定了他,一定会为刘彻冲锋陷阵。

    “有秩以上,既六百石至一千石,为县道诸官……”刘彻淡淡的道:“朕打算,将之列为县官级别……”

    自六百石开始,就是大汉帝国的肌肉和拳头了。

    他们是地方县令、县尉、税尉,某个要塞的主官,某个大型工程的负责人,某支部队的司马、校尉。

    从这一个级别开始,刘彻会加大拉拢力度和特权待遇。

    “县官,为天下郡县,诸有司曹吏之首,乃佐朕治天下之肱骨……”

    “朕决定,在诸官俸禄之外,单列一项曰养老金,为之登记在册,待其年老而给付之……”

    “换而言之,县官致仕,依然可领俸禄,其月俸为其致仕前的七成……”

    “除此之外,县官及其直系家属,还可享有免费的医疗,其家眷如遇重病或疑难杂症,可送至长安,由太医诊治……”

    “另县官子女,可无须举荐和推举,直接报考太学、武苑……”

    “县官还可享有一辆官配马车及车夫,其出行所费,由国家负担……”

    这就是给中级官员配备相应的养老、子女教育和免费医疗了。

    如此,这些官员就再也没有什么借口去贪污了。

    他们再贪污,就是自绝于天下,刘彻收拾起来,也将理直气壮。

    朕对尔等不薄,尔等也不需要担心什么养老、子女教育和出行。

    但你们还贪,还不干事,那就是对不起朕,对不起天下!

    请你们去死,也是合情合理合法。

    不过,国家财政恐怕也将因此担负上沉重的负担。

    但没有关系,在事实上来说,其实假如增加了这些开支后,可以有效的阻止和防止下面的官员乱摊派乱收费。在事实上来说,这其实是在国家和人民减负。

    因为,当刘彻实施了这个政策,配备了这些福利后,地方官员,要是还敢每年收七八次算赋,五六次田税,甚至把这些税赋收到几十年后,那就去死!

    他们也没有理由再这么干了。

    至于钱的问题?

    倒是不用担心,刘彻已经准备玩金本位了,也准备将霓虹的黄金挖出来了。

    这个世界上,但凡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刘彻怕的是——官员们拿了好处,还要继续贪污,继续横征暴敛。

    所以,他已经计划废除多项杂税了。

    包括‘火耗’‘转输’等杂税,同时,他还准备废止地方自行截留和征收刍稾税的权力。

    “而县道之上,为郡级……”

    “郡级两千石,封疆大吏,国家重臣,因而,此等官员,除了享有如县官之权外,还将享有致仕之前,迁为朝臣,致仕之后享受朝臣待遇,更可享有专门配给的大厨、医官、仆人、家臣以及护卫……”

    “另外,其死,朕将命宗正,以审其生前得失,赐之以美谥、冥器,其能吏者,朕当观其行而封之为山神、城隍、水伯之属……”

    这话一出,晁错只感觉心脏都在砰砰砰的乱跳了!

    封神!

    此当今天子独享的特权,也只有他所册封的神明,能够受到世人认可。

    高阙之战,天子所封之茂陵城隍张威,如今已经是金身正坐于茂陵城隍庙,百姓络绎往来,求祷问吉。

    此神之神位已固,势必受万世香火。

    而天下人,谁不想生为人杰,死做鬼神?

    反正,晁错是非常非常想的。

    是以,听到刘彻这么说,晁错立刻就拜道:“陛下恩典,臣谨为天下谢之……”

    连郡守的佼佼者,都可以有机会封神。

    那他这个级别的,岂非是有特别大的概率封神?

    而且说不定能封为名川大泽之神!

    那就屌爆了!

    五岳?晁错不敢妄想,但什么王屋山啊龙门山啊或者塞外的浚稽山啊昆仑山啊。

    他晁错是可以遥想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