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节 周亚夫致仕(1)
    刘彻与晁错这一谈,足足谈了一个下午,直到将他心中所设想的九级官员等级制度与配套的政策基本讲清楚,才让晁错回去。

    而这九级制度,除了斗食、有秩、县道、郡级之外,其他五个等级分别是:州郡(未来的州刺史、藩国监督、重要的中央部门长官,基本上是后世的正部级,其秩比调整为真两千石)、国级(都护府都督、武苑、太学、墨苑等战略部门的负责人、藩国国王、诸侯王丞相等皆属于这一级别,相当于后世的副国级,其秩比从两千石到五千石不等)、王侯级(诸侯王、五千户以上列侯、九卿、重要的高级将军【车骑将军、轻车将军、左将军等】基本上就是后世的正国,其秩比从五千石到九千石不等)、三公(丞相、御史大夫、太尉、大将军,秩比皆为一万石)以及一个特殊的元老(致仕功臣,天下名臣、战功卓著的大将、重要外戚)。

    各级别待遇,自然也是天差地别。

    州郡级的待遇,就已经足以让人疯狂。

    州郡级官员,地位比照关内侯,赐给食邑和封号,有参与大朝议、上书议政之权,更享有丰厚的致仕待遇。

    这一级别的官员,已经可以享受退休后由国家全权负责养老的待遇。

    其佼佼者,更可以在致仕之时,评定功勋后,由皇帝赐给元老身份的荣誉。

    国级就更了不得了,其地位比照食邑一千户的列侯,除大不敬、谋逆以及其他重罪外,当其触犯其他法律时,享有豁免权。

    假如要逮捕他,必须由廷尉先奏请皇帝,由皇帝批准才可以实施逮捕。

    王侯级,就完全比照国家领导人的待遇了。

    其致仕,必为元老,享有由国家安排的豪宅、太医、护卫、仆臣等全套福利。

    哪怕退休,也依然可以上奏议事。

    甚至可以向皇帝请求,召开廷议,讨论某些事情。

    至于三公的待遇……

    自然是旷古烁今的!

    三公享有立像、列传和以其名字命名河川、高山乃至于大泽的荣誉。

    其死,可以用天子规格下葬,可以有兵马俑陪葬,可以用黄肠题凑,可以金缕玉衣加身。

    如此待遇,简直是无敌!

    更夸张的是——假如三公任期内,功劳极高,政绩极佳。

    则可以在死后,列为星宿——天上的星辰,将以其名字来命名!

    单单是这一个,就已经让晁错激动的睡不着觉了。

    谁不想自己的子孙后代,抬起头就能看到自己?

    茫茫星河,灿灿银河,而我独亮于彼端!

    与三王相会,与先贤把酒,诚可谓大丈夫也!

    ……………………………………

    很快的,这个官制改革方案的大略情况,就传的整个长安沸沸扬扬,进而传到雒阳、睢阳等大城市。

    天下议论纷纷。

    虽然说,士大夫列侯们,对于乡官们居然要跟擅权平贾一样,让泥腿子们选举产生的事情,颇有微词。

    但考虑到,其实,选择权还是在肉食者手里。

    泥腿子们选来选去,选择的人,其实还是由大家来控制的。

    所以,士大夫列侯也就没有反对了。

    再者说了,有了这么一层百姓推举的外衣,士大夫列侯们甚至觉得可能还不错。

    若是能废黜掉那百姓可以罢免和驱逐官吏的选项,那就更好了!

    不过无所谓……

    对于统治阶级来说,特别是高级贵族、士大夫们来说,乡官什么的,他们才懒得去做呢。

    要头疼的,也是下面的人。

    而其他相关改革,则全是福利!

    让大家伙看的眼睛都直了!

    这个改革计划倘若实施下来,毋庸置疑,大家伙将来再也不用担心,人生已经有了保障!

    自然,立刻就是一片歌功颂德。

    儒生们甚至是激动的不能自已,将刘彻吹捧为汤武周武,可以与三王比肩的真正圣王!

    官僚们更是感动不已,工作热情瞬间迸发了出来。

    不同级别的巨大差异和地位、待遇,让许多人瞬间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奋斗目标。

    大丈夫在世,总归得追求点什么。

    而这等级分明,待遇各异的官员待遇,立刻就让无数人找到了自己追求的方向。

    谁不愿自己威风八面,凌驾于他人之上?

    而这个风潮,立刻就波及到了学术界。

    诸子百家,面对这个官制改革后的官场制度和待遇,都是流着口水,垂涎欲滴。

    甚至有本来只想着一辈子做个学术精英的年轻人,现在也已经对仕途蠢蠢欲动,想要下来试试水了。

    就连老庄学派那帮宅男们听说了这个事情,也有人走出家门,打算在今年考举试试水。

    对他们来说,修仙是为了追求超脱。

    而如今,当官好像也能超脱了。

    自然,什么竹林贤者之类的角色,也就没有什么人想继续做了。

    在这样的气氛之中,来自天下郡国,儒门各派的一千余位志愿前往幕南‘教化夷狄’的儒生,在自己的师门长辈带领下,来到了长安。

    刚到长安,众人就听说了这个事情。

    顿时,大家的情绪陡然高涨起来!

    “圣天子若果施此政,则今后天下君子必将层出不穷……”许多儒生纷纷议论,对于天子的这个改革计划,好顶赞。

    没办法,屁股决定脑袋。

    作为矢志于仕途的儒生们来说,再没有比这个改革计划,更令他们欢喜的了。

    按照市面上流传的内容来看,从此以后,从县令开始,官员就不需要再担心他们的生活和家庭了。

    国家和朝廷,将全包!

    而州郡之上,待遇更是美的让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什么免费医疗,专属车夫、专属住宅、专属仆人、专属厨师。

    更有子女教育包揽,父母赡养包揽等等优惠。

    换句话说,只要爬到州郡一级,从此以后,就可以躺着混日子了。

    哪怕只是斗食、有秩,待遇也不差。

    “陛下若是能够厚养士子就好了……”不少人私底下叹息着。

    在他们看来,天子倘若能将对官员的厚爱,转移十分之一给广大士子们,就更完美了。

    这样,读书人的地位,就可以彰显出来!

    可惜啊……

    当今天子,对于读书人和文治之事,重视是重视,但从来不给读书人任何特权!

    在这位天子眼里,读书人与官员,似乎是两回事。

    不过,没关系,总归,大家只要努力读书,总可以通过考举,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志愿前往幕南的儒生们,更是无比期盼,五年后自己从幕南归来的场景。

    “怎么着,也可以混一个县道官吧……”有寒门士子悄悄盘算着。

    县道之官,秩比四百石到一千石,有养老金,家眷可以得到免费医疗,子女更可享受官方教育。

    在职之时,除俸禄津贴外,还能由国家配给马车和车夫。

    基本上,下半生都可以衣食无忧,舒舒服服。

    更可以让子女从此跻身为官宦之家,书香门第。

    用五年辛苦,换这么一个未来,值!

    而其他士子,则都已经摩拳擦掌,打算在今年的考举之中,显露身手,跻身入官场。

    今年的考举,还未开始,就已经变得激烈无比。

    ……………………

    “君候将致仕,未知日后有何打算?”周亚夫的老友,曲周候郦寄,端着一杯茶,笑意盈盈的望着周亚夫。

    如今,全天下都在看着长安城,都在盯着周亚夫。

    大家都很好奇,这位丞相致仕后,要做什么?

    “吾生平无所好……”周亚夫笑着道:“不过爱才而已……”

    “故致仕之后,吾打算在长安开一个学苑,专门教授有志之士、英雄豪杰军阵之事……”

    周亚夫看着郦寄,发出邀请:“君候可愿与吾共谋此事?”

    郦寄抬头,愕然的望着周亚夫。

    良久,他才道:“固所愿也……”

    在过去,汉家的名将,会将自己的毕生所学,著作成书,然后传给子孙……

    子孙以先人兵法为禁脔,轻易不外传。

    就连先贤著作,更被视作秘籍,珍藏在家中最秘密的地方。

    然而,在当今天子即位,一切都变了。

    兵家著作,卸下了它的神秘面纱,走向大众。

    符合条件的人,只要想买,就可以在少府买到他想要的任何名著。

    《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司马镶且兵法》《六韬》……全部敞开供应!

    这样一来,汉室列侯和武将世家们,仿佛一夜间从武侠小说穿越到了网络时代,大侠们打开电脑,搜索网页,赫然发现《易筋经》与《九阳神功》论斤卖,《九阴真经》与《六脉神剑》堆积如山。

    甚至还有人将这些神功秘籍,应该如何修炼的方法和步骤,详细的写明了。

    傻瓜式一站式修炼法,满大街都是。

    自然,难免有人无法适应,然后郁郁寡欢。

    但也有人瞧准了商机,看到了希望。

    周亚夫就是这样的人。

    周亚夫很清楚,今时不同于往日了。

    知识已经面向公众,哪怕是现在还受到限制的兵法著作和地理著作,其实,也已经在一个相对公开的圈子里自由流动。

    再没有人可以控制和禁锢这些思想。

    甚至,汉家的军事理论和著作,在这个基础上,不断的推陈出新。

    新编的《离合书》,更是集前人之所想,立于当世之间。

    所以,依靠垄断和控制知识,制霸于世的时代结束了。

    就像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一般。

    逝者如斯夫,不可追矣。

    但新时代,也提供新的家族兴盛不衰的契机。

    昔者,孔子广受门徒,有教无类。

    于是,斯有今日之儒门。

    子夏先生于河东开讲,于是,有了法家和《春秋》三学派。

    周亚夫知道,想要巩固家族的地位。

    这些先贤的做法,是最好的选择。

    立一派之根基,而垂于万世!

    这个世界,人会死,身体会腐朽,就连高山也可能崩塌,沧海也有可能变为桑田。

    独独思想与知识,可以永存。

    而如今,全天下的武人和武将,只有武苑一个地方,可以接受教育和培训。

    这让周亚夫看到了机会,也看到将自己的家族永固的希望。

    郦寄很聪明,立刻就听懂了周亚夫的话,马上响应。

    周亚夫看着郦寄,呵呵的笑了起来:“君候可去与韩公等商议一下,吾等共创此业!”

    郦寄、韩颓当等人,都是老一辈的大将。

    他们虽然已经老朽,但,经验老道,而且天下知名。

    有了这些老将的参与,新的学苑,必将吸引天下泰半想要追寻武道,矢志于建功立业的君子。

    而,发现和培养这些年轻人,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弟子门徒,代替自己继续征战。

    不仅仅可以让自己继续存活在战场上,更可以维系家族的声望。

    哪怕子孙不肖,但只要弟子们给力,家族就不会衰落。

    至少可以保有富贵!

    而且,这个事情,天子一定会支持!

    说不定,还可以将这个新学苑,变成武苑的兄弟学苑……

    “唯……”郦寄点点头,然后对周亚夫问道:“丞相听说了最近市井之中的传言了吗?”

    周亚夫看了看郦寄,笑着点点头,这个事情,他岂能不知?

    没有他的附署,这个改革计划也不可能落到晁错头上。

    郦寄一听,就急了,忙道:“此大功也,丞相何不做完此事再致仕?何必将此功让给晁错小儿?”

    对晁错,郦寄是很不满的。

    要不是周亚夫压着,郦寄再跳起来给晁错脸色看了。

    周亚夫笑着摇摇头,道:“总归要给晁错一些声望,不然,这新丞相没有人望,政事难以理顺,且夫,吾这一生,已是功高至极,再多就要犯忌讳了……”

    当今天子虽然压根不惧怕什么功高震主的事情……

    功劳再高的将军、大臣,在他面前,也不过蝼蚁而已。

    但是……作为人臣,总归要忌讳一二。

    况且……

    周亚夫看着郦寄,道:“君候难道以为,此事就真的这么好做?”

    “全套改革制度下来,花掉的钱,恐怕要倍于今日之官员俸禄……”

    “这么大一笔钱,可不是随便加税就可以弄到的……”

    当了八年丞相,周亚夫还不清楚今日汉家的财政问题?

    这八年来,国家又是用兵不断,又是各种发福利,又是各种大兴土木。

    花钱如流水。

    先帝和太宗皇帝攒下的那点家底,早花光了。

    大汉帝国能支撑到现在,全靠了当今生财有道,以及对外战争的红利在支撑。

    但支撑到现在,其实也已经力竭了。

    晁错上台,第一件事情,恐怕就是得找钱。

    钱从哪里来呢?

    田税?这是不可能的,天子也不会同意!

    商税?已经加过了两次了,再加,商人们恐怕要撒泼打滚了。

    除非天子能点石成金,再找一个安东那样的金沙河,不然,这个事情就……

    郦寄一听,也是笑了起来,道:“那这么说来,晁错接手的是一个烫手山芋了?”

    “然也!”周亚夫点点头,为晁错担忧起来。

    与其他贵族不同,周亚夫虽然也不喜欢晁错,但他承认,晁错是一个好臣子。

    最起码,人家心中有国。

    而且,周亚夫也不愿意看到,国家面临困境。

    因为,那样的话,苦的必定是天下人民。

    “这两日,吾打算去找晁颍川谈谈这个事情……”周亚夫道:“倘若此事太难,吾希望晁错可以推迟几年再实施……”

    若再过几年,等到安东的粮税能够源源不断的入库,同时,前期的假畜政策和假耕具政策的收益也将体现出来。

    周亚夫曾经计算过,只要再过三年,汉室的财税收入,就可能在现有的基础上增加三成以上!

    到那个时候,再做这个事情,就完全没有压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