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节 匈奴西迁(1)
    元德八年夏四月已亥(初六)。

    在未央宫宣室殿之中,周亚夫满脸春光,颇为自得。

    而群臣则纷纷羡慕不已的望着周亚夫的模样,晁错更是在内心憧憬不已。

    周亚夫是一个完美的榜样。

    他的例子证明了,功高未必震主!

    至少,当今天子根本不怕什么功高震主的说法。

    这意味着,他晁错也可以放手大干,无须有什么后顾之忧。

    毕竟,现在,一位平定吴楚之乱,曾经兼任武苑和甘棠山长,在军队和官场拥有着庞大影响力和无数门客、弟子的丞相,都能够平平安安,甚至可以说是无比风光的自相位上退下来。

    其他人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放手去做就好了。

    酒过三巡,周亚夫已经喝得有些微醉了。

    他耳中所闻的,全部是吹捧和夸赞他的功绩与政绩的声音,眼中所见的,是一个个恭恭敬敬,如弟子子侄一般恭谨相待的往日同僚。

    几乎所有人,都在赞誉他,或者宣扬和描述他曾经的事情。

    这让周亚夫,真是无比满足,同时对于上首的天子,感激不尽。

    这样一场告别宴会,这样一场只为他一人而举行的廷议,足以让他在青史之上的地位,超越乃父,与萧何曹参比肩,甚至千百年后,说不定,后人会将他与管仲、周公、伊尹这样的名臣相提并论。

    刘彻则是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这是他所需要的,也是他想要看到的场面。

    让周亚夫风风光光,带着荣誉,带着功绩,带着天下赞誉,从相位上退下去。

    这将是一个无比完美的例子。

    不仅仅,可以让臣子们看清楚,可以让臣子们放心。

    还可以让天下人安心!

    准确的说,更适合统治,更能麻痹人民,并且在一定程度迷惑和忽悠广大人民。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刘彻现在展现给天下人看到的场面,一定是一副君明臣贤,上下同心的光辉场面。

    对于一个封建帝国来说,这是最好的画面。

    正如贾谊当年所说:履虽鲜,弗以加枕;冠虽弊,弗以苴履。

    而古代的统治者,也早已洞察了这一点。

    在宗周之时,不仅仅礼不下庶民,刑不上大夫。

    就是大臣犯法,要被治罪,其名目也是花样繁多。

    譬如说,贪污不叫贪污,叫‘簠簋不饰’,**不叫**,那叫‘帷簿不修’,就连玩忽职守,都可以别出心裁的叫‘下官不职’。

    为的是什么?

    就是愚民,就是忽悠人民,就是粉饰太平。

    就是企图告诉人民——老爷们都是很清廉滴!假如有人贪污,有人道德败坏,有人玩忽职守,那也一定是你看错了。

    不过呢,很多统治者,通常都只想着怎么去愚民,怎么去忽悠和麻痹人民。

    却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事实——人民不是瞎子,不是聋子,生活过的怎么样?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谁能骗的了谁?

    所以,正确的统治方式,应该是一边不断树立典型,告诉人民希望和光明,另一方面,不断的揪出典型,杀鸡骇猴,泄民众的怨怼。

    时不时的再拿几个高级贵族和官僚砍了,给老百姓一个交代,那就更好了。

    这才是最佳的统治方式。

    这才能让多数人民相信你和支持你。

    不然,你天天在宫里叫嚣什么君明臣贤,老百姓不信,你不就白费力气了吗?

    所以,刘彻即位至今,诸侯王都能杀,列侯也可以随意罢免、下狱。

    但独独三公九卿,一个也不动。

    哪怕是张欧,在名义上,也是因病请辞,而非罢免。

    只是官面上,人人皆知,张欧到底是为什么去位的而已。

    想到这里,刘彻脸上的笑容就更盛了。

    通过今天的这一场廷议,刘彻相信,天下人,尤其是广大人民,很快就会知道,他们生活在一个圣王名臣治下的太平盛世,辉煌大世之中。

    就算生活有所不顺,即使遭遇有所坎坷。

    他们也会忍受,也会保持希望。

    而这正是刘彻想要传达给天下人的东西。

    这也是一种宣传伎俩,在后世可能不足为奇,但在如今,却是大杀器。

    足以迷惑和忽悠很多人了。

    而只要让人民相信,做坏事和做错事的,都是下面的贪官污吏和不法豪强,皇帝和朝堂诸公都是光明磊落,心怀万民,同时心系天下的好人。

    那么,很多事情就好办了。

    统治根基也将无比稳固。

    因为,人民一定不会去反对一个他们心中的明君和贤臣。

    他们的怨气和愤怒,只会洒向地方上的贪官污吏和不法豪强。

    带着微笑,刘彻轻轻的拍了拍手掌,此时,已经是日近西垂,廷议也将进入尾声了。

    早就准备好的尚书令汲黯立刻就出列,恭身拜道:“陛下,臣奉陛下之命,录百官赞语,今已整理成册,敬呈陛下御览……”

    说着,几个尚书郎,就捧着数本厚厚的书册,呈递给刘彻。

    刘彻接过来,随便翻了翻,上面记录的全部是大臣与贵族们回忆的周亚夫过往的好人好事。

    譬如有人回忆说,当年,周亚夫年轻的时候,就立志以天下为己任了。

    更有赌咒发誓,自己曾经与年轻的周亚夫同游,见到周亚夫的诸多优点。

    而大臣们则是将周亚夫入仕途以来的种种政绩,都一一列举。

    平吴楚之乱,自然是大书特书的一章。

    群臣将周亚夫当年率军南下平叛的所作所为,全部进行粉饰了一遍。

    受命于先帝,辅佐幼主,稳定天下,自然也免不得被人赞誉。

    而辅佐天子,北击匈奴,南服三越,定安东朝鲜之地,作《平律》扬百工事,身为武苑、甘棠山长,教化官吏,以身作则,不受献,不徇私……

    凡此种种,几乎将周亚夫捧上了当代周公的地位。

    刘彻放下手册,对汲黯道:“丞相长平侯周亚夫,受命先帝,辅佐朕躬,八年以来,夙兴夜寐,鞠躬尽瘁,为天下劳苦,此皆群臣所共见,而朕所亲睹!”

    群臣立刻拜道:“唯!如陛下所言,丞相长平侯,实乃天下人臣楷模,社稷名臣!”

    少府卿桃候刘舍更是迫不及待的拜道:“臣少府卿刘舍,陈请陛下:长平侯丞相周亚夫,受先帝遗命,以佐陛下,有功社稷,劳苦天下,群臣所奏所议论诸事,皆臣等所共见,而陛下所目睹……臣闻之昔者贾谊曰:闻善则以献,知善则以献,明号令、正法则……今丞相长平侯周亚夫群臣尽誉而陛下称贤,臣少府卿刘舍昧死以为,陛下当以丞相长平侯周亚夫诸事,著于竹帛,行于天下,使世人皆知,丞相之贤能,使士大夫皆知,丞相之所为,而后以为楷模,此书所曰之美风俗,广教化也!”

    刘彻当然立刻从善如流,道:“可!”

    然后,他对汲黯道:“请尚书令如少府卿所言,将丞相长平侯诸贤能、功绩事,录于竹帛,整理成册,明发天下官衙,使人臣皆知丞相之事!”

    这就是要发动一场人人学习长平侯周亚夫精神的运动了。

    这样的运动,效果有多大,不知道。

    但至少,可以迷惑和影响许多许多人。

    在这个封建社会,一场这样波及整个官场的学习运动,总归可以结出点好果子。

    “诺!”汲黯立刻受命。

    当夜,未央宫欢庆一宿,直至天明,汉家君臣都喝的伶仃大醉。

    …………………………

    当阳光从阗池(今伊塞克湖)的东方撒播而下的时候,这个古老的高原湖泊,变成一个巨大的兵营。

    北匈奴单于句犁湖,趾高气扬的骑着一匹汗血宝马,带着他的军队,从西方列队一直到此。

    去年秋季开启的远征,在这个夏天终于画上句话。

    匈奴军队再一次获得了无可置疑的伟大胜利。

    这一次的胜利,甚至比上一次的胜利更伟大!

    这一次,句犁湖不仅仅再次攻克了俱战提,迫使大夏人再次跪下唱征服,送上无数黄金美玉和妇女奴隶以换取匈奴大兵高抬贵手,不去打起首都蓝市城。

    匈奴大兵更取俱战提以北,向西北进军,一个月打穿了整个康居王国,兵临康居王都卑阗城,迫使康居王投降,献上财帛女子和牲畜,换来伟大的匈奴骑兵的手下留情!

    除康居外,匈奴骑兵还向沩水进兵,击败了月氏骑兵,迫使其西逃,在追击的过程之中,顺手灭亡了三个不识相的小国,将其人民财帛,统统掳走!

    这一战,匈奴大兵向西进军,在半年时间里,远征数千里,先破大夏,再服康居,康居王甚至上表称臣,认句犁湖为父单于,自称为儿国王。

    献上女子财帛无算,牲畜数以十万,方得幸免。

    康居王为了活命,甚至同意每年向匈奴进贡奴隶、牲畜和黄金、白银以及工匠。

    大夏王更是痛哭流涕的抱着匈奴大兵的大腿,痛苦哀求。

    大夏王国除其王都蓝市城外,其他所有的南部城镇,全部被匈奴大兵所破。

    光是俘虏的奴隶,就有十余万之多。

    其中,各类工匠和学者,多达数千人!

    月氏人被匈奴大兵吓得,连老巢也不敢守,只能向西逃窜。

    经过此番远征,整个中亚,被匈奴骑兵犁了一遍。

    大夏、康居这两个主要王国的国防和经济基本被摧毁,其领地人口也被掳走大半。

    更重要的是——通过此番远征,句犁湖知道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情报——在大夏之西南,果然有着身毒的存在。

    这个人口不亚于中国,富庶无比,同时软弱无能的次大陆,就此暴露于匈奴兵锋之前。

    正是得知了身毒的具体情报,更俘虏了数百个来自身毒的商人、僧侣,句犁湖才会结束西征,选择东归。

    这既是因为他有些放心不下幕北之事——离开东亚的这半年,句犁湖每一天都在提心吊胆,他既怕汉军突破弓卢水,又怕汉军进攻河西。

    也是因为,他已经有所明悟了。

    “我伟大的子民们……勇士们……”句犁湖骑着战马,从他的军队面前掠过,这支军队,在经过西征之后,完全找回了自信心,也完全成长了起来。

    他们现在可能还不是南方凶狠的汉军的对手,但拳打西方各国已经是无比轻松了。

    而通过这一战,句犁湖在西征大军和贵族之间的威信也彻底建立了起来。

    因为,他赏罚分明,而且不拘一格降人才。

    不拘是奴隶还是非匈奴的别种,只要能作战,而且能够斩首,必定得到奖赏。

    模仿自汉朝的军功勋爵等级制度,也渐渐步入正轨——至少在西征的大军之中得到了贯彻。

    有功者,必定可得地位提升,可得美女财帛,可得奴隶牲畜。

    甚至有不少奴隶,在此番西征之中,从奴兵华丽变身为一氏族之长乃至于一部族之骨都侯。

    而这在过去的匈奴帝国,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因而,现在,几乎所有匈奴骑兵,都无比拥戴和忠诚于句犁湖。

    在他们眼里,句犁湖单于,就是他们的主,他们的神,他们命运的主宰,天神(阿胡拉)在人间的代言人。

    是以,当句犁湖策马而过,所有人都发出了整天的欢呼声。

    “今天,本单于,带着你们从西方胜利凯旋!我们带回了数不清的财富和奴隶,我们毁灭了数不清的城市,让大夏王和康居王跪在伟大的匈奴大纛面前!本单于也将承诺奖赏给你们的奖赏全部兑现了……”句犁湖高声喊道:“现在,我们凯旋而归,本单于命令你们,将你们在西征路上的所见所闻和你们所得到的女子、财富、牲畜、奴隶,告诉并且展示给每一个匈奴人,每一个匈奴氏族的男子,告诉他们——本单于将带来大匈奴,走向中兴,再向再次伟大和强盛!”

    “让我们去西方,去身毒,去遥远的山与海的那一面吧!”

    句犁湖的话,在所有匈奴骑兵心里投下一颗重磅炸弹,人人振臂欢呼。

    在现在的这支西征军队之中,已经没有什么人愿意再回南方去找汉朝人死磕了。

    毕竟,南方的汉朝人那么凶,根本打不过,而西方则是如此的富饶和软弱。

    柿子捡软的捏,这是人的天性。

    总不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