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节 匈奴西迁(2)
    句犁湖的回归,给整个西域投下一颗重磅炸弹。

    无数西域国王闻讯,立刻带着国中贵族前往阗池朝拜。

    其中,尤以莎车、龟兹、疏勒等王国最为殷勤。

    疏勒王甚至连自己的妻妾子女也全部带上,更从国中精心挑选了贵族美女数十人,带着前往阗池,打算献给句犁湖,以表忠心。

    而其他诸如且末、危须等国虽然没有疏勒等国殷勤,但却也相当积极的带上了大量财帛女子,前去输诚。

    唯有楼兰、蒲类等国狐疑不定,拖了数日才下了决定。

    楼兰王更是提心吊胆,忐忑不安。

    “去年句犁湖西征,疏勒、龟兹、莎车等国,纷纷以国中贵族、军队相随……”楼兰王忧心忡忡的对着自己的大相道:“如今,句犁湖得胜而归,疏勒等国必定水涨船高,地位日盛……”

    西域诸国,向来孱弱。

    以前乌孙王国存在的时候,乌孙人在西域各国横行霸道,动辄侵吞小国的领土和财富。

    但那个时候,好歹匈奴人还会约束和管束乌孙人。

    不会让乌孙人做的太过。

    但如今……

    有了西方大夏、康居等国的匈奴,恐怕,未必会再将西域看做禁脔。

    更恐怖的是——匈奴人说不定会鼓励西域各国自相攻伐、兼并。

    道理很简单,匈奴人现在迫切的需要打手和肉盾。

    这样一来,西域的太平时光就要结束了。

    而像楼兰这样,完全依赖于蒲昌海滋养的小国,立刻就陷入灭国的危机之中。

    对于这一点,楼兰贵族们有着完全清醒的认知。

    楼兰虽小,人口不过数万而已。

    但是,作为一个横亘于丝绸之路必经之地的王国,楼兰人的见识和智慧,并不少。

    尤其是其国中的智者们,早在数年前乌孙灭亡时,就已经明白,西域的大争之世已经到来。

    很简单——匈奴人连自己亲手扶持和培养起来的盟友乌孙也说灭就灭,可见在匈奴人心中,西域各国,全是棋子,全是可以随时牺牲的对象!

    “王上所言极是……”楼兰大相点点头,他是一个典型的楼兰人。白肤褐目,鹰钩鼻,戴着一顶传统的毡帽,看上去非常精神。

    楼兰人是一个极为古老,有着悠久历史的人种。

    他们的祖先,来自于人类最早的文明发祥地之一——两河流域,属于古提人,是闪米特族群的一支,曾经主宰巴比伦帝国百年之久。

    千余年前,苏美人推翻了古巴比伦帝国,一支古提人向东方流浪,迁徙至此,定居下来,这就是楼兰人的祖先。

    今天的楼兰王国,虽然早已经遗忘了自己的来历与自己的祖先的故事。

    但祖先却依然给他们留下了足够多的丰富遗产。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文字!

    楼兰人拥有着一套完整的字母文字体系。

    是以,单论文化和文明程度,楼兰王国在西域诸国之中算是拔尖的。

    可惜,人口的单薄和武力孱弱,使得楼兰人实际上在西域诸国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发言权。

    匈奴人看不起楼兰人,只是单纯的喜欢楼兰的女子与财帛而已。

    面对这样的局势和情况,哪怕是楼兰王国之中,最有名的智者,楼兰大相也拿不出什么好的对策。

    他叹了口气,对其国王道:“然则,我楼兰不过小国而已,没有什么能力和力气,可以与匈奴这样的强国相抗衡……甚至,哪怕集合整个西域诸国之力,也不是匈奴人的对手……”

    四五年前,匈奴与乌孙的战争,震撼了整个西域诸国。

    乌孙——曾经强大无比的一个王国,数万铁骑,赫赫威严的大国。

    但在匈奴骑兵面前,就跟小孩子一样,轻轻松松就被镇压了。

    战败的乌孙贵族的脑袋,被匈奴骑兵拧下来,插到了西域各国的王都之中。

    那一个个无神的头颅,震慑着每一个西域王国,告知他们这个世界的真理。

    但楼兰王却有着希望……

    他的希望,在东方在遥远的山与大漠的那一边,在高山和大河之南,那个辉煌而强大的帝国。

    楼兰王不会忘记,当年,有一个汉朝使团曾经在他的王国经过。

    汉朝的使者,曾经告诉他——伟大的神圣的汉天子仁慈而宽厚,一旦强大的汉军抵达西域,必将解放西域各国,将来自汉朝的福音,撒播在整个世界。

    但现在,汉朝的军队,依然远在万里之外。

    楼兰王曾经多次遣使前往东方,企图联络汉朝,但结局都是没有回音。

    使者全部失踪于浩瀚的沙漠与戈壁之间。

    想到这里,楼兰王就不由得叹了口气,有些惆怅。

    他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当初汉使所说的‘赫赫王师’前来解决自己与自己的王国。

    ……………………………………………………

    阗池。

    狐鹿涉带着阳罔,漫步于这个巨大的兵营之内。

    数十万从西域掳回的战俘、奴隶,一个个规规矩矩,战战兢兢的窝在一个个的穹庐之中,已然认命。

    大量的美女,则被集中在一起,由专人看管。

    她们将在未来,成为匈奴人用于笼络和团结国中的重要资源。

    而成堆的黄金与财帛,像垃圾一样堆满了营盘。

    “大单于此番西征,走出了我大匈奴复兴的重要一步……”狐鹿涉对阳罔道:“如今,我大匈奴已经在西方的康居国之中,建立了一座城市,名为‘单于城’,单于命左大将兰涉驻屯于当地,从此以后,我匈奴大军西征就可以完全无虞了……”

    阳罔听着,在心里面将单于城以及这座城市的方位,牢牢记住。

    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情报!

    他脸上却是笑意盈盈,道:“恭喜屠奢……”

    狐鹿涉也笑的非常开心。根据他所得到的情报,这个阳罔的家族,已经被汉朝皇帝以‘通敌’的罪名全部处死了。

    换句话说,这个宝贵的接受过汉朝系统和完全教育的高级知识分子,从此以后就只能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走了。

    当然,他还得找个机会‘假装’不小心,让阳罔知道这个事实。

    但这不急,还可以再等等。

    狐鹿涉需要一个完全为他所用的忠心大臣,就像他在汉朝史书之上看过的那些明君贤臣相会的典故一般。

    只有这样的大臣,才能为他和他的帝国,全心全意的策划。

    “西域各国国王,近期也都将来到这阗池……”狐鹿涉忽然岔开话题,问着阳罔,道:“先生上次,曾与本王讨论西域各国的解决之道,我闻先生之策,甚是精妙,已经将先生的建议转告了单于,单于闻之大喜,想当面请教先生,还请先生看在本王的面子上,为我大匈奴详细的阐述和计划西域各国的解决之策……”

    西域三十六国,是老上单于留给匈奴人最宝贵的财富。

    这数十年来,赖于西域各国的财富和粮食,匈奴人才能有如此强大的威势。

    甚至,匈奴帝国能够在接连惨败后,依然留有底蕴和力气,也全部要归公于老上单于打下的这个世界。

    这里有着孱弱的王国,有着富饶的物产。

    匈奴人甚至不需要过多干涉和压榨,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收割大批的财富。

    而这一次西征,也多亏了西域各国的支持。

    特别是龟兹、莎车以及疏勒等十余国,还派出了军队相随。

    这些王国的军队虽然没有什么卵用,甚至连西方的大夏军队也打不过。

    但他们这一路上帮助押解战俘、运送物资,出了很大力气。

    句犁湖和狐鹿涉都很满意。

    而当初建议让匈奴调动西域各国军队相随的计策,正是阳罔所献。

    阳罔当初给的理由也很简单——西域各国的军队虽然弱小,但是拿来当炮灰很合适。

    果不其然,西域各国凑出来的那万余人马,虽然在战争之中没有帮上什么太大的忙。

    但是,他们勤勤恳恳的帮助匈奴人押解和管理各种战俘、运送物资,使得匈奴军队的征途顺顺利利。

    而献策的阳罔,自然也因此被狐鹿涉和句犁湖高看。

    觉得此人确实是个人才!

    这次一回来,阳罔就又献了一个计策。

    此策,让匈奴人更加欢喜。

    句犁湖听完狐鹿涉的转述,甚至高兴的一拍大腿,迫不及待的就下令让狐鹿涉立刻将阳罔带来,句犁湖甚至对左右说:“此必吾匈奴之子房也!”

    汉相张子房的威名,随着匈奴贵族上层的汉化加深,而在现在得以广为人知。

    留候算无遗策的形象,更是深入人心。

    几乎可以媲美后世《三国演义》风靡四海之时,蒙古和建奴心中的诸葛亮形象了。

    能得匈奴人如此高的赞誉和评价,阳罔所献的策略,自是比较高明的。

    至少在匈奴人看来是这样的。

    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匈奴的‘西域问题终结方案’。

    阳罔看着狐鹿涉,脸上虽然笑意盈盈,但内心却是翻江倒海,有些感慨不已。

    他当初献策,让匈奴人征调西域各国的兵马相随,其实包藏了祸心。

    因为他知道,西域各国与匈奴人,实则面和心不合,匈奴的残暴统治,早已经让其在西域诸国之中,名声败坏。

    是以,一旦匈奴在西方的战争受挫,那么,这些各怀鬼胎,对匈奴人有着仇恨的西域兵马,说不定就能给匈奴人后背来一刀。

    但阳罔怎么也没有算到——哪怕是在燕蓟之战中遭受重创,实力严重下滑的匈奴军队,到了西方,却是如同神魔下凡一般,所向睥睨。

    几乎战无不胜。

    打大夏,则大夏臣服,攻康居,则康居俯首。

    就连月氏人,也只能西逃数百里。

    一路上,匈奴军队,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而这些跟着匈奴大兵行动的西域兵马,也因此拿足了好处,而对匈奴人死心塌地甚至膜拜不已。

    他原本设计的剧本因此面目全非。

    受此影响,匈奴人在西域各国之中的威望和凝聚力大增。

    再这样下去,西域各国说不定就要与匈奴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了。

    这是阳罔怎么也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没办法,一计不成,他只能再生一计了。

    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阳罔又对狐鹿涉献计以统合西域各国力量的名义,让匈奴加强对西域各国的控制。

    这个计策一出,匈奴人真真是如闻天籁!

    在匈奴看来,西域三十六国,一直只是一个血袋。

    温顺孱弱的西域人民,也很难激起匈奴人的杀心。

    毕竟,正常人怎么会舍得杀掉下金蛋的母鸡呢?

    但阳罔本着让西域与匈奴离心离德的心思,利用匈奴人的贪欲和野心,对狐鹿涉进行了游说。

    使得狐鹿涉认同了阳罔的理论,进而对句犁湖游说。

    如今看来,连句犁湖也认同了他的计策。

    只是……

    阳罔内心之中,却隐隐感觉有些不妙。

    因为,他所献的计策,虽然包藏祸心,为的就是让匈奴人与西域各国离心离德,让西域动乱。

    但是,万一,匈奴人把这个计划搞成了。

    那么,匈奴人的力量就会暴增,甚至可以将整个西域三十六国彻底控制住。

    在经过上次的失败后,阳罔有些信心不足了。

    然而,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道:“既蒙屠奢信重,罔必尽心竭力,为屠奢谋划……”

    “善!”狐鹿涉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在他眼里,阳罔这个汉朝的高级文官,已经在被他渐渐收复。

    这种感觉,让狐鹿涉比打了胜仗还高兴。

    “听说,有贵族献策给大单于,提出匈奴西迁的建议?”阳罔忽然问道:“不知道是否有此事?”

    这是这几日,阳罔最关注的一个事情了。

    假如此事为真,那么这就意味着,天子当初最担心的事情,可能要发生了——匈奴人准备放弃幕北,向西方迁徙,躲避汉军。

    一旦此事成真,对于汉室而言,可以说是一个灾难!

    西迁万里之后,匈奴人将得到更多的时间来休养生息。

    而大汉帝国,则可能被幕北和河西、西域缠住手脚,这个时间可能将以十年为单位。

    一旦如此,匈奴人就极有可能抢先一步,占据富饶辽阔的身毒。

    然后……

    哪怕死光最后一个身毒人,大匈奴也绝不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