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节 夏务运动
    “汉杀我妻儿……”阳罔低头抽泣着,然后抬头,露出一个狠毒的神色,奋力道:“那便……怪不得我学伍子胥了……”

    句犁湖与狐鹿涉闻言,都是大喜,觉得终于可以收复这个汉朝士大夫之心了!

    而一个如此高级的汉朝士大夫的鼎立相助,正是如今的匈奴帝国最需要的。

    句犁湖当即就道:“先生若愿助我匈奴,本单于愿封先生为我匈奴之左大当户,为本单于之相,掌军国之命!”

    匈奴的左大当户,是匈奴体制之中,二十四长之一,在匈奴国内的地位,仅次于左右大将和左右大都尉,在左右骨都侯和左右日逐王之上。

    其地位相当于匈奴九卿。

    只是……

    阳罔抹了一把眼泪,对句犁湖拜道:“大单于厚爱,鄙人心领了……不过,如今匈奴国势艰难,国中需要上下团结,若单于以鄙人为左大当户,必将令兰氏离心,鄙人陈请单于收回成命!”

    句犁湖听着,心里面对于阳罔满意极了。

    这左大当户之职,是兰氏的世袭官职。

    且世代是由兰氏的族长兼任,而兰氏是匈奴本部的三大支柱。

    是匈奴王族孪鞮氏世代的辅佐!

    上一代的兰氏宗种兰陀辛更是有大恩于他——错非兰陀辛,他句犁湖现在都还被关在浚稽山的某个山洞里,不见天日呢!

    而现在,阳罔能够为了匈奴的团结,而主动辞谢左大当户之职。

    这简直就是句犁湖看过的小说话本之中,那些名臣贤良尽心竭力,辅佐其主君的模板啊!

    “先生高义,请受本单于一拜……”句犁湖立刻就学着自己在话本看到过的段子,拱手作揖道:“本单于能得先生之助,三生有幸!”

    阳罔连忙回拜:“鄙人受左屠奢重恩,又蒙单于不弃,必当尽心竭力,为单于、屠奢效死!”

    “善!”句犁湖道:“先生既然请辞左大当户,但本单于却不敢有薄先生,以免让人以为我匈奴轻慢士人……”

    “即以先生为哲别王,命为夏侯,为我匈奴夏务大臣!”

    哲别,是匈奴收归的附庸、奴隶和臣服部族的别称,这是军臣时代遗留的事务。

    在句犁湖手里,这个制度被发扬光大。

    如今匈奴帝国,有着大小哲别部族数十个,人口几近三十万!

    至于所谓夏务,其实就是汉化运动的别称。

    因为匈奴人不可能承认自己是在推行汉化运动的,那跟宣布投降汉朝没有区别!

    是以,同样在军臣时代,匈奴人的汉化改革,就是以夏务的幌子在进行。

    理由也很简单——匈奴孪鞮氏乃夏后氏之后,追根溯源,恢复祖宗制度,天经地义。

    是以,目前在匈奴,汉字称为夏字,汉礼称为夏礼,汉家典籍,称为夏书。

    而一切与汉有关的官职,皆称夏官。

    这样的掩饰,不仅仅让匈奴贵族的面子得到了保护,也让归降的文人们感觉很舒服。

    至少,有了这样的说辞,他们可以自我安慰,自己并不是在帮助夷狄,也没有背弃祖宗,更不曾背叛先王。

    汉匈之争,是诸夏内战。

    大家各为其主,如当年战国时代的诸夏列国之间的臣子们一般,算不得背叛,只能说各为其主。

    如今,句犁湖任命阳罔为哲别王兼任夏侯,明确了让他来主持夏务改革。

    其实就是将除匈奴本部和别部外的大权交给阳罔。

    同时,授予阳罔制定改革计划的权力!

    这样的权力说大不大,因为其实所有相关的计划和改革,都要得到句犁湖和狐鹿涉认可才能实施,不然就是废话。

    说小也不小,最起码,从此阳罔得到了一个可以日夜接近和游说句犁湖的机会。

    只要忽悠的好,不愁匈奴人不跳坑。

    当然,在现在,阳罔还是一副谦虚的神态,他拜道:“诺!臣谨受命!”

    句犁湖与狐鹿涉听了,大喜,连忙扶起阳罔,对他道:“爱卿快快请起……”

    对于句犁湖和狐鹿涉来说,他们一直都在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改匈奴体制为汉制。

    自己即皇帝位,实行类似汉朝的中央集权体制。

    从而彻底的强化和集中匈奴的力量,以此与汉周旋。

    马邑之战、高阙之战、燕蓟之战的事实已经证明了:一盘散沙的匈奴帝国,根本不是中央集权的汉朝的对手。

    匈奴想存续下去,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全面学习汉朝,进行汉化,并且完成中央集权,集中一切力量和资源进行发展和追赶。

    不然,汉匈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最终,汉朝的实力和力量,将会让匈奴人绝望!

    阳罔起身,看着句犁湖,又看了看狐鹿涉,然后道:“单于、屠奢既然如此信重于臣,那臣自当尽心竭力,不负单于与屠奢之望……”

    “卿先谈谈西域诸国之事吧……”句犁湖拉着阳罔的手,亲切的道:“卿方才所言西域之弊,本单于也是日夜深思,颇以为患,今日听卿之言,更是如浆糊灌顶……”

    西域三十六国,大小城池数十,人口以数百万计。

    而且,这一地区物产富饶,水土繁盛,资源丰富。

    过去,匈奴帝国依靠此地,就已可过的相当不错。

    而在如今,西域诸国,更是成为了衰弱之下的匈奴的最大资源点了。

    不夸张的说,若无西域诸国的供养,匈奴人别说西征了,恐怕连幕北都没有力气走出来。

    没办法,接连的惨败和损失,让匈奴身心俱疲。

    且渠且雕难的背叛,更使得匈奴人失去了最大的一个资源点。

    如今的匈奴,基本全靠西域的供养和西方征服的红利在维系。

    其中,西域的供养至关重要!

    若能如阳罔所言一般,彻底控制和全面奴役西域诸国,使得这些大大小小的王国,全部成为匈奴的力量。

    那么,匈奴的国力,瞬间就可以暴涨数倍!

    更拥有了一个稳固的根据地。

    说不定,甚至还可以在西域诸国之中,建立一个类似汉朝的关中那样的基本盘。

    从此拥有了与汉掰手腕和打消耗的底气。

    而更令句犁湖心动的是——一旦在西域的改革完成,西域诸国化为匈奴,那么,匈奴国内的山头和贵族也就没有理由和借口,更没有力气来反对他接下来的改革了。

    如此一来,匈奴的中央集权就将完成。

    阳罔看着句犁湖,拜道:“唯!”

    “臣以为,西域之事,首在书同文……”

    “如楼兰之文字、疏勒之礼制、小宛之信仰,皆当废黜!”

    “西域诸国,当以夏字为母字,以夏礼为礼,以匈奴信仰为信仰……”

    ……………………………………

    阳罔与句犁湖、狐鹿涉一谈,就是一个下午。

    针对西域各国的文字、制度和管辖、人民以及制度,全面阐述了他的观点。

    总的来说,阳罔计划在西域分四个阶段,进行夏化。

    在第一个阶段,全面废止和消灭所有西域各国的文字、礼仪、制度。

    以武力,强迫他们必须使用来自汉朝的文字和礼仪,同时迫使他们必须信仰和供奉匈奴的萨满教。

    第二个阶段,限制西域各国的王权,其国家的官吏任免以及法律制度,都得匈奴人说了算。

    第三个阶段,在西域各国,实行郡县制,完成中央集权。

    第四个阶段,彻底消化西域,将西域变成匈奴的土地,西域人民从此都将只知自己是匈奴人。

    整个计划,耗时可能在十五年左右。

    但却可以为匈奴立万世之基业,一旦全部完成,匈奴帝国不仅仅可以收获到一个数千里的广阔国土,还将得到数百万忠诚子民和数十万兵源。

    更重要的是,还可以借此,将西域经营成铁桶,不惧日后汉军西征时的威胁。

    而这一点,最是打动句犁湖和狐鹿涉。

    更是匈奴人现在最担心的事情——西域各国,从来都是墙头草,风吹两边倒。

    当年,月氏与匈奴争霸,月氏人控制的西域王国,看到月氏不支,立刻倒戈,在月氏人背后捅了一刀。

    现在,汉匈争霸,一旦汉朝西征,西域诸国会不会也来捅匈奴一刀呢?

    就算不捅刀子,西域各国,会不会有人做带路党呢?

    所以,句犁湖和狐鹿涉几乎没有什么犹豫,立刻就同意了阳罔的方案,授予他全权,处理此事。

    但,这个事情,要等到一个月后的碲林大会以后才能实施。

    因为,句犁湖需要在碲林大会上,得到所有匈奴贵族的认同和支持。

    ………………………………

    走出单于穹庐,阳罔借口需要清静一下,独自漫步于阗池之侧。

    十多个负责保护他安全的匈奴武士,紧随他身后。

    此时,夕阳西下,阗池被夕阳映得通红。

    碧波翻淘,卷卷阵阵烟尘。

    这正是阗池独有的景观,这个高原大湖,其实是一个盐湖,水深湖广。

    望着此湖,阳罔在心里整理了一下近期所获得的情报。

    第一,自然是他已经基本说服了狐鹿涉和句犁湖,要在西域玩汉化之事。

    此事,他自然没坏好意。

    事实上,这是他深思熟虑后的一个想法,无论成败,于汉室而言,都没有坏处。

    做成了,未来汉军西进,西域诸国,不需要汉家来教化,自动可以成为汉家郡县。

    失败了更好,西域诸国与匈奴离心离德,各国仇匈,汉军一到,立刻箪食浆壶,争相投附。

    而汉军一到,立刻可以施仁政,广教化,收复民心。

    唯一可虑之处在于,时间若是太长了,匈奴人可能就会在西域扎下根基,西域各国之民也都将会以为自己是匈奴人。

    到那个时候,汉军要面对的就是一个已然完成了汉化的数千里之国。

    但……

    做事岂能没有风险?

    况且,阳罔也不觉得,天子会给匈奴人这么多时间来完成他们的改革和固化。

    迟则七八年,短则两三年,汉军必然会发起河西战役,打通通向西域的道路。

    甚至很可能,就在明年,汉军就要西进了。

    因为,阳罔已经听说了,河西的且渠且雕难在调集兵力,前往居延地区布防。

    为此,且渠且雕难甚至放松了对西域方向和浚稽山方向的北匈奴的警戒。

    这说明,南方的汉军在居延地区,给与了西匈奴非常大的压力,让且渠且雕难只能选择放弃对北匈奴的警惕,来全力应付汉军的威胁。

    而第二,自然就是匈奴可能西迁的情报了。

    从现在来看,匈奴高层,在做两种打算。

    一是稳守幕北和西域。

    句犁湖和狐鹿涉都倾向于此,方才与他们的言谈之间,这两个匈奴的统治者,也都表露过不会轻易放弃幕北的态度。

    但是……

    假如汉军西进太快,而匈奴无法抵挡。

    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匈奴人会选择西迁,以此躲避汉军的攻击。

    现在,已经有不少匈奴贵族,在为此做打算了。

    句犁湖在康居筑单于城,还派了兰氏和呼衍氏的两个万骑留守,就是明证。

    换句话说,现在的匈奴人,徘徊于西迁与留守之间。

    甚至不排除句犁湖可能会选择,让部分匈奴主力西迁,以此去征服和统治西方,同时在东方留下足够的力量的可能。

    毕竟,匈奴人玩双头鹰政策,历史悠久。

    现在,他们丢了河间地和幕南,但在西方再开一个分基地,也是理所当然。

    而这第三,自然是有关匈奴西征的地理和西方各国的情报了。

    阳罔现在虽然掌握还不多,但基本上也差不多摸清楚了匈奴人主要进军路线和西方诸国的大体情况。

    “我要想办法,尽快将这些情报传递回国内……”阳罔在心里寻思着,他很清楚,朝堂和天子一定亟需他所提供的情报来制定战略和国策。

    但,在这阗池之地,他很难将这些情报送回汉室。

    因为,这里是西域之西,与康居接壤的高原。

    此地,是匈奴人的地盘,连亲汉的部族也没有。

    更不存在秘密的情报通道,只能等到狐鹿涉返回幕北后,他才能找到机会,暗中将情报传递回国。

    想到这里,阳罔就有些着急了。

    狐鹿涉与句犁湖,一时半会都不可能返回幕北。

    他们会在这阗池和西域至少停留三个月,在秋天才会前往幕北的姑衍山祭祀先祖。

    “或许,我可以试着让西域某国来帮我完成此事……”阳罔在心里想着,但他不知道,谁可信?也不敢冒这个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