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节 猛虎出笼
    五月的合黎山,碧空万里,天青如洗。

    剧孟走下山峦,左右跟随的校尉们立刻紧紧跟上。

    自从剧孟抵达合黎山以来,他就一直在做一件事情——收服合黎山附近的羌人和胡人部族。

    不管是用嘴巴,还是用拳头。

    总之,一句话,合黎山周围,必须成为汉家的疆土。

    而一旦剧孟的计划成功,那么,哪怕没有拿下居延地区,剧孟也将因此功劳而获得封侯之基。

    道理很简单。

    合黎山,不仅仅是一座山。

    也不仅仅是一个山脉。

    事实上,只要汉军能够控制此地,并且在此建立城市,那么,汉家疆土立刻就能向西扩张千里之广!

    出北地,过休屠泽、姑臧山,经弱水直达合黎山,足足千里疆土,将落入汉家掌握。

    而且,此地并非什么穷乡僻壤。

    事实上,在合黎山之东五百余里的姑臧山,那是匈奴曾经最大的两个别部——休屠与浑邪的祖地。

    这里,还曾经是乌孙与月氏的祖地。

    一个能够孕育乌孙与月氏这样的霸主级势力的地方,可想而知,当地的资源,肯定非常丰富。

    出姑臧山向北,更可望见巍峨的胭脂山。

    说句实话,当年若非西匈奴走投无路,被逼无奈,不得不割让合黎山以换取汉家的救命粮食与物资。

    汉家想得到此地,恐怕没有这么容易。

    但,且渠且雕难割让此地,却也并非真的就没有包藏祸心。

    他在撤离此地时,将大批在河西生活的羌人,驱赶到了合黎山、胭脂山以及姑臧山附近。

    而汉军获得此地后,除了占据合黎山主山外,对外界几乎漠不关心。

    这使得河西地区的羌人不断涌来。

    短短两年,合黎山、胭脂山和姑臧山之中的羌人部族的数量就暴增了三倍。

    总数超过了二十余万,成为汉军现在控制和统治此地的最大障碍。

    这些羌人,难缠得紧!

    剧孟来到这里两个多月,接近三个月了。

    还是没有摆平这些家伙。

    因为,羌人根本就是一群软硬不吃的主。

    更恶心的是——羌人的部族规模很小,最多不过两三千人,小的可能百来人就聚成一个部族。

    他们生活在群山之间,隐匿于森林之中。

    他们以牧羊维生,虽然有些部族也会耕种,但,他们的耕作手段,就是刀耕火耨——看那个地方觉得不错,就放把火,然后随便丢点种子就不管了。

    等到秋天再来收获。

    就这样的技术,还是只有那些大一点羌人部族才会去做的事情。

    至于一般的小部族,从不耕作。

    一切全靠羊群供给,实在不行,还可以去森林里摘点野果,打点野兽。

    就像非洲大草原上的黑叔叔们一样,这块水土富饶、物产丰富的宝地,让羌人们很难产生什么危机感或者急迫感。

    而这也正是这些羌人让人头疼的地方!

    这些人,在风调雨顺的年节,相对老实。

    但一旦气候变化,遇到天灾,他们就会从山里跳出来抢劫、盗窃甚至袭杀他人。

    曾经,匈奴人统治此地的时候,就为此头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派遣大军进剿吧……人家往山沟里一躲,你怎么抓?

    就算抓到了,付出与得到也不成正比。

    不管吧……羌人就会蹬鼻子上脸。

    是以,在老上单于统治的后期,匈奴人干脆就将羌人划入敌人的名单。

    见到就杀,不管这些羌人来自什么部族!

    像是折兰、白羊、楼烦这些旧日的匈奴王牌部族,甚至会有计划的,前往河西,追杀和围剿山峦之中的羌人。

    一方面,是为了消灭隐患,保护自己的部族的迁徙旅途绝对安全。

    另一方面,则是拿羌人练手,训练和磨砺新兵。

    久而久之,羌人也因此被匈奴人练出来了。

    这些人比狐狸还精明,比老鼠还胆小。

    稍有风吹草动,立刻藏进山峦深处,让你无处可觅。

    剧孟在此两个多月,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但却只‘说服’了十几个羌人部族出山,接受王化和教化。

    而其他部族……

    现在都在群山之间,与汉军玩捉迷藏呢!

    想到这里,剧孟就有些恼怒了起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剧孟对左右道:“对于羌人,本将的耐心,已经要磨光了……”

    一开始,剧孟想着的还是怀柔为主。

    在他看来,羌人这等夷狄,只要给政策给出路,再适当展示拳头,应当不难收归。

    但事实给了他一个狠狠的耳光。

    这些羌人,压根就不吃什么拉拢和恩义之类的东西。

    “吾准备上书天子,向陛下请求,遣京辅都尉刀间来此,主持对羌人的政策……”剧孟冷冰冰的说道,但话里面杀气腾腾。

    而刀间之名,更是让左右将官闻之都有些胆颤。

    那可是刀间!

    凶名足以止小儿夜啼的刀间!

    众所周知,自当今天子即位后,上一代的酷吏们基本都转型了。

    晁错走上了文臣之路,郅都变成了文武双全的大将。

    富贵既得,自然要修身养性,不会再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刀子就杀人了。

    但新一代的酷吏,也由此出现。

    南阳郡郡守张汤,京辅都尉刀间,绣衣卫都尉王温舒、尹齐、主爵都尉公孙弘,就是近年来冉冉升起的酷吏典型。

    其中,张汤最有名,而刀间最凶!

    这个京辅都尉,上任不过一年,就已经砍瓜切菜一般的弄死了数百个达官贵人、豪强子弟。

    如今在长安,此君已是足以止小儿夜啼的天字第一号酷吏了!

    时人称:宁遇豺狼,无直刀间之怒!

    凶威可见一般!

    但是……

    此人最厉害的,还不是办案。

    这个旧日的游侠头子兼大商贾,最擅长的就是玩弄人心,以财帛诱人赴死。

    坊间有传言,安东的所谓派遣工,既是他一手奠定的制度。

    刀间若来此地……

    羌人恐怕就要倒八辈子血霉了!

    …………………………………………

    数日后,剧孟的奏报,通过信鸽飞抵刘彻案头。

    “嗯……”刘彻看完,点点头,对于剧孟的求援他很满意。

    刘彻最害怕的就是剧孟明知道自己不擅长某个时期,还要硬着头皮自己去弄。

    最终,很可能只会误人误己。

    像现在这样,搞不定的事情,就请专家去做,多好?

    “去传京辅都尉入宫……”刘彻扭头吩咐下去。

    一个时辰后,刀间就出现在了刘彻面前。

    这位旧日齐国地下世界的主宰,安东地区交际广阔的备盗贼都尉,如今已然成为了刘彻麾下最得力的恶犬之一。

    遇到难搞的事情,就放刀间去咬人,总归是没错的。

    而刀间,也做的尽职尽责。

    上任以来,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帮助刘彻理清了许多事情。

    特别是上次的内史弊案,杀人杀的最勤快的就是刀间的京辅都尉衙门。

    而刀间也洗去铅华,威势自成,在长安城之中,渐渐有了旧日郅都的名声。

    号为‘豺间’,与旧日郅都的‘苍鹰’名号,颇有一时瑜亮之意。

    但这个坊间以为是豺狼一般的酷吏,在刘彻面前,却温顺的如同一只哈士奇。

    “陛下诏臣前来,可是有事吩咐?”刀间跪在刘彻跟前,拜道:“还请陛下下诏……”

    于他来说,根本不需要去思考和关心,天子要他去哪里去做什么?

    他只知道一个事情——王命既下,有敌无我!

    天大地大,天子最大!

    无论天子叫他去对付谁,他都会一往无前。

    “朕今次叫爱卿来,确有要事要交托给爱卿去办……”刘彻微笑着对刀间道。

    他很清楚,刀间是个混账王八蛋。

    但,这个混账王八蛋,是他的混账王八蛋。

    且,其实刀间也没有干什么别的事情。

    最起码,他没有放纵子弟、门客,胡作非为,也没有收受贿赂,贪赃枉法。

    充其量,不过是没有原则没有立场也没有良心罢了。

    这样的酷吏,刘彻当然要护住了。

    不过……

    刀间做事,有时候,确实过于严苛了。

    说杀人全家,就一定杀人全家。

    搞得朝野上下,对他的怨气很大。

    无数人都在翻他的旧账,找他的黑材料,想要弄死他。

    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刀间去剧孟那边报道,也算是一个保护他的方法。

    顺便,也让刀间去捞点功劳……

    “朕准备让爱卿去一趟合黎山……去帮助剧孟,厘定合黎山周围羌人之事……”刘彻笑着对刀间道:“卿可有信心?”

    “回禀陛下,既是陛下之命,臣自当万死不辞……”刀间立刻就拜道:“不过……臣想请示陛下……这羌人之事,是如濊人故事还是?”

    对刀间来说,自从当年,他被强制迁徙至关中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已经看透了这个世界。

    黄金是假的,关系也是假的,就连所谓的道义、忠义也是假的。

    只有一个东西是真的——皇权!

    天威之下,一切皆为灰灰。

    哪怕身家巨万,门徒数万,纵然出入王宫,入席公侯间。

    但,只要诏命一到,所有的一切,皆作昨日黄花。

    从那一刻开始,刀间就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目标——接近和效忠皇权。

    只要有天子护持,那么,他就可以拥有一切。

    反之,一切皆是虚妄!

    而安东的经历,则告诉他,天子喜欢的是那种爱动脑筋,爱做事情的人。

    不拘你用什么法子。

    只要你把事情给天子解决了,那就一定得赏受功。

    反之……

    等着挨训吧!

    刘彻微微笑着,看着刀间。

    濊人在今天,已经彻底汉化了。

    在今日的安东都护府,你已经很难分辨汉人与濊人了。

    特别是新生代!

    汉濊之间的差异,几乎彻底消失。

    如今,在安东,能够分辨汉濊的方法,已经几乎没有了。

    因为,濊人已经彻底的习惯了汉人的生活方式。

    汉濊的通婚比例,更是高达八成!

    而这个事情,刀间是立了首功的。

    但羌人不是濊人,濊人能够彻底汉化,除了拳头外,还因为濊人的高层,本就有了汉化的底子。

    这羌人就不同了。

    特别是这合黎山和河西的羌人。

    他们已经远离诸夏文明辐射至少两百年,大多数人别说汉文化了,恐怕连汉与诸夏到底意味着什么都不知道!

    历史也证明了,羌人是一个极为复杂和难以搞定的民族。

    漫长的两汉数百年教化,也未能彻底使其归心。

    要收复羌人,需要的不仅仅是道德与恩义。

    还需要铁与血!

    “若愿归心,既以濊人故事……”刘彻淡淡的道:“如若不愿……”

    刘彻看着刀间,对他道:“卿当知道怎么做……”

    刀间闻言,露出自己的牙齿,敞亮的笑着拜道:“臣知道了……”

    “请陛下准臣,自安东召集几位佐吏……”刀间请求道:“另外,再请陛下许臣便宜行事之权……”

    “准了!”刘彻拍拍手,一个侍中将一个符节递给刀间。

    刀间立刻就恭敬的接过那符节,再拜道:“臣谨受命!”

    …………………………………………

    走出未央宫时,刀间回望身后的宫阙城楼,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登上自己的马车,对车夫吩咐:“回府,立刻召集诸家臣……”

    若论起殖民手段和杀戮之策,刀间算是汉室官吏之中的先行者了。

    甚至可以这么说,他是第一批殖民官员。

    仅仅是在受命的那一刻,刀间就知道,一场泼天的功劳和财富在等待着自己。

    他刀间可能带兵打仗,一塌糊涂。

    但是做这个事情,却是得心应手。

    他在安东,早就已经知道对于这样的局势,应该怎么去处理了。

    无非就是,诱之以利,施之以雷霆而震之于血腥。

    简单的说——跟我走的,有糖吃。

    不跟我走的,那就去死!

    想了想,刀间又道:“再派人去请卓公与程郑公过府,就说某有大事相商!”

    临邛的这两位国丈,现在正在满世界寻觅着新的廉价劳动力来源。

    邴氏、师氏与田氏,也都是这么个情况。

    自从西南夷诸国入觐后,汉家的大贾们就失去了一个合法、廉价的劳动力来源地。

    所以,这些人砸锅卖铁,全力支持汉军对幕南和合黎山方向的作战。

    为的就是要在战后获得廉价的劳动力。

    刀间相信,假如自己能够给他们一个劳动力来源。

    他们一定会迫不及待,卖肝卖肾的支持自己。

    而只要找到了接盘侠,羌人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道理很简单——这个世界上,只要有利可图,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人们不敢去做和做不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