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节 以夷制夷
    数日后,石渠阁之中,刀间埋首在无尽的档案之中,仔细翻查着资料。

    这些资料里,有古代的记载。

    最远甚至可以追溯到千年以前。

    也有近代的记录,包括了过去数十年,汉使出使匈奴的报告以及汉军占据合黎山后,合黎山驻军发回来的报告,还有归义候和投降的匈奴贵族的所言所语。

    “还真是有些难缠呢……”刀间合上一本书册,自语的叹道。

    在看过了数十万字的资料、档案和情报后,刀间就明白了。

    羌人的问题,要比濊人复杂无数倍。

    与濊人相比,羌人自古就没有一个统一的领袖。

    也从来没有人能统一羌人各部。

    因而,羌人的问题,已不是拉拢几个高层就可以解决的了的。

    仅仅是目前,汉家所掌握的,规模较大的羌人部族,就有着谷羌、渠羌、氐羌、屋兰羌、姑臧羌、合黎羌等。

    更麻烦的是——这些各自不同的羌人部族,不仅仅互不统属,就连习性、习惯、语言甚至信仰,也都各不相同。

    而且,这些羌人部族,都是以深山、峡谷和森林为家。

    他们居住在高耸险峻的群山之中,隐匿于茂密的森林深处。

    在这些其他人,难以行走的地方,羌人如履平地,健步如飞。

    而汉军目前,是一个骑兵为主要作战力量的野战军队。

    天赋几乎全部点到了在开阔平原和无垠草原的战争之中去了,山地作战的经验极其匮乏。

    当然,也不是没有善于山地作战的军队。

    譬如梅候的合浦军,长沙国的郡兵,就都有着丰富的山地作战经验。

    但,从合浦关或者长沙国调兵,辗转去往合黎山。

    这要跨越一万多里的地域,最起码也需要大半年的时间。

    等这些合浦兵和长沙兵赶到合黎山,黄花菜都凉了!

    更别提,万里转运大军,需要耗费的钱粮与资源,本身就是一个无底洞。

    即使,他刀间说服朝堂和剧孟,准许抽调长沙兵或者合浦兵。

    但是,劳师远征,经过了一万多里跋涉后的军队,是否还能有战斗力?

    这些生活在南方卑湿之地的士兵,是否能够适应当地的水土?

    这都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总之,刀间现在遇到了一点麻烦。

    他得先找到一个可以适应,并且善于山地作战的可靠军队。

    一念及此,刀间便站起身来,走出石渠阁。

    两位一直守候在门口的官吏立刻上前,为他将门关上,同时上锁。

    这是石渠阁的规定,所有一切档案,都属于机密。

    哪怕是刀间这样级别的官员,想要查阅石渠阁之中的档案,也需要向太史令衙门提出申请,经过核准之后,方才许可查阅。

    且查阅过程之中,原则上不许带离,不许抄录。

    据说唯有九卿级别的高官,方有可能抄录某些内容。

    而在查阅过程之中,更是会有专人监视和监督。

    “刀都尉,太史令让下官转告:若都尉下次再来查阅,可以不需申请,直接来此就可……”一个官员轻声说着。

    “替吾多谢太史公……”刀间连忙回礼。

    太史令衙门,近几年来,地位渐渐提高,从原先的皇室家臣,转变成为了一个专门掌管和保管汉室档案、公文以及各种机密文件的部门。

    其逼格,更是直逼两千石!

    而由太史令本人直接监管的茂陵图书馆,在如今更是已然成为了天下士人心中的圣地。

    出了石渠阁,刀间乘上马车,径直前往位于戚里的贵平君府邸。

    这几日,刀间与这位帝国的国丈之间的沟通,频繁而密切。

    而事实上,刀间与卓王孙、程郑婴以及长安城内的大贾们,熟悉的很。

    因为京辅都尉衙门本身,就是直面长安商贾和贵族们的。

    刀间的到来,立刻就惊动了卓王孙。

    这位帝国的国丈兼贵平君,如今已经是一位大腹便便,养尊处优至极的富家翁了。

    他甚至连生意也不怎么关注,一直常住长安,学习贵族和公卿的生活方式。

    下一代的卓氏,很可能由商转官。

    而卓氏庞大的产业,则可能由少府接管。

    当然,这都是坊间传言,真实情况究竟如何,没有人知晓。

    但有一点,很显然——这位贵平君,近些年来一直在处心积虑的为汉军的对外扩张提供种种支持。

    “都尉今日前来,可是已经有了主意?”一入府,卓王孙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嗯……”刀间点点头,对卓王孙笑道:“这几日,在下查阅石渠阁之中的档案与记录,已经有所心得了……”

    卓王孙闻言,立刻就笑的脸都挤成一团了。他对刀间道:“倘若明府有需要某家的地方,尽管直言……”

    于卓王孙而言,他已经明确无误的从未央宫之中得到了准确的信息——天子对于他用财富和资源协助汉军在幕南的行动非常赞赏。

    以至于爱屋及乌,天子临幸卓妃和程郑氏的次数都比往常要多了。

    这很关键!

    卓王孙现在每天都在给泰一祈祷,向灌口二郎上香,请求两位神明保佑自己的女儿一定生下一位皇子!

    一旦女儿诞下皇子,那么,卓氏的皇亲国戚身份就稳了。

    卓氏未来也就有了可靠的保障!

    而女儿想要生下一位皇子殿下,天子的临幸次数就非常关键了!

    更何况,他做这些事情,并非无利可图。

    至少,在幕南之事上,他赚了不少。

    这种既能赚钱,又可以拍马的事情,卓王孙自然是拼死也要做的。

    如今,这合黎山之事,就了不得了。

    以卓王孙得知的消息来说,此地,不仅仅关乎着汉家国策,更干系着数不清的羌人!

    此外,合黎山之大,方圆千里,资源丰富。

    其中蕴含的泥炭、铁矿和铜矿,不知凡几。

    于公于私,卓王孙都没办法拒绝刀间的请求。

    “在下此来,为两件事情……”刀间在卓王孙的陪同下,走进贵平君府的客厅,一边走一边道:“其一,阁下前日的许诺是否有效?”

    卓王孙将刀间请上上座,命下人上点心、茶水,然后笑着道:“当然有效……”

    “明府此去,只要抓到了羌人,本君全收……”卓王孙拿着茶杯,笑着答道。

    西南夷诸国的奴工供应量,在今年以来直线下跌。

    自春二月至今,他与程郑婴竟然只从西南夷诸国之中得到不过三千人的补充。

    这可真是急坏了他们两个!

    没有奴工,矿山和冶炼作坊的运作就难以维系下去了。

    而他们已经无法适应没有奴工的生产了。

    好在,幕南那边应该可以在接下来几年,不断补充新的工人。

    但,幕南的供应,迟早也会枯竭。

    为了未来考虑,卓王孙和程郑婴都不得不将主意打到其他地方去。

    而怂恿和支持汉军对外扩张,是最佳的选择。

    刀间听了点点头,只要卓王孙和程郑婴的态度能够坚持,那他内心的担忧也就少了大半了。

    这个世界上,还真没有用钱做不到的事情。

    至少,在刀间眼里是这样的。

    有钱可使磨推鬼!

    “这就好……”刀间笑道:“明公如此说,在下就放心了……”

    他这几日,与卓王孙、程郑婴、田广等大贾达成了协议。

    合黎山的羌人奴工,这些大贾全部吃下。

    价格也是童叟无欺,以市价来计算。

    而且是以长安的奴工价格来计算!

    而如今,长安奴工价格,可不便宜。

    一个壮年的男奴,价值超过一万五千钱,女奴稍逊,但也值钱万二千。

    小奴一个五千到七千不等。

    当然,这些都是夷狄奴婢的价格。

    至于汉奴?

    自从元德六年以后,长安城内的汉人,就已经没有一个是奴仆的身份了。

    哪怕是贵族公卿们,也纷纷将自己名下的汉室奴婢,统统换了个马甲——名曰包身工。

    虽然待遇和地位依旧,但处境和自由却大多了。

    至少,包身工,只是雇工,主人再也不能随意的杀生予夺、折磨凌辱了。

    而在包身工大兴的同时,夷狄奴婢也由之广泛使用。

    廉价、皮实无人权的夷狄奴婢,被长安贵族和豪强,用于各种繁重和危险的工作。

    某些中产阶级,甚至也会买一个夷狄奴婢,用来在关键时刻顶替自己去服徭役。

    以目前的市场来说,奴婢这个商品,几乎不存在滞销的可能。

    而这个环境,使得刀间具备了极大的可操作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何况奴婢价格如此之高!

    必定会有无数人为之冒险。

    他甚至说不定能藉此,捞取好大一笔政绩。

    当然,同时也将染上一身污名。

    不过无所谓了,他的名声早就臭不可闻,不缺这么一个黑点了。

    放下手里的茶盏,刀间望着卓王孙,拱手道:“在下今日冒昧前来,这第二件事情,就是想请阁下为我引见西南夷诸国君王使者……”

    自春二月,西南夷各国朝觐天子后,诸国国君都将其太子质于长安。一方面是来学习汉家文化、礼仪,顺便在太学镀镀金,另一方面,则是让这些太子尽早与汉家贵族接触,建立关系,以此保证国家的安全和存续。

    而这些质子们,目前都被大鸿胪集中安排,居住于太学之中,等闲人根本接触不到。

    但这位贵平君只要努努嘴,各国太子立刻就会屁颠屁颠的赶来。

    没办法,西南夷各国虽然现在受到天子庇护,但他们依然深深的恐惧着临邛的两个大魔王。

    “嗯……”卓王孙却是有些好奇:“明府要见各国质子,所为何事?”

    “我听说西南夷各国多山陵,其兵卒皆善于翻山越岭,寻觅丛林……”刀间笑着道:“在下因此想找诸国借点兵……”

    准确的说,应该是让西南夷各国,出兵前往合黎山,为他当前锋和炮灰,去山林之中揪出那些隐匿的羌人部族。

    顺便,也借此敲打和削弱一下各国的国力。

    要知道,西南夷诸国,虽然被程郑婴和卓王孙折磨的很惨。

    但也因此因祸得福,幸存下来的各国军队,普遍战斗力都还可以。

    尤其是僰国和祚国这两个程郑婴和卓王孙捕奴事业的急先锋,更是借着捕奴事业,迅速强大起来。

    其国土面积扩大了三倍,人口增加一倍多。

    僰国的军队,更是在西南夷之中赫赫有名,号为‘狼兵’。

    以刀间想来,西南夷诸国,要这么多兵马做什么?

    不如统统交出来,让他们为大汉帝国开疆拓土!

    此事的妙处就在于,一则,西南夷各国出兵,为君父效死,可以证明他们的忠心,让他们得到更多的资源,二则,诸国士卒,随汉军出征,他们可以就近享受汉军待遇,受到教化,翌日归国,他们就将成为最铁杆的亲汉派,西南夷问题由此解决大半。三则西南夷诸国的环境,与合黎山一带的群山颇为类似,西南夷各国的士兵,虽然战力差了一些,但想来他们对付羌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所谓以夷制夷之策,刀间在安东早就玩的熟练极了。

    用濊人对付真番、扶余之人,以鲜卑人、乌恒人制丁零、沃沮之属,再以韩国之族,制衡倭奴。

    各族的仇恨,永远在对方身上,而汉人永远纯洁善良,简直是完美的设计!

    至于西南夷诸国会不会同意?

    他们敢拒绝吗?

    刀间本来是可以向未央宫上书,请求天子下诏征调西南夷诸国兵马的。

    但,仔细想想,刀间放弃了这个想法。

    事事都要天子出手,要臣子有何用?

    想要向上爬,关键在于,为君上分忧。

    再说,这个事情,其实还是有些污点的,当臣子的,自然要第一时间就给君父背锅。

    宁死也不能让神圣的天子沾染上污秽!

    这很关键……

    当然,这样一来,西南夷各国的军队的性质就变了。

    天子下诏征调,他们就是汉军,拥有编制,得到身份,享受与汉军相同的待遇。

    而如今刀间与卓王孙两人商议,从西南夷之中征调兵马。

    虽然依然要经过天子许可,用诏批准。

    但其性质,却从王师变成了雇佣兵。

    雇佣兵——拿钱办事,完事闪人。

    无编制,无身份,了不起最多日后追加一个西南夷义兵的头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