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节 蛊惑西南诸国
    翌日,日至正午,贵平君府歌舞升平,鼓乐齐鸣。

    在阵阵丝竹声之中,来自西南夷诸国的太子们,纷至沓来。

    卓王孙带着刀间,对他一一介绍着诸位王太子们。

    “此僰国太子何刚……”

    “此滇国太子熊惠……”

    “此夜郎太子武容……”

    “此白马世子阳胜……”

    …………………………

    一连介绍下来,西南夷诸国的主要王国太子,就全部让刀间认识了一遍。

    “诸位太子,请容鄙人介绍……”卓王孙又对着诸太子们道:“京辅都尉刀公讳间阁下……”

    诸太子闻言,连忙拱手拜道:“小国下臣,见过上国贵人……”

    刀间立刻笑着上前,一一拱手回礼,道:“久闻诸位太子才德兼具,允文允武,刀某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各位太子连忙纷纷回礼,敬拜:“不敢当贵人赞誉……”

    宾主于是各自落座,立刻有侍女上来,敬献茶饮点心和酒类。

    刀间居于主座之侧,私底下细细打量着这各国王太子们。

    西南夷诸国,久与中国相隔,而且其国居于群山之中,位于深谷之下。

    习俗各不相同,语言各异,信仰截然不同。

    与现在的羌人颇为类似。

    但是……

    与羌人不同的是——来自中国的商人和儒生,在过去两三百年间,不间断的前往这些地区。

    他们带去了中国的文化、商品,也在当地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更重要的是——战国初期的楚国和秦国,都曾经对西南夷进行过开拓。

    滇国和其周围数个同姓王国,都是当年楚将庄侨的后裔。

    而僰、莋等国之中,也有贵族是秦国官吏后代。

    数百年的侵染,使得西南诸国,早已经与中国有了深厚联系。

    而卓王孙与程郑婴的加入,用铁与血,钱和利益,使得整个西南地区,变成一个修罗场。

    终于,承受不住连年战乱和攻伐的各国,只能选择向长安臣服,以此避免自己的王国,也如那些现在已经消亡的王国一般的境地。

    但各国的实力,其实都不差。

    刀间已经补过功课,知道西南诸国的深浅。

    便如那滇国,为楚人征服者所建立的王国,虽然数百年来,陷落于群山之中,与中国不通往来,早已经‘诸夏入夷狄则夷狄之’,无论是习俗还是文化,都已经夷狄化。

    头梳椎髻,被发左袵,但大体上,其王国制度依旧如楚国一般。

    更拥兵数万,堪称西南地区之中的强者。

    而那僰国,虽然在坊间都以为是小国。

    人口也不过十余万,但却是西南诸国之中最凶悍的一个势力。

    过去数年,西南地区超过四成的灭国之战是僰人挑起来的。

    僰人作战凶狠、顽强。

    且特别热衷于掳奴、训奴。

    天下闻名的僰奴,就是最好的证据。

    这个王国也是西南诸国之中的头号奴隶贩子。

    过去,他们供应着临邛超过一半的奴工。

    这个王国更经营着目前天下公认的奢侈品——僰奴。

    现在,一个经过严格训练的僰奴,在长安至少价值五万钱。若是极品美婢,甚至可能作价百万!

    靠着对汉室输出僰奴,僰人的财富,一下子就暴涨起来。

    据说,僰王甚至已经在其王国之中,打算仿照汉未央宫的格局,建立一个小未央宫了。

    而僰国,也是西南诸国之中,唯一一个不是因为摄于程郑婴和卓王孙的凶名而臣服汉室的王国——他们之所以臣服,仅仅是因为经济原因。

    汉是僰国最大的贸易对象。

    僰国九成的进口和八成的出口,全部仰赖于汉。

    一旦与汉交恶,已经习惯了享受汉室优质商品和仰赖于汉室商人的僰国贵族立刻就要跳河!

    而其他夜郎、莋国等,情况则各有不同。

    夜郎是南越的小弟,而祚国,则位于更偏远更险峻的群山之中。

    莋人以特产的牦牛闻名,但其战士,也不容小觑。

    在心中想着这些情报,刀间就举起酒樽,对着各位王太子道:“今日,本官请贵平君为吾引荐诸位太子,乃是为了一件事情……”

    “天子意欲向西用兵,而西境羌人,颇有不服我大汉者……”刀间对着未央宫方向拱手,然后道:“而本官已然受命天子,为护羌都尉,总理羌人事务……圣旨这几日就会下达……”

    各位王太子们听着,都是相互看了看。

    汉朝在西方用兵,与西南诸国何干?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好不好!

    当下,僰国太子何刚就起身拜道:“小臣敢问上国大臣:可是有什么用得上吾等的地方?”

    何刚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身材壮硕,穿着一件汉家贵族常服,束发戴冠,面相看上去与蜀人类似。

    口音更是带着些巴人口音,咋一看,没有人会以为这是一个夷狄之国的太子。

    但……

    在西南夷之中,此人有一个诨号,名为‘巴蛇’。

    巴蛇者,贪婪之辈。

    而何刚的贪婪,比巴蛇更甚!

    巴蛇至少只吃活的,而何刚是连地皮都要刮一遍才肯罢休的可怕之人。

    他曾经带兵灭亡了僰国西南的且兰国,将整个且兰王国连根拔起。

    老人、孩子、妇女甚至婴儿,全部掳走。

    不服从者,统统杀死,脑袋吊起来,挂到悬崖之上,任由鹰鸟啄食。

    整个且兰王国,像被蝗虫过境一般,寸草不生。

    其贪婪之甚,西南各国无出其右者。

    刀间看着此人,在心里想着他的事迹与过往。

    这种人,刀间最喜欢了。

    贪婪好!

    “羌人皆居于群山之中,处于深谷密林之内,我汉家王师,善于野战而不善于山地……”刀间对着何刚笑眯眯的道:“故此,本官想与各位王太子言说一二,请诸国出兵,助我汉家……”

    “若有羌人不从,则诸国勇士灭之……”

    诸国太子闻言,都是相互对视。

    出兵助汉?

    一些有意亲近、仰慕汉室的太子,心动不已。

    如滇国太子熊惠立刻就道:“既是上国之求,滇国无不应许……”

    他长身道:“小臣这就写信回国,请王父发兵……不过,这兵来上国,还请上国接应一些甲胄、钱粮之物……”

    熊惠的话,立刻就在各国太子之间引发共鸣。

    众人皆道:“若上国可接应甲胄、钱粮,出兵之事好说!”

    西南各国,最不缺的就是士兵了。

    过去数年的大乱战,使得各国都不得不走上了先军道路。

    一切为了战争,为了战争的一切。

    但现在,当各国相继臣服汉家,汉天子成为了诸国的共主,和平降临,庞大的军队,却已无处安置,甚至成为各国的心头大患!

    那些拥兵自重的贵族,那些割据一方的土皇帝。

    每一个,都让各国王室如芒在背,寝食难安!

    如今,借着汉朝的虎皮,将这些祸乱之源送走,再好不过了!

    若能再赚一笔钱粮,拿一批汉朝的甲胄作为王室底蕴,那就赚死了!

    毕竟,汉的甲械之力,谁人不知?

    刀间却是微笑着摇头,道:“诸国出兵入汉之旅,本官可以派人接应……但是……这钱粮甲胄却需各国自备了……”

    此话一出,场面顿时有些尴尬。

    出兵还要自带干粮?

    太子们面面相觑,觉得要不是他们疯了,就是这个汉朝官吏疯了!

    怎么可能!

    就算大家是汉的亲儿子,也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吧?

    出兵不是小事,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何况从西南出兵,穿越汉境前往遥远的西方?

    刀间却是看着众人,笑着道:“诸位太子先别急着拒绝,且听本官说完……”

    “本官已经与卓公、程郑公等明公谈过了……”

    “此番出兵,所获羌人战俘,皆由卓公等明公所收之……”

    “皆以市价而论……”

    “市价?”何刚一听整个人都亢奋了!

    僰人是天生的奴隶贩子,他们热衷于捕奴,在卓王孙和程郑婴还没有带起奴隶贸易的节奏前,僰人就已经在不断捕奴,并且形成了僰奴训练传统了!

    而在现在,整个僰国,都是一个巨大的奴隶集中营。

    骁勇的僰国武士,进入各国,深入群山,寻找和追捕一切他们发现的人。

    男的卖给卓王孙和程郑婴,女的送去训练营,经过严格训练,然后经由汉商,贩卖至天下。

    僰奴贸易的巨额利润,甚至推动了僰人将其奴婢分级。

    现在,长安城里的僰奴,就分为玉奴、银奴、金奴和铜奴。

    玉奴价值最高,一个就要百万,而铜奴最低,但也需要三五万。

    但是……

    这些僰奴在僰国的价格,却很低廉。

    哪怕是最贵的玉奴,也只需要十来万。

    铜奴甚至几匹丝绸就可以带走……

    巨大的差额,落到了中间商手里,僰人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这是买房市场,他们没有定价权和话语权。

    何刚一直想要改变这个局面,主导奴婢的定价。

    现在,机会来了,汉朝人主动松开了这个口子!

    这让何刚欣喜若狂!

    他立刻就道:“如此,小臣愿意替王父做主,出兵两千,皆为僰国勇士,为上国陷阵!”

    夜郎王太子武容也道:“小国也愿出兵两千,为上国前锋……”

    其他各国太子也纷纷开口,出兵数量从数百至千余不等。

    这也是现在各国经济所能承担的出兵上限了,毕竟,从其国出兵,自带干粮,给汉朝打工,开销巨大,哪怕是夜郎和僰国这样的壕,也只能承担两千上限。

    刀间听着,笑道:“诸位太子请稍安勿躁……本官的话可还没有讲完……”

    诸位太子立刻安静下来。

    “除所获战俘、战利品由各国所得之外,本官还将奏请天子,准各国军队所立军功,按照十一配比,赐列国国王……”刀间微笑着抛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这下子,炸锅了。

    汉朝军功?

    只要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这个东西意味着什么?

    这就是护身符,是保命和保富国的关键!

    在今天,西南诸国都清楚一个事实——他们的王国生死存续,系于汉庭之手。

    哪怕是在国内骄横自傲,以为劳资天下第一的僰国太子何刚在到了长安后,立刻就清醒了——这强大的汉朝,甚至只需要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掐死僰国。

    甚至,汉都不需要动手,只要努努嘴。

    其他西南诸国立刻就会群起围攻,将僰人撕碎,用僰人的血,讨好汉朝!

    甚至,就连僰国内部那些拥兵自重的贵族,也可能迅速反水,打起‘尊王讨逆’的旗号,将僰国王室毁灭!

    而原因,相当简单。

    在经过程郑婴和卓王孙的‘教化’后,西南各国内部,都有一大批带路党和狗腿子。

    各国经济命脉和生死存续,也都系于汉。

    而贵族们,也都普遍接受汉文化。

    特别是滇国、僰国和夜郎国,其国内贵族的汉化程度,甚至已经接近七成了!

    这其中,既有经济的原因,也有宗教的原因。

    在西南夷之中,汉天子的威名,也是声威赫赫的。

    “另外……诸位太子,我汉家可不仅仅只是要料理一个区区羌人……”刀间继续说道:“未来,王师还将进军河西,直抵西域,乃至于深入西方之地,占身毒之土……”

    刀间如同一个蛊惑人心的魔鬼一样,循循善诱着:“远方之国,万里之外,种属无算,生民以亿万计!”

    “当此大世,诸位太子,还不觉悟吗?”

    “若诸国之兵马,在此番平羌之战中,立有功勋,为天下之所瞩目,未来,汉伐西域,取身毒,天子必定再次启用各国兵马,为汉之羽翼也……”

    此话,彻底击溃了各国太子的心房。

    对于这些已经习惯了捕奴,同时严重依赖奴隶贸易的王国来说,他们现在最尴尬的就是——捕奴已经无处可捕。

    经济面临转型,而国家面临困难。

    但是……

    现在,刀间给他们提出了一个新的选择——为什么一定要在西南地区捕奴呢?

    远方,有着无数的国家,无数的民族。

    只要大家伙死死抱住大汉帝国的大腿,这捕奴事业就不会衰竭。

    大家可以继续沉浸于黄金时代之中,为自己和自己的王国强盛,添砖加瓦。

    当下,各国太子就已经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当然是尽起本国的精兵强将,追随刀间前往西方,这一战一定要打好,给汉朝爸爸留下一个好印象,这样未来,才能继续得到业务!